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中国首发文章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华为遭美国封杀,谷歌“断交”华为,贸易战硝烟弥漫
特朗普政府把华为公司列入“实体名单”后,谷歌公司已经停止与华为公司的商业往来。事实上,华为未来的严峻考验还不仅如此,路透社今又引述日经亚洲评论报导,德国芯片生产商英飞凌已经暂停向华为供货,这一迹象表明美国对华为的打压已经影响到该公司在美国之外的供应链。但英飞凌暂未置评。
陶渭熊: “满十”的回忆
我这人稀里糊涂,又没做生的习惯,常常忘记了自己的生日,有时偶然记起也是水过三秋。但是“满十”的时候大体还记得。
生日是一部历史,记载人生的艰难和苦难;也记载一个王朝的功过是非。
罗祖田: 多个角度看六四
一句话,世道可以有无常,天道不容长欺凌,中国大变无可避免,这一天不会太久了,只要中国走上正道,红朝的一切必将灰飞烟灭。这是六四刽子手想不到的,愿六四亡魂早点瞑目安息。
余东海: 怀念刘晓波
自由派流行一句话: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不少自由派千方百计地出国追求自由去了,但晓波不同,是千方百计地留下。
学运开始后,他提前结束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赶回北京,全身心投入民主运动之中。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这块土地,据说不是没有机会,而是他不愿离开。我相信,这符合晓波的思想和品格的逻辑,这是真正的自由精神,特别对我的胃口,我说过:哪里是我的祖国,那里就必须自由起来。让祖国自由起来,就是我们这些后死者当仁不让、义不容辞的责任。晓波安息吧!
钱秦仁: 再致川普总统公开信—应坚定不与流氓政府做生意的信心
全世界都知道,只要你们向全世界公布中国现任包括退休高官隐藏在世界的财产,并呼唤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对这个统治集团进行联合制裁,他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在国内无法无天,疯狂地封堵网民的嘴。不然,就要求中共必须进行结构性改革,真正实行完全市场经济;同时,开放互联网,让更多中国人真正了解世界,不再天天听他们的谎言欺骗。只要能做到这些,他们就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统治不下去了!
他们已经表演了大半个世纪,至少在你们面前也表演了四十年,对此你们早就应该有所警觉。
余东海: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走在马路上,就不要奢望什么民主自由按劳分配啦,马路与这些承诺南辕北辙,马路只能通往党主极权、实现按权分配,权力又只能按诈力水平分配。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原则注定,具有不可修正性。
制度性暴政即极权主义暴政,有极权主义文化充当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危害特别深远,改革特别困难。若不能对邪说恶制进行改良或革命,无论君主个人品质如何,改变不了暴政的本质。
刘晓波:站在时间的诅咒中—“六四”十周年祭
站在时间的诅咒中
那个日子格外陌生
 
拒绝进食
停止手淫
 
突然的胃痉挛
给我临终前的勇气
呕出一个时间的诅咒
五十年的辉煌
只有共产党
没有新中国
蔡楚:《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这些从来不能登大雅之堂的习作,凸显了“岩浆在地下运行”。中国的“地下文学”充分证实了,即使社会是丑恶的,人性中却仍有爱与美的闪光,区别于那些粉饰太平的泡沫文字。如果说,上帝的童话是天堂;那么,人类的童话就是家园。而“地下文学”,就是我们终身追寻的心灵自由的家园。这些地下作者是同时活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人,他们的孤独是遗世独立的苍凉的问号。
