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往事(小說)73 罪人

大沽河


 

73 罪人


劉奎提審獨眼狼得出結論,讓李旭光她們整理材料,給獨眼狼戴上階級異議分子、叛徒的帽子,李旭光不肯草率行事,帶著周紅親自來提審。

李旭光從油紙包裡拿出那把銀光閃閃的轉輪手槍來,問:你見過這支槍嗎?

坐在審訊室裡的獨眼狼睜開那只好眼,仔細看了半晌,搖頭道:不認識,沒見過。

周紅道:提示你一下,這支槍是從你們村壞地瓜家裡起獲的,解放前你見過壞地瓜用過槍嗎?

獨眼狼斬釘截鐵地說:沒有。這種槍我都沒見過,我當了四年八路,三年解放軍,繳獲過日本人的王八盒子、漢奸的大鏡面二十響、國軍軍官的勃朗寧自動手槍,這種轉輪手槍從來沒見過。壞地瓜一個榨油的,連鳥槍都不會使,怎麼會有這種槍?

說完,獨眼狼要過槍,仔細地把玩為了一下,再次肯定這一結論。

李旭光點點頭,感覺獨眼狼說的基本靠譜,又問:你以前跟天火燒打過交道,有沒有見過他使用這種手槍?

獨眼狼又要過槍來看了看,沉吟了半晌,道:我在 天火燒家打短工的時候,有一次見過他好像別過一把這種玩意兒,腰裡還纏著一圈黃澄澄的子彈,我記得是黑色的,不是這種銀色的。

李旭光跟周紅交換了一下眼神,獨眼狼的話有真實性,天火燒很可能有轉輪手槍,但不會是這一支,因為這支槍根本就沒用過。

李旭光示意周紅記錄下來,自己繼續問:現在你說說,天火燒為何殺害了你父親?

我先殺了他小老婆韓蘭嫚,他回來報復,殺了我爹。

獨眼狼語調平淡,不像是在說一件國仇家恨的大事。

你又為何殺韓蘭嫚?當然,我們問你這個問題不是追究歷史的舊賬,我們知道當時山東的土改政策有些激進,很多村子都有過火的問題。這不是你一個人的問題。我們也知道你當年是複轉軍人,當著村長,肩負土改的重任。但不管怎麼說,韓蘭嫚又不是天火燒,不是惡霸地主,只是個婦道人家呀。

李旭光邊解釋邊問,她已經看出獨眼狼有些心不在焉。

我懷疑她埋藏了浮財,天火燒的家底我是知道的,他有幾百畝地,好幾十處買賣。每年收的大頭錢,都用裝衣服的櫃子盛著,櫃子不冒尖就算沒賺到錢,怎麼會找不到浮財呢?我把他家挖地三尺,一根錢毛都不見,真是奇了怪了。只好把韓蘭嫚抓了起來。天火燒正妻已經死了,韓蘭嫚是他的小妾,準備扶正,天火燒逃走的時候留她在沙梁看家,這娘們對田家忠心耿耿,嘴硬得狠。為了撬開她的嘴巴,我從天火燒家找來一塊三米長、一米寬的銅板,架起爐火把銅板燒紅,我嚇唬她:除非你能赤腳從銅板上走過,我才相信你沒藏浮財。我這樣做是違背政策的,也不是真心讓她走銅板,不過是嚇唬她,逼她交出浮財。誰知韓蘭嫚真是女中豪傑,她脫鞋子,光著三寸金蓮,在燒紅的銅板上走個來回,每一步銅板都會敕啦啦冒出青煙,小腳都燙爛了,焦了,散發著人肉烤焦的臭味,她眉頭都不眨一下。圍觀的群眾都嚇呆了,齐聲驚呼。韓蘭嫚像天神一般,自豪地說:老娘再送你一程!又走了一個來回!韓蘭嫚走燒紅的銅板,我臉上掛不住,對著她腦袋開一槍,把一半腦袋給打飛了,紅紅白白的腦漿子噴了我一身。可我沒想到,她是真不知道浮財埋在哪裡。天火燒的金銀財寶都被壞地瓜挖走了。

獨眼狼說著往事,口氣裡充滿了悔意。

周紅記不下去了,把筆一扔,罵道:你真是個畜生!

