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张帆整理 】  时间: 1/3/2021              

《孙大午文集》:克服恐官症

—— 在大午集团青年干部培训班上的讲话

作者: 孙大午

 
 
摘要 :我们以前讲过,克服拜金症,更要克服恐官症。恐官、怕官,这是大多数普通人都有的毛病。中国几千年来的风气都是官贵民贱,过去的官就是“口含天宪,言出法随”,他们集司法、执法于一身,说你“违法”就“违法”,说你“非法”就“非法”。他们有合法的伤害权。这次大午集团“5·27蒙难十周年纪念活动”,员工董树新在会上讲的就非常好。当时公安局去了两辆车、五个人到他家,要开他的保险柜。他就不给开,说不给手续就是不给开。后来公安局开着车回去,拿了一趟搜查证。有理不怕见朝廷,一个普通农民就能逼着公安局跑回去拿证件。这就是有做人的底气,就是在依法保护自己。
 
受我们的鼓舞,国学院的负责人带着律师去了民宗局,局长接待了他。民宗局局长说禅修院非法。律师就回答:两年以前就给你们递了材料,你们不批,也不给答复。你这是不作为。民宗局局长说:我就不批你怎么着我?律师说,你不批我就往上反映。民宗局局长就说,你爱上哪儿告去哪儿告。律师说,你再说一遍。局长说,我再说一遍,你爱上哪儿告就上哪儿告去。律师就把质询函拿出来了,说你爱答复不答复,今天你的态度有了,我们该走什么程序就走什么程序!局长马上就老实了,他不怕告么?我还没见过不怕告的人!
 
所以,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们谁也不要怕,只要我们依法行事,团结一致,就能克服恐官症,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
 
我们以前讲过,克服拜金症,更要克服恐官症。恐官、怕官,这是大多数普通人都有的毛病。中国几千年来的风气都是官贵民贱,过去的官就是“口含天宪,言出法随”,他们集司法、执法于一身,说你“违法”就“违法”,说你“非法”就“非法”。他们有合法的伤害权。
 
6月8日,县民宗局局长带队到我集团所属单位“国学院”进行搜查、寻衅骚扰。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强行闯入20多间员工宿舍,威胁恐吓,满嘴“非法”“违法”,散发带有恐吓性质的“明白纸”,并欲强行带走“国学院”讲师。当“国学院”讲师离去后,“国学院”大门上锁,8号下午还发生了砸门撬锁的事。6月9日民宗局的人再次闯入“国学院”,恰逢全国各省“世界孙氏宗亲联谊会”分会长30余人在“国学院”参观,面对政府部门的不法行为,外省嘉宾很是惊愕。当时副董事长孙志华陪同客人参观,他质问民宗局的人:你们有什么权利不经过我们集团私自闯入我们下属单位?你们有证件吗?他们回答:你们这是非法建筑,没有手续。孙志华说:我们申报了手续跑了两年多,你们不批,这怨得着我们吗?他们又说:你们在院里摆观音像就是违法的。孙志华问:哪个文件上写着摆观音像违法?拿出来我看看?他们最后说:你们不是违法就是非法!
 
这次事件孙志华副董事长处理得非常好,跟他们要执法的文书,“非法”的法律依据。他们出示了工作证,孙志华说“有工作证也不行,工作证只能表明你是该单位的工作人员,并不代表你有执法的权力”。有权力执法的,必须出具能够代表这个部门的合法文件,比如加盖了公章的文件、介绍信等,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手续。这种手续上通常会注明单位名称、执法对象存在的问题、需要调查哪些内容、达到怎样的执法目的等事项。再有,执法人员的执法行为和所说的话,一定要有出处,要有法律依据,即依法行政。比如他们说“供佛像违法”,那么他们就一定得拿出相应的法律条文,如果没有这样的条文,就是他在胡说八道。
 
这次大午集团“5·27蒙难十周年纪念活动”,员工董树新在会上讲的就非常好。当时公安局去了两辆车、五个人到他家,要开他的保险柜。他就不给开,说不给手续就是不给开。后来公安局开着车回去,拿了一趟搜查证。有理不怕见朝廷,一个普通农民就能逼着公安局跑回去拿证件。这就是有做人的底气,就是在依法保护自己。
 
