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20/2016              

破斧:调设机构和官员准入原则绝非政治体制改革

作者: 破斧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1216guanyuanzhunru.gif (302×440)

坚持不改革的赵家人(网络图片)

 


 

近来网上有越来越多的议论,说中国赵家人要实行政改了,主要诱惑力是,赵家人将要设立一些新机构和调整官员准入原则。

 

例如华子言先生在“警惕北京以政改之名行专制之实”(明镜新闻网)一文中说:“近来一部分民主人士和法轮功人员宣称北京某些人会政改,对这些人给予高度的企望”。“有些人看到‘宣誓宪法’、‘设立国家监察委员会’,觉得中国核心集权后,马上就要政改了,宪政了、民主了!”

 

香港《争鸣》杂志今年12月披露,中共中央政治局和十九大筹备组于今年11月中旬下发的“关于党的工作和党政国家机关部门改革发展的若干建议征求意见稿”中,关于国家、政府、人大、政协、军事等组织架构、人事编制方面的修订、改革初稿显示,国家政府系统、军队和司法系统的部分高级职务,可由中共党外人士担任。

 

针对上述内容,独立时政观察人士唐靖远对媒体记者表示,港媒披露这样一份“征求意见稿”,是北京试水放风的一个举动,最后有多少能实现还是未知数。不过,从已披露出来的这些讯息,也可以看出一些政改的趋势。

 

他还说,这份“征求意见稿”中规定,非共产党员可以担任政府、军队和司法系统的部分高级职务,体现出习近平当局正尝试加强党外政治力量在国家政府、军队、司法系统的权力结构中所占的比重与份量,逐步走向党政分开、司法独立、甚至军队国家化这样一个比较开明的方向。

 

笔者基本不同意上述人士的看法。笔者认为在观察和认识赵家人的任何政治动作的性质和意义上,首先要认清政治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的根本不同点。政治改革,一般是指在民主社会促使官员用何种方式方法更好地为国民或选民服务,国富民富;在专制社会,则指专制独裁者怎样更巧妙地统治国民,使其统治获得国民的某种认可,不生反感和叛逆之心。

 

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则是解决谁统治谁、谁支配谁、谁服从谁的问题。在民主自由社会,基本上不存在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因为那里已经是全民当家作主,通过一人一票选举组成政府来为全民服务。那里没有所谓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压迫者和被压迫者。除非少数政治集团或政治势力,利用某种局势和手段,推翻民主政权,建立独裁政权,再用暴力和武力重新统治这个国家。但这是逆历史潮流而动,必然长久不了。

 

政治体制改革一般只存在于专制独裁特别是共产极权制社会。这是一种由少数富有阶级、传统权贵势力或偶然兴起的政治经济暴发势力,用暴力和武力对大多数国民进行绝对统治的社会。这种长期剥夺多数人自由和自主发展机会的社会,必然导致多数人的痛苦、不满和反抗,使少数统治者难以统治下去,迫使这个国家非进行政治体制变革不可:要么是被统治的多数用各种方式和手段推翻专制统治者,自己当家作主;要么迫使统治者(主要是开明派)主动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放弃独裁或极权统治,还政于民。

 

中国赵家人的统治是典型的共产极权主义统治,比一般的专制独裁统治要厉害、巧妙、凶残、牢固千百倍。所以它根本不可能自觉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放弃极权统治,实行民主自由制度。

 

而中国赵家人的极权主义统治还有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所不具有的特点:

 

① 它控制着世界20%以上的人口,约14亿以上。

 

② 它基本剥夺了其中近一半人口的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加上城市贫民和工人、职员合计约有12亿以上人口无任何生产资料所有权,他们的生活和命运完全拴在赵家人的手上,不听命也得听命。

 

③ 它在掌权的前三十年,完全实行闭关锁国,信息被绝对封锁,国民既不了解外部世界,国内只能听到赵家人的一个声音,充斥着片面和谎言的说教,国人基本被驯化成愚昧无知,一心跟着赵家人走。少数叛逆者则毫不留情被杀关管。

 

④ 它握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最强大的国家镇压机器如军队、警察、司法、密探和监狱等,能够对所有心怀不满或敢于反抗者起可怕的震慑作用,轻则关押,重则杀无赦。

 

⑤ 它掌握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最强大的国家宣传机器,从中央到基层,所有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和其它媒体,都由赵家人直接间接控制,一律听它指挥调动,按照它的指令发声,把大多数中国人驯化得服服帖帖,老老实实。

 

⑥ 网络的出现,对赵家人的垄断宣教,是一个致命的挑战和威胁,但它又运用强大的反制网络技术来应对这种挑战,如截断和封杀网络信息的自由流动,拘捕和关押网络名嘴大V。它是世界上用高薪聘请网警、密探、网络杀手最多的国家。所以尽管中国是世界上网民最多的国家(7亿),但他们获得的讯息量远远落后于自由国家。

 

⑦ 赵家人是世界上唯一掌控国家和个人财富最多的国家,没有任何国家包括美国能与之相比。所以它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源来收买、贿赂、拉拢、利诱各国政客、学者、名流、媒体、华裔、商人、甚至将领等等为它唱赞歌,投赞成票或对它的国内暴政缄默不语,甚至宣扬它的极权主义和统治模式的合法性、正义性。

