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19/2016              

任协华:青春勇士的热血战歌——评黄文勋《民主宣言•初稿》

作者: 任协华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1216huangwenxun.jpg (400×533)

拘押中的黄文勋(网络图片)

 


对处于转型民主重要进程中的大陆抗争运动而言,青年一代民主力量的兴起、成长与集结,既是大陆民主蓬勃有力的体现,也是全球民主思维及影响力散发的具体过程,同时也更是大陆民主运动经数代杰出先行者及民主前辈艰难实践后,在当代社会的现实层面上,和下一代人、和后起之秀进行深度贯通、呼应开掘的真实进程,意味着时代之于民主形态的推动,需要从更年轻的一代出发,并要求于他们以明朗、睿智和坚定的信念,用以催生超越性的民主思维和清晰的反极权逻辑,以此相互参照构建大陆民主的时代影像,这种观照和现实折射,不仅是历史血脉的延续,亦是在此暴政肆虐的年代,之于我们共同的呼声。

 

大陆90后青年黄文勋所撰写的《民主宣言》(初稿),即是当下社会进程中政治曲折、人权困境及执著争取的一种反映,是大陆青年一代转向至真实民主思想的主体呈现,在此宣言中,黄文勋首先明确了社会民众之于其生存要求的时代性,从而不仅有权利也有义务推翻独裁专制的统治体系,以期建立一个趋向于真实(而非表象)的维护人权的有效民主制度,这种直接而确切的界定,不仅表明了当下大陆进程中反专制层面的理论表述,也同时就动荡社会的现实学理而言,呈现了大陆民主视野和冷血的中共极权之间不可调和的对抗状态,也就是,民众与特权集团之间日趋尖锐且冲突频繁的事实状态,换而言之,黄文勋的视野并非是旨在落点于意图推动并信任党式变革(不能忽视的是,一种以中共为“我党”、以党国为“我国”的思维,已经成了民主阵营中无法克服的障碍,更甚而有之的是,还有一种既非站在中共一边、但也不愿站在民主一边的所谓旁观派、休闲派民主病态思维),而是与此相反,和专制进行斗争,并以极其强烈的个体愿望去粉碎隐藏在中共意识形态的政治谎言。接着,在《民主及其原则》中,黄文勋写道:“自由是民主的前提,民主是保障自由最大限度的载体。”这种将大陆民主的现代特征与全球民主浪潮进行结合从而推导出的理论性阐述,所表明的即是现代民主的一个基本起点,等同于将社会及民间主体纳入政治视野之后,将特别的权力以及社会阶层的等级打破、重组和折叠,之后,“自由”就必然会成为民主之所以成为需要因此必须予以争取的重要原因。自由即意味着一个更高层面的批判角度和更为精准的平等的民众状态,由此,黄文勋才会写下“自由是民主的前提”,而又因此,民主对于当下大陆的归属、范畴和理论剖面也就成为了一种对照,没有自由的民主是不存在的,没有自由的民主必然是谎言,而这就是对中共暴政最直接的揭露。

 

黄文勋在《民主及其原则》之一的“民主与自由”中深入阐述了民主作为自由保障所存在的积极意义,这种剔除杂质而直逼本原的视野是不可多得的对民主体制进行深入思索的结果,并且同时也为民主在此时代的涵义注入了饱满、亮丽的内涵,而紧接着,黄文勋又对“民主的意义及实现条件”进行了更为专注的考量,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区别于一般视域中对民主的虚拟化解说,而更倾向于集时代脉动与民主的基本归属,以此来达到进行民主阐述和校验的当下途径,正如“民主国家主权在民”的论述一样,人民是国家主权的本体,惟有如此,民主制度的意愿和积极性才能达成,这是一切民主追求和理论导向的本质显现,以区别并隔绝党权大于民权、党权僭越国家本体的政治困境,更是以毫不留情的笔锋,将所谓的“人民民主专政”这一虚伪的中共谎言进行了彻底批判,这和那些仍在幻想将中共体制作为现代政治的准则并进行理论推导、一口一声“习主席”、“党中央”的庸俗奴才不同,黄文勋是将专制中共从大陆的版图上分离出去,为的不是获取纯洁无暇的革命民主,而是朝向一个真正的凝结了现代思维和力量的民主场域,因为,只有在这种理论制度中,现实才能回应“民主政府由人民通过民主方式参与选举而建制”,并且从更深层的角度而言,专制与极权都不可能允许民众拥有真实的选票(中共严厉打压独立候选人即是最好说明),更不会维护并保障选民的政治和人身权利。

 

