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祖田:我的写作之路

《中国——一个家庭的命运》的完整版本得以《暴风雨中的爱情》的形式出现。较之两年前《民主中国》连载的《动荡时代的爱情》,现增加了很多情节与内容,主角更显血肉丰满,实在得力于这块平台让我彻底打消了自我审查的顾虑。我好希望,《民主中国》能快一点在大陆自由发声。我相信,虽前路漫漫,大陆终将迎来少不得自由、民主、人权、人性的时代。

阅读更多

刘晓波: 非暴力抗争的开拓者与殉道者 

正如陈军所说:“刘晓波以自己的殉道,将中华民族的苦难提升到人类共同记忆的高度。”刘晓波的苦难和牺牲精神,更胜曼德拉、昂山素季一筹。在中共的极权统治下,不可能出现第二个政治性组织,不可能发出与官方不同的另一种声音。但愿如同刘晓波所说:“一个殉难者的出现,就会彻底改变一个民族的灵魂。”

阅读更多

六四纪念馆获得大额捐助,将提前开馆

自今年1月我们发起在纽约建立“六四”纪念馆的倡议之后,陆陆续续收到外界大量的捐款支持。 前不久,一位匿名人士通过相应渠道捐款十二万美元,目前款项已经到账。 截至今日,筹备委员会已经收到捐款近52万元,提前17个月完成第二阶段的筹款目标(包含举办在华盛顿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馆的“六四”特展的已经支出的费用)。

阅读更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习近平与中共二十大——重提阶级斗争、明清锁国及义和团 为“极左”复辟和批邓鸣锣开道?

北京官办的中国历史研究院近期发表一系列引起舆论关切的文章,被指意在为明、清朝代的“闭关锁国”、清末义和团运动、毛时代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等早已被官方和民间否定或摒弃的历史旧账翻案。有分析认为,抛出这些文章的时间是刻意挑选的,显然是为仍有变数的中共20大再次“批邓”、否定改革开放营造舆论,同时为重拾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极左路线进行试探。

阅读更多

石一澜:“我希望借来银河/去熄灭那照耀的天火!”———读蔡楚先生诗作随想

伟大的诗人总是关注现实并能洞察现实的。用极简的句子,精炼的语言,描述生命的意义,写意人间的爱憎和善恶,刻画人性的温暖与冷酷,揭示自然风情与人的关系,撕开吃人社会的伪善面纱,展现通往人类文明的未来之路,每一个主题都关乎到人,人的作孽,人的造福,这样的诗是有魂魄的,是一个活物,它散发着绚丽的美!写出这样的诗的诗人,需要灵性的天赋,也需要丰富的思想,还需要理性的信念。蔡楚先生正是这样的诗人。

阅读更多

罗祖田:说说“东升西降”

今日世界,一流文明的美西方已注意到了此问题,这不算高明,它们的纠错机制才值得称道。因为它包含了原则问题上放弃绥靖主义,对乌克兰的支持是强信号。已沦为二流文明的中国,理论上当然仍有奋起可能,但未必是这一代人。作为我们保持清醒头脑的同时,使命乃是促成这块土地尽快地走上正道。

阅读更多

唐宋民:中国又到“最危险的时候”,何去何从?

毫不夸张,现在的中国,又到了田汉的《义勇军进行曲》、后被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中所唱的“最危险的时候”。如果每个中国人都任凭“危险”下去,中国只会与世界文明,特别是与发达国家的先进乃至高度文明拉开更大距离。鉴于此,一个这辈子不可能移民的中国人,不揣浅陋不怕笑话地提出,中国人不能不明白下面这些常识一般的道理——没有西方发明创造,就没有今天的中国;而没有中国,仍然有现在这样一个西方。

阅读更多

解颜:中国社会的溃败与王阳明学说的现代意义(3)

