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中国首发文章

金陵毕康:致逝者
你用一句:我没有敌人
为自己的人生定格
在你的面前,我永远是一个无知的小学生
仰着脸打量你。
久久回响着:我没有敌人。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再次爆发721大游行,“白衣人”暴打市民震惊社会
香港民主派组织民间人权阵线星期天发起大游行,要求港府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以及设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
至少数万港人冒着酷暑从闹市区繁华的铜锣湾购物区维多利亚公园出发,在下午4点多游行队伍到达警方设定的卢柙道终点后,又继续向湾仔和金钟方向推进。
这是《逃犯条例》修订争议以来民阵所办的第3次大游行。民阵表示,在前两次大游行中分别有100万和200万人上街,游行人数令世界触目。
星期天晚10点多过后,在元朗有一百多名穿白衣、多数戴口罩的壮汉,在西铁线元朗站附近追打路人,整个暴力过程持续数个小时。事件导致至少45人受伤,包括孕妇和几位媒体记者,有的头被打破,血流满面,其中一人危殆,5人情况严重。
香港民主党在22日凌晨发出声明,强烈谴责特区政府“任由黑社会血洗元朗”。
 
闵良臣:不忘初心?怎么可能!
大陆民众,只要有谁胆敢在大街上公开要求官员公开财产,十有八九会被抓起来(湖北有位女职员就因公开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被刑事拘留,现在还被关着)。为什么呢,只有一个合乎逻辑的解释,那就是几乎所有官员都是贪官,所有官员的财产都比普通民众多十倍百倍千倍乃至万倍亿倍。然而,他们却告诉你:他们要不忘初心。
很想斗胆问当权者几句:胡绩伟说几十年来,你们把“产”都“共到自己的袋子里了”,而且“是不断的‘共’呀”,如此这般,你们还有“初心”吗?既然“初心”早就没了,还谈什么“不忘初心”?

 
 
 
曾伯炎:三峡问题,不正是专制的危机吗?
当下,三峡大坝出现的形变,卫星示警,官方否认,包藏不住了,又以“弹性位移”含混地承认了,这三峡问题,未必不是专制王朝危机的集中暴露吗。
人们怀念黄万里教授当年拼命阻止的英勇,谴责专制权力集团一意孤行的顽固,形成对比:决策机制反科学,邓小平仍重复老毛大炼钢铁错误。资深的水利教授黄万里,曾被黄河多难见众多难民才改学的水利,他这种留美水利博士,且是懂地质与气象学的通才科学家,抗日时期在四川水利厅,便深知长江的实际,他预言准了黄河建三门峡水电站之害,不接受他的苦谏,终于淤了毁了渭河下游渭南平原,造出数百万难民。再建三峡大坝时,他更预言可引爆辛亥革命的翻版。当下,这预言正成为专制政权危机与议题了。
 