陈墨: 《詩》文化現象套書總序
我在文革武鬥時讀朱自清先生的《詩言志辨》,深受啟發,一九七零年就寫了《諷喻是比興的第一義》。今年,又寫成《<左傳>中的“賦詩喻志”和“引詩證志”》一書,目的就是想要告訴讀者,在不同的歷史條件下,《詩》的“本來面目”究竟是什麽。計劃在三年內寫一套六本書:一、《<左傳>中的“賦詩喻志”和“引詩證志”》闡述的是“一、周初到春秋時的合樂、容舞之《詩》”的《詩》文化現象;二、《<孟子>、<荀子>中的“引詩證言”》闡述的是“二、春秋末到戰國時期子學之《詩》”的《詩》文化現象;三、《<韓詩外傳>中的“引《詩》明道”和“引《詩》證事”》闡述的是“三、從兩漢到宋代的經學之《詩》”的《詩》文化現象;四、《<詩集注>跟<毛詩>的異同——從“后妃之德”說起》闡述的是“四、宋代到明代理學之詩”的《詩》文化現象;五、《從<詩經葉韻辨>的影響看“乾嘉學派”的得失》闡述的是“五、從明末到清末文本主義的小學、博物之《詩》”的《詩》文化現象;六、《評藍菊蓀<詩經國風今譯>的投機性》說的是“六、現當代文學的審美的《詩》”的《詩》文化現象。這樣,在我看來,才是歷史的和較為完整的“《詩》的本來面目”。
陶渭熊: 关于被“解放”初期几次政治运动的一些真实情况
征粮、剿匪、减租、退押是被“解放”后最先开展的几次政治运动。但是主流媒体在谈论这些运动时,与实际情况往往多有出入。本文根据自己的亲历、亲见,谈谈当时的具体情况。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中美贸易战开打,政治与经济的分析与评论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加征关税,美中贸易谈判最后关头破裂,战火重燃,并迅速升级。特朗普指责中国出尔反尔,背弃承诺,推翻协议草案;中国官媒批评特朗普霸权心态,一意孤行,最终害人害己。
有网友发帖说:“川普发两推,引起天朝人心惶惶。我有一策,能让川普束手无策!天朝有的是钱,动辄几百亿撒给非洲,不如把推特买下来!把脸书买下来!把谷歌买下来!把天下所有不服管的网络平台全买下来!然后派驻党委书记,安排审核员!这样就”普天之下莫非党土,网络平台莫非党奴“。谁敢不服,轻则删帖封号,重则罚款坐牢!川普望风而降矣!”

 
孙大骆: 战无不胜的崔永元挂出白旗了
这个事情表明,在当下的社会,正义公平真理人权自由民主法治这些道义层面的价值理念和物理事实统统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物理性的拳头和力气。只有在动物世界中是只讲力气不讲道德的。美国和全世界面对的就是这样的现实。所以,在2019年5月10日,当官方宣布对王林清立案侦查时,战无不胜的崔永元只能低下高傲的脑袋对全中国人民低声下气的表示-------坚决支持官方的决定 !
闵良臣: “许多烈士的血都被踏灭了”
想想吧,五千年,或两千年,从一个又一个朝廷到一种又一种政府,始终不懂如何治国。见别人找到了正确的方子,这个国家连试都不试,就说人家那“方子”不合国情。前两天(5月7日),就连巴拿马这样的小国都知道一个国家要想实现公平公正,只有让人民通过选举来实现,因此国家领导人必须通过选民投票选举。然而央视就像网络上流行的“吃瓜群众”,只喜欢看人家选举,看人家热闹,然后报道给可怜的中国人看,而我们就是不学不学不学。
唐宋民: 听党话跟党走的结果
如果自由一直是别人给的,那么这自由也就永远是他们想给就给,想收回就收回。因此,中国人“争自由”这个老话题也就一直存在。什么时候,自由是我们争来的,并且让他们不论有枪有炮还是有坦克都没办法收回去,那自由才是真自由。
余东海: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邪恶没有未来,反人性、反人权、反人民、反人道、反人类的东西没有未来。注意,马家虽然口口声声把人民挂在嘴上,但改变不了其文化和制度反人民的实质。马帮的五反性质,注定了它的极端邪恶和没有未来。
孙大骆: 2022年,王沪宁会向右转吗?
