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荒诞选举,欧盟指责香港特首选举进一步侵蚀一国两制 G7外长发表联合声明

香港特首参选人李家超周日(5月8日)以1416票、超过99%的高得票率当选香港新一届特首,将于7月1日走马上任。多位分析人士分析,未来五年内,他将是香港史上对北京最唯命是从的特首。而北京赋予出身警界、但缺乏行政和财经背景的李家超最主要的任务﹐将包括推动基本法第23条的立法、厉行港版国安法和大力推行港人的爱国教育等施政,以强化北京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

欧洲联盟(EU)外交政策负责人8日表示,警队出身、曾任香港保安局局长的李家超,被钦点为香港新特首,违反了民主规范。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 Fontelle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欧盟对这种违反民主原则和政治多元化的行为感到遗憾,并视这次选择过程为瓦解‘一国两制’原则的又一步。”

声明称:“欧盟非常重视按照‘基本法’和国际承诺,维护香港高度自治及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包括媒体自由、民主原则和法治。”博雷利还表示:“欧盟呼吁中国和香港当局遵守其国家和国际承诺,特别是以普选方式选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成员的最终目标。”

世界工业七国集团主要大国和欧盟周一在任命前英国殖民地的安全主管为香港特首后表示 “严重关切”,声明提及李家超监督了对香港民主运动的镇压。

七国集团(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和美国)和欧盟的外交代表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一选举过程和由此产生的任命是对普选目标的彻底背离,进一步削弱了香港人获得合法代表的能力。

世界工业七国集团和欧盟外交代表说:“我们对这种持续侵蚀香港的政治和公民权利及自治权的做法,深表关切。” 世界工业7国集团与欧盟说,导致任命李家超的过程是 “对政治多元化和基本自由的持续攻击 ”的一部分。

他们敦促新的行政长官 “尊重在香港受到保护的权利和自由”,并确保司法系统维护法治。

▲美国之音(VOA)5月8日报道:效忠北京的李家超当选香港新特首 中共实现香港“二次回归”

李家超当选香港新行政长官。


李家超当选香港新行政长官。

台北 —香港特首参选人李家超周日(5月8日)以1416票、超过99%的高得票率当选香港新一届特首,将于7月1日走马上任。多位分析人士分析,未来五年内,他将是香港史上对北京最唯命是从的特首。而北京赋予出身警界、但缺乏行政和财经背景的李家超最主要的任务﹐将包括推动基本法第23条的立法、厉行港版国安法和大力推行港人的爱国教育等施政,以强化北京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

香港七月将迎来史上第一位武官出身的特首。现年64岁的李家超在香港警界和保安局服务超过40多年。过去十年,他在处理泛民主派所发起的“占中运动”和“反送中”等抗争上,作风尤其强硬。外界普遍认为,这让他成为中共眼中少数能贯彻北京“止暴制乱”的鹰派人物,也是他于4月出线、成为北京唯一支持之特首人选的主要原因。

有了北京的背书,再加上,只有一人的等额选举,李家超的胜选如囊中取物。不过,只花一个月时间准备参选的他,发表过的政见少有新意。

选前两天,李家超5月6日在一场名为“我与我们、同开新篇”的造势大会上,强调其政纲是要建立一个安全稳固的环境,让港人无后顾之忧向前发展。他还总结未来施政的四大主轴将分别为强化治理能力、精简土地房屋供应程序、提升香港竞争力和重视青年发展。

香港套用等额选举 凸显“二次回归”

旅居美国的时事评论员程翔认为,香港在《全国人大关于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通过后、首次举行的这场特首选举,最显着的意义是中共彻底弱化了香港的选举制度。

中国人大2021年3月通过的《决定》收紧了香港选制的自主性,并要求落实中共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及“爱国者治港”原则。针对选务,北京也一改过去对支持人选隐晦的表态,并直接否决差额选举,不再安插“陪选”的竞争对手,甚至泛民人士同台角逐的“排场”。

程翔说,以今年的选情来看,香港终于在九七回归的25年后,实现了三年前习近平智囊郑永年所主张的,从主权到统治权的“二次回归”,这代表李家超这位新任特首未来只会对北京惟命是从。

程翔告诉美国之音:“新的(香港)选举法完全按照中共在国内进行的选举法套用到香港来,采取等额选举,就是实现了所谓第二次回归,是统治权的回归,肯定他(李家超)就是完完全全按照中央的意图来管理香港”。

李家超无政经背景 警察治港受青睐

李家超虽缺乏历任香港特首都有的政经或行政资历,但他在过去5年内却“三级跳”,从保安局长升任政务司长,再直取特首大位。

观察人士分析,香港当前的乱局让李家超的劣势反成了优势,因为香港在历经大规模抗争与新冠疫情失控后,北京急需的是一个听话、能够贯彻中共指令的代理人,而不是积极向中央争取权益的港人代表。

曾在香港主持电视政论节目,现旅居美国纽约的印裔美籍专栏作家褚简宁(Michael Chugani)分析,环顾当今香港政坛,李家超已然是北京唯一可用的鹰派代理人选。

褚简宁告诉美国之音:“北京环顾四周,(自问)还有谁可以来当特首?政府内部是还有几个人,例如财政司长陈茂波也有可能,但我认为,北京需要一个强势的人,而曾经是警察的李家超,在(处置)2019年的抗争时表现强硬。”

中共20大前 香港“维稳”重中之重

位于台北的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国安组特约研究员李华球分析,北京未来赋予李家超最急迫的任务,将是防范香港的民主声浪于年底的二十大前死灰复燃,并确保一个“听话与安静的香港社会”,而种种迹象也显示,李家超已将高度维稳与防范外力介入列为其施政重心。

李华球告诉美国之音:“这一个贯彻一定是非常严厉的,不会像过去‘马照跑、舞照跳’,恐怕港区(版)国安法就是用来贯彻‘一国两制’很重要的一个法,我相信,许多香港人不会服气,可是也没有办法。”

在此前提下,香港各界预期,李家超任内除了将严格执行港版国安法,并推动各级学校的爱国教育外,香港假新闻法以及2003年就被港人挡下的基本法第23条,恐将重启立法程序。

李家超指基本法23条立法为优先工作

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于2002年提出基本法第23条的立法,该条文规定特区政府“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不过遭到泛民主派人士的广泛反对,并于2003年7月1日号召50万人上街游行,迫使董建华放弃23条立法的尝试。

不过,李家超已于4月14日受访时表态,将于任内优先推动第23条的立法。

早在今年初,香港保安局长邓炳强已透露,草案将于今年底前提交立法会审议,而立法内容将着重于“间谍罪”,以因应美国中情局所成立的“中国任务中心”。

李家超政纲 强调解决住房难题

除了国安问题,“精简土地房屋供应程序”等住房政策,则是李家超政纲中另一个着墨较深之处。他强调“提速、提效、提量”,亦即,加快政府寻地建屋的效率。

对此,位于美国的程翔认为,中共始终认定,不管是2014年的“占中运动”、还是2019年的“反送中抗争”,背后深层的原因都是年轻人买不起房、前途茫茫所累积的怨气,是“极端资本主义”造成垄断的恶果。因此,李家超主打住房供给,是想从土地政策入手,解决此一民怨。他上任后,也应会向地产巨头施压,以解决此一社会问题。

据彭博社报道,香港总资产超过千亿美元的“四大地产商”——新鸿基、长和、恒基兆业和新世界已表态支持李家超。

旅居美国纽约的褚简宁也说,住房难题将是李家超的头号施政目标之一。褚简宁告诉美国之音: “他的政策是以结果为导向,这意味着他希望制定能够产生结果的政策,并确保公务员遵循其命令。关于住房,港府可能补贴低收入户,也可能向这群人推出‘公屋提前上楼’政策,这或许将是他的重要工作之一。”

香港融入大湾区 港媒忧成“南深圳”

李家超的另一个施政主轴是提升“香港的竞争力”。但分析人士说,李家超所认定的竞争力恐来自遵循北京规划,让香港经济融入“粤港澳大湾区”,而非延续香港作为国际社会所推崇的信息自由、金融开放的国际金融中心。

港媒曾调侃,在北京的规划下,香港正从“东方明珠”褪色为大湾区内的“南深圳”,或从特别行政区降格为另一座中国城市。

疫情与政治因素迭加 打击外资对港信心

事实上,北京仍看重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性,因为,美中爆发金融战后,多数中概股若从美股退市,必然要回流港股,而中国所能吸引到的外资,也仍有六成以上是经由香港流入。

因此,作家褚简宁认为,未来不管谁出任财政司长,都应会在商界压力下,力促李家超确保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不过,香港长期防疫失准已让不少外商撤出香港,再加上,“一国两制”的前景不明,李家超恐须加把劲,才能重振外资的信心。

但程翔的看法较为悲观。他说,除了外汇兑换等金融自由度,国际金融中心的条件还包括信息流通、言论自由等配套,才能打造透明的营商环境。但在中共统治下,国安考虑已高于经济利益,程翔不认为,李家超有能力扭转此一治理结构。

程翔告诉美国之音:“它(中共)一直以来都认为,香港是外国用来渗透、颠覆中共政权的一个桥头堡,它不会珍惜香港百年来所建立的、跟国际社会的关系,因为它觉得,香港这种状态会影响共产党的政权安全。”

涉港政军人事 凸显国安考虑

北京对“境外势力渗透”的恐惧及彰显维稳的意志,也反映在港府的人事安排上。例如,财政司长陈茂波的民意支持度优于李家超,一度被视为特首热门人选,但他最后却因未获北京支持而黯然退选。相反地,保安局长邓炳强因与李家超一样强硬镇压社运而受到北京青睐,现传出可望升任政务司长。

另外,北京于年初先是任命专责内卫的武警少将副参谋长彭京堂接掌解放军驻港部队的司令员,又让专研反恐及新疆问题的中国社科院副院长王灵桂出任港澳办副主任,都被港媒解读为,北京针对香港安全大局所下的“先手棋”。

观察人士说,这样的人事任命也凸显出,香港将由“菁英治港”转为“武官治港”的警察城市。

前香港浸会大学新闻学系助理教授杜耀明认为,李家超领导下的港府缺乏应对外部风险的信心,终将使其在立法与行政面只能持续靠拢内地,经济上,也将加大对“粤港澳大湾区”的依存度,这恐丧失香港的独特性。

杜耀明在文字访问中告诉美国之音:“如果中国内部出现任何问题,香港也将被绑在一起无从逃脱,加以香港公民社会遭遇打压难以发出反对声音,未来许多不满新特首的港人恐怕只能‘用脚投票’选择离开。”

▲英国广播公司(BBC)5月8日报道:香港特首选举:唯一候选人李家超当选新任行政长官

香港第六届行政长官选举周日(5月8日)举行。经严格审查的香港行政长官选举的唯一候选人李家超在出席投票的1428名选委中以1416票的支持票获胜,当选香港特首。另有8人投反对票。

行政长官选举投票在早上9时开始,至上午11时半结束。共有1428名选举委员会委员投票,投票率为97.74%.

香港前政务司司长李家超为唯一一名候选人。警界出身的他,需取得超过750张有效的支持票,才能当选。当选人并由北京任命,在7月1日宣誓后,成为下任行政长官。

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发表声明称:“李家超最终在选举中以99.16%的得票率高票当选为行政长官人选,充分反映香港社会对其高度认同和肯定。”

声明又称,“新选制选出的爱国者治港队伍一定能够团结带领香港社会各界与祖国人民并肩奋斗,共同谱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香港篇。”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对香港媒体表示,今后所谓“非建制派”或“民主派”的称号已经不合时宜,进入管治班子的人一定是爱国者,不论背景属于建制派抑或民主派。

他又说,李家超施政没有“蜜月期”,需要处理一大堆急切的问题,特别是控制疫情和尽早恢复与内地和海外通关,亦要解决经济民生问题。

此次特首选举是北京去年出台香港“完善选举制度”后的首次特首选举。唯一的候选人李家超在4月29日发表政纲,声言要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同时加快让轮候公共房屋的市民早日入住。

但有关香港政制改革方面他几乎是只字不提。

李家超在政纲发布会上声言,如果当选将会带给香港市民一个“会做事、做成事”的政府,并再次强调,他领导的政府将会以结果为目标。

首位警界出身的特首

警察出身的李家超在4月13日正式报名参选第六届行政长官选举,成功取得786张提名票,超过选委半数。

舆论普遍认为,在“完善选举制度”的安排下,这次香港特首选举和澳门的“一人模式”雷同。获北京“祝福”的李家超成为至今唯一候选人,不出意外的话将笃定成为下届特首。

评论亦表示,这一动向反映北京对未来特首的要求,会侧重于维护国家安全及稳定。

香港最大建制派民建联副主席张国钧之前接受BBC中文专访时表示,过去香港发生了好多重大事情,管治效能并不理想,官员在团队精神有所缺乏,做事少了政治担当。这一方面李家超的背景是能够胜任的。

不过,根据香港民意研究所的定期民意调查,2019香港修例风波爆发后,李家超的民望净值长期处于负值;其中在2019年10月,他的民望净值为负63.4%.香港研究协会今年4月初的民调亦显示,李的评分为2.25分(满分为5),接近不满意水平。

反应:建制派欢迎,有学者指难以赢回年轻人

投票结果出炉,香港现任特首林郑月娥发表声明祝贺李家超当选;她说她和本届政府,将会与候任行政长官做好交接,并会全力为新一届政府就任,提供一切所须的协助。

另一名选举委员唐英年向港媒说,对李家超的新职充满期望,认为李的高票当选,“将体现到社会各界支持”。

香港选举委员叶国谦则告诉BBC, 大家要关注的就是“李家超自己对香港的承担,对自己本身是否真的按照香港有关法律,去维护香港的法治,去维持我们现有的制度,才最重要。”

叶国谦说:“首要我觉得他得解决房屋问题,得给香港市民一个信心。另一个就是经济上面,面对疫情,香港经济确实在面对一个非常严峻的境地。这个他也得解决。”

他问道,对“有过往曾经担任警察,担任过这职务的人,有什么好担心的?”

