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27/2017              

思文:从革命到变革(导论)

作者: 思文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征文)

 
 
2017224biange.jpg (593×400)

文化大革命(网络图片)

 

 


                   

革命是贯穿二十世纪中国的一条历史主线。尽管主流意识形态常常将共产革命视为20世纪真正的革命,但真正能称得上革命恐怕是曾被认为失败了的辛亥革命,这场在亚洲创建了第一个共和国的革命,仅凭结束了二千多年的皇权专制这一点而言,便可称得上是一场伟大革命。无论后人如何评说它并没有创建完美的共和国,革命后发生了复辟回潮,没有解决中国的国家与社会之间的冲突等等,然而,放诸世界历史,任何革命都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辛亥革命符合阿伦特对革命的经典定义,而后来的所谓革命,无论是国民党主导的北伐和共产党的武力夺权,都只是伪革命。因为它们都没有带来革命必须的新的东西。北伐开启了一党专政,颠覆了辛亥革命的共和宪政框架,以武力成功始,以武力失败终,武人挟持党治,虽然留下了指向宪政目标的宪法草案,但30年的专政,最多是威权国家的短暂呈现,而1949年之后的所谓“共和国”,已经是地道的反革命,是对以辛亥肇始的共和的彻底背叛,也是对有宪政目标指向的北伐成果的窃取,1949的反革命披着革命的外衣,操持马列意识形态话术,实行的是内殖民的屠杀与掠夺专政,开辟了延续至今的中国极权主义模式。

 

辛亥革命是种族革命。满清帝制终结于辛亥,主因是种族革命,即所谓孙中山的“驱除鞑奴,恢复中华”的民族主义动员的成功。辛亥革命虽然成功了,但并没有使革命成为社会的主流思潮,革命是为了共和,革命是为了达成共和目标的工具和手段,共和的不断失败使得革命和革命党几乎成为当时的贬义词。随后的五四运动作为思想革命虽然为中国注入了诸多现代性元素,但其爱国主义与自由主义的两种面向本身就充满了内在的紧张,这种紧张也随之影响了后来的革命与历史。

 

1920年代,革命话语才在中国开始兴盛。伴随着中国内外环境的危机,革命话语的正当性长期占据了当时的言论高地,人人竞说革命,革命风潮日甚一日。国民党和共产党相继而起,均高举革命旗帜,由合到分,其意识形态分歧也日益凸显,学者高华在《重新认识20世纪30年代“左翼文化”》中曾有分析:“1927年以前,国共两党同享一个意识形态,都强调反帝爱国,平民主义,劳工神圣,两党的思想差异并不明显。所以共产党1927年以前参加的是‘国民革命’,而不是‘人民革命’,也就是左翼的主题还没有完全浮现。国共分手后,左翼革命的主题完全凸现。这就是一切领域强调阶级对立和阶级斗争,以及诉诸底层普罗生存处境的痛苦。同时强调用暴力革命的方式快速改变社会。”相较于国民党意识形态色彩淡化的一党专政体制,共产党将政治革命与社会革命融为一体,在割据的延安等地实践其革命理论。共产主义革命意识形态自苏俄传入中国,成为拉动中国革命不断激进上升的引擎,共产党巧妙而灵活的利用各种宣传工具、网络和场域对国民党的“背叛革命”进行批判,试图独自扛起中国革命的大旗,最后通过军事的成功完成由“批判的武器到武器的批判”。

 

革命在1949年后成为专政型的意识形态,历经三反五反、反右、社教、文革等政治运动,革命如同无法停止的红舞鞋,不断激进化地升级、变异、直至崩溃,革命吞噬了革命者和革命本身。直到1980年代,历经半个多世纪的嬗变,革命话语由于其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开始遭到质疑、反思与批判,亢奋的革命热潮开始冷却、退场乃至反转,自1990年代自由主义思潮在大陆登场后,以李泽厚、刘再复的《告别革命》和中共取消“反革命罪”的法律实施为标志,革命思潮大幅退场,革命年代正式结束。

 

革命在20世纪中国的展开使得它由开始的正面、光亮的历史正义形象变得暧昧、扭曲乃至畸变,考察20世纪革命的历史,会发现革命在一路下行直至走向自己的反面。正是1949年后的反革命或者伪革命,极大的污染了革命这一词汇,使得许多有志于革命者谈革命而色变。革命不仅吞噬了自己的儿女,最后连自己也吞噬了,这真是中国革命巨大的悲剧。

 

在近三十年的大陆话语场中,革命本身引起的灾变后果使得革命成了恐怖的代名词,革命的美好名声从此一去不复返,革命成为一个被解构、调侃的概念,革命的正当性被消解。人们已经没有耐心去区别政治革命和社会革命的不同,对社会革命的恐惧和排斥使得“脏水和孩子一起倒掉”,政治革命的正当性很少被提及,在改良思潮当道的1990年代和2000年代,这一趋势极为明显。而自“改革已死”思潮兴起后,对中共极权统治的不满日益彰显,变革思潮得以凸显,并成为民间许多人的共识。

 

21世纪的中国思潮再起波澜,革命大规模进入舆论场和争鸣的漩涡来源于对改良或者改革的反动,基于对中共改革的失望和绝望,对变革选项的开启重新激活了关于革命的想象,逝去的思想家陈子明先生早有“革政”一说,以推特、微博为代表的社交媒体兴起后,言说革命或者变革者不乏其人,由“韩三篇”及其争鸣激发的对革命的讨论多少刺激了民间的革命想象。虽然从民运和异议的漫长历史看来,革命一直在进行时中,但大规模的进入舆论场还是开始于社交媒体的兴起。宣称“改革已死”人们其实没有其它的选项,只有真实的面对革命的前景和路径,为了躲避革命的歧义和模糊性,防止被污名化,如今的革命者更愿意被称为变革派,这种从革命到变革的思潮变迁,其实折射了百年中国的曲折与灾变、坎坷与劫难。

 

如果说20世纪是中国革命的世纪,21世纪一定是中国变革的世纪,变革将会取代革命成为21世纪的主旋律,相对于革命的歧义和模糊性,变革指向确切的政治变革,变革其实就是政治革命。(未完待续)

 

关键字: 思文
文章点击数: 398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