余东海: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所有极权主义都没有未来而且为期不远,这是绝对的。暴秦如此,纳粹如此,洪杨帮如此,苏联如此,所有马帮如此,中国马帮也一样,没有例外。
国民苦秦久矣,天下厌秦久矣。国内没有真心支持,只能靠欺诈和暴力维持;国际没有真正朋友,只能与小金朝、伊朗、塔利班之类下三滥政权为伍,不亡何待!
闵良臣:《卖报歌》词作者若生当今
这就充分说明,至少在对新闻自由以及传播新闻方面的认识,民国也好,国民也罢,都认为当时就应该那么自由。这一点是万难否认的。不像今天,即使你转发的是央视视频,只要什么人不高兴,认为你是“传播恶性谣言”,一个电话打给腾讯,微信号立即被封一片。他们一点道理都不讲,认识不及当年不说,行为也比当年野蛮多了。
清流浦:反独裁运动是否要支持党国经济崛起
两次世界大战后人们就已经明白了,世界已经不存在什么孤立的“国家内政”,特别是那些侵犯性很强的独裁制度国家。专制独裁势力的崛起就意味着整个世界的不安宁和灾难。所以,干预和制止独裁专制国家的“崛起”是全世界各国的事,与其斗争是全世界人民的事。现在各民主国家每年要集体纪念反法西斯胜利,大家难道只是为了纪念逝去的历史吗?No,其中应有之义在于警惕历史重演,警惕新的法西斯因素卷土重来。中共现在的“独裁崛起”就是这样的因素。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刘晓波逝世两周年,香港及世界各地展开纪念活动
7月13日,是中国著名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纪念日。刘晓波生前追求中国的宪政民主与社会的公正公平,虽然饱尝囹圄之苦,却不懈地坚持抗争,最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香港及世界各地展开纪念活动。
罗祖田:从大国兴衰看中国梦
有迹象显示,也许半个世纪后,文明便将踏上一个新台阶。新的台阶上,欧盟方式被推广,其核心内容不外乎纵向扩权横向分权,把国家主权拿下神坛,以适应生活的加速度和人心的安宁。中国高度自治或独立成十几二十几个行政实体,并无损中华文化圈,却能切实契合民生与民主。
一句话,红朝的中国梦,必定反文明,反民族,反人类。所幸的是,红朝的中国梦成不了真,因为它现在做的已是可怕的亡党梦。而这个梦倒是会成真,尽管时间上可能还要十年。
刘晓波:危险的欢乐--给霞
这是太危险的欢乐
你不该如此沉浸
暗夜中的森林竖起耳朵
对每一丝风都保持警觉
寂静也如同一根针
使眼睛呻吟
唐宋民:中国人一直在下跪与香港歌星的发言
只要稍微了解中国大陆社会的人都知道,何韵诗所言,绝非只代表她个人心声,而是表达了无数中国人的心愿和期盼。可以想象,如果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不是远在万水千山之外的瑞士日内瓦,且又有种种条件限制,而是很容易就能上去发言,估计要求控诉中共统治的中国人一定会排起长龙似的队伍,控诉这个统治集团七十年来对国内民众的残暴压迫。 
 
廖亦武:兩個人的大屠殺
劉曉波和我完全不同。我這輩子,從未讀完過任何政治文件,包括《零八憲章》。我之所以簽署他起草的數不清的文件,惹上數不清的麻煩,是因為我們都屬於八九六四的政治犯作家。
 
蔡楚:七月诗--怀念
怀念一棵老树
根,扎进大地
叶,撑开乌云
即使被雷霆劈断
仍然挺立
 
怀念一个灵魂
没有远去
海浪一样向你扑来
礁石一样站成宪章 
 
刘晓波:那人坐下--给霞
那人坐下,慢慢地
太阳慢慢地询问
街边一条剥落的长椅
   
那人一刻也不离慢慢地
目光都显得滞缓
那人决不左顾右盼
全身心地修理指甲
闪光如同一头鼾睡的猪
七月诗 唐宋民 辑
多么希望那片海立起来
让一个国家跪在它面前
好好照一照自己……是何等的模样
(也也2017-7-15写给老刘)
 
