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10/2016              

李金芳:彭明之死与狱中良心犯的命运

作者: 李金芳 李金芳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129pengming.jpg (720×486)

狱中猝死的良心犯彭明(网络图片)

 


 

日前,有媒体披露:2004年5月在缅甸被捕,2005年10月被中共控以“组织和领导恐怖组织罪”处以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彭明先生,突然在湖北省咸宁监狱身亡。就在这雾霾深锁的寒冬,蓦地闻得彭明先生在狱中离世的消息,一颗悲恸的心顿时被压得喘不上气来,同时脑海里不断地重叠着一个个良心犯的名字……不知他们可安好?

 

虽然近年来我一直在多方关注狱中良心犯的情况,但是很惭愧,对这位在中共的监狱里被囚禁已经超过12年之久的彭明先生却所知甚少,不管是他入狱前的思想言行,还是他入狱后的身体健康及各项基本人权情况,均缺乏了解。据自由亚洲电台等多家媒体消息,监狱负责人称2016年11月29日彭明在看电视时突然倒地昏厥,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当天警方还向其亲属强行索回了死亡证明。彭明入狱后,其兄辞去工作,为了能够每月都去探监。彭明突然辞世后,其家人称“彭明12年前在缅甸被绑架进中国,我们采取低调,彭明被判处无期徒刑,我们低调。彭明受虐待,我们低调。这一切‘低调’,只有一个卑微的目的:希望彭明能够活着回家。但是,‘低调’并没有能盼着彭明活着回家。”

 

彭明的家人的善良愿望并未能让彭明能够活着回家。58岁的彭明在狱中失去了生命,这对于中国的良心犯来说,他并不是第一个,也可能不是最后一个。如果中国的人权状况持续恶化,如果各界不能从彭明之死中加大对狱中良心犯的关注力度,那么,狱中的良心犯们极有可能还会重复彭明的命运!

 

逝者的英魂还未远去,我们心中的悲愤还未消解。曾几何时,人权捍卫者曹顺利因撰写民间人权报告而遭遇强迫失踪、非法羁押,2014年3月14日在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年仅53岁。因为关注曹顺利,大批民间人士因此被拘押,致使至今民间仍不知曹顺得死亡真相;事隔一年之后,2015年7月,65岁的西藏僧侣、著名的政治犯丹增德勒在四川省川东监狱去世,当局甚至不准其家人看望遗体,声称遗体火化后将骨灰交给家属。丹增德勒于2002年12月被法庭控以恐怖罪行和煽动分裂判处死刑,缓期执行,后改判20年有期徒刑,狱中的增德勒一直坚持自己无罪,去世前其家人已经有近两年的时间被拒绝前往监狱探望。在中共的监狱里良心犯失去了生命,无论如何,中共当局都有推缷不掉的责任,因此,死者的亲属及民间有权利和义务追查他们的死亡真相。

 

在中共的监狱里,良心犯与一般的刑事犯的待遇有所不同。因为坚持自己无罪,因为争取服刑人员的基本人权,因为不服从监狱方的不合理管教,良心犯往往不被减刑,不被批准亲属探视,通信权利被剥夺,生病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尤其,良心犯往往会被监狱方安排两名以上的刑事犯实施24小时的贴身监控、骚扰及肉体上的殴打与精神上的折磨。由此可想而知良心犯在监狱中的生存状况和不可预知的命运。

 

目前在中共的监狱里,仍有一大批数度坐牢或一次被判刑长达十年以上的良心犯,有些良心犯外界已经一年甚至是几年都得不到他们在狱中的具体消息,他们的命运实在令人堪忧。

 

王炳章:2002年6月,王炳章在越南遭绑架并被中共逮捕,2003年2月在深圳被控以为台湾从事间谍活动和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罪,被判处无期徒刑,随后被关押在韶关北江监狱。他在监狱已经被囚禁长达14年之久,尽管他的家人及海外团体多次呼吁中共当局释放王炳章,但是很显然中共当局并未有丝毫释放王炳章的迹象。在监狱里,王炳章不仅被单独关押,还禁止任何人与他交流,而监狱方的看守更是每6个月就要更换一次,王炳章在被关押期间已经多次中风,他的健康状况及在狱中的详细情况连亲属都无法获知。

 