事实上,李家超亦在竞选期间,表示他将团结香港,并向年轻世代喊话,誓言赢回香港年轻人支持。根据港媒《香港01》报导,在投票前夕的五月四日,李家超参加庆祝“五四”运动与近80位香港年轻人举办的一场活动,李家超当时称他的新政府将青年政策放在重要地位。

他又说,他愿意为在修例风波“干犯法律”的香港年轻人提供机会,“愿意在适当时候跟不同人沟通,并为香港的长远发展建立出好的社会氛围”。

不过,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陈家洛教授则对李家超能否弥补香港社会的裂痕,表示存疑。他告诉BBC中文,如果李家超的前任特首都无法团结香港,那么他能团结香港的机会“几乎为零。”

陈家洛解释,鉴于李家超曾任保安局局长的背景,以及2019年负责修例条例的主要官员,北京决心在这场仅有一人的竞争中选择他,“宛若在香港的伤口上撒盐。”陈家洛告诉BBC,李家超无法掩饰自己与香港的公民自由和人权受到的侵蚀没有关系,亦不能假装他没有在林郑月娥政府(以及之前的梁振英政府)中任职工作。现在他能做的是把政策聚焦在住房和社会流动政策问题。

“豹子不可能改变牠的斑点,对吧?”陈家洛说。

有关香港年轻世代,陈家洛称说,目前为止李家超能做的事就是“不时地组织并和中联办麾下的基层组织中的年轻人一起举办活动,因为他确实需要年轻面孔的参与,以便在香港年轻人中显得受欢迎。

事实上李家超宣布参选特首时,时事评论员程翔便曾对BBC中文表示,北京选择李家超是从“止暴制乱”的角度上考虑。程翔认为回归以来,中央政府对香港一直有抱怨——九七的回归只是视为主权回归,25年来治权及人心并未回归。2019年,反修例风波后,北京立定决心拿回香港的治权,从而使香港今后的管治与国内一套看齐。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5月8日报道:欧盟:李家超当香港新特首 违反民主规范

欧洲联盟(EU)外交政策负责人8日表示,警队出身、曾任香港保安局局长的李家超,被钦点为香港新特首,违反了民主规范。

64岁的李家超负责监督对香港民主运动的镇压,他8日被拥护北京人士所组成的选举委员会推选为香港行政长官(特首)。受到美国制裁的李家超,是北京支持的唯一候选人,将接替林郑月娥。

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 Fontelle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欧盟对这种违反民主原则和政治多元化的行为感到遗憾,并视这次选择过程为瓦解‘一国两制’原则的又一步。”

声明称:“欧盟非常重视按照‘基本法’和国际承诺,维护香港高度自治及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包括媒体自由、民主原则和法治。”

博雷利还表示:“欧盟呼吁中国和香港当局遵守其国家和国际承诺,特别是以普选方式选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成员的最终目标。”

在香港经历数年政治动荡和令人疲惫的疫情控制后,李家超出任特首,是这个城市的最高职位首次由安全官员担任。

李家超以1416票,高票当选香港特首,得票率达99.4%,不支持票八张,另外有四票因投票者没有选票上做出选择而被视为无效票。

▲德国之声(DW)5月8日报道:香港“一人模式” 特首选举 李家超高票当选

香港周日举行第六届行政长官选举,警界出身的前政务司司长李家超作为唯一候选人高票当选。他将在七月接棒林郑月娥成为香港特首。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第六届行政长官选举在周日(5月8日)当地时间上午9时至11时半进行投票。作为此次选举的唯一候选人,前政务司司长李家超以99%的得票率当选,打破历届记录。

主要由亲北京人士组成的选委会共有1461名选举委员,每名选委可投下“支持”或“不支持”票。周日有1428人参与投票,投票率为97.74%,其中1416人投下支持票,8人投不支持票。

李家超在发表当选感言时表示,上任后会全力推进落实政纲,并立即启动组班工作。他也强调日后会坚持全面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

现年64岁的李家超7月1日将接棒林郑月娥成为下届香港特首。

李家超原任香港政务司司长,在四月初辞去职务获中央批准后,宣布参加第六届行政长官选举。出身警界,接着又从保安局副局长一路晋升为保安局局长、政务司司长的李家超,给外界严厉执法的印象。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系副教授陈家洛日前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李家超的形象是一个“不喜听取他人意见、缺乏包容”的强硬执法者。他还说,尽管李家超努力改善强硬形象,在谈及新闻自由、反对派和民主时语气更加柔和,但“专制者很擅长做这些表面改变,本质上他们不会改变。”他认为,李执政后将更加坚定地实施针对香港公民社会的强硬措施,“香港人未来的日子预计会非常艰难。”

批评者指出,2019年香港民主运动期间,李家超在政府对抗议者的全面镇压中发挥了作用。当时任职于香港安全部门的李家超监督了数以万计的逮捕行动,港警也被批评过度使用暴力。

旅美民运人士王丹周六在推特上写道:“任何李家超‘当选’香港特首的说法,都是对‘选举’两字的侮辱。因为,‘一人当选’根被就是笑话,而香港,早就没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选举了。”



据香港媒体报道,周日上午投票期间,香港警方在湾仔会展中心的主投票站周围部署大批警力维安,约有6000至7000名警力待命。

香港民主派政党社会民主连线(LSD)在投票开始前举行了三人抗议活动,要求实行双普选。美联社报道称,警方搜索了他们的随身物品并记录其个人资料,但并未将其逮捕。

为应对新冠疫情,香港出台严格防疫禁令,禁止超过4人在公共场所集会。

(路透社、法新社、美联社等)

▲美国之音(VOA)5月8日报道:香港特首选举唯一候选人闭门造势 学者批评假选举令港人厌恶

新一届香港特首选举唯一候选人李家超5月6日在湾仔会议展览中心举行造势大会,中英文口号“我和我们”及“We and Us”引起文法及翻译错误等争议。(美国之音 汤惠芸)

香港 —新一届香港特首选举星期天(5月8日)投票,唯一候选人李家超星期五举行了闭门造势大会,只有受邀请的人士及传媒可以入场。同时,李家超的中英文竞选口号,引起文法及翻译错误的争议。有学者批评,今届特首选举以 “中国式的假选举”去鱼目混珠,就算李家超一人参选下以超高票当选特首,只会令香港人觉得这次新选制下的特首选举 “假到令人厌恶”。

中国全国人大常会去年3月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后,星期天(5月8日举行的第6届特首选举,将由不足1,500名几乎全部是亲北京的选委投信任票选出新特首,也是主权移交25年来,首次有现届特首不争取连任下,只有一人参选的特首选举,

今届特首选举虽然只有唯一候选人李家超参选,不过,1,461名选举委员(简称选委)星期天仍要到湾仔会议展览中心票站,投下信任或者不信任票,李家超取得超过750票信任票就可以当选新一届特首。

在新选制下,有权投票选特首的选委由上届的1,200人增加到1,500人,由于部份选委的身份多于一个界别,实际选委人数只有1,461人,而且几乎百分百是亲北京的人士,多家香港传媒估计,李家超取得的信任票可能超过9成,有可能成为历届得票率最高的特首选举当选人。

谭惠珠冀告别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的年代

李家超星期五(5月6日)投票日前两日,在湾仔会议展览中心举行造势大会,超过1,400名选委及各界代表出席,竞选团队邀请6名代表上台发言,包括一名中学生、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黄友嘉、警务处前处长邓竟成、与李家超相识25年的印度少数族裔代表,和去年东京奥运女子乒乓球团体赛铜牌得主之一杜凯琹.

参与造势大会的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接受传媒访问表示,李家超的政纲务实,她认为香港需要告别过去 “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的年代。

谭惠珠说:我们已经付出了很多代价,我们现在要进入一个 “议而决”的年代,我看他(李家超)的政纲就讲明要 “以结果为目标”,他也了解到政府是要自身建设,也了解我们市民认为重要的事情,例如抗疫、通关、房屋等等的问题,我认为他的政纲是可以很务实,得到大家(选委)的支持的话,一定可以让我们进入一个 “议而决”的年代。

梁振英发言连标点符号读基本法条文

盛传有意参选今届特首选举,最后未获北京支持参选的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上台发言表示,特首选举是香港政治生活的头等大事,因为特首是香港的首长,同时要对北京中央人民政府负责,他强调香港的政治体制是行政主导,并列举《基本法》及《中英联合声明》有关特首产生办法,以及特区政府职能的条文,罕有地连标点符号都逐字逐句读出。

梁振英说:(基本法)64条是这样讲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必须遵守法律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负责(冒号):执行立法会通过并已生效的法律(分号);定期向立法会作施政报告(分号);答覆立法会议员的质询(分号);征税和公共开支须经立法会批准(句号)。

李家超提到小时候被欺负立志做警察

造势大会最后由李家超上台发言,他透露小时候在公共屋村的生活经验,并表示有一次与朋友到屋村附近山坡玩耍,在山上被一群稍为年长的 “童党”打劫,对方有人手持一把大约4吋长的弹簧刀,这段被人欺负的经历,令他立志长大后做警察,保护市民和弱势社群。

李家超说:我当时没有钱,所以胸口挨了好几拳,我是害怕的,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当你 “怒不敢言” 那种无助的感觉,所以我选择职业的时候,首先就是当警察,保护市民、保护弱势社群,在我的政纲里面,我提出要建立一个安全稳固的环境,让大家无后顾之忧,全面向前发展。

造势大会中英文口号惹争议

李家超造势大会最引人关注的是中英文口号,“我和我们 同开新篇”:“We and Us A New Chapter Together”,“我和我们”与英文 “We and Us”两个字都解 “我们”的意思不同,引起文法及翻译错误等争议。

李家超星期六(5月7日)凌晨在社交网站帖文回应表示,竞选团队曾讨论 “We and Us”的翻译问题,最后认为传意更加重要,竞选团队想表达的是一种 “大家一起,无分你我的意思”。帖文又表示,明白每人对事物有不同看法,但可尊重彼此差异,“只坚持自己想法,容不下别人意见,社会的矛盾冲突必然很多,值得我们反思。”

钟剑华指反映竞选团队水平低

香港民意研究所前副行政总裁钟剑华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李家超对竞选口号的解释语焉不详,竞选口号争议反映的不只是语文水平的问题,而是思维逻辑都出错,可见竞选团队水平低。

钟剑华说:他(李家超)在这几个星期去见人,接受采访时,他的语言用字很乱,已经发生多次了,这次他用 “We and Us”令人摸不着头脑,与中文那句 “我和我们”完全不同,也不应该这样翻译,而且两个字究竟有什么分别呢﹖我见到他后来有解释的,但是解释到根本不知(道)他讲什么,什么尊重差异之类,我觉得这个不单纯是语文的问题,这个基本上是思维逻辑都出了错,我觉得这个当然未必一定是他的问题,他当然有份,他肯定有看稿,但是他的团队里面的人水平可以说都是很低。

批梁振英发言不尊重场合

对于前特首梁振英上台发言时,罕有地连《基本法》条文的标点符号都逐字逐句读出,钟剑华认为,梁振英有意参选今届特首选举,无奈北京最后只支持梁振英的前下属李家超一人参选,梁振英连入闸的机会都没有,反而要亲自向李家超送上提名,支持李家超成为唯一候选人,梁振英出席造势大会也只是 “演戏”,发言的内容对李家超并不尊重。

钟剑华说:李家超出任问责团队(官员),正正就是梁振英担任特首开始的,梁振英做特首的时候,李家超不是直接是他的下属,是他下属(保安局长黎栋国)的下属(保安局副局长)而已,所以现在被李家超超越了,梁振英未必很服气,这个也可以想像得到,演戏就演吧,但是未必很服气,他今天(造势大会)的演词很奇怪的,将《基本法》讲的东西读一遍,连那些句号、顿号都讲得清清楚楚,这是怎样呢﹖是做 “国师”吗﹖好像教人做事那样,我觉得那是很不尊重那个场合的。

造势大会闭门举行只是“演戏”

钟剑华表示,这次李家超的造势大会在一个闭门的密封场合举行,而且只有受邀请的人士及传媒可以入场,与上届2017年的特首选举,候选人之一前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在中环爱丁堡广场举行的户外造势大会,有大约5千名市民自发参与,场面和意义都不能相提并论。

钟剑华说:问题现在今次(李家超)的造势大会是关起门、在一个密封场合,讲明叫其他人不要去,这些就不是叫造势大会,我觉得这个叫 “演戏大会”,真正的造势大会是号召支持者去投票,现在你知道那些支持者是那1,500人(选委),那1,500人超过一半已经给他(李家超)提名票了,所以这个造势大会纯粹是 “过场”的,即是做足选举工程要做的所有事情而已。

批中国式假选举令港人厌恶

今届特首选举正值香港主权移交25周年,北京承诺的一国两制 “50年不变”走到一半,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但是今届特首选举只有李家超一人参选,由不足1,500人的选委投下信任票选出,《基本法》承诺的立法会及特首双普选可能遥遥无期。

钟剑华表示,今届特首选举以 “中国式的假选举”去鱼目混珠,就算李家超一人参选下以超高票当选特首,都只会令香港人觉得这次新选制下的特首选举 “假到令人厌恶”。

钟剑华说:这种虚伪只会令到我们对北京、对现在这个政府更加反感,很老实这个就是我的感觉,即是你做到这么假,还够胆告诉别人“高票当选、万众一心、众望所归、历史性破纪录”,我代北京想好了这些形容词,但是你听完之后,你会不会相信它﹖不会嘛。

▲纽约时报5月9日报道:李家超正式当选:北京代理人与被驯服的香港

香港——一份亲北京的报纸宣称,李家超的政纲“让香港市民和国际投资者放心、安心、充满信心”。官媒《中国日报》在一系列称赞他的文章中写道,他将帮助香港“谱写新篇章”。

中央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称,李家超当选香港行政长官“是民意的集中体现”,尽管周日参加投票的只是经过政府挑选的1424名选举委员会成员,而且,李家超在这次由北京控制的选举中没有竞争对手。

正式当选为下任行政长官的李家超现已成为北京的代理人,中央信赖安全官员出身的李家超会听从命令,确保香港的秩序。

他的政治议程是中国对这个英国前殖民地愿景的下一章,两年前开始实施的涉及范围广泛的国家安全法开启了这个未来。在曾有活跃的公民社会和新闻自由名声的香港,港区国安法已将异见镇压下去。

李家超在镇压2019年席卷香港的反政府抗议活动中起了主要作用,他将接管的是一座已被驯服和已被吓倒的城市,北京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要么身陷囹圄,要么流亡海外。与他的前任不同,李家超在推进强调社会稳定和官员忠诚的立法上不会遇到多少阻力,这两点是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想。

但李家超将面对的也是一个受新冠病毒大流行和世界上一些最严格的限制措施所困扰的城市。香港的经济正在萎缩,失业率正在上升,越来越多的人正在离开,它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已受到威胁。

选举委员会周日宣布李家超获胜后,他向鼓掌的委员们挥手致意。“香港已经从混乱中恢复了秩序,现在是开启走向更大繁荣发展新篇章的时候了,”他说。

自1997年回归以来,北京一直让香港知道中央希望谁来担任行政长官,只不过以前的做法更微妙。

1996年,在北京的一次会议上,时任中国领导人江泽民专门与后来担任香港首位行政长官的董建华长时间握手,暗示了对他的支持。2012年,中央政府驻香港的正式代表机构中联办私下告诉选举委会成员投票梁振英,让他成为了最终的获胜者。