余东海:马帮的反常
所谓坚持马列主义、社会主义道路,实质上就是坚持极权主义和特权利益,坚持对人民的奴役掠夺。所以,马列主义、社会主义分子都是丧心病狂的极权主义分子,都是率兽食人的豺狼。这也是东海律之一。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反逃犯条例游行转战陆客旅游区林郑宣布送中案“寿终正寝”
香港市民星期天继续走上街头,参加反对《逃犯条例》的游行。与以往不同的是,星期天的游行路线选在有较多中国大陆旅客的尖沙咀和高铁西九龙站,以争取他们的支持,希望到香港的大陆旅客能了解真相。“归隐”一个星期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9日会见记者,表示引发6月份香港好几次的大规模示威活动,已经“寿终正寝”,她又承认政府的修例工作“完全失败”。林郑月娥这次会见记者,企图以回应社会和示威者部分的诉求,平息近月来席卷香港的反送中政治风暴。不过,对于林郑的“寿终正寝”言论,有部分舆论批评仍然欠缺诚意,指出林郑始终拒绝将“撤回”这两个字宣之于口。
一真溅雪:我的监獄 (2)
回到牢房后我问牢友们以前也放过风吗?他们都说自他们关进来起,就从来没有放过风,今天不知是什么原因居然给我们放了一次风。后来听服杂役的牢友说,最近有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要来这座“模范监獄”视察,“放风”是做样子给他们看的,以后又再也没有放过风。
陶渭熊:回忆鼎革之初
我早早地来到学校。改朝换代后学校十分凄凉,门窗桌凳多有破坏,一片狼藉。小礼堂正中央,还有蒋中正的画像,静静地挂在那里,很是凉。我一转背,就传来啪的一声,镜框和画像就被人砸烂在地上。
谁领导抗战?  有一天一个工作队员讲“共产党领导八年抗战”。放学后我回家对父亲说抗战是共产党领导的,父亲久久不说话。后来长长地叹了口气对母亲说:“欲灭其国者,先灭其史!” 
曾伯炎:改名风波透析
争议名姓问题,鲁迅的《阿Q正传》讲咸以维新时,就出现了,像阿Q这种人,为何死乞白赖说他姓赵?因那未庄,赵家人,最吃得开,就像今天姓党的,也可天下通吃一般,所以,中国人争着改姓党的,拥有了9000万,跟着咸以党姓,进入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第一大姓。     
唐宋民:厚颜无耻的是亨特还是中共外交发言人
7月3日,在中共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当有记者提出近日英国外交大臣亨特向英国广播公司电视节目表示,坚定地支持香港民众争取基本自由,并警告中共不要背弃中英联合声明,否则后果严重,耿爽顿时恼羞成怒,破口大骂。他说:“所谓香港居民的自由是英方争取来的,这种说法简直是厚颜无耻!”当看到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那种丑态,真是令人作呕,也不知有多少与会的外国记者在下面偷着笑。
 
刘晓波: 惊愕--给小霞
惊愕始于一个虚词
二个空杯子
比擦净血迹的广场
更象裸体的女郎
打扫房间销毁证据
收拾起记忆
窗口离大海很远
突然残酷得发白
竖在灰尘和诗句之间
 
余东海: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五四开始,马帮乱华;四九之后,大陆沦陷,人民受够了洗脑、监控、封锁、奴役、压迫和剥削,受尽了非人的对待,各种史无前例的人道主义灾难彼伏此起!马帮为无数中国人包括它们自己人敲响丧钟,该是仁人志士、中国人民和国际正义力量共同为马帮敲响丧钟的时候了!
闵良臣:不要侮辱禽兽
“古今君子,每以禽兽斥人,殊不知便是昆虫,值得师法的地方也多着哪。”
闲笔至此,想说的却是,正做着“厉害梦”的我们,今天仿佛比鲁迅时代又有所蜕化,因此,每当以禽兽畜牲斥人时,殊不知,很多人,其实是连禽兽畜牲也不如的。因此,请不要随便侮辱禽兽,或畜牲。谢谢。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七一香港主权移交22周年 大游行和冲击立法会
今年的7月1号,对中国大陆和香港都非常重要的纪念日。大陆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98周年,而在香港,则是主权回归大陆22周年。一海相隔冰火两重天,一边是中国官媒为据称已有9千万党员的共产党过98岁生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求是》杂志上发表文章,再次强调“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而在香港气氛则极度紧张,除大游行外,还出现民众冲击立法会事件,堪称香港主权回归之后,香港民意反抗中央及港府的一个重大转折点。
 
