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往事(小說)80 鄉村女教師

 

大沽河

80 鄉村女教師


宗家埠初中設在五個村子中間的一塊高地上,東南是最大的村子宗家埠,西北是西王府莊、正北是杜家疃、東北是東王府莊,正東方向是楊家莊。

從南村公社駐地沿著青沙公路往北三裡地,下了公路有一條機耕道,西行三裡往北,再走二裡就是楊家莊,村後有一條斜斜的小路,是學生上學踩出來的。小路通往一個高坡,高坡上有四排房舍,沒有圍牆,四周種著高大的木芙蓉樹和白楊樹,這就是宗家埠初中了。

一個星期日的下午,李旭光騎著自行車,載著簡單的行李——鋪蓋、臉盆和洗刷用具,一個中型的皮箱裝著書和一些女人用的物品。沿著楊家莊村後的這條小路到學校報到。本來從地圖上看,她應該騎車走機耕道西行五裡到宗家埠,然後北拐,繼續走機耕路,再走二裡就到了學校。但王主任告訴她,學校到各村有學生上學踩出來的小路,走小路會近許多。

小路雖然近一些,卻是上坡路,最後一段需要推著車子走。好在現在是淡暑新秋,金風送爽,田野裡一片翠綠,莊稼散發出好聞的香味,李旭光雖然雙腿沉重,兩臉潮紅,額頭滲出細汗,心情卻十分愉快。

學校裡只有一個校工,四十多歲,五短身材,粗頸圓頭,皮膚黝黑,面相和藹,木訥寡言。他見李旭光推著車子進來,小步跑來接過車子,說:您是新來的李老師吧,呂校長讓我給你安排住處,你跟我來吧。

你好,我是李旭光。

李旭光跟著張順,來到學校最後一排的宿舍區,張順支了車子,先打開一間宿舍,然後卸下行李,兩人一起搬進屋子裡。

這是一間單人宿舍,卻有兩張床。張順說:李老師您先將就在這裡住下吧。那張單人床是綦素芸老師的,她不常住,下雨陰天或者午睡的時候住一下。

常住單身宿舍的只有我一個女的嗎?

還有一個小姜老師,教英語的。她婆家在下面的宗家埠村,她每週有幾天在這裡上宿,她家裡人多,房子擠巴。

兩人說著話,張順幫李旭光安頓好宿舍,道:李老師,我在後面做飯,我的辦公室跟校長室挨著,你抽時間過來拿一下飯票。還有什麼需要的,你吱一聲。

張順離開後,李旭光打量了一下這間宿舍,只有一張桌子,一把椅子,顯然是綦老師用的。既然她不常在這裡,李旭光就決定先用著,她把自己的私人物品一一放置妥當,又打了一盆清水,洗了洗臉,畫了淡妝。李旭光在機關幾乎是不化妝的,但現在是在學校,她已經是普通老百姓了,愛美的天性顯露出來。她才二十九歲,尚未婚配,還有一個青春的尾巴。

記得有一年她和周紅化妝偵查,在神仙街找一個利用封建迷信招搖撞騙的大師算命,那大師說她“五官端正,骨骼清奇。發細眉濃,秉性要強。神急眼圓,為人急躁。山根不斷,必得貴夫而生子,聲響神清,定獲封贈戴珠冠。但吃虧在左眼大,早年克父,右眼小,周歲克母。

李旭光一語揭穿了騙子的伎倆:你不是瞎子嗎?你一個瞎子咋知道我五官端正、發細眉濃?

不過“大師”的話還是留在了心中。她的確父母雙亡,性格也確實有些急躁,從鏡子裡仔細打量,兩隻眼睛似乎也真的不一般大。

李旭光輕掃黛眉,薄施香粉,淺抹紅唇,換了一件湖綠色真絲連衣裙。她的皮箱裡還有幾雙玻璃絲襪子,正好配她的乳白色鹿皮涼鞋。拿在手裡低頭想了想,在這個偏僻的農村,穿這種襪子太扎眼,於是乾脆光著腳,換了一雙塑膠紅色涼鞋,款款出門,在校園裡溜達。

李旭光是烈士子弟,從小在她母親的戰友王宇平家裡寄養,青島解放後王宇平在26軍駐青島部隊任師政委,住機關大院。李旭光在青島軍隊幼稚園、小學讀書,後考進著名的青島二中。李旭光參加工作之前,一直住在青島王家,後來王宇平調到上海、浙江一帶,李旭光考入警校,文革前畢業分配到平度縣公安局。

校園坐北朝南,中間一條甬道,分開兩個校區。西校區有四排房舍,第一排是初一年級的兩間教室。第二排是初二年級的兩間教室。第三排是初三年級的兩間教室。第四排是教師宿舍。

東校區是辦公區。第一排是校長室、主任室、語文教研組辦公室。第二排是數學教研組、理化教研組和英語及其他副科教研組。第三排是會議室、文娛室。第四排是廚房和餐廳。

校區的後面還有一個用籬笆和低矮的灌木叢隔開的院子,是養豬場和廁所。學生廁所在西校區一側。教職工廁所在東校區一側。都是旱廁。

甬道兩側種著非常漂亮的木芙蓉。這種喬木樹幹高大,花期很長。遠遠看去,像是籠罩著一片淡淡的紅雲。

第一個到校的是教導主任蔣萬泉,他是老三屆的高中生,宗家埠村人。原來也是民辦教師,後來由民辦轉正,並擔任了代理教導主任。他和韓傳鈺老師都是文革前平度一中最後一屆高中畢業生,本來能夠考上大學,由於文革,大學停止招生,只能回鄉擔任初中民辦老師。蔣老師和韓老師一個教數學,一個教物理,在全縣教育系統水準都是拔尖的。但轉正的指標有限,蔣老師為人隨和,捷足先登;韓老師性格耿直,瞠乎其後。

蔣萬泉身材微胖,面色紅潤,未開口先露笑容:小李老師吧,我叫蔣萬泉,在學校教數學。歡迎你來支持我們的教學工作!