李家超宣布有意参加行政长官选举后曾明确表示,他需要在得到北京的许可后,辞去香港二号官员——政务司司长的职务。虽然这只是个简单的程序问题,但他的公开宣告也表明了谁在发号施令。

李家超的当选几乎在一个月前就已成定局,当时,他的前任林郑月娥表示不寻求连任,中央政府批准了他的候选人资格。没有其他人获得足够多成为候选人的提名。

虽然中央政府一直对香港行政长官的选举过程进行严格控制,但这次彻底摘下了竞争或反对的面纱。在新选举法和港区国安法的挤压之下,亲民主阵营实际上已遭到阉割。

李家超担任政务司司长期间,曾在去年领导一个小组对选举委员会成员的忠诚度进行审查。周日,选举委员会中的1416名成员投了他的支持票,只有8人投了反对票。他将在7月1日,也就是香港回归25周年的纪念日宣誓就职。

“北京让选举委员会全是听自己话的人,进一步将这个过程扭曲为一次毫无意义的竞选,”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和弗里曼-斯波格利国际问题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戴雅门(Larry Diamond)说。“即使在伊朗,在争夺政府领导权上也有更多竞争。”

李家超的出身进一步彰显了北京对香港的意图。他19岁进入香港警务处,任见习督察,之后步步晋升,最终在2017年担任了保安局局长。

他将是一个多世纪以来首位担任香港最高职位的前警务人员,安全仍是他的首要任务。

他计划推动通过统称为23条立法的一系列针对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和颠覆的新法律。虽然这些法律是香港的小宪法《基本法》所要求的,但香港领导人从未能让它们得到通过。2003年,香港政府曾试图通过这些立法,但在几十万人上街抗议后退却了。

这次,李家超不会遇到类似的反对。

在政府的压力和根据国安法进行的调查下,新闻机构、工会、政党和人权组织纷纷解散。数十名民主派政治人士和活动人士已被拘留,等待违反国安法指控的审理。

“为应对未来的国安风险,完成23条立法已是刻不容缓,而且立法更必须是‘有牙老虎’,”政府拥有的《大公报》在上月的一篇评论中写道。

李家超一直是安全立法的坚定倡导者。今年3月,他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说,2020年实施的港区国安法结束了抗议活动的“暴力、破坏和混乱”,“恢复了香港的和平与稳定”。

他还想根除香港公务员队伍中的批评人士。由于一些政府雇员参加了2019年的示威活动,香港公务员队伍一直受到亲北京政客的攻击。忠于北京的人还指责香港官僚机构抵制在当地推行内地的新冠病毒放空措施,包括封控和强制检测。

李家超在担任政务司司长期间扩大了对公职人员的要求,要求他们做出类似于大陆官员需要做的忠诚承诺。他还领导了一个审查公职候选人的委员会,以确保他们足够忠诚(就是这个委员会审查了后来投票他当选行政长官的人)。

“我们需要确保公务员队伍忠实地执行政府政策,”中央政府的香港政策顾问刘兆佳说。

李家超还接受了一个在内地官员中盛行的观点,即缺乏住房和经济机会是引发2019年抗议活动的原因之一。

上个月,他视察了香港一个拥挤的住宅区。他承诺建设更多的公屋。他在描述那里的恶劣条件时提到了住在一套只有15平方米公寓里的母亲和两个孩子,“蟑螂有时会从水管里爬进来。”

“他们最大的愿望是能够尽快分到公屋,以改善居住环境,”李家超说。目前的公屋轮候时间是20年来最长的。

香港是世界上最昂贵、最不平等的城市之一,新冠病毒大流行加剧了李家超即将面临的挑战。

今年,由于奥密克戎变异株感染了100多万居民、导致医疗资源挤兑,香港的生活陷入停顿状态。当地官员转向新冠清零策略,关闭了酒吧、健身房和学校,缩短了餐馆营业时间。这些措施严重打击了香港的工人阶级,让服务行业难以为继。

抗疫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将香港孤立起来,也促使国际公司重新评估这座城市。商界领袖说,他们很难招到或留住愿意住在香港的高管。越来越多的公司已搬离香港,还有一些公司已让高管暂住新加坡等城市。

“这曾是一座充满机会的城市;人人都想来这里,”国际银行和金融公司的猎头尤金妮亚·裴说。“现在,香港不再是一个热门城市。”

商界基本上不太了解李家超,他承诺要恢复香港作为一个蓬勃发展的全球中心的地位。他还说,他会加强香港与内地的金融联系。

“我们有希望并期待,下任领导人将带领香港走出新冠病毒大流行,回到正轨,”香港欧盟商会主席高飞(Frederik Gollob)说。

2019年初,当香港未来的行政长官正在起草一份允许将嫌犯引渡到中国内地和其他地方的法案时,香港立法会前议员钟国斌曾与李家超见过面。(引渡法后来引发了香港全市范围的抗议活动。)

当时,许多商界领袖对该法案的涉及范围有疑问,担心引渡法会让他们在正在进行反腐败运动的内地受到指控。钟国斌说,中国经济刚开放时,许多企业都曾有过法律上站不住脚的做法。

几次会面之后,李家超同意删除引渡法最初涉及的46类犯罪中的九类,这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商界领袖的担忧。钟国斌说,目前不清楚李家超担任行政长官后是否还这么愿意谈判。

“我们不能用过去的经验来分析目前的情况,因为许多决定都是由中央做出的,”钟国斌说。

▲美国之音(VOA)5月9日报道:欧盟指责香港特首选举进一步侵蚀一国两制 北京反驳

欧盟指责香港举行的行政长官选举违反了民主和政治多元化原则。北京反称欧盟粗暴干涉内政。

香港星期天(2022年5月8日)举行不到1500人投票的行政长官选举。作为唯一一名候选人,前警务和保安头目李家超以超过99%的高得票率“当选”香港新一届特首。

当天,欧盟发表声明,对香港此次选举违反民主原则和政治多元化表示遗憾,称这是香港朝瓦解一国两制原则方向又迈出了一步。声明说,欧盟注重香港遵照基本法和其国际义务,维持高度自治和尊重人权与基本自由,包括媒体自由、民主原则和法治。欧盟呼吁中国和香港当局遵守其国内和国际承诺,尤其是普选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最终目标。

北京拒绝接受欧盟的指责。

中国驻欧盟使团发表声明,称欧盟方面罔顾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原则,公然诋毁抹黑特区选举,粗暴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及坚决反对。声明辩称香港此次选举公平公正,社会参与广泛深入,充分彰显民主。

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发言人也表示声明,称欧盟一些政客出于以港遏华的险恶用心,无端攻击抹黑选举制度,恶意诋毁一国两制的成功实践。

观察人士们注意到,被北京称为“社会参与广泛深入和充分彰显民主”的香港特首选举直到选举日一个月前才出现了唯一一位候选人;现年64岁的李家超过去十年在处理泛民主派所发起的“占中运动”和“反送中”等抗争上,作风尤其强硬,他因此被视为能贯彻北京“止暴制乱”的鹰派人物,这也是他上个月才出线、成为北京唯一支持之特首人选的主要原因。

曾被美国列入首批制裁名单的李家超定于7月1日上任。预计他将是香港史上对北京最唯命是从的特首。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5月9日报道:香港小圈子选特首:G7与欧盟罕见声明 “严重关切”

世界工业七国集团主要大国和欧盟周一在任命前英国殖民地的安全主管为香港特首后表示 “严重关切”,声明提及李家超监督了对香港民主运动的镇压。

据法新社今天自伦敦报道称,七国集团(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和美国)和欧盟的外交代表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一选举过程和由此产生的任命是对普选目标的彻底背离,进一步削弱了香港人获得合法代表的能力。

64岁的李家超于周日被一个由1461人组成的小型委员会几乎一致提名(他是唯一的候选人),该委员会因入选者对中国政权的忠诚而被选中组成。

世界工业七国集团和欧盟外交代表说:“我们对这种持续侵蚀香港的政治和公民权利及自治权的做法,深表关切。” 世界工业7国集团与欧盟说,导致任命李家超的过程是 “对政治多元化和基本自由的持续攻击 ”的一部分。

他们敦促新的行政长官 “尊重在香港受到保护的权利和自由”,并确保司法系统维护法治。

法新社说,李家超因在2019年镇压民主抗议活动中的作用而受到美国的制裁,他的任命已经受到了欧盟的谴责。欧盟外交事务负责人博雷利谴责 “违反民主原则和政治多元化 ”的行为。

中国说,选举李家超为香港特首,是“民主精神的真正体现”。

▲美国之音(VOA)5月9日报道:李家超晋身香港特首 未来恐“绝对执行”北京政策

香港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5月9日与特首当选人李家超会面。林郑月娥表示将全面配合,确保两届政府顺利交接。外界预料,随着警官出身的李家超成为特首,行政长官的主导权会进一步遭削弱,未来港府的施政恐怕会继续由北京主导。

李家超当选翌日与林郑会晤

李家超在当选后翌日到特首办公室与林郑月娥会面。距离港府换届剩下不到两个月。林郑月娥表示,为了顺利交接,会为李家超提供一切所需协助。

林郑月娥说:“由我领导的特区政府,将为李家超先生开始筹组的第六届特区政府提供一切所需协助,包括大家关心的特区政府重组工作,我们会在最快时间内完成相关程序。与此同时,我们会继续稳控疫情,为日后与内地通关创造必要条件。”

李家超则透露,两人讨论了政府架构重组。

李家超说:“刚才我与行政长官会面时,讨论了未来数星期的交接工作,包括架构重组有关事宜,也讨论了未来几星期防疫抗疫工作走向会是如何,大家也有提及庆祝香港回归25周年庆典活动的考虑。”

李家超同日也拜访了四个中国中央驻港机构:中联办、驻港国安公署、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及驻港解放军。

未来香港施政恐由北京主导

李家超5月8日以唯一候选人姿态当选香港下任特首,得票率达到99.2%,是历届行政长官选举得票率最高的当选人。有分析形容,往后香港特首将从以往的北京代理人的角色变成“绝对执行者”。

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郑宇硕认为,未来香港的施政将由北京主导,不再讲求要与港府协商。

郑宇硕说:“这和特首的人选没有明显关系。主要是2019年下半年香港形势的变化引起北京对香港政策的变化,导致北京对香港的控制加强,行政长官的主导权大大削弱。北京对香港政府的指示会来得比较频繁。基本上只要北京有清楚的政策指示,特区政府就要执行。”

郑宇硕表示,所谓的指示涵盖的范畴将比以往更广泛,估计会从以往针对政策和选举制度,延伸至防疫、医疗、服务教育等过去北京甚少表态的政策范畴。

李家超出身警队。外界关注的是港府高层人事任命会否出现“文官退,武官上”的现象,包括政府“第二把交椅”的政务司司长是否会由“武官”出任。

李家超在当选后的记者会上表示,目前距离上任不足两个月,组建班子急不容缓。在选择人才加入政府团队时,会以知识、经验和能力去考虑。

学者估计更多“武官”出任司局长

学者郑宇硕认为,李家超班子的组成还有待观察,但值得留意的是,民建联和工联会等传统亲北京阵营正争取在政府里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纪律部队出身的官员也不容忽视。

郑宇硕说:“我相信北京政府非常重视忠诚这个因素。纪律部队过去的升迁也是中央政府掌控的。中央政府对纪律部队的中高层人员开始有密切的观察。我们的确看到纪律部队在司局长队伍中会占据一定的比例。”

观察人士认为,以往香港的公民团体、媒体以及民主派议员可以各自表达不同声音,但由于港版国安法关系,过去一、两年港府施政缺乏制衡。

香港独立政治学者黄伟国预料,在李家超任内,港府可能把本该用于改善民生的资源拨归国家安全和警务。他不排除香港移民潮会进一步加剧。类似2014年雨伞运动及2019年反送中浪潮的社会事件也有可能在李家超任内重演。

黄伟国说:“大家会以为,中国大城市的民众会全民顺从中国的防疫政策,却看到上海居民勇武反抗,对防疫人员拳打脚踢,主动阻挠防疫人员的工作。 虽然(香港)很多民主派及勇武派人士已逃亡或正在坐牢,但若问题根源得不到改善,政治上的镇压和体制上的腐败变本加厉,加上一旦楼价下跌和失业率上升,我不会低估香港人以暴力或更具体形式去宣泄对政府的不满。”

美中角力或损害香港特殊地位

在特首选举前夕,李家超的YouTube账户被YouTube所属的谷歌以违反美国制裁政策为由中止运作,另外两个主要社交平台脸书和Instagram也禁止李家超使用收费服务。

黄伟国表示, 2019年反送中示威浪潮后政治环境急剧恶化,香港已成为美中两国角力的棋子。李家超YouTube账户被封释出了强烈讯息。

黄伟国说:“(这个讯息)就是李家超不是香港行政长官,而是北京政府的代理人,某程度上他的政治位置和中国一个省长或市长没有分别。缺少了这种特殊性或独特性,他作为一个被制裁的中方人物,外界把他视为与习近平政权同一伙的人。问题是,如果从行政长官到特区政府都一面倒和北京一致的话,香港在失去特殊位置后,面对美中角力,主要是对香港的制裁,对香港官员的制裁,甚至盛传香港的国安法指定法官也会受到制裁,香港会否推出反制裁法,回应西方国家对香港的制裁, 对香港造成更大损害?”