唐宋民:中国的事都很奇怪
文章草成尚未发出,看到与皇城如出一辙的山东临沂公安再次使用下三滥,在李文足探监时拼命阻止记者行使采访权,与本文前半部分所描绘的那场景相比非但毫不逊色,且有过之无不及。只是山东阻拦者戴着更大的黑口罩,似乎更怕外人看到他真面目。这么大热的天,捂个大口罩,也真难为他了。
关键是就像你们这样维稳,又能维持多久?
难道真是苟延残喘一天算一天吗?真替你们悲哀! 
一真溅雪:我的监獄(1)
自我立志献身中国的民主宪政事业、立志献身于拯救我们这个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事业以来,我早已将个人的生死荣辱置之度外,我知道我迟早会有这一天,只是这一天来得太早而已。所以当时我心中没有恐惧、也没有惊慌。
闵良臣:向光绪帝学习
但也还是应该向光绪帝学习,至少他知道要改良也就是我们今天说的要改革(然后要开放),这至少还给人以希望,给民族以希望。可以讲,正因连光绪那么一点点“来不及了”的改良,也被“老佛爷”阻止,这才加速大清国的灭亡。
可见,“老调子”是继续唱不得的,一百多年前的封建皇帝都能明白的道理,如果在一百多年后还不明月,这一百多年的光阴白过了不说,想要继续唱老调子甚至还要外国人乃至全世界都跟着唱的什么人,也算是白活了。
李南央: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五)
审理张玉珍起诉案的第18法庭,恰好是三年前狼牙山五壮士后人起诉我时特意安排的开庭法庭,当时法官告诉我该庭是涉外案件审理法庭,是设备条件各方面最好的,旁听席也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会来旁听。开庭后,我发现旁听席的人都很年轻,像记者而不像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后来我问法官怎么开庭时没看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法官透露:嗨,在另外一个屋子呐。我这才知道,原来开庭时有另外一个屋子的人在看现场直播,这也意味着有后台可以随时遥控前台的审理。
刘晓波:雨中的我--给霞
《晓波的诗》
蔡楚按:刘晓波先生于2005年7月29日发给我,他的诗集《波的诗》和《体验死亡》。当时,我在网络上主持《刘晓波文选》,他要我放在《刘晓波文选》里,或拟出版。
《波的诗》是写给刘霞的,而《体验死亡》是晓波献给六.四亡灵的。
 
独自一人裸露着
我是雨中唯一的裸露者
雨中的色彩令人疑惑
所有的伞都象微弱的呐喊
消失在被雨水浸湿的时间中 
 
 
更多 >>

img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再次爆发721大
闵良臣:不忘初心?怎么可能!
曾伯炎:三峡问题,不正是专制的危机吗?
清流浦:反独裁运动是否要支持党国经济崛起
廖亦武:兩個人的大屠殺
蔡楚:七月诗--怀念
七月诗 唐宋民 辑
祭奠与追忆刘晓波逝世2周年礼拜
曾伯炎:改名风波透析
闵良臣:不要侮辱禽兽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七一香港主权移交22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两百万人大游行
唐宋民: 徐焰教授为何那么仇恨香港人
闵良臣: “五十年不变”言犹在耳
矢文云:《“反‘送中’大游行”,香港的民
闵良臣:什么叫容忍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百万人“反送中”
零八宪章联署者第四十批签名 (四十二人)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及世界各地举行纪
张世航:我的不自杀声明:一名大陆异议文人
谭松: 2019,三十年感怀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举行纪念“六四
蔡楚: 蓝莲花,你还好吗?
余东海: 怀念刘晓波
蔡楚:《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五四百年:爱党爱国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占中九子案”宣判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独立中文笔会香港年
蔡楚:74岁生日《苦力感言》
谭松: 可怕的高校学生“信息员”
谢显宁: 吴茂华写真流沙河
罗祖田: 再谈改革开放
江上小堂: 从寡头专制到党政一体—改革开
卡尔.格什曼: 记念一位英雄烈士 (中
蔡楚:《零八宪章》的300人签署版本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的几个稿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的几个稿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的几个稿
蔡楚:王怡,我的兄弟
蔡詠梅: 王怡牧師:一個勇敢無畏的人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纪念《零八宪章》发
零八宪章联署者第三十九批签名 (三十二人
《民主中国》网刊敬启
齊家貞: 墨爾本奮戰《洪湖赤衛隊》
管云:关注当代公民运动的典范朱承志
谭松:当年,滇西战场,几个真实故事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习近平“南巡”是改
刘正清:“定于一尊”必亡于“一尊”
李明:了无新意的南巡讲话预报着四中全会加
谭松:中共的“土地财政”,享乐天下的盛宴
曼维:封闭极权的“国运”悖论
雷鸣:不能让刘晓波的悲剧在胡石根身上重演
王德邦:深切缅怀北师大绝食志士曹守礼先生
谭松:中共的“土改理论”,欺骗天下的谎言
裴毅然 : 從「七不講」到秦滬輝
王德邦:开启民权时代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刘霞首次公开活动,
张智斌:从盛世修典到乱世修宪——在中国改
曼维:无运动的抗争政治
吴玉琴:《世界人权宣言》发表70周年感言
img