 

⑧ 它利用雄厚的财力、廉价的劳力智力,到处大撒币,施援助,收买发展中国家(包括个别发达国家)的政府,建立所谓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加上自身庞大的市场吸引力,它根本不在乎国际上对它的国内暴政和践踏人权的批评,始终我行我素。相反,还无耻地大肆宣扬它的极权统治模式和所谓中式民主的优越性,力图向全世界推销这种统治模式和民主。有些国家还真上当上钩了。

 

正是这些特点,使得赵家人的最高统治集团充满狂妄的自信,他们不仅没打算从根本上改变现有制度,还要积极向世界推广这种制度。他们正在筹划的是如何更快地取代美国,领导世界的发展。当美国侯任总统川普宣布“美国优先”,美国要退出TPP以后,赵家人媒体即大发议论:中国要取代美国主导世界发展,中国准备好了吗?

 

在这样的国内大背景大情势下,一些海外民运人士和法轮功人员竟然兴致勃勃地鼓吹中国赵家人要政改了,要宪政了,要民主了,这是何等的一厢情愿!何等的不了解共产极权主义的本质本性!何等的不懂得赵家人是世界上玩弄政治权术和欺骗伎俩的高手!

 

以香港《争鸣》杂志披露的中国赵家人打算让中共党外人士担任国家政府系统、军队和司法系统的部分高级职务而论,这根本不是新鲜事,更谈不上是政治体制改革,如宪政化民主化等。因为这是1949年至1957年时期,赵家人早就做过的事。那时的很多中共党外人士都担任国家副主席、副总理、部长、省长、县市长等。民盟领导人沈钧儒就是当时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文化、教育、科学技术艺术等机关的这类正职官员就更多了。

 

但即使如此,当时担任这些职务的党外人士,绝大多数是有职无权,实际决策权、指挥权仍在赵家人手里。正是这种有职无权或花瓶作用,导致很多党外人士的不满,才有1957年的大鸣大放中,许多党外名人要求政治体制改革,反对党天下,要求民主自由,等等。

 

于是,以毛泽东为首的赵家人原形毕露,干脆来个一网打尽,将所有这些人打成敌对分子,剥夺他们的政治权利,来一个清一色的共产党人专政。从此以后,所有各级各部门各单位的主要官员职务,非共产党员莫属,中共党外人士一律不得担任。这就使“入党做官论”公开化、合法化。而这一点正是后来中共党员人数大发展、大增长的根本动力。同时也为赵家人的大腐败奠定了制度基础。

 

也正是这种导致赵家人大腐败的制度基础,又使赵家人日益失去民心,越来越显露出亡党的危险,所以今天的赵家人最高统治集团才不得不重新考虑将国家事务统治权至少在名义上与党外人士作一定程度的分享。因此,才有今天可能出现的中共打算再恢复上世纪50年代上半期的那种与他人部分分享权力的谋划。

 

但正因为这是老调重弹,不具新意。所以它对打破专制独裁,推行民主并无实质推进作用,相反它的欺骗迷惑国民的作用却是主要的。所以这不值得人们企望,更不值得点赞。

 

事实上,新的部分权力分享计划中已经露出赵家人不可告人的旨意。例如谋划中规定,“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留有名额,由党外人士推荐,经审核列作候选人;全国政协副主席名额,向社会各界、各民主党派团体开放,通过公开合法的选举产生。为什么前者要经审核列作候选人,后者只需公开合法选举产生?因为前者是实权机关,后者只是空发议论而无任何实权的清淡机关,无伤根本大计。而审核这一程序当然是由赵家人来掌刀,只有赵家人认为候选人是绝对忠诚于他的人才会被审核通过。”

 

又如谋划规定,符合资格、条件的党外人士经审核,可担任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院院长职务;党外人士经审核后,按组织程序推荐提名,竞选地方省级政府省长、地方级政府市长职务;符合资格、条件的党外专业人士经审核、任命,可担任军事、国防系统副军级及以上职务,享有同等权力;符合资格、条件的党外专业人士经审核、任命,可担任中央一级科学院院长、社会科学院院长……。

 

为什么这些官职都要符合资格、条件,经审核、任命才能由党外人士担任呢?很简单,这些都是实权机关和涉及赵家人生死存亡的要害部门,不如此,不足以保障赵家人的绝对权力。而所谓资格、条件,都是由赵家人来制定,审核也是由它来主导,任命更是由它来宣布。这一切都必须体现赵家人的意旨和目标。否则都是通不过的。

 

最关键的是,中共在所有上述部门和单位都设有党组,而党组就是这个部门和单位的核心领导和监视者监督者,即使正职是党外人士担任,他仍得听党组的意见,受党组的监督。否则,党组可提请上级党委或中央通过适当程序予以撤换或免职。

由此可见,这种党外人士担任某些权力部门的首长,本质上仍然改变不了一党专政的性质。它只是为赵家人增添了一点执政合法性的色彩。而这正是赵家人一党专政的一种巧妙的欺骗手法。所以国人容易受蒙蔽,而一些民主自由派也看不清这一点,则实为可悲。

 

至于准备新设国家监察委员会来监督官员和惩处官员贪腐的举措,一些人更认为是赵家人将要启动政改,实行党政分开、司法独立的第一步。这又实在天真得可笑!

