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14/2016              

楚江雄:习王反腐,一场想躲开民主宪政的无效运动

作者: 楚江雄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1213xiwang.jpg (500×279)

习王反腐(网络图片)

 


 

习近平上任后,和他少年时代的“插队好友”王歧山联袂,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腐运动。可谓锣声紧密、鼙鼓阵阵,获得举国上下一片喝彩。在这之前,中共党魁陈云就已经看到党内腐败的严重性,发出警告“执政党的党风问题是有关党的生死存亡问题。”这就意味着,中共这场反腐运动其宗旨已经明确,为保红色江山。若保红色江山,首先要保住这个党,只有保住这个党,才能使中共永远处于执政地位。在其前任胡温时代,虽说也有反腐动作,但没有动大的真格。此时习秉承红二代的嘱托和支持,走马上任。为了扶住中共这座摇摇欲坠的大厦,开始真刀真枪地干了起来。

 

然而,在一个没有新闻自由、民主监督,而只有一党独专的国度,所动用的反腐机制唯一之手段就是采用“党来管党”。“以党管党”,顾名思义,就是自己管自己。其方法有三:一是立党纪法规;二是派巡视大员;三是树立党领袖绝对权威。这三种方法都是未能跳出中国历史上的封建帝王窠臼,毫无新意。其效力如何?从其执政四年已见分晓。其结果是贪官如过江之鲫,前腐后继,愈反愈多,并且涉案金额也不断地创新,从百万到千万到上亿,最终以云南大贪白恩培2.5亿爆群众眼球。白恩培揪出后,引起习的震怒,被称为贪官克星的王歧山也已失望。失望之余,本应当有所反省,然中共当局仍一意孤行,对现行政策不作丝毫修正,并且以“反腐”这面旗帜站在道德制高点,想赢得民众拥护及话语权。

 

在当今对中共反腐仍报有希望的人群中,笔者从另一个视觉来剖析习王反腐的实质:

 

一,习王反腐实质就是想躲开民主宪政

 

自马克思共产理论诞生,其宗旨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专政就是要和民主作敌,时至今日,马列邪说仍被当局奉为圭臬。从邓小平的“四个坚持”到“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和“五个不搞”,西方的普世价值观已被中共当局视为洪水猛兽。他们明白,如果实行宪政民主,虽可治贪,然保不了党。为了既治贪又保党,只有一个办法,即“党来管党”。王歧山放言,“我就不相信党管不了党!”他想将他的“中纪委”成为封建朝代的“刑部”“都察院”,让“中央巡视组”取代“监察御史”来治贪,妄图干出一番政绩,来证明中共一党执政之合法性及优越性。他想让世人瞧瞧,我共产党就不搞你西方那一套,一样可以反腐。

 

早在300多年前,西方先哲们从人性出发,探索出一条国家治理模式,这种模式经过历史实践日臻完善,那就是只有用先进的体制来解决腐败问题。不管什么人,一旦权力达到高位,其兽性随时都可以表现出来,若不加限制,必出来害人。因此,必须将权力关进笼子,这个笼子这是法治。中国人是一个特别不愿接受历史教训的国家,人治社会把中国人民害惨了,这个惨痛教训告诫我们,不走宪政民主道路,中国人民永远逃脱不了专制独裁的恶运。

 

在当今世界民主国家扼制腐败现有的治理模式中,已经充分证明,唯有民主法治才为最有效的方式,即开放党禁、新闻自由、舆论监督。这些有效的机制可以使政府官员失去贪腐的温床,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习当局如果此时此刻能反躬自省,改变现存反腐机制,以宪政民主方式替代,则尚有起死回生之希望。然中共如一头犟驴,撞破南墙不回头,说明他们想逃脱民主宪政。

 

二,习王反腐在民间引起的反响

 

勿庸置疑,民众历来是恨贪官的,所恨之原因是认为贪官敛财致使民间贫穷。所以,即或是封建皇帝反贪的结果也要让百姓见到一点实惠。当年清嘉庆皇帝抄了和绅的家,有句民间流传的话:“ 和珅跌倒,嘉庆吃饱”、“倒了和珅,富了嘉庆”。在乾隆执政后期,康乾盛世已是落日余晖,国库已经亏空。嘉庆皇帝用所抄和绅罪产来弥补空缺。嘉庆年间,财政吃紧,直接财政收入只有4000万两白银左右,国家经济捉襟见肘,皇帝内帑私库也不得不拿出钱来赈灾。而内帑中的绝大部分就是当年抄没和绅得来的钱财。这说明连封建皇帝也知道将此钱用一些在老百姓身上,获得民众的同情。可今天,中共反腐所得钱财都用到哪里去了呢?一个是维稳经费;二个是无偿送给那些外国人了。

 

习学当年毛泽东将中国人民的钱财大量外送,已经激起国人无比愤恨,中国人民已吃尽了毛的“宁赠友邦,不于家奴”的苦头。当年毛泽东想当第三世界霸主,不顾中国人民死活,让老百姓紧勒肚皮,无赏赐送亚非拉国家。三年大饥荒期间,上当从加拿大买回一船救命粮食正行驶在回国的海上,此时,阿尔巴尼亚派人向中国要粮食了,毛一声命令,立即掉转船头,开往阿尔巴利亚。现在有些毛粉至今认为毛最关心底层百姓,完全是脑袋进了水。这些独裁者心肠比蛇蝎还毒,他是根本不会关心民众的死活的,他们都是极端自私的人,为了个人霸业,可以不顾一切,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金家父子、波尔布特都是这样的人。

