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2017              

李金芳:“驯兽师”陈云飞的荣光

作者: 李金芳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征文)

 

20161231chenyunfei.jpg (490×325)

“驯兽师”陈云飞


 

题记:当你的国家将良心和正义视为罪行,当你作为被告出现在没有公正的法庭上,当人民站在你的身边认为你无罪并把尊重和赞美送给你,这一刻,你应该当之无愧地享受作为一名被告者的荣光。

 

2016年12月26日上午,被羁押了21个月的陈云飞在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法院的法庭上接受中共的审判。这一场由中共导演的滑稽剧终于开场了,但是却不敢让观众来观看,哪怕是在场外远远地围观也不被允许。于是,警察、便衣们早早地拉起警戒线,封闭道路,拦截、抓捕见证者,最后索性彻底撕下伪装,对辩护律师实施搜查、抢夺电脑和限制其人身自由。表面上,中共利用无所不能的权力公开展示了它的强大和无所不能,实际上,却让世人进一步看透了它的虚弱和无法无天。既然要审判,何以不大大方方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进行公开审判呢?何以不让关注剧情发展的观众们尽情地观看控辩双方各自精彩的表演呢?陈云飞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当律师不能自由地行使正当的辩护权利,当被告不能享有一个独立的没有政治偏倚和公开公正的法庭审判,他捍卫了自己作为被告的惟一权利--当庭解聘律师!陈云飞被控“寻衅滋事罪”案最终没能进入正式的审理程序,一场荒唐的审判不得不戛然而止。

 

其实,早在6个月前的6月30日,陈云飞作为被告将接受审判,但不知何因当局却突然取消了原订的开庭,岂料案件毫无理由地拖延6个月后的庭审,竟然也没能按着中共的意愿走完程序。

 

依据刘正清律师为陈云飞案拟定的辩护词,可以看出起诉书中的指控:1)“2014年3月15日,被告人陈云飞身着贴满‘为人民服务’字条的白衣大褂,借‘消费者权益保护日’之际,到四川省工商局以投诉为名,向在场的办事群众及过路群众散布污蔑我国政府的言论,引起围观、拍照,严重影响了四川省工商局的正常工作秩序。同日境外网站‘维权网’对此予以报道,在境内外造成恶劣影响”;

 

“2014年4月至案发期间,被告人陈云飞在其个人‘推特’网页上持续发帖,否定我国基本政治制度,在境内外造成恶劣影响。”;3)“2014年10月20日9时许,被告人陈云飞在成都市郫县拨打‘110’报警电话,以言语挑衅的方式攻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随后将此事编发信息在其个人‘推特’网页上发布,在境内外造成恶劣影响。”;4)“2015年2月初,因成都市武侯区半边村社区5组村民陈某某拒不执行成都市武侯区规划部门下达的责令违法建设限期拆除通知书,行政执法部门依法对该违法建设予以拆除。被告人陈云飞得知此事后,遂策划对该事件进行恶意炒作。同年2月11日,陈云飞组织多人到该拆除现场,由陈云飞提议并制作、搭建所谓祭奠武侯区人民政府的‘灵牌’、‘灵堂’,并拍照在互联网上散布。后境外网站‘维权网’对此进行配图报道,在境内外造成恶劣影响。”(刘正清律师:陈云飞案辩护词(暂拟稿))。以上的起诉指控可真是让人看的莫名其妙!看来,陈云飞的种种言行,都在“境内外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如此便构成了“寻衅滋事罪”!

