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万宝:血色铁城(下部)维权的时代——第四十五章:少女辍学为养父 打工处女成嫖娼



第四十五章
少女辍学为养父 打工处女成嫖娼

阿球望着消失在黑夜之中的清华,借着昏暗的灯光又寻找了个半小时的废品回到家里。
进到家里,欣欣忙把披在爷爷的雨衣拿下来,搭在外屋地锄头把上,住在棚户区有一个好处,就是屋前屋后各有七八垄地,所以住在这里的人家里基本都配备一些农具,除了锄头外,还有镐头,三齿叉等,春季可以种些玉米和土豆,玉米下面有的年头可以种些豆角,长大的豆角秧顺着玉米杆往上爬,等豆角熟了可以炖土豆吃,玉米熟了可以煮熟吃,剩下长成硬粒的玉米可以磨成苞米面吃,别小看前后这十几垄地,在八十年代前可以解决住户不少吃的问题,冬天的土豆不用买了,土豆收完还可以种白菜。有了这些吃的东西在饥荒年里不至于饿死,这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意外的好处,尤其对住在城市里的人而言。不过阿球之前住在厕所旁搭的棚子里住时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
欣欣把雨衣晾在外屋地,进屋用手巾给爷爷擦脸,然后扶着爷爷坐在炕沿边,去外屋地的锅里端出热乎的饭菜。
欣欣长大了,也懂事多了,知道心疼爷爷。
欣欣现在已经上初二。暑假到了,她为了让爸爸减轻一点生活的重担,懂事的欣欣决定利用假期去打工。
漂亮的欣欣最初找活干的时候,还算是挺顺利,一口气干了好几家的活,但结果是一分钱都没有赚到,因为在那几家都有三天的试工期, 所以每次试工期一结束,老板就以年龄小为借口,就不让她干了,不过干活的地方还挺仁义,没有管她要饭钱。
看到爸爸过去那圆圆的球型身材,现在是一天比一天瘪。欣欣有点发愁了,本想打工赚点钱,怎么就那样难。也是,街上那么多身强力壮的叔叔和有工作经验的阿姨找工作都那么困难,谁愿意要小孩子干活。当欣欣有点气馁的时候,在街上碰到小慧。欣欣是在史海在法院开庭的时候认识小慧的,那天清华带她去的法庭,随后和小慧认识了,小慧后来每次去清华家里之后,都会顺便看看她。
小慧知道欣欣为找工作发愁时,就对欣欣说:“这算什么事情啊,跟我来。”
小慧在史海被判重刑后就不再相信这个国家还会有名副其实的法律就申请退学了。在刘星星的帮助下在铁城市里开了一家叫“追梦美发设计室”。欣欣进屋看到发廊干干净净,给人挺舒服的感觉,心想:如果在这里能干活,也不错,还能学到手艺。
欣欣在发廊的活不多,扫扫地,递递工具,时不时的给顾客洗洗头。自己没有活的时候,就站在小慧姐姐旁边,看着姐姐干活,并用心的去记。到月底,倩倩姐姐给她开了200元钱工资。“慧慧姐姐,我才干十多天,不要给我这么多啊!”“小妹妹,这是你劳动所得的,你应该拿的。你爸爸有你这么懂事的孩子,不知道怎么高兴呢!”“谢谢慧慧姐姐了!我会好好干的。”
欣欣在“追梦美发设计室”干活干到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这一天,小慧没有在屋里。欣欣在给一个男顾客洗头,顾客一边南腔北调的问欣欣“多大岁了?”、“家住那里呀”、“有没有男朋友啦?” 一边不时的抓住欣欣的手说:“往这里洗呀,这块用劲的抓啊。”顾客的举止行为很让欣欣反感,但一想慧慧姐姐对她那样好,得罪了顾客,会影响这里生意的。欣欣忍着气,还是耐心的给顾客洗头。“媚媚,在这里好好干,以后有大哥照应你,在这块地盘就没有人敢欺负你。”顾客说完这话的时候,用湿漉漉的头往欣欣的胸上不停的蹭,而且还不停的抓捏欣欣的手。“你干什么?”欣欣用另一只手推了那个顾客的头一下。“给你脸,不要脸。”那个顾客转过身来就给欣欣一个嘴巴。欣欣长这么大不知道挨打是什么滋味,今天一个嘴巴打得她是目瞪口呆。
