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之:张教授不必生气:这就是中国!

 



张维为挨打几天了,一直惦记着做个稿子,说说这事。因为很想知道,张教授现在想明白了没有,除了他讲的“中国”,还有没有一个“不一样的中国”,或者说现在这个“更是中国”。张教授的问题,其实就是好像他一直没有搞懂:很多人与他对中国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大概张教授怎么也没想到,他的挨打在网络上竟然荡起那么大涟漪;教授更不会想到,对他挨打,简直就是一边倒地欢呼。这给他弄懵了:这世界怎么啦!我是满满的正能量啊!

对于这一点,本人完全理解。像张教授这种人,平时感觉肯定好极了,国师不国师且先放一边,单是在东方卫视做那么多期《这就是中国》,那种感觉该有多爽啊。别人说的中国都不是中国,只有他张维为讲的中国才是中国。那语气,那神态,完全不容置疑。

电视台靓丽的女主持人,还有下面那清一色的男女青年听众,对其都是如众星捧月般,更不管他张教授说什么,都是鼓掌,都是叫好。每次演讲后,听众中偶有一二表示有点疑问,站起来讲出后,也很快就能得到国师的“合理”解答(其实是牵强附会,甚至胡说八道),有疑问者似乎也就只能“释疑”了。

不能说张教授六十几年的人生完全一帆风顺吧,估计还没有遭受过这么大“挫折”,难怪在挨打两天后,微信上有人爆出,张教授被打后一夜之间将其微博上那些曾代表其“光荣历史”的东西彻底清空。依推测,他万没想到,其复旦大学一“著名教授”,且还是这所名校中大概唯一去被北京人称作“海里”(即中南海)献过“国策”的国师,竟然不被那么多人认可——不认可也就罢了,竟还被人打,这让他今后还怎么做人。

估计这几天他伤心透顶。最重要的是,挨打后张教授向多处反映,据说都没有结果——这话如果让张教授自己讲出来,肯定要说那打人者仍“逍遥法外”。如此这般,还是他张教授口中所讲的中国吗?大家从教授口中听到的都是:中国的民主最好,中国的法治最好,尤其是中国在此次抗疫方面做得超级好,因此,“安全感至少是美国人的500倍以上”。

为避免对国师的话断章取义,将其原话录在这里:“我想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这次疫情防控应该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开放式的、体验式的制度自信和中国自信的公开课。……应该说你今天生活在中国,你免于感染新冠肺炎或者免于死于新冠肺炎的安全感,至少是美国人的500倍以上。中国人民对自己制度优势和对美国制度劣势的认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直接,这么亲切,这么具体,这么深刻!”你看国师说得多么带劲。

然而,估计就像两千多年前,当时的人们“苦秦久矣”,谁也说不清,到底有多少人痛恨张教授,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发泄。而此次因疫情暴发导致国际大都市封城多天后,人们在痛苦中终于联想到张国师所讲的那些不是人话,因此终于找到情绪的宣泄口。特别是那个“500倍以上”,让因此次疫情带来巨大痛苦的上海人“气不打一处来”。

也是。即使张教授别的信口开河你全然不知,单凭上面他那段话,就不难觉得这人好像是个白痴。他难道不知道真实的美国是个什么样子?他难道不知道正常的日子,美国驻上海领事馆门前每天有多少人排队申请办签证?他难道不知道至今仍有30几万国人在美留学或学习?要知道,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的留学人员有中国多啊。即使这几年,中美邦交出现“问题”,两国关系明显大不如以前,可还是有成群结队的中国人,非要乘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越过太平洋,去“水深火热”的美国享受“苦难”不可。

约一年前,出于政治和国家安全的考虑,对父母在国家有关部门工作却要去美国读书的中国孩子,美使馆拒发签证。然而他们没有料到,此等“区区小事”,竟让中国人闹到了外交层面,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痛斥美国不该如此无礼。