蔣萬泉伸出兩隻手跟李旭光握手,讓李旭光感覺自己好像成了上級領導,這讓她很不自在。

您好蔣主任,教育組的王主任跟我介紹過您。您是全縣的教學能手,我來這裡工作,還需要您多多指導。

我算什麼教學能手?不過是野路子,沒受過正規的師範教育嘛。都是領導抬愛。

蔣主任說著客套話,把李旭光讓到主任辦公室,忙著找茶葉,去廚房打了一暖瓶熱水回來,從書櫥裡找出一個沒用過的雙層玻璃杯,用開水燙了,涮洗一遍,然後給李旭光泡了一杯黑綠色的茶。

蔣老師說,這是他自家種的苦丁茶。此茶有清熱、解毒、明目的功效。

我們這些教書的,點燈熬油的,眼睛用得多。容易花,喝點苦丁茶,有好處。

李旭光品了一口,微苦,有一種清香氣。不覺又喝了幾口,有回甘的感覺。

不錯,真是好茶。

喜歡喝,明天我給你帶一包。

太不好意思了!剛來就喝領導的茶。

正說著話,幾個年輕老師也到校了。

第一個進門的是小紀老師,他也是一中畢業的,是蔣萬泉的校友。一米八的個子,相貌俊朗,穿一件米色的夾克,顯得很時髦。他手裡拿著茶杯,看樣子也是來討茶喝,一見主任室裡坐著一位穿戴時髦、氣質不凡的漂亮女人,臉紅了一下:主任,有客人?

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剛調來我們學校的李老師!這是小紀老師。

李旭光向小紀老師伸出手,你好紀老師,我是李旭光,多指教。

紀大偉,教音樂的。

紀大偉臉紅了一下,有些害羞。他是個剛滿二十歲的小夥子,雖然留著小鬍子,卻頗有些女性氣質。

蔣老師對小紀吩咐:大偉,你跟老張說一下,晚上多弄幾個菜,你們幾個新老師跟旭光老師認識一下,就當給她接風。

紀大偉拿了茶葉,朝李旭光點一下頭,道聲:回頭見。轉身離開。

紀大偉剛走,女教師姜紅梅也來了,她週五在學區培訓英語,從教育組知道,上面給宗家埠派了一位姓李的女教師。出於好奇心,提前跑來學校認識。

姜紅梅個子不高,二十五六歲的年紀,臉盤圓闊,肌膚豐肥,兩道細細的柳葉眉下,有一雙會說話的眼睛。姜紅梅不太會搭配衣服,身材矮胖,卻穿著白襯衣配綠裙子,越發顯得像冬瓜一樣。她是個自來熟,一進門就轉著圈上下打量,李旭光一襲湖藍色的真絲連衣裙,濃密的及肩黑髮,用一條白紗巾輕輕收束,前額一條桃紅色的髮卡,越發襯托出肌膚白皙,明媚皓齒,像畫上走下來的人物。

姜紅梅先沖蔣主任誇張地嚷嚷:呀,蔣主任,老天爺也太不公平了,你看她長成這樣子,讓我們這些醜八怪怎麼活?

又拉著李旭光的手,轉了一圈,道: 李姐,你該不會是電影演員吧?李鐵梅、小常寶都被你比下去啦。

李旭光被她搞的有些尷尬,轉頭問蔣萬泉:主任,這位是姜紅梅老師吧?

不是她是誰?我們學校有名的大喇叭!一整天哇哩哇啦地亂叫喚,我正跟校長說呢,讓她跟大偉換換,去教唱歌!

好呀好呀好呀,我正不想教那門破英語,一整天long live Chairman Mao,人家外國人聽不懂,中國人不明白。

蔣萬泉臉色一下子變了,低吼一聲:小姜,快去廚房幫老張弄菜,別在這裡胡咧咧了。

李旭光明白,蔣萬泉是老三屆出身,他當然能聽懂姜紅梅的那句簡單英語,可不敢讓屬下拿“毛主席萬歲”開刷。

本來住在周圍村莊的幾個民辦老師是不在學校食堂吃飯的,星期天晚上他們通常在家裡吃了飯才來學校開會,備課,預備第二天的課程,但不知道誰透了風聲,除了綦素芸老師和朱老師,其他的民辦教師都提前來了。呂校長也回來了,這下小範圍的接風會變成了正式的歡迎酒會。

大家也都不白吃白喝,韓老師提了一條熟狗腿,蔣老師拿來兩斤大豆腐,董佳銘老師搬來一壇米酒,說是他老婆自己釀的。呂校長翻出自己珍藏了多半年的一整瓶藍底老燒,半瓶西鳳酒,少半瓶瀘州大麯。蔣主任笑道:校長為了歡迎旭光老師,把自家老底都搬出來了。