杜维明说:“我有时候觉得,你若想找知己,活人中间没有,而传统文化中,则有太多人可以成为知己,而且绝对可以对话。王阳明就可以成为知己。”这也是我读王阳明时的感觉。阳明是与我能发生共鸣的活生生的人,如他的自况“譬如行路的人,遭一蹶跌,起来便走。” 这话是普通人的口气,说出的是圣哲的道理。不管遭遇的是每日生活中的“一蹶跌”还是整个社会的溃败,我们都可以如阳明那样,掸掸尘土,揉揉痛处,“起来便走”。

阅读更多

石一澜 :孵化器上的个人崇拜:从粉墨的独裁者到定制的粉红

在极权之下,个人崇拜的孵化,从来都不仅仅是温和的宣传机器运作下的结果,一定伴随着国家暴力。乔治·奥威尔在《1984》里有一句话:“权力就是撕碎人的思想再重新拼凑成新的模样”。如此恣意妄为的权力,将“思想改造”“再教育”变成赤裸裸的行动口号,反人类地要灭绝所有人的自由思想。

阅读更多

解颜:中国社会的溃败与王阳明学说的现代意义(2)

如果这个方向正好与他的终极价值观吻合、是他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方向,他的一生就是回报满满的一生。这里的回报主要是内在的回报,如有能力驾驭自己生活的力量感、每天得以成长的成就感、每天邂逅新鲜的真理的愉悦。如果一个人不能在合于自己终极价值观的方向上做到知行合一,其生活就是随波逐流的生活。

阅读更多

中华民主宪政同盟:宪政同盟制宪经历

中国是世界上中央集权君主专制社会历史最长的国家。19世纪末,清朝君主立宪流产。1947年,中华民国颁行了中华民国宪法。刚刚摆脱专制社会,1949年,中国共产党用暴力废除中华民国宪法,建立党国专制制度,中国人半个多世纪的宪政奋斗成果毁于中国共产党之手,中国又重新回到了专制社会。中国宪政改革的目标是结束中国共产党党国专制制度,建立市场经济体制和宪政民主制度。

阅读更多

解颜:中国社会的溃败与王阳明学说的现代意义(1)

2010年,社会学家孙立平提出,“对中国社会最大的威胁可能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社会动荡是指严重的社会冲突会威胁政权和制度的基本框架,而社会溃败则是社会肌体的细胞坏死,机能失效。说的形象一点,动荡好比是健康的身体被别人打伤了,而溃败则是自身的组织或细胞出了严重的毛病。”【1】这里所说的溃败也可称为溃烂,即所有的局部、所有的细胞的正常功能的同步丧失。

阅读更多

夏洛特.劳森:”自由中国的梦想”—— 天安门纪念馆

该系列还展示了广场上抗议学生悬挂的深圳大学蓝白校旗。上面有92人的留言和签名,包括警察、医生和记者。 “新闻自由万岁!”一个铭文写道。 “北京警方向天安门广场的学生致敬!”另一个写道。“今天,很多人相信中国人是不同的,他们需要不同的治理方式。这是完全错误的,”周说。 “北京的大多数人,以及全国各地400多个城市,不仅是学生,而且是各界人士,都有一个自由中国的共同梦想。几乎触手可及。”

阅读更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纪念刘晓波逝世五周年,他的精神遗产仍在黑暗中照亮中国

2009年,刘晓波因参与起草主张宪政民主的《零八宪章》,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并判处11年监禁。他在狱中被诊断身患癌症后,当局没有给予及时治疗,并禁止他出国治疗。六周后,刘晓波于2017年7月13日病逝。海外民运人士在刘晓波遭中国迫害致死的五周年当天,在纽约、柏林、伦敦、日本和台湾等地举行纪念活动。同时,许多海外民运人士还发表文章纪念刘晓波。

阅读更多

吾尔开希 : 为刘晓波争辩

最后,我尝试解读我对"我没有敌人"的理解。有人会说:你沒有敌人,难道共产党不是敌人吗?难道要投降吗?他完全不是这个意思。他主张为自已为理想活著,现在有理想,未来有神圣的目标,在理想和目标之间有障碍,他只为神圣的目标活着。"敌人"只是障碍,我只有理想和目标。任何歪曲成别的意思的人首先可能智商不足,其沒可能别有用心。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