小慧正好进门看见有人打欣欣,仔细一看还认识,“张书记,是你啊,你快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她还是一个学生。”倩倩姐姐忙过来打圆场,“欣欣,快过来,赔个不是。”“是他流氓。”才醒过腔的欣欣,冒出这样一句话。“说我是流氓,好大胆子。”这位被小慧称为“张书记”的人站起来,用胳臂一扫,就把放在案上的美发用品扫到地下,弯腰拣起一瓶洗发露,用力向墙上的玻璃砸去,“哗啦”一声,玻璃顷刻间散落在地上。小慧此刻也不知如何是好了,没有想到这个政法委书记,和以前看到的时候,尤其是在电视里露面和讲话时是那样道貌岸然,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是截然不同的。今天怎么了,那么一个大官竟然和一个小孩子雷霆大发,还殃及我这个小“鱼池”。
欣欣觉得都是自己惹的祸,难过的对小慧说:“慧慧姐都是我不好,这个月的工钱我不要了,算我赔你玻璃钱。”“欣欣,没有事的,这不怨你,有些事情你还不懂。” 小慧说完给欣欣500元钱,“给自己买点衣服,剩下的钱留着买学习用具。”“我不要,谢谢慧慧姐姐。”小慧把钱放进欣欣的兜里,“剩下两天在家里准备准备上学。”欣欣含着眼泪,没有再推辞,默默的收拾地上的玻璃碎片,时间到了晚上10点多钟。
“慧慧姐姐,我要走了,再见!”小慧向她微笑着点点头。欣欣转身向门口走的时候,从门外进来两个穿警察制服的人,冲着欣欣就喊:“你给我站住,有人举报你涉嫌犯罪,跟我们走一趟。”说完就拽欣欣的胳臂,欣欣顿时吓坏了,真的是不知所措了。小慧忙跑过来,拦住警察一个劲的说:“大哥、大哥,你们搞错了,她还是一个孩子。” “一边去,妨碍公务连你一起抓。”两人说完象老鹰抓小鸡似的,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把欣欣拉出门外,塞进一辆面包车,强行带到了派出所。
一进到派出所的屋里,带欣欣来到这里的两名年轻的警察就对她进行审讯:“小丫头片子,赶快交代,一共和多少人搞了?拿了多少钱?如实说来。”不知所以然的欣欣不知道警察叔叔说什么,只是用惊恐的目光望着眼前的警察叔叔。那个身材不高,但身体挺健壮的警察,名子叫安定。安定警察,看到欣欣不回答任何问题,就又象老鹰抓小鸡似的,把欣欣提到了门外,用手铐把她铐篮球杆上,并用力打了她两个嘴巴,“那个男的,我们都抓到了,你还不说。”可能是由于惊吓过度的原因吧,欣欣昏了过去。
等到欣欣醒了过来,一个人正在她的胸前摸来摸去。欣欣本能的往旁边闪,她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了。“别怕,我是这里的所长,我叫郑义。我是看看他们把你打成了什么样子。”叫郑义的所长边温和的说话,边继续摸来摸去,“细皮嫩肉,怎么能抗打呢,你还是说了吧,说完了也就没有事情,你就可以回家了,我们只是处理那些男的。”“警察叔叔,我真的不知道,他们说什么啊,我真的是什么犯法的事情都没有做啊,不信,你们去学校打听打听,我是什么样的人啊。”欣欣似乎忘了警察叔叔在她胸前摸来摸去了,以为是在疼爱她呢,是在关心她呢,欣欣象是见着亲人似的,很委屈的说了那些话。当欣欣说完那些话后,警察叔叔生气了,用劲捏了欣欣的乳房一下,疼的欣欣几乎要喊了起来,但一看警察叔叔的脸色铁青,是那样的难看,想叫却没有敢叫出声来。