海外著名的政治反对派领袖兼政治理论家严家祺先生不久前发布一个文章《从王沪宁当选政治局常委谈起》而引起海内外的关注。文章先回顾了作者本人和王沪宁多年的交往然后就认为王沪宁会在2022年中共的20大的最高权力更迭的时侯成为中国政治转型的主要推动人,中国就会从此走向政治民主经济自由的公平的平等的第三共和国。而如果习近平在20大继续执政并拒绝政治改革,就会在津巴布韦式的政变中必然的被另一个政治家(大概是王沪宁吧?)所取代。因为在政治局七个常委中至少有四个人是不会反对民主转型的。(这四个人是谁,严先生没有说。但估计是李克强王沪宁汪洋赵乐际)严先生还列举许多以前的政治斗争例子暗示,如果在20大习近平拒绝政治转型和退位就会遭遇血腥的下场。
闵良臣: 若两班人马让选择,你选择哪一班
在此之前不时读过一些有关国民党官员的“事迹”,包括近年大陆出版的三大部《南渡北归》;今天又读到马少华的《1949年,这些人的选择,让人肃然起敬》,忽然想到,现在如果有国民党和中共两班人马站在那儿让你选择,你会选择哪一班。
为什么?当然你可以说这说那,我想说的是,在这种时候,扔掉自己家当不是为自己着想,而仍是为国家着想,希望用自己的家当为国家换张大千那些无价之宝。我不知道今天,我说的是今天,有几个中共官员能做到。
如果做不到,我这篇文章题目的答案也就不用说了。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五四百年:爱党爱国还是民主、科学与自由?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4月30日举行的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从中共的意识形态角度,将五四运动的核心重新诠释为“爱国主义”,尤其强调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的高度统一,回避五四运动所倡导的“民主与科学”的普世价值精神,即“德先生和赛先生”(Democracy and Science),以及反封建、反专制的主题。
刘晓波:又逼近并击穿—“六?四”九周年祭
今夜,梦中没有情人
却有一只发抖的蚂蚁
蚁群被戳进洞穴的刺刀尖
惊醒
蚂蚁也许不知道
大屠杀意味着什么
但是,当有智慧的生物
都在遗忘中渐渐麻木时
蚂蚁那颤栗的记忆
使大地完整
野狐一禅: 从历史到现实从宏观到微观看共匪的贼性
以上,是民间知识产权在研发成后转变成生产力的被盗过程。读者用广角镜看了共匪的贼性,再用显微镜看清共匪劫夺与圧制平民知识产权的恶性,他们这种吃内扒外的恶贼,既是人性的裂变,更有制度的凶狠,揭露于此,醒醒对共匪贼性无视者的头脑。
杨光:民主与吃饭
人类的全部经济史表明,自由开放的市场经济在效率上优于政府高度管控的统制经济,因此,更适于市场经济的成熟民主国家往往也是更加发达和富裕的国家,专制国家和民主制度不够成熟的国家则往往不太富裕,而极权国家即使在某些经济领域曾经创造过“奇迹”,比如希特勒的战时经济奇迹,斯大林的暴力工业化奇迹,但长此以往,终究会趋于贫穷和匮乏。上世纪下半叶发生在东西德、南北韩、中港台的经济差距即为明证。在这个意义上,民主与吃饭也就可以扯上一点关联,那就是:民主虽然不能当饭吃,但可以促进人们挣饭吃。
巩胜利:《美中协议》:“特习会”100年建树!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北京时间4月18日报道:4月29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财政部长姆努钦暂定访问北京,5月6日中国副总理刘鹤率团访问华盛顿……6月,在美中贸易战周年之际,《美中协议》有可能于“特习会”签署。
廖亦武: 两个同案犯的《大屠杀》(中英文)
30年前的6月4日凌晨,天安门大屠杀发生,一个叫戴迈河的加拿大青年从北京来到四川我家。我们一块制作了长诗《大屠杀》朗诵磁带,用一台体积很大的“康丽牌”收录机。那时我不会喝酒,但戴迈河与地下诗人李亚伟喝了很多烈酒。
隋龟腚: 国家领导人读错字不能批评
跟民主国家的领导比起来,蠢得像猪一般,且还不自知,真是无知中的“尤物”。
说什么好呢。可怜的中国大陆民众就是在这种“尤物”领导下,过着“美好幸福”的生活,且还要准备如何“打造世界命运共同体”,或者为解决世界难题“提供中国方案”。
难道要把这个世界弄成“猪一般”的世界?果如此,本人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不,抗议!
然而,此时此刻,我也还是只会像那个幼儿一样,忍不住拍着脑门喊一声:
哦!偶的天啦!
