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14/2017              

任协华:《零八宪章》与现代民主(二)

作者: 任协华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征文)

 

20171211零八宪章.jpg (550×352)

 
零八宪章(网络图片)
 

 

超越批判,《零八宪章》的深刻转向

 

大陆民主运动区别于一般社会性反抗斗争的根本在于,由于存在着经中共长期编造的共产神话,从而在整体社会的氛围中,弥漫着一股挥之不去因假冒民族主义而产生的、貌似崇高无私实则卑鄙肮脏的残酷气焰。因此种反人类进程的刻意挑唆和阻挠,大陆一体的社会及政治结构均呈现为分散和崩裂的状况,并在更高的层面上,丧失了对暴力体制进行批判、反抗以动摇其权力基础的时代契机。这种党大于政、党消灭政的畸形垄断所产生的地区形态,必然难以和谋取宪政以达成基本民主价值的潮流进行融合。而这仅仅是在政治作为社会化的第一层面。是因为与此同时,大陆作为世界之一环,却反而成为被世界抛弃和遗忘的地区,成为人类文明价值的反面。也即,中共不仅代表了人类形象中最坏的一面,更使得大陆变成了黑暗、动荡且没有生机的星球泥潭。而又正是在此种因中共造成的恶性结果下,又在政治对比于世界格局与秩序的同时,由中共煽动的伪民族主义高涨情绪(枪口之下的被迫“爱国”),就会成为通向民主进程以达成制度契约的最大障碍。这即是另一种在万劫不复的败坏状况下将大陆彻底分裂的罪恶之源,它在绝大部分的情景中,造成了世界新冷战的持续与爆发。

 

《零八宪章》正是基于当代社会在分裂与内战的共同压力下,为正面抵抗高压统治所进行的一次深刻转向。它是以凝结冲突型社会与人性,开启现代基准的制度提炼,作为对中共极权的整体移除。这样做不仅是为了寻求弥补社会与历史双重沦陷的文明路径,也更缘于对人类自身命运前景的观照和深刻反思,以在最不可能产生民主的极端状况中,重申自由价值、社会伦理和政治属性的当代特征。而现代民主其内核层面中最具普遍性张力的权利诉求,又正好经《零八宪章》的法意度量,凝聚成为当代社会在争取民主的场域中准确、深邃而重要的一笔。它是对一切试图通过暴力和恐怖达到统治阴谋的绝对分离。亦在批判逻辑及伦理的范畴内,为大陆民主运动的走向注入了现代民主的力量。这就是由创建继而迈进至转型的渊流。自此,在经历了更多岁月的无情摧残之后,在中共更为紧迫、残酷的无底线维稳的恐怖状况中,《零八宪章》构成并散发的每一束光点,均已成为海内外民主运动的生命来源。有多少人投身这一场超出历史负周期的抵抗运动,有多少青年为之慷慨热血,这种影响和为民主而战的激情,遍及大陆的每一寸土地。

 

宪章运动塑造权利主体

 

当代大陆民主运动的生成和发展,因其被掩盖于地区状况中的复杂因素(经济表面异常繁荣、人权极度匮乏、社会氛围空前压抑),从而在一开始,就陷入臆造与幻想的改良途径中,进而更为曲折的是,在遭受到中共日益加剧的暴力压制后,踏上极端的情绪性革命主张,但却又以罕见的行动式停顿,遗忘了抵抗运动之于权利主体的塑造与确立,因而始终无法就当代思潮与大陆秩序及世界发展此一命题达成一致,这种游离式的、频频发生但无法遏止的抵抗假象,不仅导致了民主血液的流失,同时也在中共不断施压的恐惧和影响下,对民主转型以获取大陆宪政的正当性产生了冲突心态。由此,破解一个看上去非常强大的强盗政权、与看起来已力不从心的转型进程之间的矛盾对峙,也已作为某种人造困境,迫使民主成为不确定的属性,民主的意义及当代价值消耗在“无社会之社会”的狂欢泡沫中。及此,在民主抗争陷落时代的困顿与深渊时,回溯并再次开掘《零八宪章》作为时代分界的重要标志,则意味着对孤立形态和复杂矛盾的全新阐述。这样做的目的,并非仅着眼于对一般性民主体系的机械复读,而是在于,通过对社会整体抗争的准确把握,从而在现代层级的范畴内,澄清大陆民主运动在政治的内在层次中,所具有的不可忽视亦难以回避的真实线索。这种确信、回溯与深度衔接,正是缘于《零八宪章》在转型议题中蕴涵着对当代自由境况的高度锤炼,是大陆民主运动以此为根本路径,要面对并持续的,一个将社会纳入民众肌体的关键性视野。

 

颠覆共产国际幽灵

 

当民主运动的方向因现实变化成为事实时,在政治逻辑的层级中,《零八宪章》作为当代社会的本质反映,体现出了思想视野的广阔性。就促进抵抗斗争和公民运动的社会性而言,则又因面向专制极权的颠覆形态,对所有貌似牢固的政权形式予以批判。尽管,这种批判是建立在一般针对立场的领域之外。然而,正因为存在着对中共权力构造不顾一切禁忌的突破,以及清晰、明确的政治原则,在民主运动和维权形态的社会纹理内,为社会转型的属性和未来期望,划下了凝重而深远的边界。也即,现代大陆民主的价值并非取自对极权的容忍,而是相反,建立并确证具有政治逻辑与法理的公民社会,以体现人权和社会自由的民主场域,并使得大陆不在分离于世界整体的进程之外,参与一个共生而同质的当代秩序,才是大陆在极权之后重回体制文明的标志。此犀利的锋芒,刺破了中共编造的特权美梦,同时也揭下了共产国际长期浸染于民众权利之上的中共画皮,荒唐而充满恶意的所谓“为人民服务”但又“党领导一切”的政治阴谋昭然于天下,供世人评判。