民主转型译丛
非暴力抗争在中国:一个目击者的记录
公民抗争的三大成功要素:一致、计划和纪律
埃及如何谈判转型:波兰与中国的经验教训
大众民主的武器——非暴力抵抗是最有力量的
民主转型:排他型、无共识与包容型、有共识
政体类别与民主顺序
匈牙利的圆桌谈判
联邦制与民主:超越美国模式
img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
罗祖田:从大国兴衰看中国梦
怒摔琴:《分裂社会的民主民意》
曾伯炎: 忽然想到:ABC
“零八宪章”签署者留言选刊 113
“零八宪章”签署者留言选刊 112
王德邦:是非家国三十冬
钱秦仁: 再致川普总统公开信—应坚定不与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敢言学者许章润遭撤
曾伯炎:专制难转型的几个死结
綦彦臣:基于尊重文化的女权主义
罗祖田:中国社会的转型还是愈快愈好
欧阳小戎:张群选和她的夫君陈西
李金芳:在自己的祖国,我们都是流亡者
李任科:永远同行——杨天水与杨天水们
陈大卫:没有自由的中国梦——关于中共十九
孟泳新: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罗祖田:高度技术权能下,人权必须高于一切
金陵毕康:非暴力抗争的机制和方法
欧阳小戎:政治受害者汪雪娥的一家
任协华:《零八宪章》与现代民主(二)
陈大卫:试析新时代的社会主要矛盾——关于
欧阳小戎:朱虞夫——我们等待着你的归来
滕彪:暴行,以法律的名义——《失踪人民共
王维洛:北京的生态环境容量是否构成驱逐低
何清涟:驱赶“低端人口”:秩序与人道之间
张祖桦:自由之火,生生不息——论刘晓波的
艾晓明:我期待一场盛大的告别——我的校友
安德芮雅?沃尔登:中国在联合国推销“中国
任协华:《零八宪章》与现代民主(一)
滕彪: 作为人类精神事件的刘晓波之死
綦彦臣:基于反框设计的经济民主
吴大江:人类的文明在于由丛林价值观走向契
何清涟:人:社会转型过程中的“历史遗产”
欧阳小戎:民主阵营中陈卫、陈兵兄弟
牟传珩:宪政变革的标的是什么——党同伐异
梁慕娴:不再幻想,坚决抗争(二)—— 二
金陵毕康:社会抵抗中的战略性思考
欧阳小戎:民运义士沈良庆
林培瑞:《刘晓波纪念文集》序言
李金芳:胡石根先生,你何时才能获自由?
牧野圣修、王进忠:刘晓波 「没有敌人」的
齐家贞: 刘晓波、我和笔会
曼维:“反共”年代的迷思与重省
王金波:双重噩耗,无以复加
一平:由反叛走向殉道——走上祭坛的刘晓波
李金芳:必须停止对良心犯的酷刑迫害 保障
野渡:路上的囚徒——纪念晓波
温克坚:回忆刘晓波操持的一次葬礼
余杰:外国作家救援刘霞,中国作家在干什么
欧阳小戎:最后的儒与侠一一安宁与罗志峰
一平:从“六四”血泊中升起神圣意义——走
李金芳:在深重的黑暗面前——纪念刘晓波先
白夏:知行合一的刘晓波(中英文版)
小乔:向死而生——怀念晓波
綦彦臣:泛选举与民主转型——对安乐业评论
曹雅学:王丹访谈——28年来的风雨人生
杨光:宪政民主与非宪政的民主
欧阳小戎:符海陆——无声的受害者
一平:由“唯我”走向荣耀——走上祭坛的刘
崛武昭:中国面临诺贝尔文学奖与和平奖之间