余东海:《“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五日,时逢“八九民運”三十周年、“五四”一百周年,王丹、李進進、嚴家祺(執筆)诸君发表了《“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 紀念「八九民運」三十周年、「五四」一百周年》。宣言既有正确处,也有不少错误。正确的就不提了,兹摘录其中一些有重大错误的段落进行简单点评。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占中九子案”宣判?香港十三万人反引渡条例大游行
由民主派团体民间人权阵线发起的游行从铜锣湾东角道出发游行至香港政府总部,抗议人士一路高喊撤回修订条例的口号,并要求特首林郑月娥下台。游行原定下午4时出发,但因人数众多,民阵应警方要求,提早约20分钟出发。警方称,游行最高峰时段有22800人,但民阵则指有13万人游行。
闵良臣:汉民族知识分子特喜欢为最高统治者溢美
就本人所知,汉民族无数皇帝死后,只要不是被赶下台或被篡位,当时就有高大上的谥号。
鲁迅是不认可康熙是“‘仁’皇帝”的。估计在鲁迅看来,没有哪个皇帝可以称得上“仁”——“仁”,就做不了皇帝。别的皇帝不说,就说康熙,做了六十年皇帝,杀了多少人,甚至亲自带兵杀人,“收复”台湾,剿杀葛尔丹,不都血流成河吗。
台湾又不是他满人的,所以我在“收复”二字上也打了引号。
刘晓波:那个日子—“六?四”八周年祭
那个日子
是一种疾病
从祖先初次乱伦后
它便遗传下来
潜伏在皇帝精子中
作为命运
那个日子选择了
没有免疫力的子孙
女娲用泥土造人和补天
精卫用生命填海
谭嗣同的身首异处
也无法挽回
一个民族的健康
谢显宁: 日元和日元上的人物
日元上的人物以杰出的人文和自然科学家为主体,群星灿烂,褶褶生辉,具有广泛的人民性,反映着国民的智慧与活力。
相形之下,以某个政治人物“独领风骚”占据一个国家大小面值的钱币,唯独不见人民踪影却偏偏把这种钱币叫做“人民币”,是不是有点名不副实?
更要命是,还是个死人。
闵良臣:你们的灵魂都在干什么
殷海光认为:“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必须‘只问是非,不管一切’。他只对他的思想和见解负责。他根本不考虑一个时候流行的意见,当然更不考虑时尚的口头禅;不考虑别人对他的思想言论的好恶情绪反应;必要时也不考虑他的思想言论所引起的结果是否对他有利。一个知识分子为了真理而与整个时代背离不算希奇。旁人对他的恭维,他不当作‘精神食粮’。旁人对他的诽谤,也不足以动摇他的见解。世间的荣华富贵,不足以夺去他对真理追求的热爱。世间对他的侮辱迫害,他知道这是人间难免的事。”
对照一下吧,中国的高级知识分子们,你们如果有勇气读一读上面这几百字,并且还会脸红,那么,中国就或许还有希望。
更多 >>

img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
余东海: 怀念刘晓波
蔡楚:《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五四百年:爱党爱国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占中九子案”宣判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独立中文笔会香港年
蔡楚:74岁生日《苦力感言》
谭松: 可怕的高校学生“信息员”
谢显宁: 吴茂华写真流沙河
罗祖田: 再谈改革开放
江上小堂: 从寡头专制到党政一体—改革开
卡尔.格什曼: 记念一位英雄烈士 (中
蔡楚:《零八宪章》的300人签署版本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的几个稿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的几个稿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的几个稿
蔡楚:王怡,我的兄弟
蔡詠梅: 王怡牧師:一個勇敢無畏的人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纪念《零八宪章》发
