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球选手彭帅性侵事件现在越闹越大,已经呈现失控的状态,并直接威胁到即将举行的北京冬奥会。

目前,联合国呼吁中方就彭帅的行踪提供证据。国际女子网球协会主席史蒂夫·赛门发出警告,如果北京对彭帅消失事件不做出澄清,国际女子网球协会将取消在中国的所有赛事。“我们完全准备好终止我们的活动,并承担一切因此带来的后果”,他在接受CNN采访时说,彭帅的指控"比商业利益更重要",“女性必须得到尊重,不能被噤声。”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资深委员庞德透露,彭帅的安危和下落引发全球公愤。他告诉路透社:“如果(北京)不尽快以明智方式解决,可能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并补充道,这可能迫使国际奥会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局势是否会升级为喊停北京冬奥,我很怀疑,但这种事很难说。”

彭帅消失后,美国网球名将小威廉丝、大坂直美以及两次获得奥运会冠军和11次获得法网公开赛冠军的世界单打第一拉斐尔·纳达尔20日也为彭帅发声。

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中国政府不得不出来挽救。在环球电视网公布所谓彭帅给WTA的电子邮件后,环球电视网记者沈诗伟在推特上转载数张彭帅的照片,其中一张彭帅抱着一只猫,后方放着许多玩偶。《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也转发上述推文中称,他从“个人消息来源”确认相片显示的确实是彭帅现况。彭帅很快就会现身出席公开活动。20日晚,胡锡进再发推文,转载了2段视频,显示彭帅与教练及友人在餐厅共进晚餐。在视频中教练还特意提到20日的日期。

但这些彭帅的信息相反引来网友更大的质疑,他们认为这是中国政府的特意安排,欲盖弥彰。

事实上,彭帅被性侵事件本身就疑点重重,但中国极权体制的“神操作”不仅让它成为事实,而且将对冬奥会产生严重影响。



如果中国政府采取正常的处理方式,该事件是不会发展到今天的。我们可以按照正常的逻辑思想一下。如果该事件是假的:张高丽发声明否定,要求彭帅删帖道歉。彭帅发道歉贴,称微博账户被人窃取,并向警方报案。如果是真的:张高丽否定,彭帅发帖反驳,并交由司法机关处理。

总之,公民之间的侵权事件,如果政府不主动介入,该事件便会很快化解。举个例子说明:2017年10月24日,美国女演员希瑟·林德发帖指责前总统老布什在合影时摸她臀部,还给她讲黄色笑话,对她进行了性骚扰。第二天老布什办公室作出道歉并解释称:“布什总统已经93岁了,大概五年前起他就不得不使用轮椅,所以在与人合影时他的胳膊就会落到旁人腰部的下方。为了让他人放松,布什总统一般都会说一些笑话——在某些情况下,他曾以没有恶意的方式拍过女性臀部。“一些人认为这样做没什么,另一些人则明显认为这样做不合适。布什总统对所有受到冒犯的人表示由衷的歉意。”老布什的发言人吉姆·麦格拉思在给美联社记者的声明中说:“布什总统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有意使任何人不适,他为自己试图表达幽默的行为冒犯到林德女士表示诚挚的道歉。”

老布什及时得体的回复很快化解了该事件,并未影响到人们对老布什的尊敬,也没有影响到林德的生活。

但中共“神操作”让这一事件不断发酵,直至难以收拾。

中共网信办在彭帅账户发帖20分钟后便如临大敌四处封杀,结果让该事件成了全世界热点话题。为什么中共这么愚蠢呢?

因为该事件涉及前副总理张高丽,又处在六中全会前,习近平要集中精力开六中全会,因为第三份历史决议事关他的权力延续。于是,彭帅被禁锢在家里,接受相关部门的调查。但中共的不作为让该事件迅速扩散到世界。因为习近平根本就不知道一个世界级运动员的巨大影响力。在美国一个橄榄球明星的影响力绝不亚于总统,他们的背后是上亿的粉丝。

六中全会过后,相关部门觉得该处理这一事件了,于是写报告层层请示。但习大人没有发话,错失化解危机的时间窗口。事实上,武汉疫情的扩散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如果当初及时预警、控制,又何至于严酷封城呢?

