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1/2017              

李金芳:罪恶的制度 恐怖的政权——李春富律师取保获释有感

作者: 李金芳 李金芳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征文)

 

2017120lichunfu.jpg (180×180)

李春富律师(网络图片)

 


 

 

因为709大抓捕被关押了530天的李春富律师终于回家了--然而,他不仅仍处于极度的恐惧中,“骨瘦如柴、面色苍白、目光呆滞,像60岁的老人”,还被医院确诊为精神分裂,需要住院治疗!一位有着坚定信仰、思维缜密、身心健康的人权律师,在被羁押期间究竟遭受了何等的暗无天日,才会造成这等触目惊心的后果?此刻,在这凛冽的寒冬,我找不出任何一个适当的字眼来形容我的心情。

 

2015年8月1日,43岁的李春富律师被北京警方带走后失踪,成为709案数十名被抓捕者之一。和其他被抓捕的律师、人权捍卫者们一样,没有人知道他涉何罪名,羁押何处。直到2016年1月李春富律师被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到批捕,外界才知其被关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但家属与代理律师却无法会见,再到2017年1月12日取保候审回家,在这530余天的关押中,外界无从获知他遭遇了什么。等到李春富律师被取保候审回家后,家人、朋友才从他的片言只语中了解了些许李春富曾经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折磨:“身体里面像是有虫子咬他。心脏被虫子已经一口一口咬掉了,只剩一了!”这是一种灵魂被抽尽的苦痛!“请一定要关注我!”这是在律师探望准备离开时,李春富抱住同行时说的话。在他精神崩溃之时这样一句看似简单的话,透露出他心底深处的恐惧和无助。“他们让我写认罪悔罪,我坚决不写。因为我要是写了,背后就是摄像机,我哥哥李和平还有别的律师,都会受害!”这是一位人权工作者面对强大的国家机器施予的酷刑之下所能坚守的最后的底线!但是它的代价便是被逼疯!

 

写入中国人权灾难史的709大抓捕,以2015年7月9日人权律师王宇被断网软禁在家、其丈夫包龙军和儿子在北京首都机场被抓捕拉开了迫害人权捍卫者的序幕。随后,在全国各地有数百名律师、维权人士遭到传唤或强迫失踪,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的统计,在709大抓捕中,各地受影响人士多达319人,遍布25个省市,他们被指控的罪名包括涉嫌“寻衅滋事罪”、“聚众扰乱单位秩序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颠覆国家政权罪”、“为境外非法提供秘密罪”等罪名满天飞。一时间,中国大陆笼罩在一片挥之不去的白色恐怖中。被抓捕的数十名人权捍卫者们,经历了强迫失踪、非法监视居住、禁见律师、强行解除律师、逼迫电视认罪、在没有律师和家人出庭的情况下“公开审判”,等等一系列的公权力侵害之后,其中李春富律师走出了监狱--作为一名精神分裂的患者!这到底是怎样的非人社会?

 

在中国大陆,“709案件”绝非是个案,哪一个为着中国的民主、自由、法治而努力的良心人士能逃脱出中共政权的摧残和迫害?震惊中外的香港书商被绑架强迫失踪案,直到受害者之一的林荣基被单独囚禁获得取保候审后,克服仍笼罩在心头的恐惧打破沉默披露真相,才使外界粗略了解到他被非法羁押8个月的内幕:被突然而至的神秘人蒙上双眼,带上火车,押往陌生的未知地、单独关押、逼迫其认罪并控诉同道,用亲友的安全相威逼,强迫其放弃律师,在“有导演和台词”的情境之下拍摄“认罪影片”,等等,因此导致林荣基在被秘密监禁期间多次准备自杀。如果不是林荣基冒着再次失去自由的危险坚持向强权说不,那么至今我们仍不会知道他在被羁押期间遭受了什么。

 