零八宪章联署者第三十九批签名 (三十二人
《民主中国》网刊敬启
齊家貞: 墨爾本奮戰《洪湖赤衛隊》
管云:关注当代公民运动的典范朱承志
谭松:当年,滇西战场,几个真实故事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习近平“南巡”是改
刘正清:“定于一尊”必亡于“一尊”
李明:了无新意的南巡讲话预报着四中全会加
谭松:中共的“土地财政”,享乐天下的盛宴
曼维:封闭极权的“国运”悖论
雷鸣:不能让刘晓波的悲剧在胡石根身上重演
王德邦:深切缅怀北师大绝食志士曹守礼先生
谭松:中共的“土改理论”,欺骗天下的谎言
裴毅然 : 從「七不講」到秦滬輝
王德邦:开启民权时代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刘霞首次公开活动,
张智斌:从盛世修典到乱世修宪——在中国改
曼维:无运动的抗争政治
吴玉琴:《世界人权宣言》发表70周年感言
陈永苗:新世代是否有出路
茆家升:安徽大饥荒——一本题未定新书的代
鲁南未:文明与“党妈意识”:民主的实践理
李原风:泼向人间都是爱谈董女泼墨对华人世
李英之:我所了解的济南维权人士于新永先生
刘正清:占领军下的张海涛
金陵毕康:清末假立宪假改革导致走向革命
张猛:中共的危害、阴谋及民主转型的原则
杨光:中美贸易战与“修昔底德陷阱”
蔡咏梅:用第三只眼睛看两面中国——读潘公
刘同苏:论基督信仰的公共性质——评北京家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布拉格之春50年
何德普:怀念好友刘晓波
蔡咏梅:厘清历史,是我辈责任——读石贝《
金陵毕康:浅析当前的民间群体性抗争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孙文广被软禁在家,
曼维:贸易战与民意运动
彭佩玉:论暴力及公民抗暴权
杨光:习近平在中美贸易战中的误判与失策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孙文广接受美国之音
蔡楚:愧对孙文广老师
凌沧洲:极权当局为何要折腾棺材、死人与墓
彭佩玉:沈梦雨之思
img

民主转型译丛
非暴力抗争在中国:一个目击者的记录
公民抗争的三大成功要素:一致、计划和纪律
埃及如何谈判转型:波兰与中国的经验教训
大众民主的武器——非暴力抵抗是最有力量的
民主转型:排他型、无共识与包容型、有共识
政体类别与民主顺序
匈牙利的圆桌谈判
联邦制与民主:超越美国模式
img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
钱秦仁: 再致川普总统公开信—应坚定不与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敢言学者许章润遭撤
曾伯炎:专制难转型的几个死结
綦彦臣:基于尊重文化的女权主义
罗祖田:中国社会的转型还是愈快愈好
欧阳小戎:张群选和她的夫君陈西
李金芳:在自己的祖国,我们都是流亡者
李任科:永远同行——杨天水与杨天水们
陈大卫:没有自由的中国梦——关于中共十九
孟泳新: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罗祖田:高度技术权能下,人权必须高于一切
金陵毕康:非暴力抗争的机制和方法
欧阳小戎:政治受害者汪雪娥的一家
任协华:《零八宪章》与现代民主(二)
陈大卫:试析新时代的社会主要矛盾——关于
欧阳小戎:朱虞夫——我们等待着你的归来
滕彪:暴行,以法律的名义——《失踪人民共
王维洛:北京的生态环境容量是否构成驱逐低
何清涟:驱赶“低端人口”:秩序与人道之间
张祖桦:自由之火,生生不息——论刘晓波的
艾晓明:我期待一场盛大的告别——我的校友
安德芮雅?沃尔登:中国在联合国推销“中国
任协华:《零八宪章》与现代民主(一)
滕彪: 作为人类精神事件的刘晓波之死
綦彦臣:基于反框设计的经济民主
吴大江:人类的文明在于由丛林价值观走向契
何清涟:人:社会转型过程中的“历史遗产”
欧阳小戎:民主阵营中陈卫、陈兵兄弟
牟传珩:宪政变革的标的是什么——党同伐异
梁慕娴:不再幻想,坚决抗争(二)—— 二
金陵毕康:社会抵抗中的战略性思考
欧阳小戎:民运义士沈良庆
林培瑞:《刘晓波纪念文集》序言
李金芳:胡石根先生,你何时才能获自由?