在涉及到人权及私权章节时,黄文勋以细致精炼的方式陈列了关于人权、自由权、生命权和表达权等相互依存但又分别形象化、同属人权格局的权利形态,并提炼出了追求幸福权与决定国家命运的权利之间——人权形态的一种非常现代的表述,这是深层而睿智的思想视野,以个体呈现群体,勾勒并传达出了大陆青年一代之于民主体制的人性立场和平民智慧,也从另一方面,承接着大陆之于自由世界的话语表达,此种跨越,尤其是对于作为街头抗争的重要践行者而言,黄文勋的言说视野、角度以及民主思维的意向方式更具有当代社会及群体思维的现时效应,这一点,又正如他在《自辩书:你们已失去人心》中所表达的那样:“我接受你们审判,同时我也在审判着你们……”、“由始至终,我的理想,我的使命,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推翻中共的独裁专制,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我本非为推翻中共而生,推翻专制实现民主才是我所愿……”也就是誓言要从推翻专制的独裁体制此一层级入手,将现代民主的人权观念展现并阐述为《民主宣言》中更为具体的人权及体制形态,以区别于其它领域中的一般性反抗,具有着现实层面上校准思想位置的重要意义,是少有的生命形象展示理性思维的表现。

 

同样,在《民主宣言》的纲领性段落中黄文勋着力于从“民主的定义”到“民主的实现条件”,又从政府、政党到武装力量,从法律的原则、人权的属性到法律的普遍性,再到人权的具体形态,由此,所塑造而成的就是一种相对明晰的民主体制达成的真实愿望,而作为宣言的一种形成方式和文本展现,《民主宣言》本身即是民主思维之于当下时代的一种社会性反映,是衔接民众权利机制在严重匮乏的时代中的一种概括式审视,在这其中极为罕见的则是,黄文勋以其明确的语调,镌刻了“实现民主”这一被严重回避的抗争归属问题,也就是,从现实的超越性中重申了追求民主的最终目标是要去达成实现此一基本目标,而不是永远停留在一个被动和孤立的困境中去成为“追求民主”的陷阱(民主不是过去时态,也不是未来时态),而忘记了追求是要致力于实现的,不朝实现而只谈论将来、未来如何如何的民主运动和社会抗争,不会存留在社会主体的层次中,更不可能成为推动大陆走向民主的主要变革性力量。

 

由此民主视野的深入所带来的必然是一种深刻的变化和上升,不管是作为一种思想表达,亦或是在参与到具体的抗争行动时,这种质朴又直观的思想必然是要区别于对极权专政的容忍态度,在将民主观念的思维形象化为行动层面并形成当代街头抗争的源流之后,通过对民主抗争中关于知识逻辑和特权性的抽离,使民主得到了阳光的照射并定位于“实现”此一根本性的内涵,这种极其重要的转折与揭示不仅体现着大陆青年悲天悯人的卓越品格,也同时超越了长久以来民主运动形态中所累积的不良因素,确定了所有抗争的最终归属并非仅止步于一种形式上的反抗,而故意、甚至与专制独裁合谋的历史进程,因此,尽管黄文勋的《民主宣言》只是以初稿的方式呈现,但对于已经步入转折性民主运动的大陆领域而言,却已然成为了一种分界性的、将民主运动带入进新的社会地带的思想文本。

 

2015年3月,就在新年后不久,黄文勋以个人名义写了一封致美国总统的公开信,即:《中国在押异议人士致美国总统的公开信》,在信中,他陈述了自己从成长到觉醒以及还包括因参与社会运动如何被中共压迫的过程与境况,以及决意抗争、投身民主行动的过程,之后,黄文勋笔锋一转,以恳切的口吻,邀请奥巴马转述其个人的姿态于中共党魁,并用毫不留情的文字,批评了中共的无耻和反人类的极权统治。黄文勋说:“你们却从未与我们展开过诚恳的政治对话,即使我们为整个国家的光明未来,而愿意放弃对你们罪恶历史的追责……”、但“遗憾的是,当你们容不下不同意见和政见,随着你们的拖延,恐怕再也无力阻挡六十多年来中国民众耐力的消亡,以及中国民主界对和平民主演变的绝望……”因此“你们该做出抉择了。”并且重申“我们这个民族一直不曾忘记所有的压迫和苦难,无论是本族或外族所带来的,其本质从没有变过。中华民族所盼国家的崛起,始终希望为整个世界与人类的文明带来进步和光明,而非建立一个表象繁荣和使文明倒退的专制帝国……”这种直接的批判叙述,即是黄文勋参与民主运动的实践过程后所获得的最宝贵的姿态,也就是要比自诩为知识精英的民主视角,更能够深切体味并洞悉特权霸凌之下平民群体的生活疾苦,从而才会具有感同身受的人间情怀,也只有在这种境况下,黄文勋在公开信中所作的批评才是作为民主行动者应有的姿态,这种坦率而清晰的现代话语,也正如他的自辩书一样,以“你们已失去人心”为民主的呼声,具有着当代意义上真切的激励和鼓舞作用。