李旭光見大家如此熱情,很不好意思,回宿舍打開箱子,把自己的一罐咖啡拿了出來。

張順從宗家埠村供銷社買了兩條魚,三斤肉,又到老鄉家裡買了一隻雞,十隻雞蛋,番茄、茄子、黃瓜都是學校自己種的。由紀大偉、姜紅梅幫廚,很快鼓搗出一桌豐盛的菜肴。

正式開宴前,呂校長把李旭光叫到校長室,進行了一場簡單的談話,呂校長首先介紹了學校教師的情況。

學校包括共三個年級六個班級,教師結構分三個等級:公辦教師三名:呂文睿校長、蔣萬泉主任和朱學峰老師。民辦教師六名:分別是教數學的韓傳鈺老師、教語文的蔣瑞峰老師和教政治的綦素芸老師,綦老師也擔任歷史課和地理課的教學。另外還有小王老師、小姜老師、小紀老師,是不久前招聘的高中畢業生,分別擔任數學、英語、物理和化學的教學任務。還有一個叫董佳銘的老師,是代課的,也教物理課。

蔣萬泉主任兼著初三班的數學課,呂校長自己有時候也講點課,主要是政治思想教育課,跟綦老師分擔。幾個年輕的老師還兼任一些副科,如小紀老師教音樂,小王老師教體育,小姜老師教美術。

呂校長說:小李老師,我們學校缺少師資,我向教育組打了多少次報告,才把你要來。但你的檔案上面沒轉過來。你是公辦老師的待遇,代課老師的身份。我們也希望你能多待幾年,幫助我們提高教學品質。教育組給我們打過招呼了,你原來的工作性質、工作單位都比較特殊,我們不能打聽,你也不用跟同事們透露。我現在徵求一下意見,你對工作安排有什麼想法?

校長,我是文革前高中畢業,參加工作後在省裡的公安專科學校進修過三年,跟教學沾邊的大概有青少年心理學和漢語言文學課程,算是個文科生吧。我沒有受過師範教育,不懂教學。如果讓我選擇的話,我想,教語文、歷史之類的初中課程或許能勉強勝任吧。

李旭光說完,把王主任寫的推薦信拿出來,遞給呂校長。呂校長看完信,非常高興:你這個學歷已經很棒了!我才是中專畢業。蔣主任也是中師進修的,沒有正式學歷。我們這裡大學畢業的只有朱老師,但他是學土木工程的,在這裡完全用不上。小王、小紀、小姜等幾個年輕老師是高中生,也就趕得上文革前的初中水平。其他老師除了宋老師是老三屆外,其他都只有初中學歷。初中生教初中,沒辦法,就這麼個局面。

呂校長笑道:你來了就好了。

呂校長是文革前的中師畢業生,五十出頭,背已微駝,看信得戴老花鏡。已經從教學第一線退了下來,主要抓學校管理等行政事務。

你有這麼好的學歷背景,應該上教學第一線。你可能也知道了,鄧小平副總理開始搞治理整頓,全國各行各業都在恢復正常秩序,教育戰線抓教學品質是重頭戲,前些天我在縣教育組開會,強調今後初中升高中,不能光由貧下中農推薦,要考試,考試成績是一個重要的參考標準。我們公社有五處聯辦初中,但高中只有一處,競爭是激烈的。所以,我想安排你接一下初三的語文課教學。你看怎麼樣?

直接教初三?我沒有任何教學經驗,怕不行吧?

初三兩個班,朱老師一個,你一個,跟老朱學。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

呂校長笑著鼓勵她。

這時蔣萬泉主任來敲門,說歡迎酒宴已經準備好了,就等校長和李旭光老師入席。

三人來到餐廳,這裡早擺好了一張大改裝的大八仙桌,這種桌子可以折疊,平時折疊起來用塑膠布一蒙就是一張普通的長方桌,支開來就成了一張八仙圓桌。一般的半仙桌坐八個人,但這種超級八仙桌可以坐十個甚至十二個人。平度公安局食堂招待處就有這種桌子,李旭光沒想到,一個鄉村初級中學也有這種氣派的桌子。

膠東的酒桌禮儀規矩森嚴,普通百姓家以輩分、年齡排序就坐,機關學校則是按照職務高低就坐,呂校長自然坐了主陪的位置,蔣主任坐在校長對面,背對門口,是副陪;李旭光被安排在呂校長的右手邊,這是主賓的位置,挨著她坐的是蔣老師,再依此是小姜老師和董佳銘老師。呂校長左手邊第一位是三陪韓老師、依次是小王老師、小紀老師和張順。

呂校長是主陪,第一個敬酒。他令董老師取來自己那瓶收藏了多年的藍底老燒。酒瓶是個圓形的罎子,很不起眼的米黃色粗瓷,壇口使用米湯密封,紮著紅綢。打開後一股濃郁的酒香奔湧而出,令人未嘗先醉。呂校長親自給李旭光倒了一小杯,然後給自己倒了一小杯,酒罈被董老師接過去,給每個老師都倒了酒。

藍底老燒俗稱“燒刀子”,65度,是平度當地私家酒之冠,有上百年歷史。同樣是酒徒的蔣萬泉老師道:

旭光老師面子大,這瓶酒校長藏了多年了,上次教育組來檢查都沒捨得拿出來喝。我們今天跟著沾光了。

呂校長舉著酒杯站起來致辭:今天是我們學校的好日子,我們又添了一員大將——李旭光老師!李老師是青島二中畢業的高材生,還在大學進修過心理學專業課程,是我們不可多得的人才。我提議,咱們滿飲此杯,為旭光老師接風!

