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王剑虹(脸书) 】  时间: 10/24/2020              

张展:制度的咒诅和集体性暴力事件的趋势

作者: 张展

 
 
 
 
因为这种制度的建立是依靠暴力建立的,所以带着极强的暴力咒诅。
 
对于民众来说,改变这种制度意味着失去生命。但是对于人们来说,因为也只是把政治作为改良生存现状的工具,所以在这种暴力咒诅下,能维持就绝不反抗。
 
甚至人们因为这种咒诅,就变得非常短视。能维持此刻的生命绝不换此刻的失去。所以最后当群体再也无法恢复社会正常秩序的时候,就面临着崩溃和坍塌的现实。这正是我们的当下,这个社会因为过度短视正在坍塌的边缘。
 
从另外一方面,因为这种制度本身的不具有可行性,所以所有在这个位置上的人,都会充满了无能感。其实这是这种制度本身的缺陷太严重造成的。
 
如果在位者既不想承认这种制度的缺陷,又不能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就产生了一套可怕的红色统治的标准特征:全能神的塑造和全面的造假。
 
这正是在位者否定内心的一种过激反应。要解决这种无能感和无力感,唯一的办法就是改变一套具有可行性的更好的制度。
 
对于民众来说,解除这种对死亡的咒诅的唯一办法就是不再依靠暴力,建立一套可以有效运转的制度。
 
所以我个人认为非暴力还是一种逻辑上更好的制度改变办法。所以,什么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说法,我是完全否定的。这就等于承认抢劫的合法性。
 
如果真的需要暴力,那么我认为不是为了政权的需要,而是为了遏制犯罪的需要,个人或者集体。这也是治安机构和军队存在的意义。
 
我想这是HK人现在抗争的必然结果。因为他们确实出现了群体犯罪的情况。
 
大陆呢?如果是集体犯罪,那么不能遏制。恐怕会出现一个必然的趋势,就是集体暴力化。
 
我也是这样来解释今天两省出现的警察互殴的结果的。因为双方都存在合法的理由(保护本省民众安全和遵守中央指令),也存在非法的理由(违背中央指令和本省防疫实未到位)。
 
既然如此,就是互殴的结果了。但是,这终究是一滩浑水。因为他们都欺骗了民众。本质上,我不认为具有根本上的正义性,因为他们都只看到了对方的犯罪性和自己的合法性,而不是看到了自己的非法性和对方的合法性。这简直就是找到了一个理由泄愤,那么也只能不了了之的平息事件。
 
但是集体犯罪在当前社会的普遍存在,意味着群体暴力寻求正义的方向已经无法改变。如果顶层继续不作为。
 
所以,从解决问题的成本上看,共产党和平退出和尽快着手改变制度,个人认为仍然是最好的出路。
 
2020.3.27 
 
 
关键字: 张展 制度的咒诅和集体性暴力事件的趋势
文章点击数: 1767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