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6/2017              

任协华:《零八宪章》与现代民主(一)

作者: 任协华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征文)

 

2017124零八宪章.jpg (498×212)
《零八宪章》(网络图片)
  
《零八宪章》作为现代民主的起点

作为一种创建性的民主思维,就当代现实的角度而言,《零八宪章》的产生意味着大陆民主运动生命线的构成。它在其对待政治和社会的视域内,区别于一般性的民主意愿,从而具有着清晰、直接而深入的现代标志。是因为对于隶属亚洲地区的大陆进程而言,《零八宪章》首先是在权利格局的范畴内,用现代民主的思维,突破了大陆民主抵抗历史中以党的服从者作为身份的民主角色,也就是第一次,站在了人的政治逻辑上,将民主体现为当代社会的共振,以区别于共产主义教条灌输下对意识形态的屈服和自诩为奴的民主段落。这种明确的立场划分,是将被中共遮蔽的真实大陆暴露进世界民主体系之中的重要努力,以不仅衔接自89六四以来被割裂的大陆抵抗史,也更是缘于世界作为整体的社会观念的要求,将大陆及生活于此的数十亿民众纳入到全球人权及自由的边界内,包括抵抗暴政、拒绝沉沦的信念,也包括其中不能克服的恐惧、犹豫、不断反省和艰难思考。在这种凝结了巨大勇气和智慧的行动中,毫无疑问,《零八宪章》所开掘的正是对大陆灾难深重历史的告别。尽管,这还只是一个开始,一个全新的和必将会遭受到反人类政权阻挠、迫害和疯狂压制的重要开端。

未来与当代困境的紧密衔接

《零八宪章》是区别于仅作为历史文献,而对当代社会体制的形态产生关联的政治行动。这不仅源于对社会共同意愿的高度把握和概括,也因其依据的一切材料皆包容于当代社会的激变之中。它是对大陆民主抗争运动的一次明确凝视。并且,重要的是,它也是对行动在民主运动的整个历程中,所应具有的不同视野及理解的具体实践,在政治的现实序列中,超出了长期以来民主思想依附于党性体制的陷阱。也正因如此,《零八宪章》才会在形成并延续的段落中,逐渐呈现出其在社会现实的框架内,对中共极权产生足够强大的反制力。而这种影响对民主以催化社会前进、自由以导向宪政体系的政治转型,具有着敏锐而重要的时代价值。是因为《零八宪章》作为现代民主的一种根本姿态,既在政治逻辑的版图上颠覆了来自意识形态的干扰,亦在当代进程以确立现实社会主体的架构内,为民主作为人类体制的正当性,提供了真实的路径和道德伦理。尤其是在抗争运动陷入黑暗的灰色地带时,这种经血与火的淬炼后折射出的智慧光芒,将作为一种扩展性的思维,将大陆现实的未来与当代困境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零八宪章》体现共同思想

以共产思维割裂大陆族群,并使民众浸没于凄厉深渊,饱受禁锢和压迫之苦,这种历史,即是中共进行社会灭绝的事实。中共迫使大陆成为丧失人权及自由的地区,又通过对红色恐怖的宣扬,达到从精神到肉体的彻底摧灭。尤其是当中共通过改开这一表层形式扩展其掠夺领地时,大陆民众争取自由的道路就已显得非常艰难。而成就一个超越恐惧心态,并使之贴近当代人类社会价值的理论节点,继而明确作为华夏民族的社会性主体的过程,则意味着需要具备异常卓越的能力和视野,以击碎中共长达数十年刻意编造的政治谎言,洞穿政权与人权、社会与民主,以及权利与权力之间复杂而混淆的极权形态。毫无疑问,《零八宪章》不仅体现了大陆社会内在驱动力的共同思想,也在当代社会的波长中,承载并凝结了刘晓波作为先行者其精神内涵的重要特征。也就是通过对大陆历史的整体凝视,从而叩响启动民主之门的节奏。更为可贵的是,它不再是一种孤立和毫无色彩的呐喊,而是誓要将整个大陆现实引导至世界潮流并为之奋力一击的浩大行动。尽管,在这一切行动之前和之后,中共极权的暴力恐怖并没有丝毫得到减少,甚至对民主思想及行动的压制,已经超出全部大陆社会所能承受的最大限度。然而,《零八宪章》所汇聚的时代力量,已经在第一层面上,敲碎了中共的自信,揭穿了中共与人民为敌的政治面具。

从抵抗走向创建

对所有因向往民主自由而遭受中共迫害的大陆民众而言,《零八宪章》之所以具有强大生命动力的原因在于,它标志着从抵抗走向创建的开始。也正是从这个抛弃了历史纠缠的方向而言,无论是独立个体的刘晓波,亦无论是作为对民主的执著探讨,而使之达成提升时代价值的政治性纲领,《零八宪章》都因其对极权的有力洞穿,成为当代大陆一个新的起点。它意味着大陆知识群体经现实的锤炼之后,所产生的与世界同步的觉醒意识已经产生并逐渐显现成形。而就其社会领域的影响程度而言,则又标志着对创建民间抵抗主体以趋向宪政文明的基础已经起步。它更是对长期以来被中共冷酷割裂、分化的大陆社会中知识群体阵营的弥合,是一种基于对当代人性深刻呈现的结晶。尽管,这仅仅是现代民主在二十一世纪的大陆刚刚闪现的第一种声音,但毋庸置疑,尤其是在经历了更为残暴的统治之后,宪章以其睿智而清晰的线索,为民主转型之于大陆的逻辑深度留下了闪亮而沉重的笔锋。而确认转型价值的开始,也正好在同一纬度、结构和社会轨迹的频率上,呼应了宪政体制作为现代民主的内在核心所体现的历史含义,是使大陆成为大陆而非人间地狱的必然趋势。