 

从当下时代的现实视野出发,所造就的民主实践运动,要超越于一般层面上对社会公平和个体权益的申诉,也就是作为一个体制的整体改变、扩展和约定,以及其中所包含的既复杂又明确的细节层次,都要求于我们能够从一个来源于现代思维的思想境地进行书写,黄文勋的《民主宣言》以初稿的事实表述的意愿形成可以参照、阐述和生发的民主文本,因其不可忽视的当代性而成为我们所要面对的社会存在,一方面是作为思想延伸的存在形象,在另一方面,是作为行动体系的一个重要构成部分而形成其明朗的肌理和质量,也就是从民主实践者的角度而言,推翻专制从而才能得以具有建立民主的先决条件和现实依据,由此,仅仅有热情是不够的,还需要以自身的观照形成民主逻辑的内在回应,黄文勋是“赤壁五君子”的一员,也是南方街头抗争运动的队列中活跃而年轻的一个,多年来长期投身于现实领域中的争民主、反专制的实际行动,运用了当下固有的和自身创新的多种抗争形式和手段,并且还时常总结、思考抗争手段在现实中的实际状况,这种由表及里、从民主外在轮廓到民主内涵本质的、身体力行而思想新颖的形态,所要面对的,就不再仅仅是对于民主理想的个体追求,而是理所当然地要更为深入,用行动中所激发而出的思想,去锻造并生成当代民主在大陆地理中的角度和具体参数,以弥补在遭受到极权压制时,其个人和民主理想的紧密纽带的延展性不会因此而断裂。

 

对独裁的揭露与清算,是《民主宣言》中一个重要构成部分,黄文勋在其中陈述了中共极恶的历史以及中共压迫民众、藐视人权、政治暴政的当代史,同时,黄文勋以冷静而缜密的话语,将中共的伪装剥去,将中共血腥而残暴的一面呈现在现实的进路中,这样做的目的,即是在于通过对历史事实的清算与揭露,从而能够以人权的正当性构成反中共极权的理性高度,也更是为了达成这一份《民主宣言》所要呈现的民主之可贵的思想愿望,正如宣言所说,“法律不得违背民主原则及人权”,这种贯通一体的宣言形态,避开了仅仅是某种公文式的呆滞书写,从而更具有血与肉的激情,并且同时,将长期以来对民主的恶意贬低和诋毁,拉回到现实的地表以接受民众的审视与参与,接受现实的洗礼、丈量和质疑,毫无疑问,在黄文勋身上,所体现的既是承担历史段落中的现实运动,又担负起了新青年一代之于大陆历史的开拓性视野,正如还有千千万万的为民主而来的大陆青年一样,在这批不断成长、受尽磨难、终将呈现的青年和人群中,他们所要造就和直面进行的,早已经不再是他们纯粹自己的人生,而是要和我们一起,成为同行者和民主实践行动者的一群,并且,他们的坚定、优秀、承受苦难和面对黑暗的勇气,也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生动、广泛的体现。

 

2016年9月28日,湖北咸宁,90后青年黄文勋被中共以“煽动颠覆罪”判处五年徒刑。而在此之前,他就为这个无耻的政权写下了慷慨激昂的辩护书:《你们已失去人心》,以痛斥中共的虚伪和残酷。是的,中共的所谓政权早已失去了人心,等待他们的一定如《民主宣言》中所写的那样,是彻底的清算,因为建立一个具有现代民主思想、维护并保障人权的大陆社会,不仅是投身于反极权运动的民众意愿,也是生活于大陆每一个角落的数十亿民众的人心之向往。自由,可能会暂时失去,但永远不会世代失去,一如成长于大陆的热血战士如长河之水,澎湃而连绵不绝。这就是《民主宣言》所要表述与呈现的动人之光,闪耀着大陆青年勇敢而坚定的信念,是我们时代深入于现实的超越着恐惧的青春形象。

 

【注释】:

 

黄文勋:民主宣言(初稿)——《参与》

网址:http://www.canyu.org/n128590c6.aspx

 

90后黄文勋精彩的自辩书:你们已失去人心!——《博讯》

网址: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6/10/201610261457.shtml#.WEkmeGeymbJ

 

黄文勋致美国总统的公开信——《博讯》

网址:https://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5/05/201505050046.shtml#.WEkmpGeymbJ

 

 

关键字: 任协华 黄文勋 民主宣言
文章点击数: 259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