香港城市大学学者郑宇硕表示,美中关系在多方面呈现对抗局面。很明显,香港处理对外关系,将更遵循中央政府的指示。由于北京一直认为香港受到外国势力干扰,估计日后香港与西方接触会出现更多限制。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和商业服务中心地位估计也会逐步走下坡。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5月9日报道:今非昔比:未见外国祝贺李家超成香港新特首 只余欧盟骂声和台湾警诫

与过往历届香港特首当选后不同,「武官」李家超以北京惟一属意人选而成为候任香港特首后,西方国家送上的,不是祝贺,而是忽视或批评,台湾更敦促他停止损害香港的自由和人权。两名学者和评论员均认为,这是西方国家评估香港已在迈向民主化方面止步、从而轻忽香港的表现,而政治学者陈家洛更认为,西方亦可能想藉此警示香港,若要西方自由伙伴改观,须在新闻自由、政治权利和通关方面有积极动作。

本台翻查资料发现,香港过往五届候任特首当选后,美国和英国政府均有祝贺,台湾和欧盟香港办事处则是近两、三届有发贺辞,内文除了祝贺,亦对推动与香港合作发展善颂善祷,即使是面对否认自己是中共地下党员的梁振英亦不例外,美国主管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时任助理国务卿坎贝尔(Kurt Campbell)便曾在 2012 年祝贺梁当选时说,美国期望与香港扩阔贸易与其他联系,亦期望香港继续向 2017 年完全普选的目标迈进。而到了现任特首林郑月娥在 2017 年 3月当选时,时任美国驻香港总领事唐伟康(Kurt Tong)、时任英国驻港澳总领事贺恩德(Andrew Heyn)、欧盟香港办事处及台湾大陆委员会均有发声明或在脸书上祝贺她当选,期望双方继续合作。

不过,在李家超昨(8 日)天在一千多名选举委员会成员支持下成为新一届的候任香港特首后,至今天中午的一天内,英美政府均没有向他祝贺,相反,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 Fontelles)批评有关「选择」过程是进一步瓦解「一国两制」原则(见本台另一则报道);而台湾则发出警剔。

在回应李家超成为新一届香港特首的声明中,台湾陆委会呼吁他应多多倾听及响应民意,尊重港人追求民主的权利,并停止伤害香港自由人权。对于台港关系,陆委会说,台湾长期秉持互惠原则,以人民福祉为优先,推动台港关系发展,未来亦将秉持一贯立场,持续推动台港各领域有序交流。

学者:西方对香港有新分析 誓打击国际地位

对于西方国家一改过往祝贺新任特首的做法,身兼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客席教授的中国事务评论员林和立向本台表示,这明显反映西方国家认为这只是北京钦点一个候选人,没必要表态;此外,这亦是西方认为香港不再向民主化发展、无可救药的表现,他重申,香港已被西方社会报废(write off)。

至于欧盟对李家超被选为新任特首的批评,林和立认为具有重要意义,因为相比美国,欧盟与中国的关系更好,但在俄乌战事后,欧盟对中国的戒心增加,亦更为敢言,有关表态反映对华态度更强硬。而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则形容,欧盟反应正常,因为对西方国家而言,刚过去的特首选举是一场假选举,根本是不会看或轻视这种不合格的所谓选举。他举例北韩领导人金正恩亦以 99%的超高票数当选,但大家只会报以会心微笑。

陈家洛又说,英美等国不祝贺新任候任特首,亦反映国际社会对「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有新的分析,认为西方民主发展方式已在香港止步,李获胜只是中共一个干部,毫无特别,不值一哂,香港已失去其在中国的独特地位,这实在是对香港的国际地位的一大打击。

他认为,这亦可能是西方发出的警示,就是如果李家超希望西方自由伙伴改观,便须在新闻自由、政治权利和对国际放宽通关等议题上采取积极动作;否则,李家超将难以落实他想唱好香港故事的承诺。对内方面,陈家洛认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选择领军镇压 2019 年反修例风波的时任保安局长李家超作为下任特首,明显是放弃修补已撕裂的香港社会,把确保其领导人之位的地缘政治看得更重,他估计,北京日后可能会继续巩固只占香港三成选民、两成总人口的建制人士支持,并打压余下港人作为治港手法,要重提民主自由,只能在习近平年代之后。

现年 64 岁的李家超,中学毕业后即投身警队,服务警队三十多年后加入政治问责班子,并升为保安局长,在经历反修例运动、《港区国安法》制定后,升为政务司长,不足一年,便在上月 6 日辞职,参选香港特首。

▲美国之音(VOA)5月10日报道:七大工业国集团外长发表联合声明 对香港特首选择程序表达“严重关切”

华盛顿 —七大工业国集团(G7)外交部长星期一(5月9日)就香港特首选举发表一项联合声明,对香港特首选择程序以及香港政治多元化和基本自由持续遭受的攻击表达严重关切。

声明全文如下:

我们,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美国的外交部长以及欧盟高级代表,就作为对政治多元化和基本自由持续攻击一部分的香港特首选择程序表达我们的严重关切。

去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香港当局向选举委员会增加了任命的非民选委员人数并大幅减少有资格参与委员会选举的选民人数,从而背离了香港基本法中设立的普选最终目标。

目前的提名程序以及随之而来的任命严重背离了普选的目标,并且进一步侵蚀了港人享有的合法被代表的权利。我们对政治和公民权利以及香港自治遭受持续的侵蚀表示严重关切。我们继续呼吁中国按照中英联合声明以及其其他法律义务行事。我们敦促新特首尊重基本法写明的在香港受到保护的权利和自由,并确保法院系统坚持法治。

▲美国之音(VOA)5月10日报道:推特上的中国:香港新特首近全票当选 西方观察人士批选举荒诞

华盛顿 —香港新特首李家超周日以超过99%的得票率当选后,香港不断恶化的民主状况再次引来西方的中国观察人士和活动人士的担忧和批评。

美国前国务卿彭佩奥在推特上写道:“失望,但不令人意外地看到中共继续违背承诺并加紧他们对香港人民的威权统治。除非我们让中共为他们的残忍行为付出代价,他们会继续摧毁香港以及以外地区的自由。”

目前生活在美国的香港活动人士许颖婷也对北京对香港的控制感到疲倦:“李家超将成为香港下一位特首。但这让人觉得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因为香港没有人真的关心一场人民不能参加的选举以及只有中国的傀儡能担任的职务。我感到厌倦。”

流亡至英国的香港活动人士刘祖迪则表示:“看到一名独裁者在一场有中国特色的选举中拿下99%的选票令人印象深刻(750万民众中只有1500人有资格投票)。这不是香港,这是朝鲜或中国。”

在一系列推文中,彭博社专栏作家马修·布鲁克(Mathew Brooker)批评了中国官媒称香港选举代表了民意的说法。

“香港的新政治宣传语言引来了鼎盛。一个闭门做出的专制指派被建制派说成是一种更高级的‘民主’模式。”

“脸皮不厚说不出一个占总人口0.02%的委员会代表了民意。事实上,我们知道民意是什么。他们在2019年的时候被询问,并做出了响亮并清晰的答复。他们没有再被询问,也永远不会了,” 他在另一条推文中写道。



英国人权活动人士、“香港观察”创始人罗杰斯(Bennedict Rogers)也对李家超和这场选举做出了严厉批评。

“他几乎不可能输。人民无法投票。他的1500名”挑选人“是由北京挑选的。他没有对手。(这是)一场闹剧。都是假的。结果是一名更强硬的中共傀儡恶棍控制香港。”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社会学教授孔诰烽则用反讽的方式指出了这场选举的荒诞之处。

“习近平和金正恩都以100%的得票结果当选最高领导人。李家超只赢得了99%.这1%的差别显示出一国两制是真实的,并运转良好。”

▲美国之音(VOA)5月10日报道:学者分析李家超一人选特首 12张不支持及无效票反映建制团结假像

香港 —香港“一人模式”选特首,唯一候选人李家超得票率99.2%,成为首位“武官”出身的特首。有投票的1,428名选委,当中1,416人投支持票、8人投不支持票、4张无效票。

有学者分析,李家超支持率超过99%,这样的“小圈子”投票结果,扭曲选举的意义有如“北韩式选举”,12张不支持及无效票,反映北京施压下建制派团结只是假像,预料香港政治体制会走向“中国式选择”,可能不会再有竞争性的选举。

第6届香港特首选举星期天(5月8日)完成投票,有权投票的1,461名选委,有1,428人投票,警察出身的唯一候选人李家超获得1,416张支持票,得票率99.2%,成为首位“武官”出身的特首。现年64岁的李家超,也是香港主权移交25年来,年纪最大的特首当选人。

李家超冀以施政结果说服反对者

有投票的1,428名选委,其中8人对李家超投下“不支持”票、4张无效票,另有33名选委没有投票,投票率为97.74%,在过去5次需要投票的特首选举中,今次的投票率排名倒数第二,只是高于2012年梁振英、唐英年及民主党何俊仁角逐的94.89%投票率。

李家超当选后,星期日中午会见传媒,被问到如何看待有8名选委对他投下“不支持”票,李家超回应表示,已尽力争取选委支持,会去说服不同意他的人,但明白做法需时,希望能以施政结果去说服不支持他的人。

谭耀宗视不支持和白票为压力及鞭策

李家超竞选办主任、中国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星期一(5月9日)早上在香港电台节目上表示,李家超高票当选反映选委都支持他的政纲,但难以追求百分之百的支持率,会视不支持票和白票为压力及鞭策,努力做得更好。

对于李家超担任政务司司长期间,在不同的民意调查中他的民望净值都是负数,今次特首选举结果,李家超获得99.2%支持票,能否真实反映李家超的民望。

谭耀宗回应表示,选举委员会有“广泛代表性”,不止代表选委自己,同时代表他们的选民;谭耀宗又表示,新冠病毒疫情下部份选举工程做不到,无法广泛与公众接触。不过,谭耀宗不认为市民不喜欢李家超。

学者指有选委不满李家超成为唯一候选人

在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全力催票之下,多家亲中传媒选前已经预告,李家超会高票当选,得票率超过9成,星期日中午投票结果出炉后,外界关注12张不支持及无效票从何而来﹖是否有选委故意投不支持票,营造李家超并非“全票当选”,投票的选委都可以有“自由意志”的印象﹖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前助理教授、时事评论员黄伟国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相比过往有竞争性的特首选举,当选人的得票率不可能高到超过9成,而且最大问题是今次选举,投票的选委是完全没有选择,部份选委可能只是表面上支持李家超,但实际上对李家超作为唯一候选人是非常不满。

黄伟国说:“所以你都会见到,无论是那12张称为‘反对票’,无论你是白票、或者甚至是‘反对票’,甚至你会见到例如梁振英没有很公开地说、即是作为前特首是没有很公开大力是赞赏李家超,作为一个选特首的候选人来讲的各方面,即是无论他(李家超)的表现、能力、政纲各方面,不要讲甚至可能(前特首)董建华,或者甚至(特首)林郑月娥在整个(竞选)过程都是很沉默的。”

逾99%支持率有如北韩式选举

黄伟国认为,李家超支持率超过99%,很多投支持票的选委可能受制于北京的施压,这样的“小圈子”投票结果,扭曲了选举的意义,有如“北韩式选举”。

黄伟国说:“当然坦白讲有些选委,他今次所谓投支持票,只不过你可以说是中联办去到施加压力,或者甚至是他觉得如果我不投(支持)李家超的话,会不会日后利用国安、警察,或者保安系统去到作为报复的手段,于是迫到他们(选委)是要投赞成票,我亦都很相信如果一个候选人完全是没有政纲,或者那些政纲只不过是比林郑月娥更加不济,而拿到这么高票数当选的话,即是作为一个小圈子选举你这种高得票,其实是扭曲了整个选举的意思,你其实同北韩选举是没有分别的。”

反映北京施压下建制派团结只是假像

黄伟国表示,他不认同12张不支持及无效票是故意安排,营造李家超并非“全票当选”,投票的选委仍然有“自由意志”的印象,如果是这样12票太少,为何不布局让更多选委投不支持票,得票率超过99%与全票分别不大,他认为结果反映北京施压下,建制派团结只是假像。

黄伟国说:“从来建制派只是一个利益集团,亦都只是用利益作为行事,绝对不是用所谓‘爱国’或者所谓‘爱党’,或者所谓支持行政长官、或者支持特区政府,作为他们做所有事情决定的依据。如果你说‘自由意志’,造的(不支持票)比数就大一些吧,而且它(北京)也不需要这样做,根本你找一个受外国制裁的人做特首的话,其实都代表了其实北京政府本身都已经不介意人们怎样看那个选举。”

香港政治体制或走向“中国式选择”

记者问及,今次特首选举结果对未来香港政治形势有何影响﹖香港日后的选举是否都会采用这种没有竞争的“中国式等额选举”﹖

黄伟国表示,这次香港的“一人模式”选特首,他不会称呼这次是“选举”,因为“选举”是包括提名权、被提名权及投票权。他预料香港政治体制会走向“中国式选择”,可能不会再有竞争性的选举。

黄伟国说:“我觉得反而是一个‘中国式选择’。换句话说即是所有的所谓‘投票过程’都只不过就是建基于人家(北京)选择给我们(香港人),之后我们去选择投或者不投而已。所以你会见到(去年)立法会选举的投票率是极低,是创历史新低。当然你作为一个政治控制,起码它(北京)形式上面要保留一个类似西方的一个选举制度,它是有一个必要。因为它要作一个橱窗性的作用,但是实际上你见到现在全球一些主要媒体,都基本上耻笑今次那个是叫做‘Selection’(甄选),不是一个叫做‘Election’(选举)。所以为什么我都不会叫它做一个‘选举’就是这个原因,也因为它本身都不是一个选举,根本它只是一个只做‘挑战’吧,或者叫做‘选择’,是一个被设下一些政治限制之下的‘选择’。”

评论员指营造万众归心假像引逆反心理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预料特首选举后的政治形势仍然是一面倒,官方有意营造“万众归心”的假像,他认为可能造成民间“逆反心理”的反效果。

刘锐绍说:“官方是要强调‘万众归心’,大家跟着他(李家超)那样,那个客观效果很可能是成反比的。因为大家是会感觉到有一个‘逆反心理’的,这个无论是政治心理学、是正常人的心理学、亲子关系,都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你父母拿着一根‘鸡毛扫’(鸡毛掸子)对着小朋友,小朋友顺应你的要求的时候,心里面都不服气的。”

社民连预料发声权利进一步被收窄

社民连主席陈宝莹与两名成员星期日早上,仍然按传统在特首选举投票日,游行抗议“小圈子”选举,不过,他们被数十名警察截停,不能够游行到较接近湾仔会展投票站的地方示威。

陈宝莹表示,预计李家超7月1日就职特首后,香港公民社会发声的权利将会进一步被收窄,她形容警方的布防将他们当成恐怖份子一样。

陈宝莹说:“现在的布防就似乎当我们是恐怖份子那样。我们3个人明明白白是一个和平的请愿,但是警方还要很多的警察在这里布防,还要将我们的示威区一直推到一个公厕门口。我们根本上是见不到会展中心,亦都见不到任何的选委,根本上李家超就是更进一步,是剥夺了我们香港人的公民请愿的权利,而这个大家看到了,警察是完全没有沟通。”

坚持行动不希望香港变成鸦雀无声

作为唯一一个在特首选举投票日仍然上街示威的民主派政党,陈宝莹坦言,明知这些行动其实没有作用,不过,社民连不希望日后的香港变成鸦雀无声,在适当的时候仍然会有团体出来发声。

陈宝莹说:“我想现在整个香港就用一种恐惧去统治。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大家都理解到,即是不同的团体他们有他们的考虑,我们社民连其实很重要就是,明知这些行动其实没有作用的,但是我们为何还要继续呢﹖就是希望香港这个社会不要鸦雀无声,在适当的时候、还关键的时候都会有人、有团体站出来去表达意见。我相信似乎好像没什么即时的果效,但是我很相信这个对于公民社会,都会有一定的鼓励。”
民主中国 | minzhuzhongguo.org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荒诞选举,欧盟指责香港特首选举进一步侵蚀一国两制 G7外长发表联合声明

