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秋雨之福教会长老王怡等前往香港参加会议时,遭到警方阻拦,王怡被控制不能前往,中国基督教成员数量接近共产党员数量,但是却一直遭到执政者打压。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采访报道


星期二一早,成都秋雨之福教会的王怡长老和另外三名长老, 前往香港参加城市福音植堂培训,他们6点多到双流机场,一下出租车,王怡长老就被一群蜂涌而上的便衣带走,之后被软禁在浆洗街派出所。


本台记者随后致电王怡,他表示,“我们今天去香港参加一个会议,做培训,今天早晨六点钟我去机场,到深圳的飞机,到机场就被他们抓到派出所来,告诉我不能去,那我告诉他们说我肯定要去,因为你们没有任何依据,你们把我放出来,我还是会去,这个会到星期六结束,除非你把我关到星期六,放我出去,我还是会去机场。所以,他们现在就说,听上面的决定,让我一个人现在留在派出所的房间里。”


而和王怡一起到机场的三位长老则由罗湖入境香港, 其中一位长老王华生表示,“今天早上王怡长老和我们一起在机场,然后他被拦下来,没有让他来,反正他们是没有理由的,要问问王怡,我现在和彭强、周茂建我们三个到了罗湖。”


在2010年圣诞节平安夜, 王怡也和成都的多名教友打算进行平安夜聚会时,被警方带走讯问,直到多名网友到现场声援和搭救才获得释放。


本台记者之后致电浆洗街派出所询问:“想问一下,有位教会人士叫做王怡,今天早上被你们带到派出所房间来了?”
 
派出所,“你哪里?”


记者,“我是香港打来,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刚刚和他联系,他说在你们这边派出所,不知道说为什么要把他软禁在这里?”
派出所,“我们没有软禁他,他是自由的,随时都可以走。”


记者,“他要去罗湖那里,为什么不让他去呢?”
派出所,“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反正我知道他是自由的,我们这边电话很忙。”


该名接听人员随后挂断了记者的电话,之后王怡表示, 派出所人员将他放出来,他于是再次到机场启程到香港。记者其后多次致电王怡,跟踪情况,他表示,下午三点多再次到了机场,但随即被警察再带到派出所,直到晚上八点多仍无法离开。


2010年是中国“三自”(即受国家宗教局管理的自养、自治、自传教会)爱国基督运动60周年,也是家庭教会在中国被打成“非法”60周年。由于长年受官方打压,即使占教徒数目的大半,家庭教会仍总与神秘、地下、弱势群体等词划上等号。教皇本笃十六世在去年的圣诞弥撒中,也批评中国政府对家庭教会的打压,他号召中国信徒:“勇敢面对当局对宗教自由的限制。”本台曾经报道,北京基督教领袖、维权人士范亚峰被当局软禁在家,至今无法获得自由,而前往探视的律师和朋友也遭到当局人员殴打和拘禁。


根据范亚峰在2010年的估计,中国家庭教会的人数增长迅速, 应该在5000万人左右,加上官方统计的2000多万三自教会成员,以及天主教徒1000多万,中国基督徒总数应该介乎7000万到8000万之间,而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数量在2010年也达到了8000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