“年纪不大,倒有经验,去学校了解,你以为我们是小孩子呀,你们干那些不要脸的事情,会让学校知道吗?”警察叔叔的声音也变了,不那么温和了,站起身来,用劲踹了欣欣的两脚,“小安子,你们过来,”等那两个警察进来,“给她点颜色看看。”叫安定的警察将门帘子铺到地上,对着欣欣吼叫:“给我趴下,”另一个叫吴和平的警察把欣欣一手提了过来,扔到门帘子上。所长郑义用一把椅子压在欣欣后背上,安定和吴和平分别踩住她的两条腿,坐在椅子上的所长用电警棍一边不时的电欣欣的头部和肩部,一边让欣欣交代卖淫问题。“警察叔叔,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求求你们放了我吧,这么晚了,我不回家,爸爸该着急了,我求求你们了。”欣欣不断的哀求警察叔叔。“我是一所之王,这里就是我说了算。你交代了,就放你回家。你再不交待,我就把你关上二、三年。”所长对欣欣搞起软硬兼施来。欣欣想到为她着急的爸爸,听说能回家就没有也不顾了,就对警察叔叔说:“只要让我回家,你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所长看到欣欣嘴不硬了,就从椅子上起来,“敬酒不吃吃罚酒,早说不就什么都解决了。”椅子从欣欣的身上挪走,那两个警察叔叔也不再踩欣欣的腿了。欣欣有气无力的坐在门帘子上,焦急的目光望着警察叔叔,那目光就象课堂里等待老师讲解难题时目光一样,希望早一点知道答案。“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些事情的?”“我也不知道从什么开始做的。”“那么说,很早就开始做了?”“就算是吗?”“回答问题,不能模棱两可,是或者不是?”“是。”“和多些人搞过?”“我不知道。”“这么说,有很多人了?”“是。”“赚了多少钱?”“我不知道。”“那一定是很多了?”“是。”急于回家的欣欣,对警察叔叔怎么问,几乎就是怎么回答。
“你在这份笔录上签个字。”叫吴和平的警察拿过几张纸,欣欣在那不知道写什么内容的几张纸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警察叔叔,我可以回家了吧。”欣欣以为这样就可以回家了,声音很轻的问。“现在还不可以,等你家大人来接你。”叫郑义的所长没有理她。“警察叔叔,你说话不算数,不是说我说了,就放我回家 吗?”“是啊,我也没有说不放你啊。这要等你家人来接你呀。”所长的话挺讲原则的。
“欣欣,你在这里吗?”欣欣听出来这苍老的声音是爸爸的声音,欣欣的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急忙喊到:“爸爸,我在这里。”门开 了,阿球踉踉跄跄的走了进来,一起来的还有慧慧姐姐。阿球一把抱住欣欣,“欣欣,你怎么了。”“爸爸,我也不知道。他们说我卖淫,爸爸,我什么也没有做啊。”欣欣失声痛哭了起来。“别在这里嚎。”叫安定的警察大声斥责,欣欣不敢哭了。
“你是她爸爸?”叫吴和平的警察,问阿球。“是的,我是欣欣的爸爸。”警察用蔑视的眼光扫了阿球一眼,如此丑陋不堪的家伙,竟然有这样漂亮的女儿。“你过来,这里有一份处罚裁决书,你交五千元罚款,就可以把她领回去了。”阿球根本就不识字,也不懂什么处罚裁定书。“我女儿犯什么罪了,要罚那么多的钱?”“少废话,不交钱,就关她几年。”
小慧走了过去,看到桌子上放的处罚裁定书,但她怎么看也没有看明白,裁决书上这位少女的“性别”却成了“男性”,处罚的理由竟是“嫖娼”。安定看见小慧在看处罚裁定书,就一把把处罚裁定书抓到手里,“看什么看,赶快拿钱,天都要亮了,我们可没有功夫陪你。不拿钱,就把她关起来。”警察叔叔显然有些不耐烦了,说话的声音硬了起来。
