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15/2020              

余东海:特权猖獗,莫骂资本——资本微论

作者: 余东海

 
 
 
马氏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东海曰,此言不符合实际。资本是中性的,有人说,资本就像电老虎水老虎,用好了可以为人民服务,用不好就是洪水猛兽。如何用好,那就是严格管理、合理引导。
 
故资本可以为善可以为恶,可以弘道可以害道,可以利民利国可以害民害国,关键要看资本的主人。其主人是儒商还是盗跖,是正义还是邪恶,作用大不一样。
 
马氏之言改两个字就可以成立:极权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权力和资本都是中性的,但极权是邪恶的,任何国家任何时代的极权都是吃人的。资本与极权勾结,资本必然堕落成为吃人的东西。
 
有人强调“把资本关进笼子”,其实中国的资本一直在笼子里。只不过,不是法律的笼子,而是权力的笼子。资本最大问题是与权力勾结,权力的根本问题是缺乏有效制约,无法无礼无天。在马邦,人民遭受的是特权和资本的双重压迫,特权压迫又是主要的。当务之急是把权力和资本都关进良制良法的笼子里。
 
日前中枢开会,明确提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云。舆论认为是在敲打蚂蚁集团为代表的金融科技巨头。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确实大有必要,但现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权力垄断和权力无序扩张。这也是行业垄断和资本无序扩张的根源所在。
 
在极权社会,特权才是破坏市场公正、危害经济秩序、恶化资本品质的罪魁祸首。资本只是小媳妇,生死操于特权之手,最坏也有限。正如药师厅友所说:“大资本固然有嗜血本性,然而与权贵相比,毕竟还是遵重市场无形之手的,客观上会带来很多进步,只是有时过度利用人性的弱点罢了。”
 
资本利用人性和特权,其罪小;极权反人性,其罪大。以爱国的名义宣传、推销假冒伪劣产品,以爱国的名义敛财谋财发国难财,发天灾人祸财,已经成了不少马邦商贾的致富之道,无非对人性弱点和极权主义的利用,也离不开特权阶级的纵容鼓励。而且,不少豪商巨贾本身就是特权阶级的管家婆和白手套。
 
 
豺狼当道,只问狐狸,虽然怯懦,不无可取,打豺狼固然必须,打狐狸也有意义。特权猖獗,只骂资本,别有用心,一无可取,如某著名学者以曾为党和国家工作为荣,气势汹汹地斥责《新京报》和“资本的力量”。
 
殊不知,资本的力量有正邪善恶之别。凡不为极权服务、不作特权帮凶的资本,就是相对独立相对健康的。只不过,相对独立健康,难矣哉。至于独立健康的资本,在极权社会是难以成长起来的。成规模、大规模的资本,不能不依附特权,或为之爪牙。对于这种资本,对于特权资本主义和权力市场经济,当然必须批判。这种批判,矛头所指依然是极权主义,与批判资本是两回事。
 
对待权力,儒家是约之以礼,自由主义是制之以法。对待资本,儒家与自由主义也有所不同,但自由主义的态度,很值得儒家学习借鉴。刘军宁先生说:
 
 “对待资本,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种是国家主义的态度,视国家及其权力为全善和万能,资本出了问题,必须用国家权力来节制资本。另一种是自由主义的态度,用个人的自由为资本勘界,借助资本自由用资本约束资本。像权力一样,在市场社会中,资本是一种相当重大的社会势力。限制与剥夺资本自由只会加剧权力与资本的结合。要像对待权力一样,对资本保持一定的警惕,尤其是要防止资本与权力结合,变成空前专横的权力。防止权力专横的最有效办法之一,是像美国联邦党人说的那样,以权力对抗权力,在政府内部分权,在社会上形成多中心的权力,而不是消灭权力或集中权力。同样,防止资本专横的最有效办法之一是用资本对抗资本,即鼓励资本自由,让各种资本自由竞争,避免垄断资本,而不是去消灭资本。”(《刘军宁:节制资本,还是节制权力?》 )
 
或说:要追求王道政治,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和借助的力量,就不能不重视资本的力量,所以不应该说什么王道政治要把资本关进笼子之类的话。(大意)简答两点如下:
 
第一、王道政治导之以德,齐之以礼,资本当然也要受到礼法的制约。重视资本的力量和防范资本的侵蚀,毫无矛盾。第二、儒家可分为政治家和文化人,同样追求王道政治,但分工不同,各有侧重。政治家需要广泛团结和具体实践,侧重于能群善群,把人心凝聚起来;文化人侧重思想理论建设,需要善辩明辨,把道理讲清楚明白。现在讲什么团结资本和建设王道,言之过早,毫无必要。思想混乱,何谈团结;理论不明,何谈实践。
 
2020-12-13 
 
 
关键字: 余东海 特权猖獗 莫骂资本 资本微论
文章点击数: 821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