 

习上任后,完全在学毛搞“大撒币”,前不久访问柬埔寨,一下就免除柬向中国六个亿的借贷;提供一个亿的军事援助;菲总统杜特尔特访华,经济合同协议金额达240亿美元,包括150亿美元的投资和90亿美元的贷款。马来西来总统闻到肉香,接踵而至,又搞走了200个亿。习这次习飞至秘鲁,参加APEC会议,中国的阳光又洒向了拉美,截至2015年底,中国对拉美直接投资超过1200亿美元。在中国尚有许多地区人民温饱尚未解决的情况下,中共领导人为何这般拼命往外撒钱?他们就是要享受这种被依赖的,群星环绕的,万来朝的感觉。这种不经过国民同意,将纳税人的钱肆意送人,这本身就是另一种腐败!

 

中国老百姓对习的反腐从希望走向失望。其原因是反腐除了让人们出点气外,百姓没得到一丝好处;二是贪官如海中捞带鱼,一个衔接一个,可能当局还以为贪官揪得多会获得人民的拥护,实则恰恰相反,老百姓认为“洪洞县里无好人”,中共官员基本上没好官,已经烂完了。

 

三,反腐根本目的是“救党”,救党与民众何益?

 

中共历来把党和人民绑在一起。把党比作人民之母亲,有首歌《党啊,亲爱的妈妈!》让人听了都觉得脸红。而毛泽东的《厚黑学》比谁都学得透,口口声声说党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你喊他“万岁”,他回声“人民万岁”。然而现实如何?事实证明,这个党历来所作所为不是“爱人民”而是“害人民”,所谓反腐是为了“救党”,而救党和救人民完全是两码事。在当今,那些对“救党”最热心者多数是那些红二代们,他们“救党”之目的就是要保住他们的既得利益,他们和党的关系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普通老百姓对此党有救无救并无多大关系。所谓还有一点关系就是继续被他们愚弄而已。

 

习王开始反腐之时,民众欢呼雀跃,感觉到这个党有救了,有希望了。历来民众恨贪官,认为贪官搜刮民脂民膏,导致民不聊生。此时反腐,一则解气;二则认为通过反腐倡廉,民生定有好转。普通老百姓天真认为,这下可好,从贪官搞出了那么多钱,也该改善一下人民生活了。他们对贪官揭发举报,也参入了“救党”行列,但救的结果如何呢?是麻雀掉进了粗糠里—空喜一场。

 

四年反腐,中共到底追缴了多少赃款?这个数目一定巨大。“红通人员”也抓回不少,所贪赃款也一并收回,这个数字从未公布,人民根本也不知道。而百姓生活状况,在这几年中,不但没得到改善,反而下降。仅举一例:今年城市企业退休人员工资是历年加得最少的一年,仅有百分之六点五,并且一直拖到九月才免强发放。退休双规制始终改变不了,企业退休人员仍然靠2000多元的退休金养命,城市医保仍然毫无改观,房价居高不降,工资未加,物价先涨。老百姓看不起病、住不起房、孩子上不起学依然如故。而农村情况更不乐观,甘肃金昌少女自杀、杨改兰惨案和徐玉玉之死,习的“中国梦”已成人民的“黄粱之梦”。

而这些可以改善民生的钱到底流向到了哪里去了?原来都被习拿去做世界“霸主梦”了

 

四,习王反腐注定是一场无效运动

 

为什么说习王反腐是一场无效运动?这主要看他们反腐采取的是什么方式,是权威性的反腐还是制度性的反腐?简而言之,是用人治还是法制。对于像中共这样的一党专制国家,对此并非视而不见,关键问题是不愿放弃独裁体制,这是问题的根本所在。既然不愿放弃独裁专政体制,在治理腐败方面,就只能用个人权威来运作。

 

更值得一提的是,习的反腐行动,并非是纯粹地反腐,而是夹杂着权力角斗。如果纯粹反腐,那么就应该有腐必反。问题是反腐已经演义成一场权利斗争。在权力斗争的博弈中,凡被打倒的对立面,皆以腐败罪名处置。而中共尚有巨贪者,因种种其它原由而被置之不理,这就使习的反腐失去公正性和正义性,其会必然遭到公众置疑。这是权力反腐最大的短板,民众对此已经看透,早期民众对反腐的支持度已降至最低点。这是其一;

 

其二;权威反腐另一弊瑞是其反弹性。法治社会有它的延续性和稳定性;而人治社会恰恰相反,时时都有颠覆的可能。一旦失去权威,其反弹性、报复性不可低估。之前取得的成效将化为乌有。这在中共执政历史已有教训,笔者在此就不多谈了。

 

中共六中全会将习推至核心地位,又想重塑当年毛的权威,这已经成为不可能。这不仅习没有毛开国之前形成的权威,更没毛的权术智慧。这就是开国君主可坐满江山而后继者难的原因。习若是大智慧者,唯一之出路是将中国走上民主宪政,除此之外别无办法。遗憾的是习放弃一条光明大道而偏走一条不归之路,其反腐也必然会不了了之。

                 

2016年11月22日

 

 

 

关键字: 楚江雄 中共 反腐 习近平 王岐山
文章点击数: 262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