“你等会,我回去取钱。”有一定社会经验的小慧,感觉到了什么。等她取来钱,交给安定警察。小慧让警察开收据,吴和平警察说:“管帐的警察现在不在,等白天在来拿。”“那你给我开张收条。”“怎么那么罗嗦,白天拿不就得了。”在小慧的坚持下,安定开了一张白条。
在派出所被警察叔叔折磨了五个多小时的欣欣走出了地狱之门。
“好姑娘,真是谢谢你了,钱我会慢慢还你的。”阿球老泪纵横,一个劲的谢谢小慧。“老伯,钱你不用担心,我会要回来的。老伯,你先回家休息,我带欣欣洗个澡。”
小慧带欣欣洗完澡,让欣欣睡了一觉。等欣欣醒来,倩倩姐姐带欣欣来到了公安医院,给欣欣做了身体检查。然后带着欣欣来到了几家报社。
第二天,市里的一些报纸,就刊登出一篇《处女嫖娼案:十四岁少女的噩梦》的文章,其内容,介绍一个无辜的少女如何遭受警察的折磨,最终逼迫少女承认卖淫,并罚款5000千元。后经公安医院出具的鉴定,证明少女是一个处女。公安医院的证明,对警察认定的少女卖淫的行为,显然是不攻自破。
尽管欣欣少女的心灵受到摧残,这对她的未来生活难免不留下阴影,但自己的身上的污点毕竟被公安医院的证明和媒体的仗义执言给洗刷掉了,欣欣的心灵多少有了些安慰。
正当欣欣和爸爸阿球为洗清冤白而高兴的时候,一副手铐又再次铐到了欣欣那细嫩的手腕上,一个警察在她的眼前亮出一张带有红印戳的公文:“你涉嫌犯有诬陷罪,你被逮捕了。”还没有等到欣欣明白怎么回事的情况下,就又被塞进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里,随后警车呼啸着向欣欣不知道的地方奔驰而去……
民主中国 | minzhuzhongguo.org

冷万宝:血色铁城(下部)维权的时代——第四十五章:少女辍学为养父 打工处女成嫖娼



第四十五章
少女辍学为养父 打工处女成嫖娼

阿球望着消失在黑夜之中的清华,借着昏暗的灯光又寻找了个半小时的废品回到家里。
进到家里,欣欣忙把披在爷爷的雨衣拿下来,搭在外屋地锄头把上,住在棚户区有一个好处,就是屋前屋后各有七八垄地,所以住在这里的人家里基本都配备一些农具,除了锄头外,还有镐头,三齿叉等,春季可以种些玉米和土豆,玉米下面有的年头可以种些豆角,长大的豆角秧顺着玉米杆往上爬,等豆角熟了可以炖土豆吃,玉米熟了可以煮熟吃,剩下长成硬粒的玉米可以磨成苞米面吃,别小看前后这十几垄地,在八十年代前可以解决住户不少吃的问题,冬天的土豆不用买了,土豆收完还可以种白菜。有了这些吃的东西在饥荒年里不至于饿死,这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意外的好处,尤其对住在城市里的人而言。不过阿球之前住在厕所旁搭的棚子里住时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
欣欣把雨衣晾在外屋地,进屋用手巾给爷爷擦脸,然后扶着爷爷坐在炕沿边,去外屋地的锅里端出热乎的饭菜。
欣欣长大了,也懂事多了,知道心疼爷爷。
欣欣现在已经上初二。暑假到了,她为了让爸爸减轻一点生活的重担,懂事的欣欣决定利用假期去打工。
漂亮的欣欣最初找活干的时候,还算是挺顺利,一口气干了好几家的活,但结果是一分钱都没有赚到,因为在那几家都有三天的试工期, 所以每次试工期一结束,老板就以年龄小为借口,就不让她干了,不过干活的地方还挺仁义,没有管她要饭钱。