我不是人,四七年搞土改,人都變成了沒人味的畜生了。

独眼狼垂下头。

我們連畜生都不如,畜生都不吃同類呢。當年鬥爭賈善人的娘,老太太,一輩子吃齋念佛,修橋補路,村裡相鄰誰沒借過她的糧食和錢?誰上她的門空手出來過?沙梁的父老鄉親沒人去批鬥她,民兵用槍押著去開會,大家的臉都扭過去,羞於見她,人總是有良心的多。可工作隊說了,賈善人必須鬥倒鬥臭,否則革命就沒有動力,群眾就發動不起來。地分不下去,糧食徵收不上來,誰來供養咱們部隊?誰去參軍打老蔣?革命道理俺們都懂,但老百姓不賣賬啊。工作隊就從即西調來一批土改積極分子,把賈善人的娘揪到文昌閣,這幫外鄉人沒受過老太太的恩惠,揪著頭髮拖來拖去,滿頭白髮都揪光了。八十歲的老太太,掛著大黑牌子遊街,一邊遊一邊作踐自己:我是假善人,我是真惡霸。我剝削窮苦人,吃人不吐骨,罪該萬死,死了狗都不吃。這些詞兒也都是河東那幫人給編的,一字一句教老太太念,不念就用鞋底扇嘴巴,一口牙齒全打光。批鬥了三天,吃齋念佛做了一輩子善事的大好人啊,吊死在文昌閣的門廊上。屍體是我讓李德乾收斂的,我從桂滿堂家弄來一口上好的棺材,讓李德乾把老太太埋了。那墳墓就埋在大沽河邊的釣崖上。

我爹被還鄉團殺了之後,我知道這是報應。我知道,共產黨對我有恩,讓我翻身當了幹部,我沾了共產黨的光,吃香喝辣玩女人,抖威風,但殺了韓蘭嫚,殺了賈善人的娘,這一輩子是缺德冒煙兒,做了大孽了,我一定會遭到報應,我不得好死!

獨眼狼的那隻好眼裡流下一行混濁的眼淚來。
民主中国 | minzhuzhongguo.org

大沽河往事(小說)73 罪人

大沽河


 

73 罪人


劉奎提審獨眼狼得出結論,讓李旭光她們整理材料,給獨眼狼戴上階級異議分子、叛徒的帽子,李旭光不肯草率行事,帶著周紅親自來提審。

李旭光從油紙包裡拿出那把銀光閃閃的轉輪手槍來,問:你見過這支槍嗎?

坐在審訊室裡的獨眼狼睜開那只好眼,仔細看了半晌,搖頭道:不認識,沒見過。

周紅道:提示你一下,這支槍是從你們村壞地瓜家裡起獲的,解放前你見過壞地瓜用過槍嗎?

獨眼狼斬釘截鐵地說:沒有。這種槍我都沒見過,我當了四年八路,三年解放軍,繳獲過日本人的王八盒子、漢奸的大鏡面二十響、國軍軍官的勃朗寧自動手槍,這種轉輪手槍從來沒見過。壞地瓜一個榨油的,連鳥槍都不會使,怎麼會有這種槍?

說完,獨眼狼要過槍,仔細地把玩為了一下,再次肯定這一結論。

李旭光點點頭,感覺獨眼狼說的基本靠譜,又問:你以前跟天火燒打過交道,有沒有見過他使用這種手槍?

獨眼狼又要過槍來看了看,沉吟了半晌,道:我在 天火燒家打短工的時候,有一次見過他好像別過一把這種玩意兒,腰裡還纏著一圈黃澄澄的子彈,我記得是黑色的,不是這種銀色的。

李旭光跟周紅交換了一下眼神,獨眼狼的話有真實性,天火燒很可能有轉輪手槍,但不會是這一支,因為這支槍根本就沒用過。

李旭光示意周紅記錄下來,自己繼續問:現在你說說,天火燒為何殺害了你父親?