香港特首参选人李家超周日(5月8日)以1416票、超过99%的高得票率当选香港新一届特首,将于7月1日走马上任。多位分析人士分析,未来五年内,他将是香港史上对北京最唯命是从的特首。而北京赋予出身警界、但缺乏行政和财经背景的李家超最主要的任务﹐将包括推动基本法第23条的立法、厉行港版国安法和大力推行港人的爱国教育等施政,以强化北京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

欧洲联盟(EU)外交政策负责人8日表示,警队出身、曾任香港保安局局长的李家超,被钦点为香港新特首,违反了民主规范。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 Fontelle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欧盟对这种违反民主原则和政治多元化的行为感到遗憾,并视这次选择过程为瓦解‘一国两制’原则的又一步。”

声明称:“欧盟非常重视按照‘基本法’和国际承诺,维护香港高度自治及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包括媒体自由、民主原则和法治。”博雷利还表示:“欧盟呼吁中国和香港当局遵守其国家和国际承诺,特别是以普选方式选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成员的最终目标。”

世界工业七国集团主要大国和欧盟周一在任命前英国殖民地的安全主管为香港特首后表示 “严重关切”,声明提及李家超监督了对香港民主运动的镇压。

七国集团(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和美国)和欧盟的外交代表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一选举过程和由此产生的任命是对普选目标的彻底背离,进一步削弱了香港人获得合法代表的能力。

世界工业七国集团和欧盟外交代表说:“我们对这种持续侵蚀香港的政治和公民权利及自治权的做法,深表关切。” 世界工业7国集团与欧盟说,导致任命李家超的过程是 “对政治多元化和基本自由的持续攻击 ”的一部分。

他们敦促新的行政长官 “尊重在香港受到保护的权利和自由”,并确保司法系统维护法治。

▲美国之音(VOA)5月8日报道:效忠北京的李家超当选香港新特首 中共实现香港“二次回归”

李家超当选香港新行政长官。


李家超当选香港新行政长官。

台北 —香港特首参选人李家超周日(5月8日)以1416票、超过99%的高得票率当选香港新一届特首,将于7月1日走马上任。多位分析人士分析,未来五年内,他将是香港史上对北京最唯命是从的特首。而北京赋予出身警界、但缺乏行政和财经背景的李家超最主要的任务﹐将包括推动基本法第23条的立法、厉行港版国安法和大力推行港人的爱国教育等施政,以强化北京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

香港七月将迎来史上第一位武官出身的特首。现年64岁的李家超在香港警界和保安局服务超过40多年。过去十年,他在处理泛民主派所发起的“占中运动”和“反送中”等抗争上,作风尤其强硬。外界普遍认为,这让他成为中共眼中少数能贯彻北京“止暴制乱”的鹰派人物,也是他于4月出线、成为北京唯一支持之特首人选的主要原因。

有了北京的背书,再加上,只有一人的等额选举,李家超的胜选如囊中取物。不过,只花一个月时间准备参选的他,发表过的政见少有新意。

选前两天,李家超5月6日在一场名为“我与我们、同开新篇”的造势大会上,强调其政纲是要建立一个安全稳固的环境,让港人无后顾之忧向前发展。他还总结未来施政的四大主轴将分别为强化治理能力、精简土地房屋供应程序、提升香港竞争力和重视青年发展。

香港套用等额选举 凸显“二次回归”

旅居美国的时事评论员程翔认为,香港在《全国人大关于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通过后、首次举行的这场特首选举,最显着的意义是中共彻底弱化了香港的选举制度。

中国人大2021年3月通过的《决定》收紧了香港选制的自主性,并要求落实中共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及“爱国者治港”原则。针对选务,北京也一改过去对支持人选隐晦的表态,并直接否决差额选举,不再安插“陪选”的竞争对手,甚至泛民人士同台角逐的“排场”。

程翔说,以今年的选情来看,香港终于在九七回归的25年后,实现了三年前习近平智囊郑永年所主张的,从主权到统治权的“二次回归”,这代表李家超这位新任特首未来只会对北京惟命是从。

程翔告诉美国之音:“新的(香港)选举法完全按照中共在国内进行的选举法套用到香港来,采取等额选举,就是实现了所谓第二次回归,是统治权的回归,肯定他(李家超)就是完完全全按照中央的意图来管理香港”。

李家超无政经背景 警察治港受青睐

李家超虽缺乏历任香港特首都有的政经或行政资历,但他在过去5年内却“三级跳”,从保安局长升任政务司长,再直取特首大位。

观察人士分析,香港当前的乱局让李家超的劣势反成了优势,因为香港在历经大规模抗争与新冠疫情失控后,北京急需的是一个听话、能够贯彻中共指令的代理人,而不是积极向中央争取权益的港人代表。

曾在香港主持电视政论节目,现旅居美国纽约的印裔美籍专栏作家褚简宁(Michael Chugani)分析,环顾当今香港政坛,李家超已然是北京唯一可用的鹰派代理人选。

褚简宁告诉美国之音:“北京环顾四周,(自问)还有谁可以来当特首?政府内部是还有几个人,例如财政司长陈茂波也有可能,但我认为,北京需要一个强势的人,而曾经是警察的李家超,在(处置)2019年的抗争时表现强硬。”

中共20大前 香港“维稳”重中之重

位于台北的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国安组特约研究员李华球分析,北京未来赋予李家超最急迫的任务,将是防范香港的民主声浪于年底的二十大前死灰复燃,并确保一个“听话与安静的香港社会”,而种种迹象也显示,李家超已将高度维稳与防范外力介入列为其施政重心。

李华球告诉美国之音:“这一个贯彻一定是非常严厉的,不会像过去‘马照跑、舞照跳’,恐怕港区(版)国安法就是用来贯彻‘一国两制’很重要的一个法,我相信,许多香港人不会服气,可是也没有办法。”

在此前提下,香港各界预期,李家超任内除了将严格执行港版国安法,并推动各级学校的爱国教育外,香港假新闻法以及2003年就被港人挡下的基本法第23条,恐将重启立法程序。

李家超指基本法23条立法为优先工作

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于2002年提出基本法第23条的立法,该条文规定特区政府“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不过遭到泛民主派人士的广泛反对,并于2003年7月1日号召50万人上街游行,迫使董建华放弃23条立法的尝试。

不过,李家超已于4月14日受访时表态,将于任内优先推动第23条的立法。

早在今年初,香港保安局长邓炳强已透露,草案将于今年底前提交立法会审议,而立法内容将着重于“间谍罪”,以因应美国中情局所成立的“中国任务中心”。

李家超政纲 强调解决住房难题

除了国安问题,“精简土地房屋供应程序”等住房政策,则是李家超政纲中另一个着墨较深之处。他强调“提速、提效、提量”,亦即,加快政府寻地建屋的效率。

对此,位于美国的程翔认为,中共始终认定,不管是2014年的“占中运动”、还是2019年的“反送中抗争”,背后深层的原因都是年轻人买不起房、前途茫茫所累积的怨气,是“极端资本主义”造成垄断的恶果。因此,李家超主打住房供给,是想从土地政策入手,解决此一民怨。他上任后,也应会向地产巨头施压,以解决此一社会问题。

据彭博社报道,香港总资产超过千亿美元的“四大地产商”——新鸿基、长和、恒基兆业和新世界已表态支持李家超。

旅居美国纽约的褚简宁也说,住房难题将是李家超的头号施政目标之一。褚简宁告诉美国之音: “他的政策是以结果为导向,这意味着他希望制定能够产生结果的政策,并确保公务员遵循其命令。关于住房,港府可能补贴低收入户,也可能向这群人推出‘公屋提前上楼’政策,这或许将是他的重要工作之一。”

香港融入大湾区 港媒忧成“南深圳”

李家超的另一个施政主轴是提升“香港的竞争力”。但分析人士说,李家超所认定的竞争力恐来自遵循北京规划,让香港经济融入“粤港澳大湾区”,而非延续香港作为国际社会所推崇的信息自由、金融开放的国际金融中心。

港媒曾调侃,在北京的规划下,香港正从“东方明珠”褪色为大湾区内的“南深圳”,或从特别行政区降格为另一座中国城市。

疫情与政治因素迭加 打击外资对港信心

事实上,北京仍看重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性,因为,美中爆发金融战后,多数中概股若从美股退市,必然要回流港股,而中国所能吸引到的外资,也仍有六成以上是经由香港流入。

因此,作家褚简宁认为,未来不管谁出任财政司长,都应会在商界压力下,力促李家超确保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不过,香港长期防疫失准已让不少外商撤出香港,再加上,“一国两制”的前景不明,李家超恐须加把劲,才能重振外资的信心。

但程翔的看法较为悲观。他说,除了外汇兑换等金融自由度,国际金融中心的条件还包括信息流通、言论自由等配套,才能打造透明的营商环境。但在中共统治下,国安考虑已高于经济利益,程翔不认为,李家超有能力扭转此一治理结构。

程翔告诉美国之音:“它(中共)一直以来都认为,香港是外国用来渗透、颠覆中共政权的一个桥头堡,它不会珍惜香港百年来所建立的、跟国际社会的关系,因为它觉得,香港这种状态会影响共产党的政权安全。”

涉港政军人事 凸显国安考虑

北京对“境外势力渗透”的恐惧及彰显维稳的意志,也反映在港府的人事安排上。例如,财政司长陈茂波的民意支持度优于李家超,一度被视为特首热门人选,但他最后却因未获北京支持而黯然退选。相反地,保安局长邓炳强因与李家超一样强硬镇压社运而受到北京青睐,现传出可望升任政务司长。

另外,北京于年初先是任命专责内卫的武警少将副参谋长彭京堂接掌解放军驻港部队的司令员,又让专研反恐及新疆问题的中国社科院副院长王灵桂出任港澳办副主任,都被港媒解读为,北京针对香港安全大局所下的“先手棋”。

观察人士说,这样的人事任命也凸显出,香港将由“菁英治港”转为“武官治港”的警察城市。

前香港浸会大学新闻学系助理教授杜耀明认为,李家超领导下的港府缺乏应对外部风险的信心,终将使其在立法与行政面只能持续靠拢内地,经济上,也将加大对“粤港澳大湾区”的依存度,这恐丧失香港的独特性。

杜耀明在文字访问中告诉美国之音:“如果中国内部出现任何问题,香港也将被绑在一起无从逃脱,加以香港公民社会遭遇打压难以发出反对声音,未来许多不满新特首的港人恐怕只能‘用脚投票’选择离开。”

▲英国广播公司(BBC)5月8日报道:香港特首选举:唯一候选人李家超当选新任行政长官

香港第六届行政长官选举周日(5月8日)举行。经严格审查的香港行政长官选举的唯一候选人李家超在出席投票的1428名选委中以1416票的支持票获胜,当选香港特首。另有8人投反对票。

行政长官选举投票在早上9时开始,至上午11时半结束。共有1428名选举委员会委员投票,投票率为97.74%.

香港前政务司司长李家超为唯一一名候选人。警界出身的他,需取得超过750张有效的支持票,才能当选。当选人并由北京任命,在7月1日宣誓后,成为下任行政长官。

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发表声明称:“李家超最终在选举中以99.16%的得票率高票当选为行政长官人选,充分反映香港社会对其高度认同和肯定。”

声明又称,“新选制选出的爱国者治港队伍一定能够团结带领香港社会各界与祖国人民并肩奋斗,共同谱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香港篇。”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对香港媒体表示,今后所谓“非建制派”或“民主派”的称号已经不合时宜,进入管治班子的人一定是爱国者,不论背景属于建制派抑或民主派。

他又说,李家超施政没有“蜜月期”,需要处理一大堆急切的问题,特别是控制疫情和尽早恢复与内地和海外通关,亦要解决经济民生问题。

此次特首选举是北京去年出台香港“完善选举制度”后的首次特首选举。唯一的候选人李家超在4月29日发表政纲,声言要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同时加快让轮候公共房屋的市民早日入住。

但有关香港政制改革方面他几乎是只字不提。

李家超在政纲发布会上声言,如果当选将会带给香港市民一个“会做事、做成事”的政府,并再次强调,他领导的政府将会以结果为目标。

首位警界出身的特首

警察出身的李家超在4月13日正式报名参选第六届行政长官选举,成功取得786张提名票,超过选委半数。

舆论普遍认为,在“完善选举制度”的安排下,这次香港特首选举和澳门的“一人模式”雷同。获北京“祝福”的李家超成为至今唯一候选人,不出意外的话将笃定成为下届特首。

评论亦表示,这一动向反映北京对未来特首的要求,会侧重于维护国家安全及稳定。

香港最大建制派民建联副主席张国钧之前接受BBC中文专访时表示,过去香港发生了好多重大事情,管治效能并不理想,官员在团队精神有所缺乏,做事少了政治担当。这一方面李家超的背景是能够胜任的。

不过,根据香港民意研究所的定期民意调查,2019香港修例风波爆发后,李家超的民望净值长期处于负值;其中在2019年10月,他的民望净值为负63.4%.香港研究协会今年4月初的民调亦显示,李的评分为2.25分(满分为5),接近不满意水平。

反应:建制派欢迎,有学者指难以赢回年轻人

投票结果出炉,香港现任特首林郑月娥发表声明祝贺李家超当选;她说她和本届政府,将会与候任行政长官做好交接,并会全力为新一届政府就任,提供一切所须的协助。

另一名选举委员唐英年向港媒说,对李家超的新职充满期望,认为李的高票当选,“将体现到社会各界支持”。

香港选举委员叶国谦则告诉BBC, 大家要关注的就是“李家超自己对香港的承担,对自己本身是否真的按照香港有关法律,去维护香港的法治,去维持我们现有的制度,才最重要。”

叶国谦说:“首要我觉得他得解决房屋问题,得给香港市民一个信心。另一个就是经济上面,面对疫情,香港经济确实在面对一个非常严峻的境地。这个他也得解决。”

他问道,对“有过往曾经担任警察,担任过这职务的人,有什么好担心的?”

