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1/2020              

梁之:地球上不应存在可以不受批评的“信仰”

作者: 梁之

 
 
如果说从兽进化成人已几万几千年了,可兽的野蛮血腥一直残存在人的基因里,甚至存在于某些人的灵魂中。始终相信,人的肉体不应有高低贵贱,但人的灵魂一定有。
 
那些藏着野蛮乃至血腥的灵魂,其实就是还没有完全进化成人的“野兽”。而我们不时地看到人类有“返祖”现象,或许就是上天在昭示:不要忘了,你们整体并没有完全进化成人,很多人随时都有可能蜕化成野兽;还有许多“人面兽心”的家伙,其灵魂并非真正人的灵魂,可以称他们为“两脚兽”。
 
10月29日,法国尼斯市圣母院大教堂附近发生持刀袭击,造成3人死亡,多人受伤。袭击案发生数小时后,法国总统马克龙抵达恐袭现场发表讲话:绝不向恐怖主义让步,并将此次袭击定性为:“是针对法国的袭击”。
 
野蛮血腥,一直像梦魇一样如影随形地跟随人类,并不时地变成恐怖现实。先前的不说,从法国短时间发生一起又一起针对无辜民众进行野蛮血腥的“斩首”事件,说明人类文明一直受到像野兽一样的野蛮血腥的威胁,人类必须认真对待。
 
再不能宽容,再不能绥靖。不管这些野蛮的“两脚兽”们打着什么“信仰”的旗号,只要杀人,只要野蛮血腥恐怖,就绝不能容忍。
 
这不是一国的事。“两脚兽”们既然可以如此对待法国人,也就可以同样对待别国人,最终会同样对待所有信仰现代人类文明的人们。因此,所有信仰现代人类文明的人们都应该站出来谴责,反击。这种还像野兽一样的人,他们威胁的绝不止法国,而是整个人类。除非你反对现代人类文明,除非你与这种“两脚兽”是同类。
 
2015年《查理周刊》事件出来后,不少人是另一种态度,认为“事出有因”。你不能说这些人不对。因为他们说了,不是要为恐怖分子屠杀辩护,也不是反对言论自由,只是认为那些漫画过分。腾讯有个网友说:“侮辱一个人可以,但不要侮辱一个人的信仰,信仰是人的精神父母,特别是两种不同的文化!后果很严重!”还有很多人都赞同“开玩笑也要有限度”。于是,腾讯《今日话题》编辑认为:“网友们的分析很正确,这次恐怖袭击的确也不需要什么很深刻的原因,本质上,就是极端分子认为禁止渎神是理所当然的,而漫画家们则认为创作带有渎神性质的批评漫画是言论自由,是不可侵犯的。两种观念形成了极端的对立,因此出现了这么可怕的屠杀,恐怖分子在行凶完毕后高呼‘先知大仇已报’,即为明证。”
 
问题是现在五年多过去,这次没有人“拿宗教极端主义者开涮”,也没有出现那些“讽刺作品”,那位历史老师不过是在课堂正常讲课,还是给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可见,宗教极端主义者的“目的”,就是他们“神圣不可侵犯”。对他们,不能幽默,不能讽刺,不能批评,最终,连陈述他们的历史都会被认为是“亵渎”。更极端的是:“我们可以杀光你们,因为你们是异教徒;你们不能杀我们,因为你们应当包容!”
 
一个18岁的孩子,既没听过那个老师讲课,跟老师更无冤无仇,只是在网络上看到一些攻击那个老师的帖子,就把人给残忍地杀了,且还是血腥的“斩首”。这个“两脚兽”当然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这件事应该引起人类高度警惕。
 
如果这世界上有一种教育或是一种“信仰”,对那些只是动笔或动口者但凡不满,就要让其消失,这种教育,就是一种邪恶的教育;这种“信仰”,就是一种邪教。已经走到智能时代、数字时代的人类,不应允许有这种邪恶的教育,更不应该保护这种邪教似的“信仰”。且不问这种“信仰”能不能称之为“宗教”,即使被一部分人贯以“宗教”之名,也不应该在人类文明保护之列。地球上不应存在可以不受批评的“信仰”。如果在这个星球上有一种“信仰”完全享受批评的“豁免权”,那么,整个人类最终一定会被这种“信仰”所毁灭。
 
这不是宽不宽容的问题,也不是“信仰自由”的问题。不管你信仰什么,你杀人,杀动笔动口者,就是犯罪。如果说单单因为你的信仰而杀人,那么,你的这种信仰一定是邪恶的。
 
不论五年多前法国《查理周刊》那些漫画家们的遭遇,还是今年十月法国接连两起的恐怖屠杀,“说到底还是这个世界上人的文明程度不同所导致,还是有些人的‘偶像崇拜’意识在作怪,还是有些人的‘偶像’经不起幽默讽刺。在这个世界上,有一部分人为了自己的偶像,可以上刀山下火海,可以残忍地剥夺他人的生命。然而,人类进步史证明,这是愚蠢透顶的认识,人类非但不应该迁就,而且也绝不能宽容”。
 
上面这段话是2015年1月《查理周刊》事件发生后本人发表的一则短文开篇语,现在我把它们抄到这儿,结束这则短文。
 
2020.10.31
 
关键字: 梁之 地球上不应存在可以不受批评的 “信仰”
文章点击数: 1476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