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9/2017              

李金芳:中国的“辩护人”

作者: 李金芳 李金芳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征文)

 

2017128bianhuren.jpg (500×281)

辩护人(网络图片)

 


 

《辩护人》是2013年度广受好评的一部韩国电影,电影中的主人公宋佑硕虽然只有高中学历但通过多年的不懈努力,终于通过司法考试,并在成为法官后很快转行成为一名商业律师。20世纪80年代的韩国,全民民主化的抗争风起云涌,但作为一名不动产登记的商业律师,宋佑硕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为赚钱让家人过上好日子。然而饭店大婶的儿子朴镇宇因从属的釜山读书联合会被控为左翼社团而遭到秘密逮捕,朴镇宇的突然失踪令大婶不得不歇业四处寻找儿子,甚至找到停尸房,受到良知的驱动和报恩的心态,宋佑硕与大婶一起终于在看守所见到了失踪多日、遍体鳞伤的朴镇宇,在国安人员以国家的名义进行的严刑拷打和折磨之下,朴镇宇和他的同伴被迫写下认罪书。虽然只是一部影片但却浓缩了韩国在民主转型过程中的血泪史和抗争史。

 

《辩护人》取材于韩国真实的历史事件,发生在1980年5月18日至27日的光州市民争取民主化运动,因当时掌握军权的全斗焕下令武力镇压,造成平民和学生至少240人死亡、409失踪、5019受伤的残剧。光州事件令韩国全斗焕军事独裁政权成为惊弓之鸟,政府动辄以非法集会、传阅危险书籍、涉嫌违反国家安全法等名义镇压民间精英和抗争者。1981年9月,釜山警方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之下以涉嫌戒严法、违反国家安全法、集会示威法等罪名突然秘密逮捕了22名釜山读书联合会成员,即“釜林事件”。当时作为一名商业律师的前韩国总统卢武铉在为受关押的学生进行辩护的过程中受到震动,从此走上为人权辩护和职业社会活动家的道路。

 

可幸的是,充斥全社会的人权灾难在韩国早已成为了历史,韩国人民经过不懈的抗争,在各种NGO及中产阶层、基督教会、公民社会的协作努力之下,终于迎来了政治社会的民主转型。而在中国,今天,却仍有大批的“辩护人”因为坚持为弱势群体发声,为人权辩护而受到不公正的对待,甚至仅仅因为他们捍卫人的基本权利而受到关押、强迫失踪和酷刑。由荷兰人权律师于2010年发起的每年1月24日“国际危难律师日”,决定将2017年的关注目标聚焦中国维权律师。多个国际律师团体呼吁行动起来,声援因从事合法律师工作而遭监视、骚扰,甚至关押和遭受酷刑的中国律师同行。

 

一大批中国的“辩护人”历经近二十年的抗争,虽被残酷镇压仍保持着不屈服的生命力,维护人权的脚步从未止息。

 

郑恩宠:上海律师郑恩宠因代理上海强制拆迁案及揭发上海官场周正毅、黄菊、陈良宇等人的贪腐行为,2003年被控“为境外非法提供秘密罪”判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狱中受到虐待、殴打等酷刑,刑满出狱后仍受到严密监控,数年被限制人身自由,被传唤、抄家多达70余次。

 

高智晟:被称为“中国维权运动的先行者”的高智晟律师,因代理法轮功、基督教等信仰案件,公开宣布退党,上书中共高层要求改变对法轮功等信仰群体的迫害,遭受了秘密绑架、强迫失踪、酷刑、吊销律师执业证等,因坚守良知于2006年12月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刑五年。在缓刑期间被长时间强迫失踪及常人难以想像的酷刑,2011年缓刑期满时被撤销缓刑重新入狱,直到刑满出狱后仍被严控限制其人身自由。

 

唐吉田:被誉为“中国脊梁最硬”的律师,致力于为强拆受害者、艾滋病受害者、各种权利受侵害的上访人士等弱势群体辩护,推动北京市律师协会直选,因在法庭上在为法轮功人士出庭时无法行使律师的辩护权利而退庭抗议,2010年被北京市司法局以“扰乱庭审纪律”为名吊销律师执业证,此后成为人权活动家。2011年中国网传茉莉花集会期间遭到秘密绑架和强迫失踪,在不到一个月的非法关押中,受尽酷刑折磨,体重下降30余斤,患上肺结核等疾病,生命垂危之时被送回户籍地吉林省延吉老家。2013年10月在前往黑龙江省鸡西市关注被非法拘禁在“学习班”的法轮功人士时被行政拘留并打断肋骨。