想想也好笑。你天天骂人家,说人家这不好,那不行,然而却哭着闹着非要去人家那儿读书学习不可。世界上有这样的道理吗?反正我这种笨人怎么也想不通。如果此时两国互换,即中国是美国,美国是中国,那么中国发言人还不把非要来中国不可的美国人羞辱死啊。

记得当时本人还发表了一则评论,其中有几句话是这么说的:“我这人笨,想不通:祖国这么好,中国大学这么多,还有北大清华复旦这样‘世界一流’高等学府,有些中国人,特别是那些一定是爱国青年,为什么非要去美国读书不可呢?世界上如果没有这样一个美国呢?再说句难听点的,从央视,还有从每天例行记者会上,听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发言,美国这也不好那也不好,你们为什么还要去?这让我们这些根本去不了的人会怎么想。难道你们就喜欢去美国吃苦受罪吗?”

回过头还说张教授。张教授还是有本事的。尽管据说他没有任何专业,但人家懂翻译,有经验,且在日内瓦做翻译工作十几年。许多网民“痛恨”张教授,完全是因其人品。

网上有爆料,张教授从日内瓦工作结束回国后,摇身一变,居然出书了,更成为重点大学的教授和比较现代化、国际问题研究专家。“特别是他关于法兰克福机场与上海虹桥机场规模、设施的对比反映出德国落后中国20年的演讲,传到德国教授协会后,一时成为笑谈。温文尔雅的乔伟教授曾任这个协会主席,当年是他建议大家允许张维为参加教授协会的,但对其人品和才能却不以为然。2016 年张的《中国震撼》因受到高层重视而大火的时候,我正在德国访学,乔教授谈到这事,对我说:‘人品不好的人受到重视,是会带来祸害的!’”

提到张教授的人品,网上一片骂声,而他的人品都是在其演讲中体现的。比如,在张教授看来,中国不仅什么都比外国好,尤其是连美国、法国都不在话下。他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连法国人都有勇气叫板美国,为什么有些中国人那么不自信?”他还说过:“美国已经无可奈何,不管它打什么牌,最终都会自取其辱。”

在张教授眼里的排序是:中国、美国、法国。看来,今后所有中国人都应该学一学张教授,学一学他根本不把美帝放在眼里的态度或叫精神,只有这样,才不怕与美国抗衡,甚至不怕与美国开打。张教授认为,和上海、北京、大连比起来,“纽约更像第三世界”。他还打赌中国从来不会有经济危机,美国经济危机还要中国来帮忙,希望下次不要来求中国等等。他这样形容美中关系:“好在我们中国领导人经历过文革乱世,我们知道怎么对付流氓。”



你如果听过张教授演讲,就知道什么叫“霸气”,什么叫“大国风范”。听他演讲,台湾说统一就能统一,只是中国现在还不想;其他一些被外国占据的岛礁,说夺回就能夺回,只是中国还没想要。听张教授一开口,中国不仅在战略上可以藐视敌人,就是在战术上同样可以藐视。中国人早就像前国王说的那样: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蟞。

张教授的胡说八道太多,就是用十天打八夜也抄不完。我只想说,包括复旦在内,偌大一个上海,那么多有识者,怎么就单请他张教授去讲中国,讲民主,讲东西方比较?难道就不怕笑话吗?当然,东方卫视似乎不怕。为什么不怕,就像我们的官员只对上面负责不对下面负责。所以“下面”对他再有意见也是白搭。而东方卫视同样,只要上海的官方喜欢,至少不批评电视台的领导,观众也好,上海的有识之士也罢,对张教授再不满也不起作用。

因此,我为复旦大学悲哀,为东方卫视悲哀,为整个上海悲哀。

凡是骗子必有被揭露的一天。凡是政治骗子必有倒台的一天。清华大学的政治骗子胡鞍钢事实上已经倒台了——前段时间,清华大学一些毕业的学生还在签署联名信,要求清华大学处理这个政治骗子。而此次张教授兼“国师”挨揍,难道不是其“倒台”的前兆吗?