我先殺了他小老婆韓蘭嫚,他回來報復,殺了我爹。

獨眼狼語調平淡,不像是在說一件國仇家恨的大事。

你又為何殺韓蘭嫚?當然,我們問你這個問題不是追究歷史的舊賬,我們知道當時山東的土改政策有些激進,很多村子都有過火的問題。這不是你一個人的問題。我們也知道你當年是複轉軍人,當著村長,肩負土改的重任。但不管怎麼說,韓蘭嫚又不是天火燒,不是惡霸地主,只是個婦道人家呀。

李旭光邊解釋邊問,她已經看出獨眼狼有些心不在焉。

我懷疑她埋藏了浮財,天火燒的家底我是知道的,他有幾百畝地,好幾十處買賣。每年收的大頭錢,都用裝衣服的櫃子盛著,櫃子不冒尖就算沒賺到錢,怎麼會找不到浮財呢?我把他家挖地三尺,一根錢毛都不見,真是奇了怪了。只好把韓蘭嫚抓了起來。天火燒正妻已經死了,韓蘭嫚是他的小妾,準備扶正,天火燒逃走的時候留她在沙梁看家,這娘們對田家忠心耿耿,嘴硬得狠。為了撬開她的嘴巴,我從天火燒家找來一塊三米長、一米寬的銅板,架起爐火把銅板燒紅,我嚇唬她:除非你能赤腳從銅板上走過,我才相信你沒藏浮財。我這樣做是違背政策的,也不是真心讓她走銅板,不過是嚇唬她,逼她交出浮財。誰知韓蘭嫚真是女中豪傑,她脫鞋子,光著三寸金蓮,在燒紅的銅板上走個來回,每一步銅板都會敕啦啦冒出青煙,小腳都燙爛了,焦了,散發著人肉烤焦的臭味,她眉頭都不眨一下。圍觀的群眾都嚇呆了,齐聲驚呼。韓蘭嫚像天神一般,自豪地說:老娘再送你一程!又走了一個來回!韓蘭嫚走燒紅的銅板,我臉上掛不住,對著她腦袋開一槍,把一半腦袋給打飛了,紅紅白白的腦漿子噴了我一身。可我沒想到,她是真不知道浮財埋在哪裡。天火燒的金銀財寶都被壞地瓜挖走了。

獨眼狼說著往事,口氣裡充滿了悔意。

周紅記不下去了,把筆一扔,罵道:你真是個畜生!

我不是人,四七年搞土改,人都變成了沒人味的畜生了。

独眼狼垂下头。

我們連畜生都不如,畜生都不吃同類呢。當年鬥爭賈善人的娘,老太太,一輩子吃齋念佛,修橋補路,村裡相鄰誰沒借過她的糧食和錢?誰上她的門空手出來過?沙梁的父老鄉親沒人去批鬥她,民兵用槍押著去開會,大家的臉都扭過去,羞於見她,人總是有良心的多。可工作隊說了,賈善人必須鬥倒鬥臭,否則革命就沒有動力,群眾就發動不起來。地分不下去,糧食徵收不上來,誰來供養咱們部隊?誰去參軍打老蔣?革命道理俺們都懂,但老百姓不賣賬啊。工作隊就從即西調來一批土改積極分子,把賈善人的娘揪到文昌閣,這幫外鄉人沒受過老太太的恩惠,揪著頭髮拖來拖去,滿頭白髮都揪光了。八十歲的老太太,掛著大黑牌子遊街,一邊遊一邊作踐自己:我是假善人,我是真惡霸。我剝削窮苦人,吃人不吐骨,罪該萬死,死了狗都不吃。這些詞兒也都是河東那幫人給編的,一字一句教老太太念,不念就用鞋底扇嘴巴,一口牙齒全打光。批鬥了三天,吃齋念佛做了一輩子善事的大好人啊,吊死在文昌閣的門廊上。屍體是我讓李德乾收斂的,我從桂滿堂家弄來一口上好的棺材,讓李德乾把老太太埋了。那墳墓就埋在大沽河邊的釣崖上。

我爹被還鄉團殺了之後,我知道這是報應。我知道,共產黨對我有恩,讓我翻身當了幹部,我沾了共產黨的光,吃香喝辣玩女人,抖威風,但殺了韓蘭嫚,殺了賈善人的娘,這一輩子是缺德冒煙兒,做了大孽了,我一定會遭到報應,我不得好死!

獨眼狼的那隻好眼裡流下一行混濁的眼淚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