 

江天勇:因推动北京市律师协会直选,为艾滋病受害者、法轮功人员、上访人士等辩护,关注高智晟案、胡佳案、陕北油田维权案等个案,参与各种公民维权活动,2009年被北京市司法局吊销律师执业证。2011年2月19日被强迫失踪,遭受秘密关押两个月,遭到殴打、不准睡觉、长时间不间断地洗脑,受到酷刑。2016年11月,前往长沙探望709大抓捕中被羁押的谢阳律师的妻子,并到长沙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谢阳遭拒绝后准备返回北京时失踪,多日后通过中国媒体的报道,外界才获知江天勇已被警方以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证、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等罪名秘密逮捕。目前仍处于被非法羁押中,律师不得会见,家人无从知道他在狱中的状况。

 

浦志强:被誉为“社会中坚”的浦志强,曾是六四民主运动中天安门广场绝食活动的参与者之一,代理过著名的谭作人案、艾未未案和多起劳教案及双规案,直接推动中国废止了臭名昭著的劳动教养制度,2011年实名举报时任中共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抨击其维稳思维模式。2014年5月与友人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时遭到抓捕并抄家,一度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煽动民族仇恨罪”和“分裂国家罪”等罪名,2015年12月22日上午,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以“煽动民族仇恨罪”和“寻衅滋事罪”判处浦志强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结果是中国优秀的刑辩律师由此不能再做律师了,走出监狱获得相对自由的浦志强说:“不再是律师了,但相信未来!”

 

唐荆陵:关注东莞劳工案,代理太石树罢免事件中被迫害的村民诉讼,主要关注劳工维权个案及参与发起多项劳工维权行动,因此被吊销律师执业证。2006年起,倡导公民不合作运动,包括赎回选票行动,六四静思节行动,废除户籍制度,告别专制倒计时等系列公民抗争行动,致力于通过非暴力抗争实现中国的宪政民主。2011年2月22日网传中国茉莉花革命期间被强迫失踪,直到同年6月才获得自由,是茉莉花革命期间受到关押最长的良心人士,期间受到包括长时间不让睡觉等酷刑折磨。2014年5月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抓捕,家被查抄。2016年1月被广州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和同时获刑的袁新亭、王清营被称为“广州三君子”。

 

还有709大抓捕系列案,周世锋、李和平、王全璋、谢阳、王宇等一批优秀的人权律师遭到绑架、秘密关押、非法监视居住、取保候审后仍无法与外界联系、受尽酷刑折磨、超期羁押或判刑。这样的名单还有很长很长,哪一位人权律师,面对敏感案件时在中共的法庭上能够完全行使辩护的权利?有多少律师在法庭上为了捍卫为当事人辩护的权利而被警告、恐吓、逐出法庭甚至因此被关押?有多少律师因为关注民权而被吊销了执业证?有多少律师因为良知的触动放弃优渥的生活加入到人权律师的队伍,从而包括他的家人都要受到来自于权力部门的监控和骚扰?又有多少律师因为挺身而出为人权案件辩护反而成为囚犯?

 

“我想让我的孩子们,不要生活在因这种荒唐的事踩刹车的时代,也不能让他人的孩子们生活在这样的时代啊!”也正是有了这样的使命感,中国的人权律师们才纵然九死终无悔,为着那一份信念,执着地、艰辛地扮演着中国的“辩护人”角色,承载着这个时代赋予的责任和使命!影片《辩护人》的结尾,宋佑硕因为策划朴宗哲追悼集会及其他集会活动坐在了被告席上,与当初朴镇宇案找不到辩护律师不同的是,这一天,全釜山142名律师中,有99名出席法庭担任辩护律师!

 

“民主主义,我们一定要成就它”!“在这种民众无法行使自己法律权利时,作为法务人员,我更应该走在最前线。”这也是中国的“辩护人”正在做的事!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终有一天,“坐在被告席上的不是学生、异见分子,而是擅长绑架、监禁、暴行和严刑拷问的警察,以及指使操作事件的国家权力机构!”,因为“岩石再硬也是死的,鸡蛋再弱却是活的”,依靠谎言和暴力维系的政权,一个以一党一国一主义来压制民权和人权的政府,注定是不会长久的!而残酷的镇压或许能够维系一时的“稳定”,但终究不会阻挡民主政治的到来!

 

 

关键字: 李金芳 维权律师 辩护人 709 大抓捕
文章点击数: 285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