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及世界各地纪念反送中两周年 七国集团峰会闭幕 声明猛批中国

6月12日下午2时,数百名身着黑衣的人士聚集在旧金山市中心的码头广场(Embarcadero Plaza),举行了名为“如水再聚”的集会。整场活动持续了约两小时,是当天全球数十个城市联合声援香港行动的一部分。加拿大多伦多、温哥华和卡尔加里等七大城市,周六举行「612港人觉醒两周年」活动,多伦多和卡尔加里共有两百多辆汽车,参加车队游行活动;温哥华则有800多人同步快闪集会,呼吁世人不要忘记香港,抗议中国当局的压迫暴政不会结束。 另外,七国集团峰会6月13日正式结束,发表了共同声明。

阅读更多

【中共百年联合征文15】一真溅雪:建党百年 禍害无穷

今年七月一日就是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成立一百周年纪念日,中共当局正在不惜代价地大肆准备隆重庆祝。中共当局的厚颜无耻令笔者震惊。因为自中共成立起的一百年来,这个党及其领导人带给中国大陆各族民众的只有史无前例的、至今仍未穷尽的深重灾难,实在没有任何值得炫耀、值得庆祝的地方。

阅读更多

【中共百年联合征文10】裴毅然:百年中國共運回眸——防赤八誡

共产主义非不熟之果,并非生产力尚未达到相应阶段而失败,而是原理错误原點歪斜,永不可能也不應實現。共產之弊遠遠大於設計之利,全球赤國一律經济瘫痪、持续饥荒、政治恐怖、特权腐败。实践证明:失去绩效酬差,根本无法“按劳取酬”,不是发展生产力,而是破坏生产力。人性本私应私,理性制度只能兼私含公而非灭私纯公。 辨邪说于新兴,识凶险于初萌,史学最重要功能。国际共运肇难如此之烈,当然得用力拧绞经验训诫、提炼防堵原则。否则,巨额“学费”就白白缴纳了,人类还有可能重蹈复辙。“共产”“平等”对穷人诱力永存。只要还有穷人,共产主义就存在社会土壤,仍有可能披新衣而还阳。因此,必须警惕各种花哨艷说(挂幌拯溺济贫),说得越靓,越得提高警惕!

阅读更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天安门母亲”祭文,香港和世界各地纪念“六四”32周年

在六四天安门事件32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天安门母亲发表祭文,悼念在解放军枪口下倒下的学生和市民,并敦促中国共产党在建党100周年之际“勇敢拨乱反正、为屠城事件承担责任”。 这个由死难者家属自发成立的组织在祭文中说,“遇难者亲属、家庭经历了人世间最为痛苦的悲情,从此心中再无欢乐!失去儿女的父母们由中年至今已是白发苍苍,他们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法律上的公平、正义。”

阅读更多

唐宋民:文革是全民族犯的一次罪!

自然,本人知道,文革之所以在事实上没能彻底否定,只因投鼠忌器。可与整个民族的福祉相比,任何人包括已故去的“伟大领袖”,不管名声也好,威信也罢,孰轻孰重,难道不是一目了然吗?只有那些良心让狗吃了的东西,才不在乎自己再犯一次“文革之罪”!

阅读更多

曾伯炎:招魂江青,是文革复来吗

江青又名李进,乃当年老毛题李进同志照片做的那首滛诗泄出她本名李云鹤的另名,这诗发在当年红色报刋,即:“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据说此原作乃明人的滛诗。若以毛咏梅的:“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熳时,她在丛中笑。”注者称此诗原赠他上海小姘上官云珠的,引起江青之妒忌,并搞死这电影演员,这些文革秽史,能把江青吹得干净,文革吹得伟光正吗? 文革,对中国人这场噩梦,还想被人做成春梦,只是些奴才逗主子欢心,回潮些旧戏,仿出些旧谱,专制的洗脑,何止洗愚民众,也洗蠢专制者自己!

阅读更多

老罗:房地产业繁荣还有多久

房地产业不能倒,顶多让它瘦瘦身子,我以为谁做当家人眼下都只能这么办。问题是房子越盖越多,需求越来越小,拿什么来消化占用的资源和资金?这只能是个恶性循环。仅仅一个瘦瘦身子,就有多少人失去饭碗。一家两三口人住上100多平米的房子当然舒服,但吃饭不能靠房子要靠钱,或者说房子要不断增殖,多余的房产要租得出价,房子才赏心悦目。但若房价狂跌,多余的房产卖不出去又租不出,房主的感受就会变。形象地说,几个男人不喜欢笑容灿烂的性感美女,但当美女露出喝你血的狰狞一面,你还会说她美吗?

阅读更多

唐宋民:绝不能让人们感到文革呼之欲出

眼前的事实告诉人们,前总理担心“重演”的可能性非但不是没有,而且已在付诸行动了。不管什么人,这个时候你还跟我说:不可能,文革不可能会重演。我除了会觉得你也许太天真太善良,还会认为你就是在睁眼说瞎话,因为在微信上我可是看到一出又一出与文革没有两样的表演哦。一切善良的人们,你们还不警惕吗?

阅读更多

王剑虹:持续关注张展狱中境遇,战胜恐惧为公义发声——写在张展被捕一周年之际

这一年来,张展之于我,逐渐不再只是微信、推特上的一位墙内网友。我加入了为她日夜悬心与祈福的人群。我读她的文章,看她的视频,听她的访谈,听朋友描述生活中的她,也时时留意所有关于她的消息。张展之于我,好像成了一位随时可以对话的密友,感觉我俩之间没有从未谋面的隔阂,没有空间距离,连那堵“墙”也消失了。我之于张展,或许是上帝为她预备的一个传递声音的管道。这样想来,便自觉很奇妙、很荣幸。 每每发声,既为张展,也为更多未曾谋面的朋友们。张展关注组的动力来自你们默默的努力。你们的付出,有一天张展会知道,而公义的上帝早已知道。 在此特别感谢张律师、任律师、闻律师、国内朋友们;国际特赦等人权机构;跟踪报道张展案的媒体;“陪张展姊妹行苦路”禁食祷告的弟兄姊妹们;张展关注组默默无闻的义工们。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