牧野圣修、王进忠:刘晓波 「没有敌人」的
齐家贞: 刘晓波、我和笔会
曼维:“反共”年代的迷思与重省
王金波:双重噩耗,无以复加
一平:由反叛走向殉道——走上祭坛的刘晓波
李金芳:必须停止对良心犯的酷刑迫害 保障
野渡:路上的囚徒——纪念晓波
温克坚:回忆刘晓波操持的一次葬礼
余杰:外国作家救援刘霞,中国作家在干什么
欧阳小戎:最后的儒与侠一一安宁与罗志峰
一平:从“六四”血泊中升起神圣意义——走
李金芳:在深重的黑暗面前——纪念刘晓波先
白夏:知行合一的刘晓波(中英文版)
小乔:向死而生——怀念晓波
綦彦臣:泛选举与民主转型——对安乐业评论
曹雅学:王丹访谈——28年来的风雨人生
杨光:宪政民主与非宪政的民主
欧阳小戎:符海陆——无声的受害者
一平:由“唯我”走向荣耀——走上祭坛的刘
崛武昭:中国面临诺贝尔文学奖与和平奖之间
杨光:为什么选择非暴力?
曾建元:民权初步,重来一次——《可操作的
张裕:刘晓波诺奖无敌
何清涟:刘晓波与他代表的“非暴力抗争”路
裴毅然:评刘晓波思想遗产之一——《我没有
蔡楚:我所知道的刘晓波(中英文版)

热点文章
中国在新疆进行文化灭绝 被拘维吾
哎乌终获保释 杨崇尚在狱中 前途
中共打压宗教再有新招 严格规范网
香港支联会举办中秋晚会 要求中国
支联会中秋前夕到中联办 促释异见
中国滞泰国政治难民哎乌狱中绝食抗
老兵集结北京等地维权 中共当局维
四川阿坝三名藏僧示威被捕 多名政
高智晟失踪逾一年 数百公民无惧打
38国包括中俄列可耻国家 联合国
“苦难忧患属于我”:许志永详述狱
浙江四川要求师生“不信教” 要求
「被吊照」律师隋牧青妻子遭警羞辱
姜野飞判刑后状况成谜 妻子求国际
反强拆铲死乡官案 江西赣州明经国
寻求政治庇护 大陆异议人士刘兴联
709律师被吊照后倔强生存 抱团
保释被拒濒临崩溃 哎乌夫妇案移送
黄琦案三人被拆分重诉 疑当局将罪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释放劳工人士和学
余文生案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妻子质
南京史庭福受压更株连儿子 史竟被
近千四川老兵省政府维权 警方重兵
何德普:怀念好友刘晓波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孙文广被软
人权观察批在新疆有系统侵犯人权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
谭松:中共的“土地财政”,享乐天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习近平“南

img
维权热线
北京、广州、惠州三地看守所对我虐
徐永海: 我和高洪明看望王连禧带
四川艾滋就业歧视当事人起诉内江卫
郭贤良:昆明交警七大队乱罚款是权
陈艳、于晓軍拦截李克强总理代表团
律师成功会见危志立 国内发起面具
邓太清:中共开两会 我在家坐牢
艾滋零歧视日前夕 律师联名致信人
刘珏帆(张宝成妻子): 受助与回
严家伟:我亲历的《星星诗刊》大冤
张国庆:蒋蓉是才德妇人
维权人士黄琦涉密案闭门庭审 美外
蔡楚:《大劫难》书中的人吃人、吃
杜治中: 左祸肆虐的年代
蔡楚:2019年给在押良心犯寄春
中国知名家庭教会牧师因“煽颠罪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释放劳工人士和学
回族诗人安然被国保带走 两天后获
艾滋病日前夕 73名律师致信人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五
广东董奇11月23日刑满获释
上访、遣送、暴打、拘留、劳教、判
吴胜理:在打黑除恶里,请看成都黑
金陵毕康:身份
六四天网创办人之一黄琦在狱中健康
徐永海:天气凉了看望王连禧带去孙
湖南公民为被押民主人士朱承志庆生
罪加一等 检方增控黄琦“故意泄密
各地老兵驰援平度 老兵维权未见平
中国山东平度驱赶维权老兵爆冲突
上海维权人士因网上“厕所革命”言
中国人权律师被押八个月无音信 妻
寻求政治庇护 大陆异议人士刘兴联
反强拆铲死乡官案 江西赣州明经国
浙江四川要求师生“不信教” 要求
马亚莲: 秋月不敌狼虎衙,沪吏狠
香港支联会举办中秋晚会 要求中国
高智晟失踪逾一年 数百公民无惧打
四川阿坝三名藏僧示威被捕 多名政
支联会中秋前夕到中联办 促释异见
更多 >>

img
时政
外媒文指中国高官把孩子安顿在美国
台湾珍藏中共种鸦片不抗日史料
贸易战前景暗中国股市现资金暴撤
民族之殇30祭,黄河在这里拐了弯
中共重提“阶级”,复辟毛时代?