通过这件事情,我们要清楚两点:第一,我们这个时代处于转型期,虽然法制环境恶劣,法治不健全,但我们仍然要努力依法保护自己。大家要学会依法保护自己,学法律,懂法律就不怕他们,我们应该坦荡、自信,敢说话,有胆量。有胆量的人八分能力会有十分结果,没胆量的人十分才能只会有五成收获。我们感到恐惧的时候往往是感觉自己卑微,那就去掉卑微,我是靠劳动吃饭的,我做的事不是给我个人干的,哪怕我是一个搬砖的,也是在给集体做事。大午集团提倡共同富裕,富了一方百姓,这是我们的底气。他们来了问到你,都可以理直气壮的搭话:我不认识你,这个不归我管,你去找办公室等等,完全可以拒绝他。再说科室人员,不管是熟人还是陌生人,不管是政府接待还是业务接待,只要是接待,接待人员的工作就不是自然人行为,而是公务行为。既然是公务行为,我们就一定要不卑不亢,大大方方。你在干公事我也在干公事,我们在给国家纳税,干的是正事。自然人与自然人之间是平等的,法人与法人之间也是平等的。比如说村委是法人,乡镇是法人,县政府是法人,县长是法人代表,民宗局相当于咱们集团的保卫处、秘书处、财务处,仅仅是一个职务机关而已。我们的食品公司、饲料公司、温泉度假村等都是法人。法人在法律地位上是平等的,不是企业小法人就小,没有那个概念。如果在下班时间,你在街上遇到了一个高官,你要明白你们是平等的,如果他想利用权势,强迫你做你不愿做的事,你可以直截了当地拒绝,因为自然人在法律面前是人人平等的。他们这次来,咱们的国学院不是法人,是隶属于大午集团下面的一个部门单位。什么叫国学?就是我们传统的文化,包括儒释道,也就是孔子老子释迦牟尼。我们是合法的存在。所以他们没权力查国学院,要找到我们法人单位说清楚什么事儿。他们这样做是强行入室、胡作非为,把他们扣在这看他们怎么办!以前咱们也扣过工商局的车,像打流氓一样打跑了工商局的执法人员。如果他们不依法行政,我们有权利拒绝甚至反抗。
 
我们企业从创业开始就一直演绎“民间正气参天地”的故事。
 
二十多年前,在白塔铺铁道拐弯处,火车把咱们饲料厂的一个工人撞伤了,铁路派出所的人来了之后,不仅不救人,还把咱们的拖拉机机头给处理了,买冰棍吃。后来,铁路派出所还以“影响铁路运营”为名,控告咱们公司,要传唤我。我就没去,是公司委托律师去的。他们说我很牛,我不是牛,是因为我当时是企业法定代表人,这是法律赋予我的权利。当然,咱们依法起诉了他们,一直打到铁道部,最后咱们赢了。这在铁道部从来没有过的事,你告的是铁路,然后由铁路法院审理,最后居然赢了,这是建国以来头一次,可能也是唯一一次。我为什么敢跟他打官司,因为我们有理:那个路口是个弯道,虽然有“一停二看三通过”的路标。但是一停,你停在哪里?拖拉机开上去是个坡,根本就没有停车的位置;二看,两边都是合抱粗的五几年栽的大柳树,又是弯道,就是车停下来,也看不到火车过来;三通过,怎么通过?后来一起诉,石家庄法院受理了,他们赶紧来勘察现场,把柳树全砍了,最后他们到底认输了,赔了咱们三万块钱。在以前的20多年里,这里被火车撞死撞伤十几个人了。遇到了我们,我们就不受这个冤枉气!你铁道部再大,也要讲理啊!
 
第二要团结起来对付他们。我们是个集体,一个人为大家,大家为一个人。不要说哪一个人受委屈了,不敢为他伸张正义,这种思想要不得。我们大午集团要保护好每一个员工,甚至是员工的家属。当你个人、家庭有事的时候,或者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时候,为什么要找组织?因为组织有力量。我们的企业就是个严密的组织,当你个人受了委屈或家里有了困难的时候,你就可以找单位,找领导,找组织反映问题。咱们企业还有法监部,还可以雇人为你申冤,这就是企业的力量。大家想一想,在我们这个地方,假如一个路过的人受欺负了受委屈了,我们都得管,何况是咱们企业自己的员工,能不管吗?我们能让政府欺负吗?我们就得主持正义,就得保护。国学院的事,我们已经向县县委政府发了控告信,为受惊吓的国学院员工讨个说法。
 
受我们的鼓舞,国学院的负责人带着律师去了民宗局,局长接待了他。民宗局局长说禅修院非法。律师就回答:两年以前就给你们递了材料,你们不批,也不给答复。你这是不作为。民宗局局长说:我就不批你怎么着我?律师说,你不批我就往上反映。民宗局局长就说,你爱上哪儿告去哪儿告。律师说,你再说一遍。局长说,我再说一遍,你爱上哪儿告就上哪儿告去。律师就把质询函拿出来了,说你爱答复不答复,今天你的态度有了,我们该走什么程序就走什么程序!局长马上就老实了,他不怕告么?我还没见过不怕告的人!
 
以前我有个体会,告了也白告,白告也得告,不相信永远白告。
 
讲个小故事,有个很讲义气的书生,看见河神总是把老百姓的庄稼淹了,就写了一个状子到天帝那儿状告河神,说河神不干正事,总是淹了老百姓的土地。天帝也是官官相护的,说:你一个书生,又不种地,管什么种地的事儿?打四十大板,轰出去!这个书生临死前对家人说,我死了之后你们把我埋在河边的地里面,如果河神发大水把我的坟头淹了,我还到天帝那里告状去,看他管不管!奇怪的是,从此河水什么时候也不再淹那一片庄稼,因为地里有书生的坟头。这虽然只是神话传说,但是也能说明道理。谁不怕告?我们就告他,从县里告到省里,告到中央!当了官就胡作非为,办不到!
 
所以,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们谁也不要怕,只要我们依法行事,团结一致,就能克服恐官症,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2013-08-21 
 
 
关键字: 《孙大午文集》 克服恐官症
文章点击数: 940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