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刘晓波

 

 在将近三年的纷纷扬扬的传闻中,陈良宇终于倒了,倒在腐败上。

然而,在我看来,三年前,陈良宇就宏观调控问题向刚上台的胡温发难,就已经为他今日的命运埋下了祸根。胡锦涛重拳整治上海帮,关键不在于能否遏制愈演愈烈的腐败,而在于能否制服党内豪强和掌控中共十七大的主导权。通过倒陈,胡温向海内外昭示了自身权力的巩固,已经完全可以主导十七大的人事安排;也是警告那些企图挑战胡温中央的党内豪强:还是听话点儿,否则,就可能还会有第二个陈良宇。

陈良宇的倒台,不能不让人想起11年前的陈希同,二者具有惊人的相似之处:都是在高层权争的关键时刻,以反腐手段来清除政治对手。在此意义上,胡锦涛不愧为江泽民的接班人。

陈希同倒台,是在中共十五大召开前两年的1995年,来自上海的总书记江泽民突然向北京帮发难,将陈氏父子和多位北京帮干将送进了监狱。谁都知道,六四后,陈希同对江泽民出任党魁一直不服,曾联合多个地方诸侯向邓小平状告江泽民,显然是不知中共政坛深浅的政治自杀。江泽民是邓小平钦定的,陈希同直接向江发难等于间接地表达对邓小平的不满,邓小平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公然挑衅。故而,只要江泽民想整治北京帮,邓小平非但不会干涉,反而会全力支持江泽民向强势地方诸侯开战。

陈良宇倒台,是在中共十七大召开的前一年,北京中央对上海帮突然发难,将陈良宇一干人统统拿下,对黄菊等更高层的上海帮构成威慑。也是众所周知,胡温刚刚上台时,为了遏制经济过热而推出宏观调控,引起多位地方诸侯的强烈反弹,陈良宇便是挑战胡温权威的先锋。2003年,胡温想借查处上海富豪周正毅来敲山震虎,但胡温中央在周正毅案上几乎是空手而归,除了周正毅轻判三年之外,上海帮要员无一落马。而胡温经过三年的高层经营,以江泽民卸下军委主席为标志,胡温逐渐掌控的政治局,并通过大幅度调整地方诸侯和晋升军队将军来巩固权力,接着便是着手收拾陈良宇一班人。胡温通过高调出版江泽民文选来换取江的闭嘴之后,突然抛出早已掌控的上海社保基金案,对三年前曾经向胡温叫板的上海帮下狠手,甚至江泽民的小舅子、现任上海市市委常委和公安局长吴志明也已被中纪委专案组带至外地接受调查,显示出胡温政权的老辣。陈良宇的俯首就擒,彻底挽回胡温中央在因周正毅案的失败而造成的权威流失。

北京陈和上海陈的倒台的不同,在于两地市民的反应;11年前,北京市民大都觉得陈希同有点冤,时至今日,北京出租车司机谈起陈希同时,仍为他抱不平。而11年后的陈良宇倒台,据香港媒体报道,让上海官民都很开心。因为,陈良宇主政上海三年,为人傲慢却无突出政绩,上海民意对他的评价极差,上海政界也比较反感陈良宇的作派。所以,对他的倒台,上海市民有大快人心之感,甚至有不明身份人士在静安等区放鞭炮表示庆祝;上海政界也颇感开心,而韩正代理市委书记也获得更多支持。在韩正曾任区长的上海卢湾区,官员们甚至激动地拥抱、表示庆祝。由此可见,陈良宇与韩正之间的争斗乃上海官场的公开秘密。

胡温中央上台以来,高唱亲民、关注分配不公、加大反腐力度,此次查处地方豪强陈良宇,固然能让胡温中央取得一箭双雕的效应:既在民意中赢得铁碗反腐的美名,也在中共高层树立起不容挑战的权威。君不见,对陈良宇的倒台,中共官方媒体一片赞美之声,特别是在人气最旺的三大门户网站新浪、网易、搜狐的海量跟贴中,几乎全是欢呼雀跃的口号,让人恍如置身于一场网络大会,那种对贪官的口诛笔伐和对胡温的齐声礼赞,让人恍若回到了大批判和大崇拜并行不悖的文革时代。

然而,胡温中央真的能借此抑制腐败吗?只要回顾11年前陈希同案以来的中共官场,答案就不言自明。

1995年倒陈,国内舆论也是一片赞美之声,什么显示了中央的反腐决心,什么不管资格多老、职位多高、权力多大,只要敢于以身试法,必将身败名裂。当时有评论甚至说:毛泽东杀了刘青山、张子善,管了整整二十年,党中央这次坚决查处陈希同,对全国党政干部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然而,事实证明:陈希同案对全国党政干部将产生深远的影响,绝非对官场腐败的巨大震慑效应,而是让官员们明白了跟人要跟准的道理。至于反腐败,沦为越反越前赴后继,一个陈希同倒下去,无数个陈希同站起来。11年以来,官场腐败非但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反而是越反贪官越多、职位越高、金额越大。