看到爸爸过去那圆圆的球型身材,现在是一天比一天瘪。欣欣有点发愁了,本想打工赚点钱,怎么就那样难。也是,街上那么多身强力壮的叔叔和有工作经验的阿姨找工作都那么困难,谁愿意要小孩子干活。当欣欣有点气馁的时候,在街上碰到小慧。欣欣是在史海在法院开庭的时候认识小慧的,那天清华带她去的法庭,随后和小慧认识了,小慧后来每次去清华家里之后,都会顺便看看她。
小慧知道欣欣为找工作发愁时,就对欣欣说:“这算什么事情啊,跟我来。”
小慧在史海被判重刑后就不再相信这个国家还会有名副其实的法律就申请退学了。在刘星星的帮助下在铁城市里开了一家叫“追梦美发设计室”。欣欣进屋看到发廊干干净净,给人挺舒服的感觉,心想:如果在这里能干活,也不错,还能学到手艺。
欣欣在发廊的活不多,扫扫地,递递工具,时不时的给顾客洗洗头。自己没有活的时候,就站在小慧姐姐旁边,看着姐姐干活,并用心的去记。到月底,倩倩姐姐给她开了200元钱工资。“慧慧姐姐,我才干十多天,不要给我这么多啊!”“小妹妹,这是你劳动所得的,你应该拿的。你爸爸有你这么懂事的孩子,不知道怎么高兴呢!”“谢谢慧慧姐姐了!我会好好干的。”
欣欣在“追梦美发设计室”干活干到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这一天,小慧没有在屋里。欣欣在给一个男顾客洗头,顾客一边南腔北调的问欣欣“多大岁了?”、“家住那里呀”、“有没有男朋友啦?” 一边不时的抓住欣欣的手说:“往这里洗呀,这块用劲的抓啊。”顾客的举止行为很让欣欣反感,但一想慧慧姐姐对她那样好,得罪了顾客,会影响这里生意的。欣欣忍着气,还是耐心的给顾客洗头。“媚媚,在这里好好干,以后有大哥照应你,在这块地盘就没有人敢欺负你。”顾客说完这话的时候,用湿漉漉的头往欣欣的胸上不停的蹭,而且还不停的抓捏欣欣的手。“你干什么?”欣欣用另一只手推了那个顾客的头一下。“给你脸,不要脸。”那个顾客转过身来就给欣欣一个嘴巴。欣欣长这么大不知道挨打是什么滋味,今天一个嘴巴打得她是目瞪口呆。
小慧正好进门看见有人打欣欣,仔细一看还认识,“张书记,是你啊,你快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她还是一个学生。”倩倩姐姐忙过来打圆场,“欣欣,快过来,赔个不是。”“是他流氓。”才醒过腔的欣欣,冒出这样一句话。“说我是流氓,好大胆子。”这位被小慧称为“张书记”的人站起来,用胳臂一扫,就把放在案上的美发用品扫到地下,弯腰拣起一瓶洗发露,用力向墙上的玻璃砸去,“哗啦”一声,玻璃顷刻间散落在地上。小慧此刻也不知如何是好了,没有想到这个政法委书记,和以前看到的时候,尤其是在电视里露面和讲话时是那样道貌岸然,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是截然不同的。今天怎么了,那么一个大官竟然和一个小孩子雷霆大发,还殃及我这个小“鱼池”。
欣欣觉得都是自己惹的祸,难过的对小慧说:“慧慧姐都是我不好,这个月的工钱我不要了,算我赔你玻璃钱。”“欣欣,没有事的,这不怨你,有些事情你还不懂。” 小慧说完给欣欣500元钱,“给自己买点衣服,剩下的钱留着买学习用具。”“我不要,谢谢慧慧姐姐。”小慧把钱放进欣欣的兜里,“剩下两天在家里准备准备上学。”欣欣含着眼泪,没有再推辞,默默的收拾地上的玻璃碎片,时间到了晚上10点多钟。
