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祖田 : 新年感想:自由、民主的历史与哲学依据

诚然,这并不等于红朝不能再凶狂一阵子,不等于中国文明转型顺利和不出现大变数。有理由相信,红朝崩塌屈指可数,但是中国社会出现混乱、倒退、大解体的可能性不但存在,而且几率不小,一如阿拉丁以后阿拉伯民族走过的历程一样。一句话,人各有志,不能强求,但今天不谈自由,民主,人权,这样的人也就是个生物罢了。

阅读更多

章小舟:哈萨克斯坦政局对大陆民主化之路的警示

哈萨克斯坦自独立之后的政局状况充分证明,如果中国民主维权力量不够强大,不能有力主导民主转型、无法充分实现转型正义,过分依赖国际助力、中共内讧与自变等外因促成“去共”与转型,那么,恐怕很难不重蹈哈国转型失败之覆辙,亦不易摆脱类似于“辛亥革命”那样的转型成果大部丧失的殷鉴。

阅读更多

王维洛 : 黄河安澜?—— 评习近平二〇二二年新年贺词

习近平在2022年新年致辞中说“近年来,我走遍了黄河上中下游9省区”。习近平到底想强调什么呢?笔者以为,习近平想强调的是他的勤政。中国皇帝中有勤政的,也有不勤政的,勤政的皇帝并不一定是好皇帝。明朝崇祯皇帝是一位勤政的皇帝,也是断送大明王朝的末代皇帝。

阅读更多

章小舟 : 《民主中国》征程之钩沉辑佚

《民主中国》在连续三年无稿费、无经费的情况下,仍能坚持网站运作,且源源不断地产生大量优质稿件,不仅有相当比例的老作者笔耕不辍,还陆续涌现了一些学养俱优、佳作连连的新作者,他们全凭着必能建成民主中国的坚定信念和奉献精神,共同撑起了《民主中国》这片令专制势力胆寒切齿的巍伟天地、使民主人士永感自豪的异议家园。

阅读更多

蔡楚:《油油饭—蔡楚诗文集》出版

许多年过去了﹐每当母亲的祭日或我的生日时﹐我总要想起那盒油油饭﹐母亲离去的背影又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我的泪水总是潸然而下。虽然﹐以现今的眼光看﹐油油饭不过是非常简单而粗糙的米饭﹐因为它只是用少许猪油和酱油与米饭拌合在一起的简易食品。但在那个年代却是一种佳餚﹐居然佔据了我少年时的梦。 油油饭是那个荒唐年代的见证。油油饭是母爱的馈赠,伴我在漂泊的生涯里坚韧前行。

阅读更多

  “零八宪章”联署者第四十二批签名 (三十人)

近年来,世界范围内民粹盛行,专制回潮,一些国家现存的民主制度也面临各种不同的挑战,新的威胁。如果中国有着一日实现民主,那将是改变人类历史的全球民主事业的巨大进展。历史告知我们,最黑暗艰困的时期,往往预伏积蓄着未来变化的能量与生机,让我们“相信未来”,相信正义并为之奋斗。

阅读更多

罗祖田:九谈红朝改开:功罪自有后人评

出生在这块土地上的中国共产党,先天贫血乃至吸食了马列鸦片后欲罢不能,都不全是它的错。它的大错大恶在于明知错了犯了大罪仍一意孤行,权力阶层怙恶不悛,一步步演绎了百年劫数不可收拾。它所主导的改开,本意从不是全力救国家救民族,而是首先救政权救特权。即便如此,人民和世界仍对它寄予希望,支持和鼓励它往前走,得来的却是农夫与蛇的教训。

阅读更多

王维洛:吃祖宗饭,造子孙孽(一)——中国地下水超采严重、污染问题更为突出

100多年前的中国,没有地下水污染问题,更没有地下水超采问题。从1971年冬到2021年冬,五十年的时间,中国87.3%(2020年Ⅳ类与类水质之和)的地下水资源遭到严重污染,中国几乎丧失了全部的地下水这个战略性资源。2017年1月9日北极星节能环保网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地下水污染严重治理需要1000年 谁造的孽?》的报道。这应该是理智的估计。至于是谁造的孽?留给读者自己去想。

阅读更多

罗祖田:八谈红朝改开:中国人,横竖是杯鸩酒

我以为,认清楚这是个末代王朝,习团队夜里就是个黑风寨,白日就是个马戏团,便够了。那些官样文章,权贵们自己都好笑,我们更不必多当真。随着王朝覆灭,一切都会消烟云散,已是铁律。例如老佛爷下葬时,场面多么隆重,官样文章多么肃穆,她老人家的谥号多得没几个人记得住,什么端啊,懿啊,慈啊,孝啊,反正什么尊贵的字眼儿都往她身上堆。二十年后,她怎么样呢?她被破棺毁尸,官样文章与谥号去了哪里?红朝和习当局能逃过这一天吗?

阅读更多

唐宋民:问题在于你要建成什么样的国家

容我将为美国《联邦论》写下《序言》的作者克林登在其“序言”结尾的几句话抄在这里:“这本书提出的教训是:没有自由就没有幸福;没有自治就没有自由;没有宪政就没有自治;没有道德就没有宪政——没有稳定与秩序,这一切伟大的东西都不会产生。” 当然,倒过来,如果“稳定与秩序”不是为了建立那些伟大的东西,那就是一个民族或一个国家自身的问题,上帝也救不了。

阅读更多

雷火丰:以言治罪新境界!知名博主因发布烈士陵园照片获刑

可见,在当前中国大陆这种政治与言论环境之下,言行极容易触雷,不仅是说话和撰文,即便像李奇贤这样在烈士陵园和烈士墓旁边拍个照,就可能摊上“亵渎”烈士的罪名,虽然刑期不算很长,但是,比起其行为,这种处理结果堪称代价沉重,估计在今后,如履薄冰的网民将越来越多。

阅读更多

王维洛:“黄河清圣人出”还是“圣人出黄河清”——向读者推荐任美锷教授的《黄河的输沙量:过去、现在和将来——距今15万年以来的黄河泥沙收支表》一文

黄河泥沙问题本来事关河流生态环境问题,但是在中国却是一个十分严肃的政治问题。古话说,黄河清圣人出。1955年中共政府批准建设黄河三门峡工程,邓子恢副总理说得很明白,圣人出才能黄河清。如今中共官方媒体炒作黄河年均泥沙量减少问题,是因为眼下新太阳升,圣人又出,黄河必须再清。有人明知故问问:黄河水为什么越来越清了,难道是预示着这一事件真要发生?

阅读更多

陶业:极权主义与平庸之恶

在一个没有自由的国度,平庸之恶是必然的。没有自由,没有个体追求自己理想的权力,人们只能平庸,只能在平庸之恶中苟延残喘。唯有当人们获得自由、获得尊严、获得人权、获得对个体生存的支配权力,并且再也没有恐惧的时候,才有可能找回个体良知,找回伦理,找回善,平庸之恶才会消失,而那是极权主义制度坍塌的一天。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