 

陈云飞何许人也?相信稍微关注中国民主进程和人权状况的人都会略知一二。1989年正值风华正茂的陈云飞就读于中国农业大学,一场反腐败争民主的社会运动和随之而来的血腥镇压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二十多年来,陈云飞的足迹遍布各地的城市乡村,为权利受到侵害的弱势者鼓与呼,在改善人权现状的荆棘路上他筚路蓝缕,风餐露宿,怀着一腔热血和坚定的信念,日复一日地编织着宪政民主的梦想。做为八九运动的直接参与者,陈云飞坚持二十六年从不间断地纪念六四、祭奠六四死难者,就在2015年3月25日,当他与朋友一起为六四殉难的大学生扫墓时遭到抓捕,被指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遭到羁押至今。

 

陈云飞被抓捕后,关注、声援他的文章屡屡见诸网络,不同身份和不同年龄的朋友对他的认知自然会有所差异,然而,他的侠义和奉献却是大家公认的品质,他常常着一身粗布的衣服,其诙谐和奇思妙想的谈吐透过他纯朴的外表放射着智慧的光。他的别名很多,由“陈式劳改农场”而洐生的“陈犯”,从他自封的“驯兽师”到友人为之冠名的“行为艺术家”,他就是这样辗转于他的祖国--为着那些仍没有做人尊严的同胞们,为着那些因为持有良心而被囚禁的战友,为着整个民族都不该忘却的历史,他的身上承载着八九一代的担当和自由战士的勇气。因为各种公民维权行动,他被各地数十家派出所传唤关押,被剥夺出境的权利,年迈老母亲受到当局威吓,遭遇过家中神秘被盗,报警后反遭到警察的殴打,身上物品被抢被毁,还遭到警察的辱骂及“杀死你全家”等死亡威胁,被警察施以不明针剂。抓捕后遭到过强迫失踪,被禁止律师会见,被禁止与家人通信,因为抗议看守所侵犯人权被多次戴戒具,等等的迫害。

 

大家包括当局都明白,陈云飞是无罪的,因为任何一条法律都不能判定他有罪。把一名坚守良知、拒绝遗忘的人送上法庭,恰恰说明当局在有恃无恐地犯罪!

 

 

就在陈云飞出庭受审的同一天,贵州省贵阳市“活石教会”的牧师仰华因在网上转载官方的文件被指控“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受到闭门审讯。所谓的“国家秘密”就是贵阳当局发出“机密”级的红头文件,标题是“贵阳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文称,根据有关部门调查掌握的情况,按照“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下发“活石教会”信教人员名单,指依法处置该教会是一项政治任务,必须高度重视;广东省乌坎9名维权村民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集会、游行、示威罪,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妨害公务罪,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等罪名宣判重刑。其中魏永汉被判刑10年6个月,杨锦贞被判刑6年;洪永忠被判刑6年6个月;吴芳被判刑5年;庄松坤被判刑3年;蔡加麟被判刑3年;李楚卢被判刑3年;陈素转被判刑3年;张炳钗被判刑2年。这些村民都是在民选村长林祖恋因为帮助大家维权被抓捕构陷入狱后,领导村民营救、声援林祖恋而遭到报复。一位民选村长被指控犯罪,村民们不顾坐牢的危险坚持向政府抗议,可见民心究竟在哪一方。事实再一次说明,民选村长也好,官派村长也罢,没有宪政民主的监督和社会正义,在中国不可能有所谓的“民主实验田”,当局认定所有为民争权利的思想、行为都是犯罪!

 

一百多年前,美国废奴主义者、作家梭罗在著名的《公民不服从》中阐述了面对政府和强权的不义,公民主动拒绝遵守若干法律的思想。并有一句流传至今的名言:“在非正义地监禁无论哪个人的政府的统治之下,正义人士的真正去处也就是监狱。”是的,为了砸毁这所没有自由的大监狱,陈云飞、刘晓波、刘贤斌、陈卫、陈西、朱虞夫、吕耿松、陈树庆、胡石根、唐荆陵、伊力哈木们,还有被关押的律师、人权捍卫者、作家们,他们都从容地走进了小监狱,监狱何尝不是淬炼他们的战场。

 

云飞下一次的开庭又会是怎样的一幅场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不会是孤单的,永远都不会。因为即使在这雾霾深锁、冰封大地的寒冬,在大监狱和小监狱里,仍有无数自由的战士,擎着文明的火种,在暗夜里前行,他们用无上的荣光书写着一个个大写的“人”字!

关键字: 李金芳 陈云飞 六四 民主人士
文章点击数: 181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