 

设立国家监察委员会当然是不错的一步,很有必要。问题在于赵家人为什么突然想起要设立这个机构?根本原因是长期以来,它运用和依靠党的纪委来反腐和对官员实行监督惩处,是名不正言不顺,完全不合法。因为纪委只是执政党自身教育、监督、惩处其党员的一个机构,并非国家机关。宪法上根本没有纪委这个名称,更没有任何规定授予它监督惩处所有国家官员的权力。所以由它来领导全国性的反腐斗争本来是不合法的,同赵家人所宣扬的依法治国绝对不合拍。而目前的纪委竟然享有对所有官员的不经法律程序的实质上的惩处权甚至生杀予夺之权。它实际上成了党内权力斗争的主要工具,成王败寇,全在是否掌握了这个工具。这在世界政治史上几乎是独一无二的,因而受到最广泛深刻的质疑和批评,一些人认为这是典型的无法无天现象,是极权主义统治的绝好象征。

 

也正是这种不合法的反腐斗争手段,导致党内外越来越多的批评和反对声,党心民心将要丧失殆尽,现在的最高掌权者才决心设立国家监察委员会,以便名正言顺、有宪法和法律根据地来开展对官员的监督和惩处,在一定程度上挽回党心民心。

 

毫无疑问,这个监察委员会一定会吸收相应比例的党外人士参加,但人们又千万不要忘记,这是一个具有实质统治作用的权力机构,赵家人绝不会放弃它的绝对控制权主导权。据报导,这个机构将与赵家人的中央纪委合署办公,等于两块牌子,一套人马,而且可能由现任中央纪委书记兼任监察委员会主任,实际仍由他全权领导指挥。而监察委员会成员肯定是赵家人占多数,以确保其绝对领导权。委员会同样会设立党组,党组仍然是它的核心领导力量。从这种结构成分看,国家监察委员会名义上是独立于执政党的国家最高监察机关,实质上仍然是赵家人一党专政的主要工具。

 

既然国家监察委员会并未改变一党专政的根本性质,所以把它看作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先声,显然是无知和幼稚的表现。万变不离其宗,它仍然是赵家人为挽回党心民心,争取更多执政合法性而设计的又一迷惑国民和国际舆论的工具而已。

 

另外,设立国家监察委员会也是为将来接纳一批党外人士担任各级正职官员作准备。因为现行的纪委只能处理中共党员官员的问题,而无权处理非中共党员官员的问题。将来的党外正职官员一旦出问题,就可名正言顺地以监察委员会的名义和权力去处理和惩罚他们。所以实际上仍然是赵家人在处置一切人。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无论是新机构的设置,非中共党员可能担任各种正职官员等,都不是独立时政观察家唐靖远先生所说的,“体现出习近平当局正尝试加强党外政治力量在国家政府、军队、司法系统的权力结构中所占的比重与份量,逐步走向党政分开、司法独立、甚至军队国家化这样一个比较开明的方向。”

 

更令笔者难以理解的是,唐先生竟然说,“目前迈出的步伐还是很有限的,而且这一切的前提,必须要彻底搞定江派利益集团,拿下江泽民这个最大的祸害。否则,他无法真正集权,也无法兑现这些措施。”他还说:“习近平当局要推行政治体制改革,还是面临比较严峻的挑战”等等。

这里我要提出质疑:

 

为什么习近平要推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前提是必须要“拿下江泽民这个最大的祸害”?难道是习近平要搞政治体制改革,江泽民反对搞政治体制改革吗?对此,我不以为然。

 

江泽民当然是反对政治体制改革的,是推行这一改革的绊脚石,但习近平则会比江泽民更加坚决坚定地反对政治体制改革。因为习是典型的红二代,比江有一个更沉重的保障红色江山万年传的历史和政治包袱。正因为如此,江泽民才在中共18大前夕,力荐力保习近平成为红色江山接掌人。

 

总之,把赵家人的新机构的设置和官员准入原则的调整视作政治体制改革是不准确的有害的,它会阻滞和延缓中国民主化的进程,正中了赵家人的下怀。正如荣剑先生在其“山重水复的中国——问题,路径和转型”的演讲中所说的,“脱离选举制来建立一个现代负责制政府……基本上就是一个一厢情愿的事情,没有真正的选举制度,政府只能对党负责,而绝不会对人民负责。”所以我认为,中国政治制度改革,也只有实行一人一票的普选和竞选,具有真正的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才会出现或成功。离开这三条。都谈不上是政治体制改革。而在中国现行极权体制下,离开这三条的任何政治改革,都只能是巩固极权统治的迷人、骗人的工具和手段。

 

所有渴望民主化自由化的中国人都应当高度警惕,清醒以对。

 

2016年12月6日

 

关键字: 破斧 中共 政治 改革
文章点击数: 172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