事实上,李家超亦在竞选期间,表示他将团结香港,并向年轻世代喊话,誓言赢回香港年轻人支持。根据港媒《香港01》报导,在投票前夕的五月四日,李家超参加庆祝“五四”运动与近80位香港年轻人举办的一场活动,李家超当时称他的新政府将青年政策放在重要地位。

他又说,他愿意为在修例风波“干犯法律”的香港年轻人提供机会,“愿意在适当时候跟不同人沟通,并为香港的长远发展建立出好的社会氛围”。

不过,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陈家洛教授则对李家超能否弥补香港社会的裂痕,表示存疑。他告诉BBC中文,如果李家超的前任特首都无法团结香港,那么他能团结香港的机会“几乎为零。”

陈家洛解释,鉴于李家超曾任保安局局长的背景,以及2019年负责修例条例的主要官员,北京决心在这场仅有一人的竞争中选择他,“宛若在香港的伤口上撒盐。”陈家洛告诉BBC,李家超无法掩饰自己与香港的公民自由和人权受到的侵蚀没有关系,亦不能假装他没有在林郑月娥政府(以及之前的梁振英政府)中任职工作。现在他能做的是把政策聚焦在住房和社会流动政策问题。

“豹子不可能改变牠的斑点,对吧?”陈家洛说。

有关香港年轻世代,陈家洛称说,目前为止李家超能做的事就是“不时地组织并和中联办麾下的基层组织中的年轻人一起举办活动,因为他确实需要年轻面孔的参与,以便在香港年轻人中显得受欢迎。

事实上李家超宣布参选特首时,时事评论员程翔便曾对BBC中文表示,北京选择李家超是从“止暴制乱”的角度上考虑。程翔认为回归以来,中央政府对香港一直有抱怨——九七的回归只是视为主权回归,25年来治权及人心并未回归。2019年,反修例风波后,北京立定决心拿回香港的治权,从而使香港今后的管治与国内一套看齐。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5月8日报道:欧盟:李家超当香港新特首 违反民主规范

欧洲联盟(EU)外交政策负责人8日表示,警队出身、曾任香港保安局局长的李家超,被钦点为香港新特首,违反了民主规范。

64岁的李家超负责监督对香港民主运动的镇压,他8日被拥护北京人士所组成的选举委员会推选为香港行政长官(特首)。受到美国制裁的李家超,是北京支持的唯一候选人,将接替林郑月娥。

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 Fontelle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欧盟对这种违反民主原则和政治多元化的行为感到遗憾,并视这次选择过程为瓦解‘一国两制’原则的又一步。”

声明称:“欧盟非常重视按照‘基本法’和国际承诺,维护香港高度自治及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包括媒体自由、民主原则和法治。”

博雷利还表示:“欧盟呼吁中国和香港当局遵守其国家和国际承诺,特别是以普选方式选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成员的最终目标。”

在香港经历数年政治动荡和令人疲惫的疫情控制后,李家超出任特首,是这个城市的最高职位首次由安全官员担任。

李家超以1416票,高票当选香港特首,得票率达99.4%,不支持票八张,另外有四票因投票者没有选票上做出选择而被视为无效票。

▲德国之声(DW)5月8日报道:香港“一人模式” 特首选举 李家超高票当选

香港周日举行第六届行政长官选举,警界出身的前政务司司长李家超作为唯一候选人高票当选。他将在七月接棒林郑月娥成为香港特首。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第六届行政长官选举在周日(5月8日)当地时间上午9时至11时半进行投票。作为此次选举的唯一候选人,前政务司司长李家超以99%的得票率当选,打破历届记录。

主要由亲北京人士组成的选委会共有1461名选举委员,每名选委可投下“支持”或“不支持”票。周日有1428人参与投票,投票率为97.74%,其中1416人投下支持票,8人投不支持票。

李家超在发表当选感言时表示,上任后会全力推进落实政纲,并立即启动组班工作。他也强调日后会坚持全面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

现年64岁的李家超7月1日将接棒林郑月娥成为下届香港特首。

李家超原任香港政务司司长,在四月初辞去职务获中央批准后,宣布参加第六届行政长官选举。出身警界,接着又从保安局副局长一路晋升为保安局局长、政务司司长的李家超,给外界严厉执法的印象。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系副教授陈家洛日前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李家超的形象是一个“不喜听取他人意见、缺乏包容”的强硬执法者。他还说,尽管李家超努力改善强硬形象,在谈及新闻自由、反对派和民主时语气更加柔和,但“专制者很擅长做这些表面改变,本质上他们不会改变。”他认为,李执政后将更加坚定地实施针对香港公民社会的强硬措施,“香港人未来的日子预计会非常艰难。”

批评者指出,2019年香港民主运动期间,李家超在政府对抗议者的全面镇压中发挥了作用。当时任职于香港安全部门的李家超监督了数以万计的逮捕行动,港警也被批评过度使用暴力。

旅美民运人士王丹周六在推特上写道:“任何李家超‘当选’香港特首的说法,都是对‘选举’两字的侮辱。因为,‘一人当选’根被就是笑话,而香港,早就没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选举了。”



据香港媒体报道,周日上午投票期间,香港警方在湾仔会展中心的主投票站周围部署大批警力维安,约有6000至7000名警力待命。

香港民主派政党社会民主连线(LSD)在投票开始前举行了三人抗议活动,要求实行双普选。美联社报道称,警方搜索了他们的随身物品并记录其个人资料,但并未将其逮捕。

为应对新冠疫情,香港出台严格防疫禁令,禁止超过4人在公共场所集会。

(路透社、法新社、美联社等)

▲美国之音(VOA)5月8日报道:香港特首选举唯一候选人闭门造势 学者批评假选举令港人厌恶

新一届香港特首选举唯一候选人李家超5月6日在湾仔会议展览中心举行造势大会,中英文口号“我和我们”及“We and Us”引起文法及翻译错误等争议。(美国之音 汤惠芸)

香港 —新一届香港特首选举星期天(5月8日)投票,唯一候选人李家超星期五举行了闭门造势大会,只有受邀请的人士及传媒可以入场。同时,李家超的中英文竞选口号,引起文法及翻译错误的争议。有学者批评,今届特首选举以 “中国式的假选举”去鱼目混珠,就算李家超一人参选下以超高票当选特首,只会令香港人觉得这次新选制下的特首选举 “假到令人厌恶”。

中国全国人大常会去年3月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后,星期天(5月8日举行的第6届特首选举,将由不足1,500名几乎全部是亲北京的选委投信任票选出新特首,也是主权移交25年来,首次有现届特首不争取连任下,只有一人参选的特首选举,

今届特首选举虽然只有唯一候选人李家超参选,不过,1,461名选举委员(简称选委)星期天仍要到湾仔会议展览中心票站,投下信任或者不信任票,李家超取得超过750票信任票就可以当选新一届特首。

在新选制下,有权投票选特首的选委由上届的1,200人增加到1,500人,由于部份选委的身份多于一个界别,实际选委人数只有1,461人,而且几乎百分百是亲北京的人士,多家香港传媒估计,李家超取得的信任票可能超过9成,有可能成为历届得票率最高的特首选举当选人。

谭惠珠冀告别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的年代

李家超星期五(5月6日)投票日前两日,在湾仔会议展览中心举行造势大会,超过1,400名选委及各界代表出席,竞选团队邀请6名代表上台发言,包括一名中学生、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黄友嘉、警务处前处长邓竟成、与李家超相识25年的印度少数族裔代表,和去年东京奥运女子乒乓球团体赛铜牌得主之一杜凯琹.

参与造势大会的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接受传媒访问表示,李家超的政纲务实,她认为香港需要告别过去 “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的年代。

谭惠珠说:我们已经付出了很多代价,我们现在要进入一个 “议而决”的年代,我看他(李家超)的政纲就讲明要 “以结果为目标”,他也了解到政府是要自身建设,也了解我们市民认为重要的事情,例如抗疫、通关、房屋等等的问题,我认为他的政纲是可以很务实,得到大家(选委)的支持的话,一定可以让我们进入一个 “议而决”的年代。

梁振英发言连标点符号读基本法条文

盛传有意参选今届特首选举,最后未获北京支持参选的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上台发言表示,特首选举是香港政治生活的头等大事,因为特首是香港的首长,同时要对北京中央人民政府负责,他强调香港的政治体制是行政主导,并列举《基本法》及《中英联合声明》有关特首产生办法,以及特区政府职能的条文,罕有地连标点符号都逐字逐句读出。

梁振英说:(基本法)64条是这样讲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必须遵守法律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负责(冒号):执行立法会通过并已生效的法律(分号);定期向立法会作施政报告(分号);答覆立法会议员的质询(分号);征税和公共开支须经立法会批准(句号)。

李家超提到小时候被欺负立志做警察

造势大会最后由李家超上台发言,他透露小时候在公共屋村的生活经验,并表示有一次与朋友到屋村附近山坡玩耍,在山上被一群稍为年长的 “童党”打劫,对方有人手持一把大约4吋长的弹簧刀,这段被人欺负的经历,令他立志长大后做警察,保护市民和弱势社群。

李家超说:我当时没有钱,所以胸口挨了好几拳,我是害怕的,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当你 “怒不敢言” 那种无助的感觉,所以我选择职业的时候,首先就是当警察,保护市民、保护弱势社群,在我的政纲里面,我提出要建立一个安全稳固的环境,让大家无后顾之忧,全面向前发展。

造势大会中英文口号惹争议

李家超造势大会最引人关注的是中英文口号,“我和我们 同开新篇”:“We and Us A New Chapter Together”,“我和我们”与英文 “We and Us”两个字都解 “我们”的意思不同,引起文法及翻译错误等争议。

李家超星期六(5月7日)凌晨在社交网站帖文回应表示,竞选团队曾讨论 “We and Us”的翻译问题,最后认为传意更加重要,竞选团队想表达的是一种 “大家一起,无分你我的意思”。帖文又表示,明白每人对事物有不同看法,但可尊重彼此差异,“只坚持自己想法,容不下别人意见,社会的矛盾冲突必然很多,值得我们反思。”

钟剑华指反映竞选团队水平低

香港民意研究所前副行政总裁钟剑华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李家超对竞选口号的解释语焉不详,竞选口号争议反映的不只是语文水平的问题,而是思维逻辑都出错,可见竞选团队水平低。

钟剑华说:他(李家超)在这几个星期去见人,接受采访时,他的语言用字很乱,已经发生多次了,这次他用 “We and Us”令人摸不着头脑,与中文那句 “我和我们”完全不同,也不应该这样翻译,而且两个字究竟有什么分别呢﹖我见到他后来有解释的,但是解释到根本不知(道)他讲什么,什么尊重差异之类,我觉得这个不单纯是语文的问题,这个基本上是思维逻辑都出了错,我觉得这个当然未必一定是他的问题,他当然有份,他肯定有看稿,但是他的团队里面的人水平可以说都是很低。

批梁振英发言不尊重场合

对于前特首梁振英上台发言时,罕有地连《基本法》条文的标点符号都逐字逐句读出,钟剑华认为,梁振英有意参选今届特首选举,无奈北京最后只支持梁振英的前下属李家超一人参选,梁振英连入闸的机会都没有,反而要亲自向李家超送上提名,支持李家超成为唯一候选人,梁振英出席造势大会也只是 “演戏”,发言的内容对李家超并不尊重。

钟剑华说:李家超出任问责团队(官员),正正就是梁振英担任特首开始的,梁振英做特首的时候,李家超不是直接是他的下属,是他下属(保安局长黎栋国)的下属(保安局副局长)而已,所以现在被李家超超越了,梁振英未必很服气,这个也可以想像得到,演戏就演吧,但是未必很服气,他今天(造势大会)的演词很奇怪的,将《基本法》讲的东西读一遍,连那些句号、顿号都讲得清清楚楚,这是怎样呢﹖是做 “国师”吗﹖好像教人做事那样,我觉得那是很不尊重那个场合的。

造势大会闭门举行只是“演戏”

钟剑华表示,这次李家超的造势大会在一个闭门的密封场合举行,而且只有受邀请的人士及传媒可以入场,与上届2017年的特首选举,候选人之一前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在中环爱丁堡广场举行的户外造势大会,有大约5千名市民自发参与,场面和意义都不能相提并论。

钟剑华说:问题现在今次(李家超)的造势大会是关起门、在一个密封场合,讲明叫其他人不要去,这些就不是叫造势大会,我觉得这个叫 “演戏大会”,真正的造势大会是号召支持者去投票,现在你知道那些支持者是那1,500人(选委),那1,500人超过一半已经给他(李家超)提名票了,所以这个造势大会纯粹是 “过场”的,即是做足选举工程要做的所有事情而已。

批中国式假选举令港人厌恶

今届特首选举正值香港主权移交25周年,北京承诺的一国两制 “50年不变”走到一半,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但是今届特首选举只有李家超一人参选,由不足1,500人的选委投下信任票选出,《基本法》承诺的立法会及特首双普选可能遥遥无期。

钟剑华表示,今届特首选举以 “中国式的假选举”去鱼目混珠,就算李家超一人参选下以超高票当选特首,都只会令香港人觉得这次新选制下的特首选举 “假到令人厌恶”。

钟剑华说:这种虚伪只会令到我们对北京、对现在这个政府更加反感,很老实这个就是我的感觉,即是你做到这么假,还够胆告诉别人“高票当选、万众一心、众望所归、历史性破纪录”,我代北京想好了这些形容词,但是你听完之后,你会不会相信它﹖不会嘛。

▲纽约时报5月9日报道:李家超正式当选:北京代理人与被驯服的香港

香港——一份亲北京的报纸宣称,李家超的政纲“让香港市民和国际投资者放心、安心、充满信心”。官媒《中国日报》在一系列称赞他的文章中写道,他将帮助香港“谱写新篇章”。

中央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称,李家超当选香港行政长官“是民意的集中体现”,尽管周日参加投票的只是经过政府挑选的1424名选举委员会成员,而且,李家超在这次由北京控制的选举中没有竞争对手。

正式当选为下任行政长官的李家超现已成为北京的代理人,中央信赖安全官员出身的李家超会听从命令,确保香港的秩序。

他的政治议程是中国对这个英国前殖民地愿景的下一章,两年前开始实施的涉及范围广泛的国家安全法开启了这个未来。在曾有活跃的公民社会和新闻自由名声的香港,港区国安法已将异见镇压下去。

李家超在镇压2019年席卷香港的反政府抗议活动中起了主要作用,他将接管的是一座已被驯服和已被吓倒的城市,北京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要么身陷囹圄,要么流亡海外。与他的前任不同,李家超在推进强调社会稳定和官员忠诚的立法上不会遇到多少阻力,这两点是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想。

但李家超将面对的也是一个受新冠病毒大流行和世界上一些最严格的限制措施所困扰的城市。香港的经济正在萎缩,失业率正在上升,越来越多的人正在离开,它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已受到威胁。

选举委员会周日宣布李家超获胜后,他向鼓掌的委员们挥手致意。“香港已经从混乱中恢复了秩序,现在是开启走向更大繁荣发展新篇章的时候了,”他说。

自1997年回归以来,北京一直让香港知道中央希望谁来担任行政长官,只不过以前的做法更微妙。

1996年,在北京的一次会议上,时任中国领导人江泽民专门与后来担任香港首位行政长官的董建华长时间握手,暗示了对他的支持。2012年,中央政府驻香港的正式代表机构中联办私下告诉选举委会成员投票梁振英,让他成为了最终的获胜者。