2022.4.26
民主中国 | minzhuzhongguo.org

梁之:张教授不必生气:这就是中国!

 



张维为挨打几天了,一直惦记着做个稿子,说说这事。因为很想知道,张教授现在想明白了没有,除了他讲的“中国”,还有没有一个“不一样的中国”,或者说现在这个“更是中国”。张教授的问题,其实就是好像他一直没有搞懂:很多人与他对中国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大概张教授怎么也没想到,他的挨打在网络上竟然荡起那么大涟漪;教授更不会想到,对他挨打,简直就是一边倒地欢呼。这给他弄懵了:这世界怎么啦!我是满满的正能量啊!

对于这一点,本人完全理解。像张教授这种人,平时感觉肯定好极了,国师不国师且先放一边,单是在东方卫视做那么多期《这就是中国》,那种感觉该有多爽啊。别人说的中国都不是中国,只有他张维为讲的中国才是中国。那语气,那神态,完全不容置疑。

电视台靓丽的女主持人,还有下面那清一色的男女青年听众,对其都是如众星捧月般,更不管他张教授说什么,都是鼓掌,都是叫好。每次演讲后,听众中偶有一二表示有点疑问,站起来讲出后,也很快就能得到国师的“合理”解答(其实是牵强附会,甚至胡说八道),有疑问者似乎也就只能“释疑”了。

不能说张教授六十几年的人生完全一帆风顺吧,估计还没有遭受过这么大“挫折”,难怪在挨打两天后,微信上有人爆出,张教授被打后一夜之间将其微博上那些曾代表其“光荣历史”的东西彻底清空。依推测,他万没想到,其复旦大学一“著名教授”,且还是这所名校中大概唯一去被北京人称作“海里”(即中南海)献过“国策”的国师,竟然不被那么多人认可——不认可也就罢了,竟还被人打,这让他今后还怎么做人。

估计这几天他伤心透顶。最重要的是,挨打后张教授向多处反映,据说都没有结果——这话如果让张教授自己讲出来,肯定要说那打人者仍“逍遥法外”。如此这般,还是他张教授口中所讲的中国吗?大家从教授口中听到的都是:中国的民主最好,中国的法治最好,尤其是中国在此次抗疫方面做得超级好,因此,“安全感至少是美国人的500倍以上”。

为避免对国师的话断章取义,将其原话录在这里:“我想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这次疫情防控应该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开放式的、体验式的制度自信和中国自信的公开课。……应该说你今天生活在中国,你免于感染新冠肺炎或者免于死于新冠肺炎的安全感,至少是美国人的500倍以上。中国人民对自己制度优势和对美国制度劣势的认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直接,这么亲切,这么具体,这么深刻!”你看国师说得多么带劲。

然而,估计就像两千多年前,当时的人们“苦秦久矣”,谁也说不清,到底有多少人痛恨张教授,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发泄。而此次因疫情暴发导致国际大都市封城多天后,人们在痛苦中终于联想到张国师所讲的那些不是人话,因此终于找到情绪的宣泄口。特别是那个“500倍以上”,让因此次疫情带来巨大痛苦的上海人“气不打一处来”。

也是。即使张教授别的信口开河你全然不知,单凭上面他那段话,就不难觉得这人好像是个白痴。他难道不知道真实的美国是个什么样子?他难道不知道正常的日子,美国驻上海领事馆门前每天有多少人排队申请办签证?他难道不知道至今仍有30几万国人在美留学或学习?要知道,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的留学人员有中国多啊。即使这几年,中美邦交出现“问题”,两国关系明显大不如以前,可还是有成群结队的中国人,非要乘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越过太平洋,去“水深火热”的美国享受“苦难”不可。

约一年前,出于政治和国家安全的考虑,对父母在国家有关部门工作却要去美国读书的中国孩子,美使馆拒发签证。然而他们没有料到,此等“区区小事”,竟让中国人闹到了外交层面,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痛斥美国不该如此无礼。

