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30/2020              

陈永苗:悼念“假装在台湾”的王大鹏

作者: 陈永苗

 
 
 
图“左第一人为王大鹏。
 
 
 
西宁的王大鹏于2020年1月27日悄无声息地走了,对于我来说,就如一匹西北野马的归去。相传,当一匹高傲的野马知道自己即将死去,它就会悄然离开马群,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大山深处山谷埋骨,魂归大自然。
 
我们相识于腾讯微博。王大鹏有侠气、好公义,有自己的孤傲,不大与同道打成一片。他对我有些赞助,对公民圈的其他人好像也有些。
 
 
 
 
 
2016年应王大鹏装修新家索取,赵国君给王大鹏所书的字幅“民国当归”。王大鹏说挂在家里正厅墙上。王大鹏是个热烈的民国派,动不动就往台湾跑,在朋友圈发强烈的民国消息,有带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的。他曾想在他所建设的青海果洛通往四川阿里的折安黄河大桥上插满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他因为搞工程建设,认识不少青海官场人物,他说他认识的一个青海副省长,去过台湾之后回来说,中国大陆要是像台湾那样就好了就没那么多问题了,中国幸亏还有台湾。
 
 
那一年香港《太平洋月刊》主编欧阳劲、发现张灵甫埋骨处的“沂河边的乌鸦”、我和王大鹏一起从西宁开车去王大鹏所建设的折安黄河大桥工地,过“天下黄河贵德清”,然后进入青藏高原,青海的草原真是一眼望不完,眼前无边无尽的绿和《中华民国颂》的第一句话引起我们的讨论,唱歌。我们讨论为什么《中华民国颂》第一句就说青海的草原。王大鹏说青海应该独立自治,采取联邦制,三江源头就在青海,在三江源头围起来全国人民没水喝,打个鸡蛋全国人民喝蛋汤的话。其地方性自豪感和出于地方性自豪的联邦制意识溢出其眉眼之间。后一两年我们又去青岛吃海鲜,王大鹏席间发表豪言,说我要是青岛市长的话,青岛每家每户都装上青岛啤酒的水龙头,打开水龙头青岛啤酒就哗哗流出来不用买。
 
从西宁出发之前王大鹏带着我们去过塔尔寺,找到藏在班禅楼一个角落里的达赖喇嘛大和尚先拜个码头。果洛是藏族史诗《格萨尔王》主角格萨尔王的故乡,欧阳劲在瞻仰格萨尔王战斗英姿后很振奋,在朋友圈叫嚷挺进无人区,搞得他的湖南籍朋友纷纷给他点赞。我们四人在离开果洛之前拍了照片。王大鹏开车前往三江源头。经过黄河虎跳峡时,我们停了一下,我觉得虎跳峡窄得我有一下子跳过去的冲动。到了王大鹏的折安黄河大桥工地,高原反应让我晕乎乎了三天。其中值得说的是,坐着吊车从滔滔黄河水上过黄河,还浸到黄河水里,然后在对岸钓黄河鲤鱼,被这边的藏族同胞大喊大叫,因为他们禁止吃鱼;还有就是拜访与王大鹏关系很好的藏民家,他家里墙上挂着达赖喇嘛大和尚像,我们喝酸奶奶茶时候,每个人先敬了一下。西藏分为前藏和后藏,这里靠近四川阿里是前藏,藏民年入几十万上百万,我想西藏喇嘛的抗争事业真是少数人的悲壮。
 
西宁是夏都,在七、八月份非常凉快,那几年我经常去王大鹏那里避暑,长住半个月一个月。他住麒麟湾,我们经常在麒麟湾散步,扯一些有的没的。
 
王大鹏是非常在意台湾的,被我们笑为“假装在台湾”。有一年台湾地震,我们在民国群里发动捐款,王大鹏捐的最多,占一半以上。后来经过台湾民进党社工,在大陆非常活跃的李明哲(当时还没入狱)的手转入台湾慈善机关。樊振义在延安宝塔山举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入狱,震动华人世界,我们发动捐款,他捐了一大笔。他认为樊振义是豪侠之士,一直说邀请樊振义去西宁。
 
陆游诗《示儿》吟颂道,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稍微修正一点用在王大鹏身上也合适。若得光复时,定赴西宁祭告一声。
 
 
 
关键字: 陈永苗 悼念“ 假装在台湾”的王大鹏
文章点击数: 1738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