呂校長一口把酒喝幹,並把酒杯空著倒過來給李旭光看,大家也都跟他一樣,喝了酒,李旭光輕輕抿了一口,感覺喉嚨像被刀子割了一下,她在機關也有機會應酬喝酒,但從來沒喝過這麼厲害的酒,辣得眼淚都出來了。臉上也火辣辣的熱,她把酒杯放下,連連搖手:不行,不行,這酒太厲害了,怎麼像刀子一樣。

蔣萬泉主任哈哈笑道:你還真說對了,這酒有個別號就叫‘燒刀子。’他是副陪,有監督喝酒之權,他走到李旭光身邊,替她拿起酒杯來,說:校長的第一杯酒,你得喝了。

李旭光看了一下杯子,這一小杯酒,最多也就三錢,就算度數再高,喝了也不至於醉倒,於是接過酒來說:主任,校長這杯酒我喝了,可不敢再喝了。

說完,眼一閉,心一橫,把酒喝幹。蔣瑞峰老師趕緊遞給她一杯茶,讓她喝下沖淡酒在胃裡的烈度。

韓老師在一邊起哄,光喝校長的酒,不喝主任的酒,不尊重主任?

李旭光站起來,以手遮面,道:我以茶代酒,敬主任和各位前輩一杯。

敬酒沒臨到你,以茶代酒也不成規矩。蔣萬泉說道,不過這酒確實太烈了,還是留給校長自己喝吧,我看董老師這裡有米酒,不能喝白酒的就喝米酒,如何?

這個提議得到通過,結果是除了校長、主任和小紀老師喝白酒,其餘人都開始喝米酒。董老師換了大杯,抱著罎子給眾人篩酒。

平度這個地方的規矩是,主陪副陪領完酒,還有三陪四陪順序輪流敬酒,就算是米酒,李旭光也怕自己撐不住眾人的輪番進攻。於是她提出一個建議,每人出一個節目,喝一杯酒就算過了。如果不出節目,那就得罰三杯才能過。節目包括說笑話,或者唱歌、跳舞、猜燈謎。大家都說好。出節目就從李旭光開始。

李旭光開始說笑話:從前有個羅真人請客,因他喝酒是海量,號稱千杯不倒,萬杯不醉,由此沒人敢去赴宴,沒奈何只好派老虎去請。老虎半路上把人給吃了。回去覆命,不見客人,真人問:叫你去請的客人呢?老虎說:都在肚子裡了。真人大怒:叫你去請人,誰叫你吃人?老虎道:俺不會請人,只會嚼咕人!

眾人愣了一下,半晌才回過味來,聽明白這是李旭光暗諷灌酒之風烈如猛虎。大家吵吵著罰了旭光兩杯米酒才放過她。

小紀老師是歌唱家,酒量好,歌也唱得好,連唱了三首。都是英文歌曲,很多年後李旭光才搞清楚那是著名的美國鄉村歌曲。

韓老師也講了一個笑話:從前有個財主,養了三個女兒,大女兒嫁給一個舉人,二女兒嫁給一個秀才,只有三女兒運氣差,嫁給了一個不識字的農民。

一年,老財主過生日,三個女婿都來拜夀。老財主不喜歡農民,於是他讓三個女婿作詩,而且要有:圓又圓、真好看、都趕散三句話。作不出詩來的,要罰酒,且不准吃菜。

舉人女婿首先說:門前桃樹圓又圓,開滿桃花真好看,招來野鳥成了群,老鷹飛來都趕散。

財主評判:好詩!於是舉人女婿喝酒吃菜。

秀才女婿也不甘心示弱,吟道:家裡糧囤圓又圓,裝滿糧食真好看。招來老鼠成了群,老貓跳出都趕散。

財主評判:也不錯!於是秀才女婿也喝酒吃菜。

輪到白丁女婿了,他有點發傻,前面的好詞都讓你們給說了,我說點啥呢?忽然看見丈母娘端著菜上來,頭上還戴著一朵鮮花,一拍大腿,有了:丈母靚頭圓又圓,頭插鮮花真好看,招來野漢成了群,丈人跳出都趕散!

韓老師說完,鼓著嘴,瞪著眼看著大家,大家好半天才回過味來,哄堂大笑。呂校長也笑得流出了眼淚,邊笑邊說,這個笑話有點低俗,不過也可以過關,喝酒!

於是大家陪著韓老師喝光了杯中酒,紛紛下箸,風捲殘雲般,桌子上的菜肴去了一大半。

蔣老師是個老實人,不會說笑話,連幹了三杯米酒,臉紅得像太陽。也過了關。

輪到姜紅梅出節目,她要唱歌,大家非要讓她跳舞代替,於是載歌載舞,跳了《草原上的紅衛兵見到了毛主席》,也過了關。

臨到董佳銘老師了,他先喝了一杯酒,然後道:我也來一個笑話吧。

大家都端著酒杯,靜聽他講故事。

過去有個讀書人到南京去參加考試,也就是去考舉人,他的船停在長江上。到了晚上,他對艄公說,換個地方停船吧,這一帶有賊。古代的賊指的是強盜,不是我們現在說的小偷,現在的小偷,古代叫竊兒。

艄公覺得很奇怪,我在這條江上擺渡多少年來,也沒見過有賊,這秀才咋就知道有賊?於是便問:何以見得這地方有賊?秀才道:你沒見那碑上寫著江心賊嗎?

原來江心島上有一塊石碑,刻著‘江心賦’字。艄公笑話道:莫不是江心賦?你一個秀才怎麼賦和賊都不分?