李家超宣布有意参加行政长官选举后曾明确表示,他需要在得到北京的许可后,辞去香港二号官员——政务司司长的职务。虽然这只是个简单的程序问题,但他的公开宣告也表明了谁在发号施令。

李家超的当选几乎在一个月前就已成定局,当时,他的前任林郑月娥表示不寻求连任,中央政府批准了他的候选人资格。没有其他人获得足够多成为候选人的提名。

虽然中央政府一直对香港行政长官的选举过程进行严格控制,但这次彻底摘下了竞争或反对的面纱。在新选举法和港区国安法的挤压之下,亲民主阵营实际上已遭到阉割。

李家超担任政务司司长期间,曾在去年领导一个小组对选举委员会成员的忠诚度进行审查。周日,选举委员会中的1416名成员投了他的支持票,只有8人投了反对票。他将在7月1日,也就是香港回归25周年的纪念日宣誓就职。

“北京让选举委员会全是听自己话的人,进一步将这个过程扭曲为一次毫无意义的竞选,”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和弗里曼-斯波格利国际问题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戴雅门(Larry Diamond)说。“即使在伊朗,在争夺政府领导权上也有更多竞争。”

李家超的出身进一步彰显了北京对香港的意图。他19岁进入香港警务处,任见习督察,之后步步晋升,最终在2017年担任了保安局局长。

他将是一个多世纪以来首位担任香港最高职位的前警务人员,安全仍是他的首要任务。

他计划推动通过统称为23条立法的一系列针对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和颠覆的新法律。虽然这些法律是香港的小宪法《基本法》所要求的,但香港领导人从未能让它们得到通过。2003年,香港政府曾试图通过这些立法,但在几十万人上街抗议后退却了。

这次,李家超不会遇到类似的反对。

在政府的压力和根据国安法进行的调查下,新闻机构、工会、政党和人权组织纷纷解散。数十名民主派政治人士和活动人士已被拘留,等待违反国安法指控的审理。

“为应对未来的国安风险,完成23条立法已是刻不容缓,而且立法更必须是‘有牙老虎’,”政府拥有的《大公报》在上月的一篇评论中写道。

李家超一直是安全立法的坚定倡导者。今年3月,他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说,2020年实施的港区国安法结束了抗议活动的“暴力、破坏和混乱”,“恢复了香港的和平与稳定”。

他还想根除香港公务员队伍中的批评人士。由于一些政府雇员参加了2019年的示威活动,香港公务员队伍一直受到亲北京政客的攻击。忠于北京的人还指责香港官僚机构抵制在当地推行内地的新冠病毒放空措施,包括封控和强制检测。

李家超在担任政务司司长期间扩大了对公职人员的要求,要求他们做出类似于大陆官员需要做的忠诚承诺。他还领导了一个审查公职候选人的委员会,以确保他们足够忠诚(就是这个委员会审查了后来投票他当选行政长官的人)。

“我们需要确保公务员队伍忠实地执行政府政策,”中央政府的香港政策顾问刘兆佳说。

李家超还接受了一个在内地官员中盛行的观点,即缺乏住房和经济机会是引发2019年抗议活动的原因之一。

上个月,他视察了香港一个拥挤的住宅区。他承诺建设更多的公屋。他在描述那里的恶劣条件时提到了住在一套只有15平方米公寓里的母亲和两个孩子,“蟑螂有时会从水管里爬进来。”

“他们最大的愿望是能够尽快分到公屋,以改善居住环境,”李家超说。目前的公屋轮候时间是20年来最长的。

香港是世界上最昂贵、最不平等的城市之一,新冠病毒大流行加剧了李家超即将面临的挑战。

今年,由于奥密克戎变异株感染了100多万居民、导致医疗资源挤兑,香港的生活陷入停顿状态。当地官员转向新冠清零策略,关闭了酒吧、健身房和学校,缩短了餐馆营业时间。这些措施严重打击了香港的工人阶级,让服务行业难以为继。

抗疫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将香港孤立起来,也促使国际公司重新评估这座城市。商界领袖说,他们很难招到或留住愿意住在香港的高管。越来越多的公司已搬离香港,还有一些公司已让高管暂住新加坡等城市。

“这曾是一座充满机会的城市;人人都想来这里,”国际银行和金融公司的猎头尤金妮亚·裴说。“现在,香港不再是一个热门城市。”

商界基本上不太了解李家超,他承诺要恢复香港作为一个蓬勃发展的全球中心的地位。他还说,他会加强香港与内地的金融联系。

“我们有希望并期待,下任领导人将带领香港走出新冠病毒大流行,回到正轨,”香港欧盟商会主席高飞(Frederik Gollob)说。

2019年初,当香港未来的行政长官正在起草一份允许将嫌犯引渡到中国内地和其他地方的法案时,香港立法会前议员钟国斌曾与李家超见过面。(引渡法后来引发了香港全市范围的抗议活动。)

当时,许多商界领袖对该法案的涉及范围有疑问,担心引渡法会让他们在正在进行反腐败运动的内地受到指控。钟国斌说,中国经济刚开放时,许多企业都曾有过法律上站不住脚的做法。

几次会面之后,李家超同意删除引渡法最初涉及的46类犯罪中的九类,这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商界领袖的担忧。钟国斌说,目前不清楚李家超担任行政长官后是否还这么愿意谈判。

“我们不能用过去的经验来分析目前的情况,因为许多决定都是由中央做出的,”钟国斌说。

▲美国之音(VOA)5月9日报道:欧盟指责香港特首选举进一步侵蚀一国两制 北京反驳

欧盟指责香港举行的行政长官选举违反了民主和政治多元化原则。北京反称欧盟粗暴干涉内政。

香港星期天(2022年5月8日)举行不到1500人投票的行政长官选举。作为唯一一名候选人,前警务和保安头目李家超以超过99%的高得票率“当选”香港新一届特首。

当天,欧盟发表声明,对香港此次选举违反民主原则和政治多元化表示遗憾,称这是香港朝瓦解一国两制原则方向又迈出了一步。声明说,欧盟注重香港遵照基本法和其国际义务,维持高度自治和尊重人权与基本自由,包括媒体自由、民主原则和法治。欧盟呼吁中国和香港当局遵守其国内和国际承诺,尤其是普选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最终目标。

北京拒绝接受欧盟的指责。

中国驻欧盟使团发表声明,称欧盟方面罔顾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原则,公然诋毁抹黑特区选举,粗暴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及坚决反对。声明辩称香港此次选举公平公正,社会参与广泛深入,充分彰显民主。

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发言人也表示声明,称欧盟一些政客出于以港遏华的险恶用心,无端攻击抹黑选举制度,恶意诋毁一国两制的成功实践。

观察人士们注意到,被北京称为“社会参与广泛深入和充分彰显民主”的香港特首选举直到选举日一个月前才出现了唯一一位候选人;现年64岁的李家超过去十年在处理泛民主派所发起的“占中运动”和“反送中”等抗争上,作风尤其强硬,他因此被视为能贯彻北京“止暴制乱”的鹰派人物,这也是他上个月才出线、成为北京唯一支持之特首人选的主要原因。

曾被美国列入首批制裁名单的李家超定于7月1日上任。预计他将是香港史上对北京最唯命是从的特首。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5月9日报道:香港小圈子选特首:G7与欧盟罕见声明 “严重关切”

世界工业七国集团主要大国和欧盟周一在任命前英国殖民地的安全主管为香港特首后表示 “严重关切”,声明提及李家超监督了对香港民主运动的镇压。

据法新社今天自伦敦报道称,七国集团(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和美国)和欧盟的外交代表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一选举过程和由此产生的任命是对普选目标的彻底背离,进一步削弱了香港人获得合法代表的能力。

64岁的李家超于周日被一个由1461人组成的小型委员会几乎一致提名(他是唯一的候选人),该委员会因入选者对中国政权的忠诚而被选中组成。

世界工业七国集团和欧盟外交代表说:“我们对这种持续侵蚀香港的政治和公民权利及自治权的做法,深表关切。” 世界工业7国集团与欧盟说,导致任命李家超的过程是 “对政治多元化和基本自由的持续攻击 ”的一部分。

他们敦促新的行政长官 “尊重在香港受到保护的权利和自由”,并确保司法系统维护法治。

法新社说,李家超因在2019年镇压民主抗议活动中的作用而受到美国的制裁,他的任命已经受到了欧盟的谴责。欧盟外交事务负责人博雷利谴责 “违反民主原则和政治多元化 ”的行为。

中国说,选举李家超为香港特首,是“民主精神的真正体现”。

▲美国之音(VOA)5月9日报道:李家超晋身香港特首 未来恐“绝对执行”北京政策

香港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5月9日与特首当选人李家超会面。林郑月娥表示将全面配合,确保两届政府顺利交接。外界预料,随着警官出身的李家超成为特首,行政长官的主导权会进一步遭削弱,未来港府的施政恐怕会继续由北京主导。

李家超当选翌日与林郑会晤

李家超在当选后翌日到特首办公室与林郑月娥会面。距离港府换届剩下不到两个月。林郑月娥表示,为了顺利交接,会为李家超提供一切所需协助。

林郑月娥说:“由我领导的特区政府,将为李家超先生开始筹组的第六届特区政府提供一切所需协助,包括大家关心的特区政府重组工作,我们会在最快时间内完成相关程序。与此同时,我们会继续稳控疫情,为日后与内地通关创造必要条件。”

李家超则透露,两人讨论了政府架构重组。

李家超说:“刚才我与行政长官会面时,讨论了未来数星期的交接工作,包括架构重组有关事宜,也讨论了未来几星期防疫抗疫工作走向会是如何,大家也有提及庆祝香港回归25周年庆典活动的考虑。”

李家超同日也拜访了四个中国中央驻港机构:中联办、驻港国安公署、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及驻港解放军。

未来香港施政恐由北京主导

李家超5月8日以唯一候选人姿态当选香港下任特首,得票率达到99.2%,是历届行政长官选举得票率最高的当选人。有分析形容,往后香港特首将从以往的北京代理人的角色变成“绝对执行者”。

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郑宇硕认为,未来香港的施政将由北京主导,不再讲求要与港府协商。

郑宇硕说:“这和特首的人选没有明显关系。主要是2019年下半年香港形势的变化引起北京对香港政策的变化,导致北京对香港的控制加强,行政长官的主导权大大削弱。北京对香港政府的指示会来得比较频繁。基本上只要北京有清楚的政策指示,特区政府就要执行。”

郑宇硕表示,所谓的指示涵盖的范畴将比以往更广泛,估计会从以往针对政策和选举制度,延伸至防疫、医疗、服务教育等过去北京甚少表态的政策范畴。

李家超出身警队。外界关注的是港府高层人事任命会否出现“文官退,武官上”的现象,包括政府“第二把交椅”的政务司司长是否会由“武官”出任。

李家超在当选后的记者会上表示,目前距离上任不足两个月,组建班子急不容缓。在选择人才加入政府团队时,会以知识、经验和能力去考虑。

学者估计更多“武官”出任司局长

学者郑宇硕认为,李家超班子的组成还有待观察,但值得留意的是,民建联和工联会等传统亲北京阵营正争取在政府里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纪律部队出身的官员也不容忽视。

郑宇硕说:“我相信北京政府非常重视忠诚这个因素。纪律部队过去的升迁也是中央政府掌控的。中央政府对纪律部队的中高层人员开始有密切的观察。我们的确看到纪律部队在司局长队伍中会占据一定的比例。”

观察人士认为,以往香港的公民团体、媒体以及民主派议员可以各自表达不同声音,但由于港版国安法关系,过去一、两年港府施政缺乏制衡。

香港独立政治学者黄伟国预料,在李家超任内,港府可能把本该用于改善民生的资源拨归国家安全和警务。他不排除香港移民潮会进一步加剧。类似2014年雨伞运动及2019年反送中浪潮的社会事件也有可能在李家超任内重演。

黄伟国说:“大家会以为,中国大城市的民众会全民顺从中国的防疫政策,却看到上海居民勇武反抗,对防疫人员拳打脚踢,主动阻挠防疫人员的工作。 虽然(香港)很多民主派及勇武派人士已逃亡或正在坐牢,但若问题根源得不到改善,政治上的镇压和体制上的腐败变本加厉,加上一旦楼价下跌和失业率上升,我不会低估香港人以暴力或更具体形式去宣泄对政府的不满。”

美中角力或损害香港特殊地位

在特首选举前夕,李家超的YouTube账户被YouTube所属的谷歌以违反美国制裁政策为由中止运作,另外两个主要社交平台脸书和Instagram也禁止李家超使用收费服务。

黄伟国表示, 2019年反送中示威浪潮后政治环境急剧恶化,香港已成为美中两国角力的棋子。李家超YouTube账户被封释出了强烈讯息。

黄伟国说:“(这个讯息)就是李家超不是香港行政长官,而是北京政府的代理人,某程度上他的政治位置和中国一个省长或市长没有分别。缺少了这种特殊性或独特性,他作为一个被制裁的中方人物,外界把他视为与习近平政权同一伙的人。问题是,如果从行政长官到特区政府都一面倒和北京一致的话,香港在失去特殊位置后,面对美中角力,主要是对香港的制裁,对香港官员的制裁,甚至盛传香港的国安法指定法官也会受到制裁,香港会否推出反制裁法,回应西方国家对香港的制裁, 对香港造成更大损害?”