就在笔者写这篇文章之时,又看到《陈建刚律师会见谢阳笔录纪实》:曾长达30余小时不让睡觉,长时间不给水喝,轮流不断地审讯;被告知唯一的权利就是服从;被强迫坐在脚不着地的“吊吊椅”上长达20小时不能动;被威吓“如果你一动,我们就可以认为你是袭警,我们可以采取任何方式来进行处理”;反反复复地威胁、辱骂、训斥充满着每一天的审讯,审讯官“我就是要故意折磨你,你看着,我要把你折磨成一个疯子,你别以为你以后出去还可以做律师,你以后就是一个废人……”、“我们即使把你弄死了,你也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是我们弄死你的”、“我们整死你像整死一只蚂蚁一样”;谢阳因被折磨得连拿笔写字的力气都没有而被殴打;连续7天没有睡觉,拿妻子、孩子、亲属和朋友相要挟;“如果我不写,如果我不签字,我当时就会死在那个宾馆,他们故意折磨我已经超出了我能承受的极限,我当时想自杀,他们的陪护人员为了防止我自杀从两个增加到三个人,20天后,陪护人员从3个班增加到四个班,每个班从2个人增加到3个人,一分钟不离地盯着我,怕我自杀……在这种生不如死、求死不能的状态下,我如果不按照他们给的三个方向--为名为利反党反社会主义当中选择写材料或者做笔录的话,我当时就会被折磨的死去活来,我没得选择”,“我怕我会死在这里,我老婆都不知道”,在这份《陈建刚律师会见谢阳笔录纪实》多次提到谢阳“落泪哭泣”,这就是谢阳在被非法监视居住期间的不完全遭遇。

 

但这已经够了,已经足够让我们来了解这个恐怖的政权是如何对谢阳施以非人折磨的。谢阳如此,其他被关押的人士呢?至此,我们没有理由再对那些“认罪”的自由战士们再施加哪怕是一丝的道义责难,我们要谴责的只有这摧毁人类良知和人的尊严的罪恶制度,还有这罪恶制度下的帮凶和作恶者。

 

专制的残暴统治充斥着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并且还在以我们不能想像和不愿相信的现实四处延伸。一句“我们对你的言行了如指掌”,就足以让一个正常人毛骨悚然,在这个“义正辞严”地宣称“法律不是挡箭牌”的政权之下,你随时可能会被突然而至的秘密警察抓捕后强迫失踪;在无法克服的恐惧中,你时时须做好不知哪一天就会被抓进监狱的精神准备;你必须承受着每天每刻的监控,包括窃听你的电话、偷偷地潜入你的家;有数不清的敏感日,你被警察强行限制在家中无法出门而不得不中断会友、聚餐甚至是看病;你因为坚守良知,却偏偏被凶残地投进监狱,接下来被逼得一点点地丧失掉所有那些人应该持有的尊严,在生不如死的绝望中,甚至最后成为不得不背叛信仰、同道的行尸走肉……这就是被政权视为“敌人”的自由战士无时无刻不面对的命运!但,哪怕你只是一个想平平安安活着的人,也不排除会遭遇到聂树斌、雷洋们的命运!

 

就在这数九寒冬,民间艺术家王藏一家正遭遇着逼迁,只有五个月大的孩子也只好随父母一起忍受着没有暖气、没有电的煎熬;无独有偶,女权活动家叶海燕和她未成年的女儿也同样陷入被逼迁的境地面临无处栖身。如果你有独立的人格,如果你敢于表达一点点自由的思想,这样的迫害只不过是刚刚开始。

 

慕容雪村说过这样的一段话:“如果你想幸福,仅有钱是不够的,你需要活在某种文明之中。关心自己的生活,就必须关心自己的权利;如果制度继续做恶,你我都将难以幸免;身为公民,你应该正直、勇敢、独立而清醒;身为公民,你应该明白: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身为公民,为他人的不幸而呐喊奔走,是一种高尚的品质。”也许,你会认为当下的中国正处于从未有过的极寒时代,民间莫说是抗争只怕连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存在了,在无处不在的迫害中,希望的火焰一点点地失去了光亮。倘若如此,为什么李春富律师、谢阳律师的遭遇会被外界传播并引发关注?须知,在信息化时代,他们可以控制人的身体,却无法控制人的大脑,自由的火种从来就不曾熄灭过。因为我们已经明白,恐惧、退却、放弃,并不能令统治者放下砍杀自由的屠刀,相反还会变本加厉地奴役每一个人,谁敢保证李春富、谢阳、林荣基们今天的遭遇不会在我们的身上重演?在无限扩张党权、警权而限制人权、民权的制度之下,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国家机器的牺牲者。

 

当一个国家成为一座监狱,当所有的强权压力和来自民间的零星的反抗越来越凝聚于一点,也就是说当你处于一个熵值极高的社会模式中时,也许,微不足道的一根火柴,就足以引爆整个世界。这根火柴,可能是一个名叫戈尔巴乔夫的古拉格囚犯的后代,也可能是来自突尼斯乡村的一个无照小贩。--《胡紫薇:在古拉格,只有死人才笑得出来》。

 

中国,何尝不会如此呢?!

 

2017年1月19日

 

关键字: 维权律师 大抓捕 709 李和平 李春富 李金芳
文章点击数: 168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