秀才說:賦便賦,也有個賊形。

一眾教書人都哈哈大笑,呂校長更是笑出了眼淚。他指著董佳銘說:早知道你這一肚子旁學雜收的學問,就叫你教語文了。

蔣萬泉主任說道:可惜朱老師沒來,他一肚子這種貨色的笑話。

姜紅梅先是喝了幾杯白酒,後來才換得米酒,粉面暈紅,不勝酒力,嚷著要跟李旭光同榻而臥,李旭光只好先把她扶到宿舍去,伺候她喝了濃茶醒酒。

大家說說笑笑,不再拼命勸酒,鬧到十點多,也都慢慢散了。
民主中国 | minzhuzhongguo.org

大沽河往事(小說)80 鄉村女教師

 

大沽河

80 鄉村女教師


宗家埠初中設在五個村子中間的一塊高地上,東南是最大的村子宗家埠,西北是西王府莊、正北是杜家疃、東北是東王府莊,正東方向是楊家莊。

從南村公社駐地沿著青沙公路往北三裡地,下了公路有一條機耕道,西行三裡往北,再走二裡就是楊家莊,村後有一條斜斜的小路,是學生上學踩出來的。小路通往一個高坡,高坡上有四排房舍,沒有圍牆,四周種著高大的木芙蓉樹和白楊樹,這就是宗家埠初中了。

一個星期日的下午,李旭光騎著自行車,載著簡單的行李——鋪蓋、臉盆和洗刷用具,一個中型的皮箱裝著書和一些女人用的物品。沿著楊家莊村後的這條小路到學校報到。本來從地圖上看,她應該騎車走機耕道西行五裡到宗家埠,然後北拐,繼續走機耕路,再走二裡就到了學校。但王主任告訴她,學校到各村有學生上學踩出來的小路,走小路會近許多。

小路雖然近一些,卻是上坡路,最後一段需要推著車子走。好在現在是淡暑新秋,金風送爽,田野裡一片翠綠,莊稼散發出好聞的香味,李旭光雖然雙腿沉重,兩臉潮紅,額頭滲出細汗,心情卻十分愉快。

學校裡只有一個校工,四十多歲,五短身材,粗頸圓頭,皮膚黝黑,面相和藹,木訥寡言。他見李旭光推著車子進來,小步跑來接過車子,說:您是新來的李老師吧,呂校長讓我給你安排住處,你跟我來吧。

你好,我是李旭光。

李旭光跟著張順,來到學校最後一排的宿舍區,張順支了車子,先打開一間宿舍,然後卸下行李,兩人一起搬進屋子裡。

這是一間單人宿舍,卻有兩張床。張順說:李老師您先將就在這裡住下吧。那張單人床是綦素芸老師的,她不常住,下雨陰天或者午睡的時候住一下。

常住單身宿舍的只有我一個女的嗎?

還有一個小姜老師,教英語的。她婆家在下面的宗家埠村,她每週有幾天在這裡上宿,她家裡人多,房子擠巴。

兩人說著話,張順幫李旭光安頓好宿舍,道:李老師,我在後面做飯,我的辦公室跟校長室挨著,你抽時間過來拿一下飯票。還有什麼需要的,你吱一聲。

張順離開後,李旭光打量了一下這間宿舍,只有一張桌子,一把椅子,顯然是綦老師用的。既然她不常在這裡,李旭光就決定先用著,她把自己的私人物品一一放置妥當,又打了一盆清水,洗了洗臉,畫了淡妝。李旭光在機關幾乎是不化妝的,但現在是在學校,她已經是普通老百姓了,愛美的天性顯露出來。她才二十九歲,尚未婚配,還有一個青春的尾巴。

記得有一年她和周紅化妝偵查,在神仙街找一個利用封建迷信招搖撞騙的大師算命,那大師說她“五官端正,骨骼清奇。發細眉濃,秉性要強。神急眼圓,為人急躁。山根不斷,必得貴夫而生子,聲響神清,定獲封贈戴珠冠。但吃虧在左眼大,早年克父,右眼小,周歲克母。

李旭光一語揭穿了騙子的伎倆:你不是瞎子嗎?你一個瞎子咋知道我五官端正、發細眉濃?

不過“大師”的話還是留在了心中。她的確父母雙亡,性格也確實有些急躁,從鏡子裡仔細打量,兩隻眼睛似乎也真的不一般大。

李旭光輕掃黛眉,薄施香粉,淺抹紅唇,換了一件湖綠色真絲連衣裙。她的皮箱裡還有幾雙玻璃絲襪子,正好配她的乳白色鹿皮涼鞋。拿在手裡低頭想了想,在這個偏僻的農村,穿這種襪子太扎眼,於是乾脆光著腳,換了一雙塑膠紅色涼鞋,款款出門,在校園裡溜達。

李旭光是烈士子弟,從小在她母親的戰友王宇平家裡寄養,青島解放後王宇平在26軍駐青島部隊任師政委,住機關大院。李旭光在青島軍隊幼稚園、小學讀書,後考進著名的青島二中。李旭光參加工作之前,一直住在青島王家,後來王宇平調到上海、浙江一帶,李旭光考入警校,文革前畢業分配到平度縣公安局。

校園坐北朝南,中間一條甬道,分開兩個校區。西校區有四排房舍,第一排是初一年級的兩間教室。第二排是初二年級的兩間教室。第三排是初三年級的兩間教室。第四排是教師宿舍。

東校區是辦公區。第一排是校長室、主任室、語文教研組辦公室。第二排是數學教研組、理化教研組和英語及其他副科教研組。第三排是會議室、文娛室。第四排是廚房和餐廳。

校區的後面還有一個用籬笆和低矮的灌木叢隔開的院子,是養豬場和廁所。學生廁所在西校區一側。教職工廁所在東校區一側。都是旱廁。

甬道兩側種著非常漂亮的木芙蓉。這種喬木樹幹高大,花期很長。遠遠看去,像是籠罩著一片淡淡的紅雲。

第一個到校的是教導主任蔣萬泉,他是老三屆的高中生,宗家埠村人。原來也是民辦教師,後來由民辦轉正,並擔任了代理教導主任。他和韓傳鈺老師都是文革前平度一中最後一屆高中畢業生,本來能夠考上大學,由於文革,大學停止招生,只能回鄉擔任初中民辦老師。蔣老師和韓老師一個教數學,一個教物理,在全縣教育系統水準都是拔尖的。但轉正的指標有限,蔣老師為人隨和,捷足先登;韓老師性格耿直,瞠乎其後。

蔣萬泉身材微胖,面色紅潤,未開口先露笑容:小李老師吧,我叫蔣萬泉,在學校教數學。歡迎你來支持我們的教學工作!

