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10/2016              

徐琳:社会转型是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

作者: 徐琳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129zhuanxing.jpg (432×268)

网络图片

 


       

脸书为了进入中国市场向中共妥协了。联想到最近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选举中获得180票以及其他种种现象,我在网上发了个帖子说全世界都被中共收买了、把我们抛弃了。一个朋友回复说:“是不是要进行渐进式的改革呢?”

       

我说:渐进式改革此路不通。

       

所谓渐进式改革是指专制统治者通过较长时间(超过十年)的逐步改革最终实现体制转型成为宪政民主国家。

       

为什么说渐进式改革此路不通呢?有两个原因。

       

一、既然是专制体制,尤其是在已经坏得不行了的情况下,就不可能保持长年逐渐变好、不退步,否则专制体制就不是坏的体制,就没必要去转型成民主体制。专制体制最好的时候一般就是它刚刚建立不久的时候,之后就每况愈下。当然,在最高统治者的强力整顿下,可能会有所回弹,呈现短时期的好转,但很难持久,更不可能一直好下去。不过,它有可能会存在较长时间,但不可能是一直逐渐变好。这就是专制体制的特性。所以,渐进式改革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它是不可能成功的。

       

渐进式改革会使统治者产生拖延心理。既然这么长时间政局稳定、逐渐变好,说明这套方案是可行的、有效的,那么时间再拖久一点也没关系。拖长到什么时候呢?拖长到被推翻的时候。这就像《福尔摩斯探案》里阐述的罪犯心理一样:罪犯在被抓到之前总认为他的方法是最安全可行的、他的技艺是最高明的,从而一直采用这样的方法去作案,直到被抓住。

       

为什么要搞渐进式改革呢?所谓渐进式改革是为了国家民众着想这完全是瞎扯,其实主要是为了避免被清算,他们以为时间久了,怨恨就淡化一些了,甚至当事人都逝去了,同时在渐进式改革中让民众享受到利益,民众就不会太追究以往的罪过。但是这个邪恶的体制不改变,就必然会不断制造更多的灾难怨恨。

       

二、在所谓的渐进式改革过程中,必然会爆发革命,从而终止其改革。这就是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中所阐述的道理:革命往往发生在改革开始以后。其原因有:(一),正如托克维尔所说的,已经进行的那部分改革唤醒了民众意识,人们对剩下的不合理的部分会更觉得无法忍受;(二),当统治者开始放弃一些权力、开始给人们一些自由以后,人们更容易结群起事,而官方处理群体事件的能力也下降了,因为一些官员、鹰犬看到这个政权将要消亡,就不再那么卖力了;(三),总有一些苦大仇深、生活艰难的人迫不及待;(四),有一些人想趁此机会建功立业,想主导局势、加速进程;(五),体制内那些既得利益者们发现苗头不对了,肯定要阻止改革进程,不排除会挑起事端甚至发动政变,结果引发革命。

       

有些人把英国的转型看成是渐进式的典型例子。其实英国是从制定大宪章后开始转型的,而且后面还经历了光荣革命。也就是说,制定大宪章也没有达到踏进民主的门槛要求。英国的光荣革命没有流血牺牲是一次侥幸,这是无法复制的。一旦爆发革命,后果很难预料。当然,并不是说革命的后果很难预料就否定了革命的正义性。推翻一个专制体制这本身就是正义的。不能因为革命的结果很难预料就不去推翻一个专制体制。

       

所以说,渐进式改革此路不通。如果统治者真的想要改革、转型,必须是尽快做出真正向民主转型的实际措施,只有这样才能消除革命的理由和正义性。这里所说的革命的理由和正义性是指大众的判断,当统治者真正采取了向民主转型的实际措施,大多数人就不会有革命的想法,当统治者镇压少数人的革命行动时,大多数人也不会去支持那些少数人的革命行动、与当局对抗。

       

即使统治者发出了明确的改革信号,只要没有实质性的措施,人们就不会相信,因为他们已经多次失信于民、失信于国际社会。也会有人故意装作不知道或不相信,因为既然知道、相信了,那就失去了革命的理由和正义性。所以有些人就一再断言习近平绝不会实行民主。

       

那么,哪些措施是真正体现开始走向民主了呢?