 

新世代的生命火线

 

以《零八宪章》为民意基石的抵抗行动,在当代转型的历史段落中,因其承载着对分裂社会的弥合性趋势,则又在权力政治的价值外,为大陆超越地缘格局的困顿提供了有力的支撑。这是对思想环绕于社会而最终体现政治属性的积极探寻。在这一整个段落中,大陆内外的民众经现实抵抗的具体践行,从而又在当代民主的内涵中,为现代民主的萌发提供了深有成效的行动脉络。不仅如此,还为亚洲及世界性的民主转型整合了一系列悲壮而坚决的民主画卷。一大批青年经社会现实的锤炼脱颖而出,成为新世代中反抗暴政、触及自由、争取普世、平等和正义的卓越群体。这种举世罕见不畏强权镇压的举动,不仅延展了民主转型在大陆的生命线,也以融入世界秩序的阵营,成为影响及推动转型视野的实际存在。而这又正好在社会愿景的共振中,体现着《零八宪章》作为社会政治化标志的明确地理。也即,它是要以塑造民主价值的宪政基础,以在普遍领域的含义内,消散中共极权的非法统治,并要同时彰显在现实及世俗的生活状态中权利价值的现代属性。

 

迈进世界秩序

 

当社会、政治与现实无法就时代意愿达成一致时,一种基于不仅要弥合裂痕同时更要超越对未来想像的转型路径,就会成为族群愿望的共性,从而在政治的结构中产生极其强烈的颠覆行动。中共以暴力极权实施对大陆的侵略,以长达数十年的内战方式逼迫大陆民众成为奴隶,甚而将民众视为“低端人口”予以驱除。同时又巧言令色,向世界宣称大陆已是“最大民主国家”,此种分裂行径,既已构成出卖大陆的事实。而随着兴起于互联网际作为依托的抵抗运动的深入,大陆民主转型在趋向于现实抗争时,更通过对《零八宪章》愿景下社会政治的广泛实践,获取着转型时代现代民主通向大陆未来的契机。也就是说,当代大陆民主运动在政治构建的要素之外,也以其百折不挠的积极抗争,为现代民主在大陆延展其价值体系的丰富性,提供了具有普遍意义的属性。此种为迈进世界秩序的群体抗争行为,在最本质的含义上,成为修复社会、弱化等级隔阂的重要努力,尤其是随着习近平暴政的急剧扩大,对共产邪恶组织中阶级性的消除,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零八宪章》:确立社会宪政的政治前景

 

现代民主经由《零八宪章》催化,继而在现实抵抗的挺进中,突破了中共刻意制造的社会分裂,不仅如此,还在近十年的不懈争取下,为同时否定中共的两个前后三十年获得了广泛的社会认同。这种得益于民众身体力行的群体发展,在引入现代民主的重要思想后,亦对触及大陆深层历史,以摆脱党性毒素和奴化统治的双重压力产生着直接影响。而民主运动在大陆得以深入持续的显著标志,即体现于抵抗是作为社会整体运动的构成,它在最接近民主的范畴内,区别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自发抵抗行为。此种深具未来形态的行动场域,和不断卷入其中以表述个体自由价值的行为,在承接《零八宪章》的宪政精神时,也以具体、明快的格调,为实现转型创建着一个开阔的社会空间。而中共作为暴政、冷战、毁灭人性的统治形态,则必将遭受到来自大陆族群的清算,并在由中共伪造的“一个中国”的议题中,以现代民主所包含的对孤立形态和极端政治的重省、剔除和消散,从而在世界领域的浪潮内,为民主的宪政价值进行当代呈现。

 

毫无疑问,《零八宪章》凝聚了大陆独立思想的时代结晶,是人权格局在此动荡而剧烈变化的时代,依然遵循社会法则并行使人间义务的重要标志。当亚洲大陆穿越历史的迷泽重回世界的怀抱时,大陆民主运动的转型历史,也因其始终坚守对自由、独立和政治逻辑的重要立场,从而才能在曲折的时代进程中,通过无处不在的抵抗行为,得以延续民主之于人类社会的价值体系。而由《零八宪章》所确立的政治前景,不但是对华夏族群审视现行观念谬误的跨越,亦将以其蕴含的社会原动力,成为现代大陆的制度起源。要理解并面对这个过程,不仅需要勇气和智慧,更要能摆脱来自极权的诱惑,还要就民主转型的当代形态渐进至对未来的开掘。事实上,一切人类的文明成果,皆为人类本身创造,而绝非经由一个不存在的统治集团所享有。正如现代民主始终要体现社会权利和政治归属的现实性一样,民主的价值、格局及其深入转化,意味着在更为缜密的社会思维中所要承担的,对共同契约的界定是否能超越自我的分歧。而恰恰正是在这一点上,《零八宪章》以及由它构建、创造和支撑的一切,即是对大陆未来的期许,是大陆生命和民主精神的真挚映现。

 

 

 

关键字: 任协华 刘晓波 转型 零八宪章
文章点击数: 1036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