伊力哈木:这位曾为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讲师的维吾尔族学者,于2014年7月被中共乌鲁木齐市检察院以分裂国家罪提起公诉,当局指控他“与境外势力勾结,利用互联网鼓吹新疆独立,利用讲堂煽动暴力、推翻政府”等,并将他创办的以研究新疆地区的收入差距及失业问题的“维吾尔在线”网站关闭,同年9月伊力哈木被判处无期徒刑。伊力哈木被单独囚禁在乌鲁木齐的监狱里,家人每三个月才被允许探视一次。而自伊力哈木被判刑后,他的两个孩子原来的生活补助也被取消。

 

陈西:三度坐牢、累计刑期长达23年!长期的牢狱生活使陈西的身体受到严重伤害,健康每况愈下。六四镇压后陈西即遭到抓捕,一九九零年五月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出狱后,陈西等人因一九九五年着手筹建中国民主党而再次被捕,一九九六年三月被指控犯有“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2011年12月第三次遭到抓捕,被中共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0年,法院控罪、判决的依据仅仅只是他公开发表的36篇文章。在贵州省兴义监狱里,每到冬季,年逾花甲的陈西用不上热水,吃的是冷饭,手脚生满冻疮,人非常消瘦,体重只百余斤。

 

张海涛:2016年1月,在被羁押6个月后,新疆维权人士、公民记者张海涛被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罪”和“为境外提供情报罪”重判19年有期徒刑,并没收个人财产12万元人民币。案件侦查阶段,张海涛遭到疲劳审讯和吊打等酷刑,判决后,张海涛一直是脚镣加身,个人信件被没收,生病得不到治疗,遭到带黑头套和脱光衣服等羞辱。妻子李爱杰为其呼吁也被抢走手机和断网。谁能想象19年的刑期对于一个年轻的生命和有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幼儿的家庭意味着什么?

吕耿松、陈树庆:2016年6月17日下午,被羁押了近两年的浙江民主党人、人权捍卫者吕耿松被杭州市中级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陈树庆被以同样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10年零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4年。

 

曾在浙江高等公安专科学校任教的吕耿松,因支持、参与民主运动于1993年被开除公职,2008年2月5日,杭州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吕耿松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2011年8月23日吕耿松刑满释放出狱后,因坚持宪政民主信念、关注民生,长期受到警方监控和人身限制,频繁遭到传唤和抄家,在短短两年多时间里仅电脑就被抄走8台。2014年5月12日,吕耿松再次遭杭州市国保人员抄家、传唤、羁押,并于7月7日被刑事拘留。吕耿松的出狱时间为2025年7月6日。

 

被浙江省司法厅以在互联网发表文章,违反中国宪法为由,拒发律师资格证书的陈树庆,2007年8月在被关押近一年后,被杭州中级法院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出狱后的陈树庆因坚持自由民主的理念,关注狱中的良心犯,争取言论自由及结社自由,2014年9月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再次遭到抓捕,并随后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半。陈树庆获得自由的日间是2025年的3月10日。

 

这样良心犯的名单没有尽头,远的不说,仅是数十年来,民主志士们为了中国早日实现宪政、民主、自由和人权的理想,筚路蓝缕,前仆后继,中共的监狱成为了他们磨炼意志、坚守信念的炼狱场。从七十年代末的民主墙运动,到八九遭到屠杀的全民争取自由的民主运动,到九八全国各地争取结社自由的组党潮,再到2008年《零八宪章》的发布及其展开的宪章运动,2009年开始兴起的公民维权大潮,2011年春季网传的茉莉花集会和随后的新公民运动,直至2014年起中共对多领域的NGO的打压和随之对人权律师与人权捍卫者的大抓捕。每一阶段、每一次的迫害,都会有大批的民主志士被关入监牢,但是,监狱只能关住志士们的身体,却永远都锁不住他们追求自由的高贵心灵。

 

现在,身处监狱之外的我们,能做的也许就是,关注为争取中国人的权利而坐牢的每一个良心犯的健康权、生命权,以及他们的通信权、亲友的会见权,不能任由他们再遭受任何残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罚,不能再让曹顺利、彭明等先辈们的悲剧重演!

 

 

 

关键字: 李金芳 彭明 良心犯
文章点击数: 283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