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28/2020              

白话:《论十大关系》中石破天惊的话

作者: 白话

 
 
 
 
前天做则短文,里面提到毛泽东的《论十大关系》,认为有些话只能从伟大领袖口中说出,当时其他人绝没有他那样的“自信和气魄”。那则短文中所抄录的都是毛泽东1956年4月25日在最高国务会议上讲的,当年称之为“报告”。
 
可能出于某些考虑,“报告”中有些话在正式出版时做了删节。好在当年在传达时有人做有记录,否则伟大领袖那种“自信和气魄”也就不容易看到。
 
不过,就算是没有那些做了删节的记录,我们从现在正式出版物中也还是能看到一些“充满自信和气魄”的话,不信,容我再抄几段。
 
12000余字的《论十大关系》,在本人看来,最有意思的就是“七”大和“八”大。第“七”大的小标是“党和非党的关系”,其中有些话只能从伟大领袖口中说出,别人是说不得的,不仅说不得,估计想都不敢想。不信我抄两段,看看当年你是不是敢说:
 
“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共产党和民主党派都是历史上发生的。凡是历史上发生的东西,都要在历史上消灭。因此,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民主党派也总有一天要消灭。消灭就是那么不舒服?我看很舒服。共产党,无产阶级专政,那一天不要了,我看实在好。我们的任务就是要促使它们消灭得早一点。这个道理,过去我们已经说过多次了。
 
而“八”大中讲“革命和反革命的关系”。今天如果把这个题目出给任何一个生活在这里的中国人,估计都要挠头,因为不是个好做的题目。但伟大领袖做起来一点也不为难。
现在也抄几段吧:
 
 “反革命是什么因素?是消极因素,破坏因素,是积极因素的反对力量。反革命可不可以转变?当然,有些死心塌地的反革命不会转变。但是,在我国的条件下,他们中间的大多数将来会有不同程度的转变。由于我们采取了正确的政策,现在就有不少反革命被改造成不反革命了,有些人还做了一些有益的事。”
 
“对待反革命分子的办法是:杀、关、管、放。杀,大家都知道是什么一回事。关,就是关起来劳动改造。管,就是放在社会上由群众监督改造。放,就是可捉可不捉的一般不捉,或者捉起来以后表现好的,把他放掉。按照不同情况,给反革命分子不同的处理,是必要的。”
 
“现在只说杀。那一次镇压反革命杀了一批人,那是些什么人呢?是老百姓非常仇恨的、血债累累的反革命分子。六亿人民的大革命,不杀掉那些‘东霸天’、‘西霸天’,人民是不能起来的。如果没有那次镇压,今天我们采取宽大政策,老百姓就不可能赞成。现在有人听到说斯大林杀错了一些人,就说我们杀的那批反革命也杀错了,这是不对的。肯定过去根本上杀得对,在目前有实际意义。”
 
“什么样的人不杀呢?胡风、潘汉年、饶漱石这样的人不杀,连被俘的战犯宣统皇帝、康泽这样的人也不杀。不杀他们,不是没有可杀之罪,而是杀了不利。这样的人杀了一个,第二个第三个就要来比,许多人头就要落地。这是第一条。第二条,可以杀错人。一颗脑袋落地,历史证明是接不起来的,也不像韭菜那样,割了一次还可以长起来,割错了,想改正错误也没有办法。第三条,消灭证据。镇压反革命要有证据。这个反革命常常就是那个反革命的活证据,有官司可以请教他。你把他消灭了,可能就再找不到证据了。这就只有利于反革命,而不利于革命。第四条,杀了他们,一不能增加生产,二不能提高科学水平,三不能帮助除四害,四不能强大国防,五不能收复台湾。杀了他们,你得一个杀俘虏的名声,杀俘虏历来是名声不好的。”
 
“假使有人丢个炸弹,把这个屋子里的人都炸死了,或者一半,或者三分之一,你说杀不杀?那就一定要杀。”
 
“机关肃反实行一个不杀的方针,不妨碍我们对反革命分子采取严肃态度。但是,可以保证不犯无法挽回的错误,犯了错误也有改正的机会,可以稳定很多人,可以避免党内同志之间互不信任。不杀头,就要给饭吃。对一切反革命分子,都应当给以生活出路,使他们有自新的机会。这样做,对人民事业,对国际影响,都有好处。”
 
从上面几段话来看,特别是读“七”大中那两段话,可以说伟大领袖不仅充满自信,且思想毫无束缚,没有一丝僵化的影子,这更加证明了当年两位“无产阶级导师”即马克思和恩格斯一定是没有“指导思想”的。
 
2020.8.26
 
关键字: 白话 《论十大关系》 中 石破天惊的话
文章点击数: 1674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