热点文章
香港支联会举办中秋晚会 要求中国
支联会中秋前夕到中联办 促释异见
四川阿坝三名藏僧示威被捕 多名政
高智晟失踪逾一年 数百公民无惧打
浙江四川要求师生“不信教” 要求
寻求政治庇护 大陆异议人士刘兴联
反强拆铲死乡官案 江西赣州明经国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释放劳工人士和学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
蔡楚:《零八宪章》的300人签署
谭松:中共的“土地财政”,享乐天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习近平“南
谭松:当年,滇西战场,几个真实故
批评中国新疆政策的伊斯兰国家被迫
中国顶端群体的收入疯狂增长,贫富
张智斌:一位加拿大华裔女记者见证
吴胜理:在打黑除恶里,请看成都黑
江上小堂: 从寡头专制到党政一体
谢显宁: 吴茂华写真流沙河
高新:“知青岁月”的习近平因“流
滕彪:联合国人权机制对中国有效吗
金陵毕康: 后极权时代的遐思
高新: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时
高新:王震当年主政新疆险死习仲勋
王德邦:心香一瓣祭先生
李亚东 :《落叶集》——地下文学
徐友渔:适得其反的再教育
中国经济季度增长率见28年最低

img
维权热线
吕耿松先生入狱满五年 还有六年刑
江天勇谴责罗山县公安局非法限制公
李大伟向法学博士习近平讨教法律系
郑志鹏:我将面临长期被非法剥夺自
北京、广州、惠州三地看守所对我虐
徐永海: 我和高洪明看望王连禧带
四川艾滋就业歧视当事人起诉内江卫
郭贤良:昆明交警七大队乱罚款是权
陈艳、于晓軍拦截李克强总理代表团
律师成功会见危志立 国内发起面具
邓太清:中共开两会 我在家坐牢
艾滋零歧视日前夕 律师联名致信人
刘珏帆(张宝成妻子): 受助与回
严家伟:我亲历的《星星诗刊》大冤
张国庆:蒋蓉是才德妇人
维权人士黄琦涉密案闭门庭审 美外
蔡楚:《大劫难》书中的人吃人、吃
杜治中: 左祸肆虐的年代
蔡楚:2019年给在押良心犯寄春
中国知名家庭教会牧师因“煽颠罪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释放劳工人士和学
回族诗人安然被国保带走 两天后获
艾滋病日前夕 73名律师致信人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五
广东董奇11月23日刑满获释
上访、遣送、暴打、拘留、劳教、判
吴胜理:在打黑除恶里,请看成都黑
金陵毕康:身份
六四天网创办人之一黄琦在狱中健康
徐永海:天气凉了看望王连禧带去孙
湖南公民为被押民主人士朱承志庆生
罪加一等 检方增控黄琦“故意泄密
各地老兵驰援平度 老兵维权未见平
中国山东平度驱赶维权老兵爆冲突
上海维权人士因网上“厕所革命”言
中国人权律师被押八个月无音信 妻
寻求政治庇护 大陆异议人士刘兴联
反强拆铲死乡官案 江西赣州明经国
浙江四川要求师生“不信教” 要求
马亚莲: 秋月不敌狼虎衙,沪吏狠
更多 >>