蔣萬泉伸出兩隻手跟李旭光握手,讓李旭光感覺自己好像成了上級領導,這讓她很不自在。

您好蔣主任,教育組的王主任跟我介紹過您。您是全縣的教學能手,我來這裡工作,還需要您多多指導。

我算什麼教學能手?不過是野路子,沒受過正規的師範教育嘛。都是領導抬愛。

蔣主任說著客套話,把李旭光讓到主任辦公室,忙著找茶葉,去廚房打了一暖瓶熱水回來,從書櫥裡找出一個沒用過的雙層玻璃杯,用開水燙了,涮洗一遍,然後給李旭光泡了一杯黑綠色的茶。

蔣老師說,這是他自家種的苦丁茶。此茶有清熱、解毒、明目的功效。

我們這些教書的,點燈熬油的,眼睛用得多。容易花,喝點苦丁茶,有好處。

李旭光品了一口,微苦,有一種清香氣。不覺又喝了幾口,有回甘的感覺。

不錯,真是好茶。

喜歡喝,明天我給你帶一包。

太不好意思了!剛來就喝領導的茶。

正說著話,幾個年輕老師也到校了。

第一個進門的是小紀老師,他也是一中畢業的,是蔣萬泉的校友。一米八的個子,相貌俊朗,穿一件米色的夾克,顯得很時髦。他手裡拿著茶杯,看樣子也是來討茶喝,一見主任室裡坐著一位穿戴時髦、氣質不凡的漂亮女人,臉紅了一下:主任,有客人?

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剛調來我們學校的李老師!這是小紀老師。

李旭光向小紀老師伸出手,你好紀老師,我是李旭光,多指教。

紀大偉,教音樂的。

紀大偉臉紅了一下,有些害羞。他是個剛滿二十歲的小夥子,雖然留著小鬍子,卻頗有些女性氣質。

蔣老師對小紀吩咐:大偉,你跟老張說一下,晚上多弄幾個菜,你們幾個新老師跟旭光老師認識一下,就當給她接風。

紀大偉拿了茶葉,朝李旭光點一下頭,道聲:回頭見。轉身離開。

紀大偉剛走,女教師姜紅梅也來了,她週五在學區培訓英語,從教育組知道,上面給宗家埠派了一位姓李的女教師。出於好奇心,提前跑來學校認識。

姜紅梅個子不高,二十五六歲的年紀,臉盤圓闊,肌膚豐肥,兩道細細的柳葉眉下,有一雙會說話的眼睛。姜紅梅不太會搭配衣服,身材矮胖,卻穿著白襯衣配綠裙子,越發顯得像冬瓜一樣。她是個自來熟,一進門就轉著圈上下打量,李旭光一襲湖藍色的真絲連衣裙,濃密的及肩黑髮,用一條白紗巾輕輕收束,前額一條桃紅色的髮卡,越發襯托出肌膚白皙,明媚皓齒,像畫上走下來的人物。

姜紅梅先沖蔣主任誇張地嚷嚷:呀,蔣主任,老天爺也太不公平了,你看她長成這樣子,讓我們這些醜八怪怎麼活?

又拉著李旭光的手,轉了一圈,道: 李姐,你該不會是電影演員吧?李鐵梅、小常寶都被你比下去啦。

李旭光被她搞的有些尷尬,轉頭問蔣萬泉:主任,這位是姜紅梅老師吧?

不是她是誰?我們學校有名的大喇叭!一整天哇哩哇啦地亂叫喚,我正跟校長說呢,讓她跟大偉換換,去教唱歌!

好呀好呀好呀,我正不想教那門破英語,一整天long live Chairman Mao,人家外國人聽不懂,中國人不明白。

蔣萬泉臉色一下子變了,低吼一聲:小姜,快去廚房幫老張弄菜,別在這裡胡咧咧了。

李旭光明白,蔣萬泉是老三屆出身,他當然能聽懂姜紅梅的那句簡單英語,可不敢讓屬下拿“毛主席萬歲”開刷。

本來住在周圍村莊的幾個民辦老師是不在學校食堂吃飯的,星期天晚上他們通常在家裡吃了飯才來學校開會,備課,預備第二天的課程,但不知道誰透了風聲,除了綦素芸老師和朱老師,其他的民辦教師都提前來了。呂校長也回來了,這下小範圍的接風會變成了正式的歡迎酒會。

大家也都不白吃白喝,韓老師提了一條熟狗腿,蔣老師拿來兩斤大豆腐,董佳銘老師搬來一壇米酒,說是他老婆自己釀的。呂校長翻出自己珍藏了多半年的一整瓶藍底老燒,半瓶西鳳酒,少半瓶瀘州大麯。蔣主任笑道:校長為了歡迎旭光老師,把自家老底都搬出來了。

