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31/2020              

蔡楚:我家的枇杷树

作者: 蔡楚

成都人普遍爱读诗,这与工部草堂与薛涛井有关。
记得,成都薛涛井内有联叹薛涛:
 
 
古井冷斜阳,问几树枇杷,何处是校书门巷;
大江横曲槛,占一楼烟月,要平分工部草堂。
 
 
成都多枇杷树,我在成都老家的后院,也种过一棵枇杷树。所以,到莫比尔后,看到机场附近有几株枇杷树,每年春天金果满树,却无人问津,就去采来吃,美国人停车下来看,问我是橙子吗?我说不是,但他们不愿意尝尝。
后来树被飓风劈断,我留下种子,树苗已由多家移种。
 
 
 
 
 
 
这是我10年前自己育苗,并了4棵树苗种在一起的枇杷树,因此,枇杷树宽约7米,高约5米,易于采枇杷果。
 
 
 
 
每年10月底到11月。我家的枇杷树就会开花。花期较长,引来无数蜜蜂。
 
 
 
 
到第二年2月底至四月中旬,我会每天采枇杷果尝新。甜酸味,果实大。
 
 
周日,枇杷尝新
 
 
 
 
 
 
连日阴雨,昨天放晴。后院的枇杷部分成熟,颗粒比洞庭枇杷稍大,成熟期也稍早。
我采了几十颗尝新。味甜,汁多。“树繁碧玉簪,柯叠黄金丸”。故后人多称枇杷曰黄金丸。
 
 
 
 
 
我家的枇杷从2月底吃到4月中,仍“柯叠黄金丸”,估计能吃到4月底。
我存储了一些大颗的到冰柜,留给孙儿女尝尝。
 
 
 
 
 
美国人多不食枇杷,连板栗也没人摘,他们说板栗吃多了会患心脏病,所以扫作垃圾。我秋天常去邻居家扫一大筐栗子。
 
 
蔡楚:锦城云乐不归去

秋尽枇杷花里居,言有推特食有鱼。
栗子甘美粉芋头,锦城云乐不归去。
 
2018年11月15日
 
 
关键字: 蔡楚:我家的 枇杷树
文章点击数: 1330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