想想也好笑。你天天骂人家,说人家这不好,那不行,然而却哭着闹着非要去人家那儿读书学习不可。世界上有这样的道理吗?反正我这种笨人怎么也想不通。如果此时两国互换,即中国是美国,美国是中国,那么中国发言人还不把非要来中国不可的美国人羞辱死啊。

记得当时本人还发表了一则评论,其中有几句话是这么说的:“我这人笨,想不通:祖国这么好,中国大学这么多,还有北大清华复旦这样‘世界一流’高等学府,有些中国人,特别是那些一定是爱国青年,为什么非要去美国读书不可呢?世界上如果没有这样一个美国呢?再说句难听点的,从央视,还有从每天例行记者会上,听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发言,美国这也不好那也不好,你们为什么还要去?这让我们这些根本去不了的人会怎么想。难道你们就喜欢去美国吃苦受罪吗?”

回过头还说张教授。张教授还是有本事的。尽管据说他没有任何专业,但人家懂翻译,有经验,且在日内瓦做翻译工作十几年。许多网民“痛恨”张教授,完全是因其人品。

网上有爆料,张教授从日内瓦工作结束回国后,摇身一变,居然出书了,更成为重点大学的教授和比较现代化、国际问题研究专家。“特别是他关于法兰克福机场与上海虹桥机场规模、设施的对比反映出德国落后中国20年的演讲,传到德国教授协会后,一时成为笑谈。温文尔雅的乔伟教授曾任这个协会主席,当年是他建议大家允许张维为参加教授协会的,但对其人品和才能却不以为然。2016 年张的《中国震撼》因受到高层重视而大火的时候,我正在德国访学,乔教授谈到这事,对我说:‘人品不好的人受到重视,是会带来祸害的!’”

提到张教授的人品,网上一片骂声,而他的人品都是在其演讲中体现的。比如,在张教授看来,中国不仅什么都比外国好,尤其是连美国、法国都不在话下。他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连法国人都有勇气叫板美国,为什么有些中国人那么不自信?”他还说过:“美国已经无可奈何,不管它打什么牌,最终都会自取其辱。”

在张教授眼里的排序是:中国、美国、法国。看来,今后所有中国人都应该学一学张教授,学一学他根本不把美帝放在眼里的态度或叫精神,只有这样,才不怕与美国抗衡,甚至不怕与美国开打。张教授认为,和上海、北京、大连比起来,“纽约更像第三世界”。他还打赌中国从来不会有经济危机,美国经济危机还要中国来帮忙,希望下次不要来求中国等等。他这样形容美中关系:“好在我们中国领导人经历过文革乱世,我们知道怎么对付流氓。”



你如果听过张教授演讲,就知道什么叫“霸气”,什么叫“大国风范”。听他演讲,台湾说统一就能统一,只是中国现在还不想;其他一些被外国占据的岛礁,说夺回就能夺回,只是中国还没想要。听张教授一开口,中国不仅在战略上可以藐视敌人,就是在战术上同样可以藐视。中国人早就像前国王说的那样: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蟞。

张教授的胡说八道太多,就是用十天打八夜也抄不完。我只想说,包括复旦在内,偌大一个上海,那么多有识者,怎么就单请他张教授去讲中国,讲民主,讲东西方比较?难道就不怕笑话吗?当然,东方卫视似乎不怕。为什么不怕,就像我们的官员只对上面负责不对下面负责。所以“下面”对他再有意见也是白搭。而东方卫视同样,只要上海的官方喜欢,至少不批评电视台的领导,观众也好,上海的有识之士也罢,对张教授再不满也不起作用。

因此,我为复旦大学悲哀,为东方卫视悲哀,为整个上海悲哀。

凡是骗子必有被揭露的一天。凡是政治骗子必有倒台的一天。清华大学的政治骗子胡鞍钢事实上已经倒台了——前段时间,清华大学一些毕业的学生还在签署联名信,要求清华大学处理这个政治骗子。而此次张教授兼“国师”挨揍,难道不是其“倒台”的前兆吗?

2022.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