李旭光見大家如此熱情,很不好意思,回宿舍打開箱子,把自己的一罐咖啡拿了出來。

張順從宗家埠村供銷社買了兩條魚,三斤肉,又到老鄉家裡買了一隻雞,十隻雞蛋,番茄、茄子、黃瓜都是學校自己種的。由紀大偉、姜紅梅幫廚,很快鼓搗出一桌豐盛的菜肴。

正式開宴前,呂校長把李旭光叫到校長室,進行了一場簡單的談話,呂校長首先介紹了學校教師的情況。

學校包括共三個年級六個班級,教師結構分三個等級:公辦教師三名:呂文睿校長、蔣萬泉主任和朱學峰老師。民辦教師六名:分別是教數學的韓傳鈺老師、教語文的蔣瑞峰老師和教政治的綦素芸老師,綦老師也擔任歷史課和地理課的教學。另外還有小王老師、小姜老師、小紀老師,是不久前招聘的高中畢業生,分別擔任數學、英語、物理和化學的教學任務。還有一個叫董佳銘的老師,是代課的,也教物理課。

蔣萬泉主任兼著初三班的數學課,呂校長自己有時候也講點課,主要是政治思想教育課,跟綦老師分擔。幾個年輕的老師還兼任一些副科,如小紀老師教音樂,小王老師教體育,小姜老師教美術。

呂校長說:小李老師,我們學校缺少師資,我向教育組打了多少次報告,才把你要來。但你的檔案上面沒轉過來。你是公辦老師的待遇,代課老師的身份。我們也希望你能多待幾年,幫助我們提高教學品質。教育組給我們打過招呼了,你原來的工作性質、工作單位都比較特殊,我們不能打聽,你也不用跟同事們透露。我現在徵求一下意見,你對工作安排有什麼想法?

校長,我是文革前高中畢業,參加工作後在省裡的公安專科學校進修過三年,跟教學沾邊的大概有青少年心理學和漢語言文學課程,算是個文科生吧。我沒有受過師範教育,不懂教學。如果讓我選擇的話,我想,教語文、歷史之類的初中課程或許能勉強勝任吧。

李旭光說完,把王主任寫的推薦信拿出來,遞給呂校長。呂校長看完信,非常高興:你這個學歷已經很棒了!我才是中專畢業。蔣主任也是中師進修的,沒有正式學歷。我們這裡大學畢業的只有朱老師,但他是學土木工程的,在這裡完全用不上。小王、小紀、小姜等幾個年輕老師是高中生,也就趕得上文革前的初中水平。其他老師除了宋老師是老三屆外,其他都只有初中學歷。初中生教初中,沒辦法,就這麼個局面。

呂校長笑道:你來了就好了。

呂校長是文革前的中師畢業生,五十出頭,背已微駝,看信得戴老花鏡。已經從教學第一線退了下來,主要抓學校管理等行政事務。

你有這麼好的學歷背景,應該上教學第一線。你可能也知道了,鄧小平副總理開始搞治理整頓,全國各行各業都在恢復正常秩序,教育戰線抓教學品質是重頭戲,前些天我在縣教育組開會,強調今後初中升高中,不能光由貧下中農推薦,要考試,考試成績是一個重要的參考標準。我們公社有五處聯辦初中,但高中只有一處,競爭是激烈的。所以,我想安排你接一下初三的語文課教學。你看怎麼樣?

直接教初三?我沒有任何教學經驗,怕不行吧?

初三兩個班,朱老師一個,你一個,跟老朱學。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

呂校長笑著鼓勵她。

這時蔣萬泉主任來敲門,說歡迎酒宴已經準備好了,就等校長和李旭光老師入席。

三人來到餐廳,這裡早擺好了一張大改裝的大八仙桌,這種桌子可以折疊,平時折疊起來用塑膠布一蒙就是一張普通的長方桌,支開來就成了一張八仙圓桌。一般的半仙桌坐八個人,但這種超級八仙桌可以坐十個甚至十二個人。平度公安局食堂招待處就有這種桌子,李旭光沒想到,一個鄉村初級中學也有這種氣派的桌子。

膠東的酒桌禮儀規矩森嚴,普通百姓家以輩分、年齡排序就坐,機關學校則是按照職務高低就坐,呂校長自然坐了主陪的位置,蔣主任坐在校長對面,背對門口,是副陪;李旭光被安排在呂校長的右手邊,這是主賓的位置,挨著她坐的是蔣老師,再依此是小姜老師和董佳銘老師。呂校長左手邊第一位是三陪韓老師、依次是小王老師、小紀老師和張順。

呂校長是主陪,第一個敬酒。他令董老師取來自己那瓶收藏了多年的藍底老燒。酒瓶是個圓形的罎子,很不起眼的米黃色粗瓷,壇口使用米湯密封,紮著紅綢。打開後一股濃郁的酒香奔湧而出,令人未嘗先醉。呂校長親自給李旭光倒了一小杯,然後給自己倒了一小杯,酒罈被董老師接過去,給每個老師都倒了酒。

藍底老燒俗稱“燒刀子”,65度,是平度當地私家酒之冠,有上百年歷史。同樣是酒徒的蔣萬泉老師道:

旭光老師面子大,這瓶酒校長藏了多年了,上次教育組來檢查都沒捨得拿出來喝。我們今天跟著沾光了。

呂校長舉著酒杯站起來致辭:今天是我們學校的好日子,我們又添了一員大將——李旭光老師!李老師是青島二中畢業的高材生,還在大學進修過心理學專業課程,是我們不可多得的人才。我提議,咱們滿飲此杯,為旭光老師接風!