img
时政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2019年度林昭
胡佛通告:李锐资料开放供研究使用
人道中國新聞發布 紀念劉曉波逝世
独立中文笔会征求2019年度“刘
【悼念劉曉波逝世二周年追思會】
蓬佩奥宣布成立新委员会审视人权在
祭奠与追忆刘晓波逝世2周年礼拜
梁慕嫻:是時候「鳴金收兵」嗎?
特朗普总统独立日致辞
徐永海:感谢曾坐牢十年的良心释放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六)
709律师王全璋狱中首见妻儿 李
蔡楚:加州88公路风光
蔡楚:优胜美地国家公园(三)
蔡楚:优胜美地国家公园(二)
徐永海:我和国俪堃去看望了六四死
蔡楚:优胜美地国家公园(一)
金陵毕康: 大陆制度变革前景
廖亦武:為他人的自由而戰
蔡楚:太浩湖一周游(三)
香港民阵称近"反200万人参与送
蔡楚:太浩湖一周游(二)
蔡楚:太浩湖一周游(一)
蔡楚:莫比尔的日本庭院 (手机拍
杨逢时: 相聚在永恒的春季“天安
装甲车前勿忘六四—瑞典人权界纪念
逃犯修例激发舆情:六四悼念会人数
“在中国的上空,有一个幽灵在飘荡
抹掉历史威胁世界: 为什么要记住
天安门民运参与者发表“纪念六四宣
六四30周年前夕,蔡英文總統會見
八九六四30周年聯署聲明:為死者
梁慕嫻:為了戰鬥的紀念
张智斌:一位加拿大华裔女记者见证
江棋生: 六四30周年感言
梁慕嫻: 王志民披甲上陣了,香港
纽时称诡异贸易战 习近平领头踏上
乘贸易战之际 中国食品价格飙涨民
美国对华为发出禁令后 华为手机在
中国称美国编造华为“谣言”却拿不
更多 >>

img
思想
楊逢時:感恩美國先賢的付出 捍衛
金陵毕康:论苏共垮台
闵良臣:太丑了
冉云飞:流沙河用四川话来破解文字
野渡:蓝莲花,盛开在白衣飘飘的年
五四运动100周年征文
刘同苏: 殉道的颜色(全文版)
罗祖田:邓小平与改革开放
梁慕嫻: 千萬不要忘記中共的政治
蔡楚:给一位基督教家庭教会传道人
彭小明:岁寒沉思忆白桦
王丹:大撒币还是大减税?
余杰:中共是什么时候想当老大的?
蔡楚:通往天堂的名片
陳墨: 我和光光
金陵毕康: 温柔的良夜
李亚东 :《落叶集》——地下文学
王德邦:心香一瓣祭先生
高新:华为公主美加受辱,爱国志士
滕彪:改革开放与经济奇迹的背后
徐友渔:适得其反的再教育
蔡楚:斗草
刘同苏: 信仰抗命的绝对超越
王丹:孟晚舟被捕事件的背后
胡平:我对孟晚舟事件的几点看法
高新:恳求宽限九十天才是真的被“
金陵毕康: 后极权时代的《白毛女
金陵毕康: 列宁像的倒掉
余杰:中国将为德意志,湖南当作普
高新: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时
王力雄:懂新疆首先要懂人心
王丹:中美贸易战不会停止的根本原
江棋生: 再次检视台海两岸关系
高新:“知青岁月”的习近平因“流
余杰:是胜利的顶峰,还是失败的深
胡平:郑重推荐《中国:溃而不崩》
金陵毕康: 艺术家与禁忌
高新:当今圣上习近平青年时代的“
王丹:言论自由比金马奖重要
陈墨: 幽默天性与谐谑传统
更多 >>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