“慧慧姐姐,我要走了,再见!”小慧向她微笑着点点头。欣欣转身向门口走的时候,从门外进来两个穿警察制服的人,冲着欣欣就喊:“你给我站住,有人举报你涉嫌犯罪,跟我们走一趟。”说完就拽欣欣的胳臂,欣欣顿时吓坏了,真的是不知所措了。小慧忙跑过来,拦住警察一个劲的说:“大哥、大哥,你们搞错了,她还是一个孩子。” “一边去,妨碍公务连你一起抓。”两人说完象老鹰抓小鸡似的,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把欣欣拉出门外,塞进一辆面包车,强行带到了派出所。
一进到派出所的屋里,带欣欣来到这里的两名年轻的警察就对她进行审讯:“小丫头片子,赶快交代,一共和多少人搞了?拿了多少钱?如实说来。”不知所以然的欣欣不知道警察叔叔说什么,只是用惊恐的目光望着眼前的警察叔叔。那个身材不高,但身体挺健壮的警察,名子叫安定。安定警察,看到欣欣不回答任何问题,就又象老鹰抓小鸡似的,把欣欣提到了门外,用手铐把她铐篮球杆上,并用力打了她两个嘴巴,“那个男的,我们都抓到了,你还不说。”可能是由于惊吓过度的原因吧,欣欣昏了过去。
等到欣欣醒了过来,一个人正在她的胸前摸来摸去。欣欣本能的往旁边闪,她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了。“别怕,我是这里的所长,我叫郑义。我是看看他们把你打成了什么样子。”叫郑义的所长边温和的说话,边继续摸来摸去,“细皮嫩肉,怎么能抗打呢,你还是说了吧,说完了也就没有事情,你就可以回家了,我们只是处理那些男的。”“警察叔叔,我真的不知道,他们说什么啊,我真的是什么犯法的事情都没有做啊,不信,你们去学校打听打听,我是什么样的人啊。”欣欣似乎忘了警察叔叔在她胸前摸来摸去了,以为是在疼爱她呢,是在关心她呢,欣欣象是见着亲人似的,很委屈的说了那些话。当欣欣说完那些话后,警察叔叔生气了,用劲捏了欣欣的乳房一下,疼的欣欣几乎要喊了起来,但一看警察叔叔的脸色铁青,是那样的难看,想叫却没有敢叫出声来。“年纪不大,倒有经验,去学校了解,你以为我们是小孩子呀,你们干那些不要脸的事情,会让学校知道吗?”警察叔叔的声音也变了,不那么温和了,站起身来,用劲踹了欣欣的两脚,“小安子,你们过来,”等那两个警察进来,“给她点颜色看看。”叫安定的警察将门帘子铺到地上,对着欣欣吼叫:“给我趴下,”另一个叫吴和平的警察把欣欣一手提了过来,扔到门帘子上。所长郑义用一把椅子压在欣欣后背上,安定和吴和平分别踩住她的两条腿,坐在椅子上的所长用电警棍一边不时的电欣欣的头部和肩部,一边让欣欣交代卖淫问题。“警察叔叔,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求求你们放了我吧,这么晚了,我不回家,爸爸该着急了,我求求你们了。”欣欣不断的哀求警察叔叔。“我是一所之王,这里就是我说了算。你交代了,就放你回家。你再不交待,我就把你关上二、三年。”所长对欣欣搞起软硬兼施来。欣欣想到为她着急的爸爸,听说能回家就没有也不顾了,就对警察叔叔说:“只要让我回家,你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所长看到欣欣嘴不硬了,就从椅子上起来,“敬酒不吃吃罚酒,早说不就什么都解决了。”椅子从欣欣的身上挪走,那两个警察叔叔也不再踩欣欣的腿了。欣欣有气无力的坐在门帘子上,焦急的目光望着警察叔叔,那目光就象课堂里等待老师讲解难题时目光一样,希望早一点知道答案。“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些事情的?”“我也不知道从什么开始做的。”“那么说,很早就开始做了?”“就算是吗?”“回答问题,不能模棱两可,是或者不是?”“是。”“和多些人搞过?”“我不知道。”“这么说,有很多人了?”“是。”“赚了多少钱?”“我不知道。”“那一定是很多了?”“是。”急于回家的欣欣,对警察叔叔怎么问,几乎就是怎么回答。