呂校長一口把酒喝幹,並把酒杯空著倒過來給李旭光看,大家也都跟他一樣,喝了酒,李旭光輕輕抿了一口,感覺喉嚨像被刀子割了一下,她在機關也有機會應酬喝酒,但從來沒喝過這麼厲害的酒,辣得眼淚都出來了。臉上也火辣辣的熱,她把酒杯放下,連連搖手:不行,不行,這酒太厲害了,怎麼像刀子一樣。

蔣萬泉主任哈哈笑道:你還真說對了,這酒有個別號就叫‘燒刀子。’他是副陪,有監督喝酒之權,他走到李旭光身邊,替她拿起酒杯來,說:校長的第一杯酒,你得喝了。

李旭光看了一下杯子,這一小杯酒,最多也就三錢,就算度數再高,喝了也不至於醉倒,於是接過酒來說:主任,校長這杯酒我喝了,可不敢再喝了。

說完,眼一閉,心一橫,把酒喝幹。蔣瑞峰老師趕緊遞給她一杯茶,讓她喝下沖淡酒在胃裡的烈度。

韓老師在一邊起哄,光喝校長的酒,不喝主任的酒,不尊重主任?

李旭光站起來,以手遮面,道:我以茶代酒,敬主任和各位前輩一杯。

敬酒沒臨到你,以茶代酒也不成規矩。蔣萬泉說道,不過這酒確實太烈了,還是留給校長自己喝吧,我看董老師這裡有米酒,不能喝白酒的就喝米酒,如何?

這個提議得到通過,結果是除了校長、主任和小紀老師喝白酒,其餘人都開始喝米酒。董老師換了大杯,抱著罎子給眾人篩酒。

平度這個地方的規矩是,主陪副陪領完酒,還有三陪四陪順序輪流敬酒,就算是米酒,李旭光也怕自己撐不住眾人的輪番進攻。於是她提出一個建議,每人出一個節目,喝一杯酒就算過了。如果不出節目,那就得罰三杯才能過。節目包括說笑話,或者唱歌、跳舞、猜燈謎。大家都說好。出節目就從李旭光開始。

李旭光開始說笑話:從前有個羅真人請客,因他喝酒是海量,號稱千杯不倒,萬杯不醉,由此沒人敢去赴宴,沒奈何只好派老虎去請。老虎半路上把人給吃了。回去覆命,不見客人,真人問:叫你去請的客人呢?老虎說:都在肚子裡了。真人大怒:叫你去請人,誰叫你吃人?老虎道:俺不會請人,只會嚼咕人!

眾人愣了一下,半晌才回過味來,聽明白這是李旭光暗諷灌酒之風烈如猛虎。大家吵吵著罰了旭光兩杯米酒才放過她。

小紀老師是歌唱家,酒量好,歌也唱得好,連唱了三首。都是英文歌曲,很多年後李旭光才搞清楚那是著名的美國鄉村歌曲。

韓老師也講了一個笑話:從前有個財主,養了三個女兒,大女兒嫁給一個舉人,二女兒嫁給一個秀才,只有三女兒運氣差,嫁給了一個不識字的農民。

一年,老財主過生日,三個女婿都來拜夀。老財主不喜歡農民,於是他讓三個女婿作詩,而且要有:圓又圓、真好看、都趕散三句話。作不出詩來的,要罰酒,且不准吃菜。

舉人女婿首先說:門前桃樹圓又圓,開滿桃花真好看,招來野鳥成了群,老鷹飛來都趕散。

財主評判:好詩!於是舉人女婿喝酒吃菜。

秀才女婿也不甘心示弱,吟道:家裡糧囤圓又圓,裝滿糧食真好看。招來老鼠成了群,老貓跳出都趕散。

財主評判:也不錯!於是秀才女婿也喝酒吃菜。

輪到白丁女婿了,他有點發傻,前面的好詞都讓你們給說了,我說點啥呢?忽然看見丈母娘端著菜上來,頭上還戴著一朵鮮花,一拍大腿,有了:丈母靚頭圓又圓,頭插鮮花真好看,招來野漢成了群,丈人跳出都趕散!

韓老師說完,鼓著嘴,瞪著眼看著大家,大家好半天才回過味來,哄堂大笑。呂校長也笑得流出了眼淚,邊笑邊說,這個笑話有點低俗,不過也可以過關,喝酒!

於是大家陪著韓老師喝光了杯中酒,紛紛下箸,風捲殘雲般,桌子上的菜肴去了一大半。

蔣老師是個老實人,不會說笑話,連幹了三杯米酒,臉紅得像太陽。也過了關。

輪到姜紅梅出節目,她要唱歌,大家非要讓她跳舞代替,於是載歌載舞,跳了《草原上的紅衛兵見到了毛主席》,也過了關。

臨到董佳銘老師了,他先喝了一杯酒,然後道:我也來一個笑話吧。

大家都端著酒杯,靜聽他講故事。

過去有個讀書人到南京去參加考試,也就是去考舉人,他的船停在長江上。到了晚上,他對艄公說,換個地方停船吧,這一帶有賊。古代的賊指的是強盜,不是我們現在說的小偷,現在的小偷,古代叫竊兒。

艄公覺得很奇怪,我在這條江上擺渡多少年來,也沒見過有賊,這秀才咋就知道有賊?於是便問:何以見得這地方有賊?秀才道:你沒見那碑上寫著江心賊嗎?

原來江心島上有一塊石碑,刻著‘江心賦’字。艄公笑話道:莫不是江心賦?你一個秀才怎麼賦和賊都不分?

秀才說:賦便賦,也有個賊形。

一眾教書人都哈哈大笑,呂校長更是笑出了眼淚。他指著董佳銘說:早知道你這一肚子旁學雜收的學問,就叫你教語文了。

蔣萬泉主任說道:可惜朱老師沒來,他一肚子這種貨色的笑話。

姜紅梅先是喝了幾杯白酒,後來才換得米酒,粉面暈紅,不勝酒力,嚷著要跟李旭光同榻而臥,李旭光只好先把她扶到宿舍去,伺候她喝了濃茶醒酒。

大家說說笑笑,不再拼命勸酒,鬧到十點多,也都慢慢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