徐永海:因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我和一
廖:中国政权评论家访问穆尔瑙
鲜桂娥在第二届余志坚纪念奖颁奖致
廖亦武紀念天安門大屠殺30周年主
74名律师联名致信人社部
刘晓波雕像揭幕典礼 新闻公告
拍案惊奇:中国新编学生字典删掉“
曾被官方批评“行为不端” 民谣歌
中国顶端群体的收入疯狂增长,贫富
2018年全球死刑降三成 中国死
敢言的中国社保基金理事长楼继伟丢
批评中国新疆政策的伊斯兰国家被迫
律师会见危志立遭刁难 门卫不许妻
严家伟:发人深思的哀歌
特朗普周四会见刘鹤或宣布“签约峰
奕澜:沉默代表的不是中立,而是顺
蔡楚:向许章润、唐云等捍卫言论自
江棋生: 新闻自由,太值得拥有
蔡楚:“业馀驯兽师”陈云飞3月2
李金芳:忆你,在即将花开的季节-
劉貽牧師:为中国大陆受难的基督徒
紐約:西藏人民抗暴起義六十周年紀
一位六四艺术品保存者的喜与忧
紀念1989年中國民主運動三十週
天安门母亲群体: 哭“六四”大屠
特朗普会在最后一刻不与中国签署贸
特朗普称朝鲜在会谈中提出过多的要
江棋生: 遥送李锐老
蔡楚:送别张先痴先生
美中谈判延长两天 特朗普对达成协
蔡英文不接受两岸和平协议 决心2
纽时:中国黑客重新发起对美网络攻
陈破空:那个时候—写在父亲九十大
一个甲子的流亡生涯 藏人感谢美国
白宫: 3月1日最后期限将至 特
更多 >>

img
思想
五四运动100周年征文
刘同苏: 殉道的颜色(全文版)
罗祖田:邓小平与改革开放
梁慕嫻: 千萬不要忘記中共的政治
蔡楚:给一位基督教家庭教会传道人
彭小明:岁寒沉思忆白桦
王丹:大撒币还是大减税?
余杰:中共是什么时候想当老大的?
蔡楚:通往天堂的名片
陳墨: 我和光光
金陵毕康: 温柔的良夜
李亚东 :《落叶集》——地下文学
王德邦:心香一瓣祭先生
高新:华为公主美加受辱,爱国志士
滕彪:改革开放与经济奇迹的背后
徐友渔:适得其反的再教育
蔡楚:斗草
刘同苏: 信仰抗命的绝对超越
王丹:孟晚舟被捕事件的背后
胡平:我对孟晚舟事件的几点看法
高新:恳求宽限九十天才是真的被“
金陵毕康: 后极权时代的《白毛女
金陵毕康: 列宁像的倒掉
余杰:中国将为德意志,湖南当作普
高新: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时
王力雄:懂新疆首先要懂人心
王丹:中美贸易战不会停止的根本原
江棋生: 再次检视台海两岸关系
高新:“知青岁月”的习近平因“流
余杰:是胜利的顶峰,还是失败的深
胡平:郑重推荐《中国:溃而不崩》
金陵毕康: 艺术家与禁忌
高新:当今圣上习近平青年时代的“
王丹:言论自由比金马奖重要
陈墨: 幽默天性与谐谑传统
蔡楚:老成都的鹅卵石路
金陵毕康: 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
金陵毕康: 后极权时代的遐思
高新:当年的工农兵学员习近平曾陪
滕彪:联合国人权机制对中国有效吗
更多 >>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