       

有人说:释放所有政治犯,开放报禁、党禁,等等。这些固然足以体现开始走向民主了,但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袁腾飞曾发表一篇文章《我和中国“民主派”不是一伙的》,主要就是说统治者主导的转型是应该先给自由还是先给民主的问题,他的观点是应该先给自由。

       

当然,自由是民主的基础,没有自由就没有民主。但是,自由有很多种,并不是要等有了所有的自由以后才能有民主。事实上一个合理的社会也不可能是享有完完全全的绝对的自由的。在一个国家的转型过程中,有些自由是不宜先给予的,例如持枪自由。而且,没有民主,自由也是虚的。

       

那么,究竟有了哪些自由以后就可以有民主了呢?

       

我早就指出了民主的三个基本条件:言论自由、多党竞争、一人一票。

       

民主就是按多数人的意见办事,那首先当然是要有言论自由,让人们充分表达意见。办事当然就要有组织者、领导者等等相关人员,而这些人员必须选举出来的,所以一人一票的选举是必须的。如果没有反对党,那么执政者在选举中就具有天然的优势,这样的选举是不公平的,所以应该先允许公民结社,允许反对党的存在。

       

有了这三样东西,其他的自由就可以根据情况来决定是否给予。这三样东西是构成初级民主的最基本条件,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由统治者主导的政治转型应该是先给民主后给自由,即先踏上民主之路,在体制基本稳定了后再逐渐开放其他的自由。

       

这三样东西的给予当然也是有个先后过程的,首先是开放言论自由,然后开放党禁,再实行民主选举。但是必须先作出承诺,在多长时间内完成这些步骤。

       

在言论自由方面,除了煽动暴力和大型游行示威的言论,其他言论都要允许。当然,造谣诽谤的言论造成严重不良影响的可以通过公开、公正的审判来追究。

       

在开放党禁方面,可以有约束地开放,例如规定必须承诺不搞暴力、大型游行示威;还有限制组党数量,比如五个以内,让人们先在网上组党,过一段时间后,人数最多的五个党可以进行登记,然后可以开展社会活动,包括募捐,并在一定的时候参与执政党竞选。(当然,个人也可以独立参选政府职务,但因为不能以党派的名义开展社会活动,以个人名义组织的社会活动规模受到限制,其参选效果肯定不佳。)

       

限制党派数量是为了便于管理,让党派内部管理代替国家管理。限制了党派数量,人们就不得不求同存异集中到这几个党派中去,党派也不得不自我完善以留住党员并吸引更多的党员。党派还可以促进党员的素质提高。为了促进已经登记的党派的完善,应该仍然允许人们继续在网上另外组党,当其党员人数超过已经登记的党派时,可予以取代之,原来登记了的人数最少的党解散,其党员可加入到其他党派中去。

       

我在《社会转型期的政治公信的建立及民间组织建设》一文中曾说过,一个没有良性民间组织的社会是危险的。但这里所说的良性民间组织必须是独立的,在经济上、管理上不受制于执政党,只受法律约束。当然这需要颁布政党法。

       

当民间党派建设较完善了,就可以较顺利地实行政府选举了。当然,选举必须是在之前承诺的时间进行,不能以任何理由拖后,否则统治者就再次失去了政治公信力。所谓党派建设较完善了,其实也是难以评判的。

       

如果能开发出一款建党软件,将会极大地有利于上述做法。这样的软件,每个群组(党派)的总成员不受限制,但分成若干个层级进行管理,例如三级,最低层为小组,每个小组的人数有限制,一般成员只能在本小组发言,若干个小组构成一个片,每个片的小组数量也有限制。每个小组有选举功能,得票最多的自动当选组长。组长可以在本片的二级管理层发言、参与选举、表决等活动。片长可以在最高管理层发言、参与选举、表决等活动。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其他成员的资料并与之私聊,并可以看到整个党派的管理情况,例如谁当选哪个组的组长、哪个片的片长等。该程序还应有募捐功能。该程序必须接受政府监控,因为它是用于社会政治活动的。

       

习近平即使获得再多国际社会的支持、配合,如果不尊重本国人民,不对人民实施实际有利于转型的措施,那也是没用的,必然会爆发革命。

 

2016年12月8日

 

关键字: 徐琳 社会转型 自由 民主
文章点击数: 214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