【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17/2020              

谢显宁:重走乐西抗战公路行前

作者: 谢显宁

 
乐西公路,准确地说,应该叫乐西抗战公路。
 
 
 
 
 
70多年前,抗战处于最艰难的岁月时,滇缅公路是中国唯一的一条陆上国际通道。为了把大后方和这条国际通道连接起来,国民政府痛下决心修建乐西公路。(上为乐西公路轿顶山日出)
时任国民政府主席蒋中正6次下令限期完成,并亲自督促修建工程,任命从美国康耐尔大学学成归国,时任中华民国交通部公路管理处处长,与詹天佑、茅以升并称中国交通工程“三杰”的赵祖康先生任乐西公路工程处处长,后兼任施工总队长。动员了20余万民工,凭借当时仅有的简陋工具,筚路蓝缕栉风沐雨,从1939年底到1942年初,历时两年多建成。
 
 
 
 
 
乐西公路始于乐山王浩儿街,止于西昌缸窑,穿越大、小凉山,全长525公里。(上为乐西公路褴褛开疆碑,立于公路最高点蓑衣岭,碑文为赵祖康先生拟写)
 
 
公路经过的大部分地区密布悬崖峭壁、急流险滩。据《二战交通史话 国家生命通道》(唐伯明 张勃 尚婷编著,人民交通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出版)一书P.130-131记载,因“公路沿途多雨多雾、高寒缺氧,环境恶劣远胜秦岭。整个工程中死亡人数超过4000人,平均每公里死亡8人。其中岩窝沟路段平均每公里死亡达20人,修建蓑衣岭路段更是死亡3000多人,成为中国公路修筑史上之最,铸就了中国近代公路史上最悲壮的生命通道。”修建难度和付出的生命代价甚至超过滇缅公路,被称为“血肉筑成的长路”。由于公路在保密状态下修建,外界对此一无所知,连许多本地人也不知道修建的是一条战略公路。
 
 
70多年后烽烟散尽,当年的修建者多已辞世,遗存在世的凤毛麟角,且皆风烛残年。而对于从教科书上知道抗战,知道抗战胜利后蒋中正从峨眉山上下来“摘桃子”的我辈人等,又有几人知道乐西公路?遑论通过“横店战场”知道抗日战争的更年轻一辈!
 
 
 
 
 
(上为乐西公路零公里地标)
 
我们知道乐西公路,是在去年11月滇西远征行途中,听独立抗战专家谭方德先生讲解提及,并激发重走这条抗战路的想法。今年疫情稍缓,经方德兄设计具体行程,遂成此行。而在此之前,方德兄已作为顾问,带领并陪同抗战名将张自忠之孙张庆成先生、南充抗战历史研究会成员和香港卫视乐西公路摄制组等人员几上乐西公路最高峰蓑衣岭等地,树立纪念碑和摄制纪录片。也许正因如此,我在几个微信群贴出“乐西公路行”征集20位旅友的帖子后,不到一天就得到来自四面八方,包括来自北京的吴女士、李女士等21位旅友的热烈响应。方德兄虽然因护送95岁抗战老兵陈志辉老人做白内障手术远在南充,也通过微信确定了这次“重走乐西抗战公路”的日程:
 
10月23日(周五)从成都出发
第1天.:参观眉山抗战纪念馆,下午往乐山乐西公路零公里纪念标。游苏稽峨眉河大桥、龙池五洞桥,住峨边。
 
 
 
第2天:参观乐西公路纪念馆,游新场,穿行大渡河大峡谷(上为乐西公路经过的大渡河大峡谷),参观铁道兵纪念馆、关村坝车站,深溪沟一线天,乌斯河午餐。住皇木镇,游览皇木古镇。
第3天:前住岩窝沟、蓑衣岭,凭吊殉难民工。游大天池。
第4天:若天气许可,游览轿顶山(见题图照片)。经汉源盘山路过流沙河,到石棉。参观大渡河悬索桥、翼王亭。
 
 
 
 
 
第5天:沿乐西公路改造段经擦罗到拖乌山,游孟获城(上为乐西公路孟获城烽火台)、菩萨岗,进入安宁河谷。到月华参观知青博物馆(上为西昌知青博物馆标志性雕塑  作者朱成、摄影吴晓鸣),到达乐西公路终点——西昌缸窑村。
 
第6天:参观邛海新村蒋特宅(委员长旧居),游邛海、黄联关土林。住西昌。
第7天:参观凉山奴隶博物馆,离西昌返回成都。
21位旅友中,除几位微信群友和滇西远征行几位旅友外,其余的我都不认识。然而,即便彼此尚未谋面,却毫无生疏感——对祖国河山的热爱之情、对祖国历史的了解欲望,这一共同的兴趣把我们联系起来,让我们一道重走乐西抗战公路。缘分使然,不亦乐乎!
 
2020-10-14
 
 
 
 
关键字: 谢显宁 重走 乐西抗战公路 行前
文章点击数: 368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