同样,在整个大陆社会的民主运动中,一种具有生命意志的行为有可能将历史与未来的现实性融为一体,尤其是对苦苦挣扎于极权漩涡下的大陆民众而言,创建从一般抵抗到转型深化的契机,将不仅在日常生活的片段中予以他们希望的寄托,也通过对世界浪潮作为社会驱动力的引入而得以在制度性的层面,促使并融入民众在行动场域中的投入。这也正说明了,经《零八宪章》的洗礼,在中共压倒性维稳和暴力统治下,大陆民众却在相反层级中,以更为快速和密集的热情投入进民主抗争的激流中。他们平凡而柔弱的个体身躯,却敢于直接应对并抵抗来自中共的压制、拘捕、审判和监禁,这并非仅是因信念执著,也并非仅因为对民主的虚妄空想,而是因为,他们不会放弃哪怕一丝一毫对获得自由与尊严的努力。并且,这种惊人的足以撕破长久铁幕的心愿,要比历史上任何一个年代都更为强烈。甚至,当他们面对中共的血腥欺压时,在甘愿承认自身的脆弱和恐惧后,依然不会放弃对自由的争取和对民主价值的坚持。而这种种的一切,即是对《零八宪章》所蕴含的来自心灵深处质朴激情的映现。它是使公平、权利变得不再陌生和冷漠的存在,而绝非带着距离感的冰冷文字。

弥合人性,重写大陆现代进程

出于历史负累的畸形进程,同时又因为存在着由共产国际所发动的极端暴力的恐怖运动,在自然社会的层面上,导致了大陆民众普遍缺乏其身份认同的状况。这种由历史与现实所交织而成的不平等氛围,即是将大陆推离于世界潮流与视野之外、并使之成为消失的地区的主因。大陆民众在长期高压统治下所遭受的一切苦难既无法得到伸张,也不可能在当代文明的进程中获得理解。共产意识的高度紧迫压抑人性生长,特权和政治机器的双重掠夺,更使得大陆在近代史的段落中宛如一座人间地狱。而《零八宪章》所承接并打开的,即是在跨越了共产迷思之后的人性家园。它是以静默而凝练的方式,重写大陆历史的现代进程。更是凝聚了众多优秀而可贵的思想,锻造而出的一份以追寻、创建政治进入社会体系的行动准则,并首先在生存领域的世俗层面中,引入了现代人性的真实光芒。这种流变与深入,在此后不断扩展的民主抗争运动中得到了新的内涵与体现。无论是茉莉花运动、乌坎事件,亦或是香港占中运动、709大抓捕、南方公民街头运动,以及还包括海外抵抗中共渗透的各类反抗、抵制行为,这所有的一切,都融会于《零八宪章》致力大陆民主转型并经现实深化而造就的,对现代民主重要、持久同时又百折不挠的进程中。成为在消除了共产意识形态之后,对公民平权运动以抵抗中共暴政、争取社会性政治权利和民主开拓的重要根源,并对世界性民主潮流产生着不可忽视的推动作用。

镌刻普世价值的现实公理

当某种被刻意捏造的民主不确定性成为另一种影响社会进程的政治话语时,极权就会通过对思想路线的重新扩展和包装,使争取自由的可能性成为人性的困惑。尽管,从发轫于大陆近代史以追寻宪政一体的民族自救运动开始,大陆社会就充溢着对民主捍卫人权并体现政治文明的热情向往,仁人志士无论市井平民也无论社会贤明,慷慨赴死者在面对统治者的屠刀时,也仍然坚守正义之道。这种由远而溯的历史,正好又在相等的境况中折射出了来自《零八宪章》的历史刻度。它是对华夏民族迫切融入世界文明从而抵达立宪为公的社会征程的提示,以恢复宪法在律法层面的内在含义中所承载的基石作用,这并非仅要在一个浅显的形态中,反制由中共所胡乱编造的党派宪法(实际是党大于法),也并非仅为针对并消除党领导并控制一切的魔鬼契约,而是在于,《零八宪章》是要就何谓民主以及何谓现代文明进行社会性的政治书写,为的是,在确立宪政的同时,呈现民主、社会民众的政治身份,以及生存的价值和权利,以在开启现代民主的世界大门时,镌刻普世价值的现实公理,恢复大陆作为人间的当代尺度,超越并在最广泛的状况中,瓦解已成虚无之形的中共暴力政治的长期统治。

关键字: 任协华 零八宪章 民主
文章点击数: 988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