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张帆整理 】  时间: 1/5/2021              

《孙大午文集》:共有制是社会常态

作者: 孙大午

 
摘要: 在我的理解中,“公”意味着公平、无私,人人平等,没有差异,而“共”则是有私的,不平等的。再有,“公”的概念是不可分割的,分割之后就不能再称为“公”;而“共”是可以分割的,我的财富、产品或其他东西可以跟你的“共”在一起,也可以不“共”在一起,即便是“共”在一起,彼此之间也是有差异的,可以多,也可以少。“共”的概念是我们可以走在一条路上,可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大家不是平等的,是存在差异的。
所以,我觉得公有制的概念首先是公平、公益,共有制的概念是合作、共有和共享。我们常说的共产主义,本来应该是共同生产、共同收益、共同享有的概念,而且生产、收益和享有是有关联的,生产的多,收益就大,享有的也比较多,但我们把共有制搞成了公有制。
我觉得马克思所讲的共产主义,原本就是共有制,因为他回避了“公”,选择了“共”,是大家共同拥有一个地球、国家、家园的意思,但我们把共产主义走歪了,把共产主义搞成公产主义。
--------------------------------------------------------------- 
 
要理解共有制,要从“公、共”这两个字说起。
 
在我的理解中,“公”意味着公平、无私,人人平等,没有差异,而“共”则是有私的,不平等的。再有,“公”的概念是不可分割的,分割之后就不能再称为“公”;而“共”是可以分割的,我的财富、产品或其他东西可以跟你的“共”在一起,也可以不“共”在一起,即便是“共”在一起,彼此之间也是有差异的,可以多,也可以少。“共”的概念是我们可以走在一条路上,可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大家不是平等的,是存在差异的。
 
所以,我觉得公有制的概念首先是公平、公益,共有制的概念是合作、共有和共享。我们常说的共产主义,本来应该是共同生产、共同收益、共同享有的概念,而且生产、收益和享有是有关联的,生产的多,收益就大,享有的也比较多,但我们把共有制搞成了公有制。
 
无论是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共有制都是社会常态。
 
最常见的是家庭,在一个家庭中,有的人挣得多,有人挣得少,还有的没有劳动能力,比如老人和孩子,但大家是“共”在一起的,是一个整体。在这个整体里,每个人的财产份额是不一样的,有多有少,包含了私有的概念,但在总体上,这些财产是家庭成员共享的,老人孩子不能劳动,但同样享有一份财富,不能说老人孩子没有贡献,就被家庭抛弃,甚至饿死。
 
现代的企业也是这样,比如我们三个人成立一家公司,你出20%,他出30%,我出50%,那么这家公司的财产是谁的呢?既不是你的、他的,也不是我的。我们的公司法规定,法人享有独立的法人财产权,即所有的钱都属于公司这个法人单位,是企业成员(包括投资人、干部和职工)的共同财产。我们常常忽略法人财产权的概念,认为我是企业主,企业的财产就都是我这个自然人的,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误区。在现代企业中,企业成员共同生产,共同收益,并且共同享有企业的发展成果,但因为能力不同或者敬业程度不一,每个人的收益和享有额度并不一样,这是很典型的共有制。至于投资人的权益,是法人在满足企业成员的收益之后,享有分红的权利——这些分红才是投资人可以自由支配的个人财产。
 
我觉得马克思所讲的共产主义,原本就是共有制,因为他回避了“公”,选择了“共”,是大家共同拥有一个地球、国家、家园的意思,但我们把共产主义走歪了,把共产主义搞成公产主义。
 
公产主义实际上是官有主义,为什么这样说?过去,官家就是公家,对每一个人都有威胁,什么你的我的,都是公家的,都是官家的。我们现在的国有企业,名义上是公有制,可国有企业盈利之后,我们十三亿人谁能享有这些盈利?2012年中国国有企业的盈利总额是21000亿人民币,上交国库的有多少?900亿,连5%都不到,而且这些钱有90%还要返回到国有企业里,作为国有企业的再投入。国(公)有企业的利润上缴,几乎形同虚设,这公平吗?没有了公平无私、人人平等这个核心概念,公有制也就名存实亡。李克强总理曾经要求国有企业的利润应上缴15%~20%,其实按照公有制的内涵,国有企业的利润应全部上交,归全国十三亿人民所有,公有制不就是人人有份吗?凭什么只交15%~20%?
 
交15%~20%的做法,倒是符合共有制的概念:如石油系统的从业人员占80%,全国其他人占20%,因为石油系统的人员付出的劳动多,所以多得,这是公正合理的。其他国有企业也一样。
公有制讲平等,共有制讲公正。
 
人类常常都是在公平和公正之间博弈,在社会两极分化的状态下,穷人要求公平,富人要求公正。陈胜吴广、李自成、太平天国,“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是追求公平的概念;三省六部制、科举制是对公正的探索。公平和公正很容易混淆,就实践来看,公平更多的是体现在政治和法律上,比如政治权利人人平等,穷人和富人都有选举权,法律对所有人都要一视同仁,穷人犯罪和富人犯罪都会被法律制裁;公正则体现在经济上,有能力的人和敬业的人,本来就应该得到更多的收益。
 
大家常常报道和讨论南街村,我觉得南街村不是共产主义小社区,而是公产主义小社区,南街村每个人的月工资都是一样的,这种做法抹煞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包括能力和贡献的不平等。大午集团实行的是共有主义,特别是在实行私企立宪制度以后,我和自己的家族放弃了分红的权利,企业盈利除了工人工资和奖金之外,全部都投在企业中,用于企业再发展,所有的资本都属于大午集团这个法人,而企业的决策者通过民主选举产生——我们在一起共同生产、共同收益、共同享有,努力实现有差别的共同富裕。在大午集团,每个人的收入是有差距的,比如我挣六千,你挣四千,这是很正常的,但我们的差距是有限的,干部(包括我)的收入,不能超过工人平均工资的10倍,而且工人和干部的工资每年都会有捆绑式增长。大午集团走的是共有制的路子,也是符合社会常态的路子,我觉得这种路子能够保证我们长久、稳定地发展。
 
2014-06-06  
 
关键字: 《孙大午文集》 共有制是社会常态
文章点击数: 888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