“你在这份笔录上签个字。”叫吴和平的警察拿过几张纸,欣欣在那不知道写什么内容的几张纸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警察叔叔,我可以回家了吧。”欣欣以为这样就可以回家了,声音很轻的问。“现在还不可以,等你家大人来接你。”叫郑义的所长没有理她。“警察叔叔,你说话不算数,不是说我说了,就放我回家 吗?”“是啊,我也没有说不放你啊。这要等你家人来接你呀。”所长的话挺讲原则的。
“欣欣,你在这里吗?”欣欣听出来这苍老的声音是爸爸的声音,欣欣的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急忙喊到:“爸爸,我在这里。”门开 了,阿球踉踉跄跄的走了进来,一起来的还有慧慧姐姐。阿球一把抱住欣欣,“欣欣,你怎么了。”“爸爸,我也不知道。他们说我卖淫,爸爸,我什么也没有做啊。”欣欣失声痛哭了起来。“别在这里嚎。”叫安定的警察大声斥责,欣欣不敢哭了。
“你是她爸爸?”叫吴和平的警察,问阿球。“是的,我是欣欣的爸爸。”警察用蔑视的眼光扫了阿球一眼,如此丑陋不堪的家伙,竟然有这样漂亮的女儿。“你过来,这里有一份处罚裁决书,你交五千元罚款,就可以把她领回去了。”阿球根本就不识字,也不懂什么处罚裁定书。“我女儿犯什么罪了,要罚那么多的钱?”“少废话,不交钱,就关她几年。”
小慧走了过去,看到桌子上放的处罚裁定书,但她怎么看也没有看明白,裁决书上这位少女的“性别”却成了“男性”,处罚的理由竟是“嫖娼”。安定看见小慧在看处罚裁定书,就一把把处罚裁定书抓到手里,“看什么看,赶快拿钱,天都要亮了,我们可没有功夫陪你。不拿钱,就把她关起来。”警察叔叔显然有些不耐烦了,说话的声音硬了起来。
“你等会,我回去取钱。”有一定社会经验的小慧,感觉到了什么。等她取来钱,交给安定警察。小慧让警察开收据,吴和平警察说:“管帐的警察现在不在,等白天在来拿。”“那你给我开张收条。”“怎么那么罗嗦,白天拿不就得了。”在小慧的坚持下,安定开了一张白条。
在派出所被警察叔叔折磨了五个多小时的欣欣走出了地狱之门。
“好姑娘,真是谢谢你了,钱我会慢慢还你的。”阿球老泪纵横,一个劲的谢谢小慧。“老伯,钱你不用担心,我会要回来的。老伯,你先回家休息,我带欣欣洗个澡。”
小慧带欣欣洗完澡,让欣欣睡了一觉。等欣欣醒来,倩倩姐姐带欣欣来到了公安医院,给欣欣做了身体检查。然后带着欣欣来到了几家报社。
第二天,市里的一些报纸,就刊登出一篇《处女嫖娼案:十四岁少女的噩梦》的文章,其内容,介绍一个无辜的少女如何遭受警察的折磨,最终逼迫少女承认卖淫,并罚款5000千元。后经公安医院出具的鉴定,证明少女是一个处女。公安医院的证明,对警察认定的少女卖淫的行为,显然是不攻自破。
尽管欣欣少女的心灵受到摧残,这对她的未来生活难免不留下阴影,但自己的身上的污点毕竟被公安医院的证明和媒体的仗义执言给洗刷掉了,欣欣的心灵多少有了些安慰。
正当欣欣和爸爸阿球为洗清冤白而高兴的时候,一副手铐又再次铐到了欣欣那细嫩的手腕上,一个警察在她的眼前亮出一张带有红印戳的公文:“你涉嫌犯有诬陷罪,你被逮捕了。”还没有等到欣欣明白怎么回事的情况下,就又被塞进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里,随后警车呼啸着向欣欣不知道的地方奔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