党的喉舌胡锡进每次在党遇到危机时,都会挺身而出,但为时已晚,即使彭帅接受央视采访也难以被公众相信。甚至可以说,该事件的真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中国的形象已经被糟蹋殆尽,国际社会外交抵制冬奥会已是大概率事件了。怪谁呢?

中国极权体制极力掩盖事实真相,相反欲盖弥彰。习近平盲目自信,不懂得运动员的影响力,也不屑于化解危机,坐失良机,现在真的闹大了。一个连性侵事件都不知如何应对的国家,其治理能力又在哪里呢?一句话:悲哀。

现在,我们再说说酷吏王小红升官的事。据中国官媒19日报道,赵克志不再兼任公安部党委书记职务,王小洪任公安部党委书记。也就是说,王小红成为了公安部一把手,赵克志降级为二把手。

如何理解这一人事变动呢?我的看法是王小红的职务本来在明年二十大后将会升任公安部党委书记。而现在提前任命的目的在于确保习近平的连任,习需要王小红为他保驾护航。因为习连任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在中国不得人心,各种反对声音不断。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习需要王小红这只恶犬为他看家护院。

这一任命并不意味着赵克志出了问题,赵今年将68岁,已到“七上八下”的退休年龄。王小红是习近平忠实的铁杆兄弟,他的信息目前在网络上并不多。我们通过王小红亲自督办的郑州皇家一号案件可以撩开他真实的面目。

“皇家一号”是皇家一号国际娱乐会所的简称,它是河南省郑州市郑东新区的一家高级娱乐场所,也是郑州及中原地区最大的娱乐会所。“皇家一号”2012年8月开始营业,2013年11月1日被警方以涉嫌卖淫活动查封。“皇家一号”案件中有一百多个涉案人员被起诉,其中87人被判刑。

该案件由时任河南省公安厅厅长王小洪亲自负责督办。但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假案。

2017年5月27日,本人就该案件对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先生进行了专访。

王军涛称,经过分析,他觉得这个案件很荒唐,比如说11月1号“皇家一号”被突然查封后,王小洪从新乡调来上千警员,开了10多辆大巴,把人塞得满满的,把所有人包括当时的工作人员,还有他们说的嫖客妓女全都抓上了车,然后拉到了新乡,在新乡48小时关在车上。两天后,这10辆大巴中没查出一个嫖客,没查出一个卖淫女,而且在突袭中没有查出任何卖淫工具。

“皇家一号”有完整的记录,王小洪把纪录查完之后,也没有查出嫖客妓女,所以在“皇家一号”的判决中没有一个嫖客证据,也没有一个妓女证据。

该所有4500个小姐,其中有2900个是绿牌小姐,然后剩下的红牌小姐。红牌小姐只能在会所里服务,绿牌小姐可以跟顾客出去。王小洪就把所有的绿牌小姐都打成被迫卖淫。

为了打造这个案件,把它说成是今天的结果,刺激读者兴趣,证明自己的正气,王小洪还干了一个非常卑劣的事情,就是把河南省一系列的扫黄案件全都归在了“皇家一号”名下。

“皇家一号”曾经报道的涉案的8个民警,三个副厅以上的干部和一个省级官员秦玉海,都是当庭认罪,最后从轻处理。但这些罪行与皇家一号没有关系。被起诉的155个警官中间,有152个是公安系统,3个是检查系统的人。除了2名警官之外,另外153个警官的判决跟“皇家一号”没关系。

王小红能把此案件做成,实际上是有习近平在背后撑腰,而这个撑腰才制造了这么一个大的错案和冤案。

王军涛说,习近平固然当过知青,是一级级爬上来的,但实际上他身上的公子哥心态还是很重的,对民间疾苦不大关心。在这个案子中,就看出他公子哥心态的另外一个表现,这就是用人完全凭自己的印象和义气,不走专业渠道,不相信专业规则。

以上是对皇家一号案件的简要介绍,采访的全文已刊登在“九头鸟”第四期上,观众朋友们可以购买阅读(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

综上所述,王小红本为酷吏,通过制造冤假错案上位。其掌控公安部后,中国的司法环境将会进一步恶化。习近平希望利用王小红这只恶犬为他保驾护航,但王小红会是他身边的王立军吗?习近平会重蹈薄熙来的覆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