香港城市大学学者郑宇硕表示,美中关系在多方面呈现对抗局面。很明显,香港处理对外关系,将更遵循中央政府的指示。由于北京一直认为香港受到外国势力干扰,估计日后香港与西方接触会出现更多限制。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和商业服务中心地位估计也会逐步走下坡。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5月9日报道:今非昔比:未见外国祝贺李家超成香港新特首 只余欧盟骂声和台湾警诫

与过往历届香港特首当选后不同,「武官」李家超以北京惟一属意人选而成为候任香港特首后,西方国家送上的,不是祝贺,而是忽视或批评,台湾更敦促他停止损害香港的自由和人权。两名学者和评论员均认为,这是西方国家评估香港已在迈向民主化方面止步、从而轻忽香港的表现,而政治学者陈家洛更认为,西方亦可能想藉此警示香港,若要西方自由伙伴改观,须在新闻自由、政治权利和通关方面有积极动作。

本台翻查资料发现,香港过往五届候任特首当选后,美国和英国政府均有祝贺,台湾和欧盟香港办事处则是近两、三届有发贺辞,内文除了祝贺,亦对推动与香港合作发展善颂善祷,即使是面对否认自己是中共地下党员的梁振英亦不例外,美国主管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时任助理国务卿坎贝尔(Kurt Campbell)便曾在 2012 年祝贺梁当选时说,美国期望与香港扩阔贸易与其他联系,亦期望香港继续向 2017 年完全普选的目标迈进。而到了现任特首林郑月娥在 2017 年 3月当选时,时任美国驻香港总领事唐伟康(Kurt Tong)、时任英国驻港澳总领事贺恩德(Andrew Heyn)、欧盟香港办事处及台湾大陆委员会均有发声明或在脸书上祝贺她当选,期望双方继续合作。

不过,在李家超昨(8 日)天在一千多名选举委员会成员支持下成为新一届的候任香港特首后,至今天中午的一天内,英美政府均没有向他祝贺,相反,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 Fontelles)批评有关「选择」过程是进一步瓦解「一国两制」原则(见本台另一则报道);而台湾则发出警剔。

在回应李家超成为新一届香港特首的声明中,台湾陆委会呼吁他应多多倾听及响应民意,尊重港人追求民主的权利,并停止伤害香港自由人权。对于台港关系,陆委会说,台湾长期秉持互惠原则,以人民福祉为优先,推动台港关系发展,未来亦将秉持一贯立场,持续推动台港各领域有序交流。

学者:西方对香港有新分析 誓打击国际地位

对于西方国家一改过往祝贺新任特首的做法,身兼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客席教授的中国事务评论员林和立向本台表示,这明显反映西方国家认为这只是北京钦点一个候选人,没必要表态;此外,这亦是西方认为香港不再向民主化发展、无可救药的表现,他重申,香港已被西方社会报废(write off)。

至于欧盟对李家超被选为新任特首的批评,林和立认为具有重要意义,因为相比美国,欧盟与中国的关系更好,但在俄乌战事后,欧盟对中国的戒心增加,亦更为敢言,有关表态反映对华态度更强硬。而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则形容,欧盟反应正常,因为对西方国家而言,刚过去的特首选举是一场假选举,根本是不会看或轻视这种不合格的所谓选举。他举例北韩领导人金正恩亦以 99%的超高票数当选,但大家只会报以会心微笑。

陈家洛又说,英美等国不祝贺新任候任特首,亦反映国际社会对「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有新的分析,认为西方民主发展方式已在香港止步,李获胜只是中共一个干部,毫无特别,不值一哂,香港已失去其在中国的独特地位,这实在是对香港的国际地位的一大打击。

他认为,这亦可能是西方发出的警示,就是如果李家超希望西方自由伙伴改观,便须在新闻自由、政治权利和对国际放宽通关等议题上采取积极动作;否则,李家超将难以落实他想唱好香港故事的承诺。对内方面,陈家洛认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选择领军镇压 2019 年反修例风波的时任保安局长李家超作为下任特首,明显是放弃修补已撕裂的香港社会,把确保其领导人之位的地缘政治看得更重,他估计,北京日后可能会继续巩固只占香港三成选民、两成总人口的建制人士支持,并打压余下港人作为治港手法,要重提民主自由,只能在习近平年代之后。

现年 64 岁的李家超,中学毕业后即投身警队,服务警队三十多年后加入政治问责班子,并升为保安局长,在经历反修例运动、《港区国安法》制定后,升为政务司长,不足一年,便在上月 6 日辞职,参选香港特首。

▲美国之音(VOA)5月10日报道:七大工业国集团外长发表联合声明 对香港特首选择程序表达“严重关切”

华盛顿 —七大工业国集团(G7)外交部长星期一(5月9日)就香港特首选举发表一项联合声明,对香港特首选择程序以及香港政治多元化和基本自由持续遭受的攻击表达严重关切。

声明全文如下:

我们,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美国的外交部长以及欧盟高级代表,就作为对政治多元化和基本自由持续攻击一部分的香港特首选择程序表达我们的严重关切。

去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香港当局向选举委员会增加了任命的非民选委员人数并大幅减少有资格参与委员会选举的选民人数,从而背离了香港基本法中设立的普选最终目标。

目前的提名程序以及随之而来的任命严重背离了普选的目标,并且进一步侵蚀了港人享有的合法被代表的权利。我们对政治和公民权利以及香港自治遭受持续的侵蚀表示严重关切。我们继续呼吁中国按照中英联合声明以及其其他法律义务行事。我们敦促新特首尊重基本法写明的在香港受到保护的权利和自由,并确保法院系统坚持法治。

▲美国之音(VOA)5月10日报道:推特上的中国:香港新特首近全票当选 西方观察人士批选举荒诞

华盛顿 —香港新特首李家超周日以超过99%的得票率当选后,香港不断恶化的民主状况再次引来西方的中国观察人士和活动人士的担忧和批评。

美国前国务卿彭佩奥在推特上写道:“失望,但不令人意外地看到中共继续违背承诺并加紧他们对香港人民的威权统治。除非我们让中共为他们的残忍行为付出代价,他们会继续摧毁香港以及以外地区的自由。”

目前生活在美国的香港活动人士许颖婷也对北京对香港的控制感到疲倦:“李家超将成为香港下一位特首。但这让人觉得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因为香港没有人真的关心一场人民不能参加的选举以及只有中国的傀儡能担任的职务。我感到厌倦。”

流亡至英国的香港活动人士刘祖迪则表示:“看到一名独裁者在一场有中国特色的选举中拿下99%的选票令人印象深刻(750万民众中只有1500人有资格投票)。这不是香港,这是朝鲜或中国。”

在一系列推文中,彭博社专栏作家马修·布鲁克(Mathew Brooker)批评了中国官媒称香港选举代表了民意的说法。

“香港的新政治宣传语言引来了鼎盛。一个闭门做出的专制指派被建制派说成是一种更高级的‘民主’模式。”

“脸皮不厚说不出一个占总人口0.02%的委员会代表了民意。事实上,我们知道民意是什么。他们在2019年的时候被询问,并做出了响亮并清晰的答复。他们没有再被询问,也永远不会了,” 他在另一条推文中写道。



英国人权活动人士、“香港观察”创始人罗杰斯(Bennedict Rogers)也对李家超和这场选举做出了严厉批评。

“他几乎不可能输。人民无法投票。他的1500名”挑选人“是由北京挑选的。他没有对手。(这是)一场闹剧。都是假的。结果是一名更强硬的中共傀儡恶棍控制香港。”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社会学教授孔诰烽则用反讽的方式指出了这场选举的荒诞之处。

“习近平和金正恩都以100%的得票结果当选最高领导人。李家超只赢得了99%.这1%的差别显示出一国两制是真实的,并运转良好。”

▲美国之音(VOA)5月10日报道:学者分析李家超一人选特首 12张不支持及无效票反映建制团结假像

香港 —香港“一人模式”选特首,唯一候选人李家超得票率99.2%,成为首位“武官”出身的特首。有投票的1,428名选委,当中1,416人投支持票、8人投不支持票、4张无效票。

有学者分析,李家超支持率超过99%,这样的“小圈子”投票结果,扭曲选举的意义有如“北韩式选举”,12张不支持及无效票,反映北京施压下建制派团结只是假像,预料香港政治体制会走向“中国式选择”,可能不会再有竞争性的选举。

第6届香港特首选举星期天(5月8日)完成投票,有权投票的1,461名选委,有1,428人投票,警察出身的唯一候选人李家超获得1,416张支持票,得票率99.2%,成为首位“武官”出身的特首。现年64岁的李家超,也是香港主权移交25年来,年纪最大的特首当选人。

李家超冀以施政结果说服反对者

有投票的1,428名选委,其中8人对李家超投下“不支持”票、4张无效票,另有33名选委没有投票,投票率为97.74%,在过去5次需要投票的特首选举中,今次的投票率排名倒数第二,只是高于2012年梁振英、唐英年及民主党何俊仁角逐的94.89%投票率。

李家超当选后,星期日中午会见传媒,被问到如何看待有8名选委对他投下“不支持”票,李家超回应表示,已尽力争取选委支持,会去说服不同意他的人,但明白做法需时,希望能以施政结果去说服不支持他的人。

谭耀宗视不支持和白票为压力及鞭策

李家超竞选办主任、中国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星期一(5月9日)早上在香港电台节目上表示,李家超高票当选反映选委都支持他的政纲,但难以追求百分之百的支持率,会视不支持票和白票为压力及鞭策,努力做得更好。

对于李家超担任政务司司长期间,在不同的民意调查中他的民望净值都是负数,今次特首选举结果,李家超获得99.2%支持票,能否真实反映李家超的民望。

谭耀宗回应表示,选举委员会有“广泛代表性”,不止代表选委自己,同时代表他们的选民;谭耀宗又表示,新冠病毒疫情下部份选举工程做不到,无法广泛与公众接触。不过,谭耀宗不认为市民不喜欢李家超。

学者指有选委不满李家超成为唯一候选人

在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全力催票之下,多家亲中传媒选前已经预告,李家超会高票当选,得票率超过9成,星期日中午投票结果出炉后,外界关注12张不支持及无效票从何而来﹖是否有选委故意投不支持票,营造李家超并非“全票当选”,投票的选委都可以有“自由意志”的印象﹖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前助理教授、时事评论员黄伟国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相比过往有竞争性的特首选举,当选人的得票率不可能高到超过9成,而且最大问题是今次选举,投票的选委是完全没有选择,部份选委可能只是表面上支持李家超,但实际上对李家超作为唯一候选人是非常不满。

黄伟国说:“所以你都会见到,无论是那12张称为‘反对票’,无论你是白票、或者甚至是‘反对票’,甚至你会见到例如梁振英没有很公开地说、即是作为前特首是没有很公开大力是赞赏李家超,作为一个选特首的候选人来讲的各方面,即是无论他(李家超)的表现、能力、政纲各方面,不要讲甚至可能(前特首)董建华,或者甚至(特首)林郑月娥在整个(竞选)过程都是很沉默的。”

逾99%支持率有如北韩式选举

黄伟国认为,李家超支持率超过99%,很多投支持票的选委可能受制于北京的施压,这样的“小圈子”投票结果,扭曲了选举的意义,有如“北韩式选举”。

黄伟国说:“当然坦白讲有些选委,他今次所谓投支持票,只不过你可以说是中联办去到施加压力,或者甚至是他觉得如果我不投(支持)李家超的话,会不会日后利用国安、警察,或者保安系统去到作为报复的手段,于是迫到他们(选委)是要投赞成票,我亦都很相信如果一个候选人完全是没有政纲,或者那些政纲只不过是比林郑月娥更加不济,而拿到这么高票数当选的话,即是作为一个小圈子选举你这种高得票,其实是扭曲了整个选举的意思,你其实同北韩选举是没有分别的。”

反映北京施压下建制派团结只是假像

黄伟国表示,他不认同12张不支持及无效票是故意安排,营造李家超并非“全票当选”,投票的选委仍然有“自由意志”的印象,如果是这样12票太少,为何不布局让更多选委投不支持票,得票率超过99%与全票分别不大,他认为结果反映北京施压下,建制派团结只是假像。

黄伟国说:“从来建制派只是一个利益集团,亦都只是用利益作为行事,绝对不是用所谓‘爱国’或者所谓‘爱党’,或者所谓支持行政长官、或者支持特区政府,作为他们做所有事情决定的依据。如果你说‘自由意志’,造的(不支持票)比数就大一些吧,而且它(北京)也不需要这样做,根本你找一个受外国制裁的人做特首的话,其实都代表了其实北京政府本身都已经不介意人们怎样看那个选举。”

香港政治体制或走向“中国式选择”

记者问及,今次特首选举结果对未来香港政治形势有何影响﹖香港日后的选举是否都会采用这种没有竞争的“中国式等额选举”﹖

黄伟国表示,这次香港的“一人模式”选特首,他不会称呼这次是“选举”,因为“选举”是包括提名权、被提名权及投票权。他预料香港政治体制会走向“中国式选择”,可能不会再有竞争性的选举。

黄伟国说:“我觉得反而是一个‘中国式选择’。换句话说即是所有的所谓‘投票过程’都只不过就是建基于人家(北京)选择给我们(香港人),之后我们去选择投或者不投而已。所以你会见到(去年)立法会选举的投票率是极低,是创历史新低。当然你作为一个政治控制,起码它(北京)形式上面要保留一个类似西方的一个选举制度,它是有一个必要。因为它要作一个橱窗性的作用,但是实际上你见到现在全球一些主要媒体,都基本上耻笑今次那个是叫做‘Selection’(甄选),不是一个叫做‘Election’(选举)。所以为什么我都不会叫它做一个‘选举’就是这个原因,也因为它本身都不是一个选举,根本它只是一个只做‘挑战’吧,或者叫做‘选择’,是一个被设下一些政治限制之下的‘选择’。”

评论员指营造万众归心假像引逆反心理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预料特首选举后的政治形势仍然是一面倒,官方有意营造“万众归心”的假像,他认为可能造成民间“逆反心理”的反效果。

刘锐绍说:“官方是要强调‘万众归心’,大家跟着他(李家超)那样,那个客观效果很可能是成反比的。因为大家是会感觉到有一个‘逆反心理’的,这个无论是政治心理学、是正常人的心理学、亲子关系,都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你父母拿着一根‘鸡毛扫’(鸡毛掸子)对着小朋友,小朋友顺应你的要求的时候,心里面都不服气的。”

社民连预料发声权利进一步被收窄

社民连主席陈宝莹与两名成员星期日早上,仍然按传统在特首选举投票日,游行抗议“小圈子”选举,不过,他们被数十名警察截停,不能够游行到较接近湾仔会展投票站的地方示威。

陈宝莹表示,预计李家超7月1日就职特首后,香港公民社会发声的权利将会进一步被收窄,她形容警方的布防将他们当成恐怖份子一样。

陈宝莹说:“现在的布防就似乎当我们是恐怖份子那样。我们3个人明明白白是一个和平的请愿,但是警方还要很多的警察在这里布防,还要将我们的示威区一直推到一个公厕门口。我们根本上是见不到会展中心,亦都见不到任何的选委,根本上李家超就是更进一步,是剥夺了我们香港人的公民请愿的权利,而这个大家看到了,警察是完全没有沟通。”

坚持行动不希望香港变成鸦雀无声

作为唯一一个在特首选举投票日仍然上街示威的民主派政党,陈宝莹坦言,明知这些行动其实没有作用,不过,社民连不希望日后的香港变成鸦雀无声,在适当的时候仍然会有团体出来发声。

陈宝莹说:“我想现在整个香港就用一种恐惧去统治。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大家都理解到,即是不同的团体他们有他们的考虑,我们社民连其实很重要就是,明知这些行动其实没有作用的,但是我们为何还要继续呢﹖就是希望香港这个社会不要鸦雀无声,在适当的时候、还关键的时候都会有人、有团体站出来去表达意见。我相信似乎好像没什么即时的果效,但是我很相信这个对于公民社会,都会有一定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