就拿两个姓陈的政治局委员来说,当年江泽民查不到陈希同本人贪污受贿的证据,就硬把他的礼品折算成贪污公款,很有点构陷的味道。陈希同被判16年徒刑的主要证据是:陈希同担任市长和市委书记期间,在对外交往中接受贵重礼物22件(其中金银制品8 件,贵重手表6 只,名贵水笔4 支,照相机3 架,摄像机1 台),共计价值人民币55.5万余元,没有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交公,而是由个人非法占有。至于指控陈希同追求奢糜生活,包养情妇、建造别墅、挥霍公款吃喝等,按照中共法律规定,仅仅属于党纪和行政的处罚范围。

而陈希同倒台的11年间,可以称为落马贪官大跃进的11年,仅中共官方公布的2005年数字,被查处的官员就高达115000;其中的大案要案也触目惊心。随便一个处级、甚至科级贪官,都能动辄贪污受贿百万、千万、上亿。在这些大小贪官的巨额赃款面前,陈希同甚至可以算作清官了。

现在,中纪委指控陈良宇涉及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违规使用社保资金、为一些不法企业主谋取利益、袒护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身边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谋取不正当利益等严重违纪问题,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尽管,陈良宇的腐败证据还未公布,但此案涉及到上海社保资金高达40多亿人民币,陈良宇家族从中得到的好处怎么可能只有区区几十万元。中纪委指控陈良宇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谋取不正当利益,差不多坐实了陈良宇的弟弟陈良军与周正毅合伙做地产生意的传闻。陈良宇案还可能追到政治局常委黄菊之妻余慧文,以及富商周正毅、吴明烈、张荣坤等人。

故而,陈良宇的倒掉只能证明:

1,陈良宇下台并不能说明胡温中央的反腐决心,更与破除刑不上大夫的特权免责传统无关,否则的话,有太多的高官早该因腐败下台。在上海,不仅陈良宇在三年前的周正毅案中就该下台,而且黄菊及其妻子等人早该被立案查处;在北京,贾庆林及其妻子涉嫌远华大案,也早该立案调查;已经退休的江泽民和李鹏更应该被立案调查,即便查不出他们本人贪腐问题,但他的亲属和亲信都曾涉嫌腐败的大案要案。比如,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不仅身为中共副部级高干,而且他还纵横商界,与台湾富豪王永庆之子王文洋联手,投资16亿美元创立上海宏力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江绵恒自任副董事长。江绵恒同时兼任三家大公司的董事(中国网路通信有限公司、上海汽车工业公司、上海机场集团公司)。其中,中国网通已占据中国网络经济的半壁江山,江绵恒也被称为中国电信大王。李鹏的家人和亲信涉嫌贪腐的证据更为明确:李鹏的儿子李小勇卷入过新国大巨额集资诈骗案,该案主犯台湾商人曹予飞早被处死,而李小勇至今还逍遥法外;大陆杂志《证券市场周刊》2001年11月24日发表署名马海林的文章《神奇的华能国际》,揭露拥有60亿资产的国有电力公司华能国际实质上是李鹏的家族企业,该公司的总经理是李鹏之子李小鹏,董事长是李鹏老婆朱琳。另外,李鹏的亲信高严(前中共电力部党组书记、副部长兼国家电力公司党组书记)已经于2002年10月潜逃,至今去向不明。

2,表面上,陈良宇是因腐败下台,但实质上是因高层权争的结果。自陈希同案以来,反腐败已经成为党内权争的利器,每到中共高层权力分配的关键时刻,清除政治对手的最好办法就是反腐。以至于,利用反腐败来打击政治对手的官场潜规则,已经在多部反腐电视剧中有所表现。比如,北京电视台正在播放的《我主沉浮》(周梅森编剧),就有大量把反腐败作为官场权争手段的内容。

3,在官权过大过强而民权过小过弱的今日中国,中共已经沦为利益党,以新老权贵家族为核心的各大利益集团已经形成,官商勾结的潜规则已经变成半公开发财捷径。而在监督官权和限制官权的制度建设上却没有实质性改观,既无司法独立来保证反腐败的公正性,也无新闻自由来保证舆论监督的有效性。而且,对于民间的自发反腐败人士进行打压,甚至被送进监狱。所以,中共的反腐败,对党内是权争工具,对百姓是政治秀。事实上,任何铁碗,也无法修补早已腐烂的党国根基。比如,号称铁碗宰相的朱鎔基,上台时放出狠话:准备了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给贪官,剩下一口留给自己!但他并没有遏制住官场腐败的蔓延。所以,即便毛泽东再世,也只能望腐败而兴叹。因为,毛泽东留给中共特权阶层的最大遗产,就是这个不断孳生腐败的独裁制度。

11年前,江泽民把陈希同扔进大狱,并没有让陈良宇汲取教训;此次陈良宇的倒掉,也不可能让其他官员们有所收敛。毕竟,相对于腐败的巨大收益来说,腐败的风险甚至可以忽略不。只要懂得官场权争的潜规则或跟对了人,闷声腐败的风险几乎为零。

江时代有陈希同,胡时代有陈良宇,只要一党独裁体制不变,前赴后继的腐败亦不变。

2006年9月27日于北京家中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hinamz.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