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杨洁篪发飙阿拉斯加,美中会谈激烈开场低调结束

国际媒体评析:作秀成分多于谈判。英国《泰晤士报》(The Times)周六一期评论指出,和中国之间的竞争博弈将成为决定拜登外交政策的主要因素。“不确定的是,这场小小的口角究竟是为了展示给本国民众看的作秀成分居多,还是说双方之间真的存在深深的鸿沟,阻碍了建设性接触对话的推进。双方可能都希望在实质性的议题上推进讨论,比如贸易或者气候保护;但是毫无疑问,以这种戏剧化的较量作为开场,最能够受到本国舆论的关注。”不过该报也指出,美国“从来没有遇到这样一个战略性的竞争对手”,而和中国之间的对峙将对拜登任期内的外交政策起决定性作用。

阅读更多

白话:最想说的是允许我们“说”

我想说的太多太多,但我最想说的,还是应该允许我们“说”。这是最重要的一条,没有这一条,“说”别的都是自欺欺人。 既然是建言者的一分子,我最想说的就是首先允许人民自由发言。人民说的话包括建言,水平高低参差不齐,有些还不一定是对的或不一定准确,但那些都是人民想说的。人民说错了,国家不听就是。但国家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有一个“倾听的姿势”。 总之,要对得起“人民代表”或“政协委员”的称号,否则你去参加个什么两会。现在是互联网时代,而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尽说些言不由衷的话,就不怕将来找你们“算账”吗?

阅读更多

白话:他们把“最惠国待遇”吹没了

前天发表的短文中说只要白岩松像胡锡进,就也像胡鞍钢、像张唯为、像金灿荣、像陈平、像李毅。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特能吹牛,给人的感觉这些人不吹牛就会死;尤其让世界觉得这个有着14亿人口的国家似乎没有穷人。然而,诸位看官,这符合事实吗?

阅读更多

一真溅雪:在青石井一号和楚怡小学的日子(上) 摘自一真溅雪回忆录《使命》

在楚怡小学经常与我并肩“战斗”的那位聪明、活泼、漂亮的皖爱玲同学,在我们小学毕业后,便各自东西,我进了长郡中学,我连她进了哪一所中学都不知道,那时,也从未想到过要去打听一下。现在想起来觉得非常遗憾,当时要打听一下她进了哪所中学并不会费多大力气,然而66年后的今天(写到这里时是2018午),想要打听她的下落,已是无从着手了。除非出现奇迹,恐怕只能抱憾终生了。

阅读更多

陈永苗:刘庆元:地火在运行

兰州同城圈如火东兵徐子琦等和刘庆元老先生的家属,把葬礼办得既朴素又极具尊荣,青海、陕西、四川、安徽和江苏等地网友到场悼念。对于兰州官场的退休老人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震动和动员:原来像刘庆元这样的退休生活,会获得如此尊荣的社会地位。

阅读更多

陶业:两次浩劫之下的不同命运-中国油画百年沧桑(六)

中国油画经历了日本侵华战争和文革两次巨大而罕见的浩劫。抗战之后,油画劫后重生;文革之后,油画劫后沉沦。其结果截然不同,概因当时的社会制度和政府所采取的态度截然不同所至。根本区别在於抗战时期的中国社会是一个思想和学术自由的社会,国民政府尽可能地呵护中国油画艺术免于日本侵略战争的毁灭。不论是对校体、师资、画家、作品,还是对刊物、学社、画展和学术交流,都极尽全力予以保护,因而油画在劫后迅速获得重生;而文革中的中国社会正处在极权社会的鼎盛时期,文革对中国油画艺术采取了彻底毁灭的政策,不论是对校体、师资、画家、作品,还是对刊物、学社、画展和学术交流,都极尽全力予以全面封杀。因此中国油画在文革中的损失比之日本侵华战争所造成的损失远为惨烈。经历文革劫难,中国油画在劫后沉沦,惊魂未定,继续在谎言中浸淫,至今无人能予突破,从此再无大师。

阅读更多

陶业:艺术品的假面舞会-中国油画百年沧桑(五)

发端于九十年代的商业大潮改变了中国油画取悦的对象。进入后极权主义时期,权力资本化成为极权机器回光返照的润滑剂,买官卖官,权力商品化早已成为官场潜的规则,那么作为权力附庸的中国油画跟随权力进入市场也就不足为奇。中国油画从政治崇拜转向金钱崇拜,从权力谄媚转向商业媚俗,从取悦党棍转向取悦新富。面对人欲横流,道德沦丧,价值混乱,社会浮躁的中国,油画取悦的对象变了,但媚态未变,油画又一次心甘情愿地降格而作,既降画格又降人格。中国油画家的精神世界在拜金主义熏陶下再次回归贫瘠。

阅读更多

陶业:极权艺术的政治秉性-中国油画百年沧桑(三)

中国油画于上个世纪先后经历了两次不同的分野:艺术分野与政治分野。中国油画在艺术上的分野,得益于民国早期自由的文化氛围和宽容的社会环境;而中国油画的政治分野则是极权制度下由政治收买艺术的畸形产物。如前文所叙,艺术性是油画的自然属性,由审美情趣和价值内涵来界定;抑或以油画的技法和形式、流派和风格、体裁和意境的不同来区分。油画作为一个艺术品种其本质形态独立於政治,它是艺术家自由心灵的记录。油画何以有政治分野呢?因为油画在极权中国的地位不是由其艺术内涵决定的,而是由其政治秉性和政治身份决定的。政治秉性取决于油画的政治功利性,以其在政治斗争中的作用的大小来度量;政治身份取决于油画的附庸品质,与其独立意识成反比,独立意识越低则政治身份越高贵,反之,则政治身份越低贱。油画在极权社会的地位,随著政治运动和政治斗争的潮涨潮落而升值贬值。这种分类法为中国油画带来的实在是一场灾难,因为它薅去的是艺术的青苗,留下的是依附权力的杂草。

阅读更多

唐宋民:“一颗红心”献给妖

问题就在于,人世间,经不住妖术千变万化,很多人很容易受蛊惑,心甘情愿掏出自己的心,献给各种妖,于是人世的灾难也就缘此而生,无穷无尽。 鉴于此,在我们每个人还有一颗心的时候,就要搞明白:“妖灵”一旦融入“人心”,“与人身合为一体”,它的目的就是要与你“共享此生”,你也就再也不是你自己了。“妖灵”附身,人也就成了妖,或者弄得人妖难分,害人害己,甚至贻害子孙后代。

阅读更多

陶业:各领风骚的中国早期油画-中国油画百年沧桑(二)

油画东渐的源头有两支,一支由外国传教士带入中国,一支由留学生到西方取回中国。传教士又分两支,一支进入宫廷,为皇权服务;一支在教堂举办的孤儿院里从事西画教育。留学生也分两支,一支赴东洋,去了日本;一支赴西洋,主要去了法国。这两支中,以赴西洋的阵容为强。 大师们在艺术和学术上的这种分野,不论是徐悲鸿的写实主义,还是林风眠的现代主义,不论是刘海粟的后印象主义,吴大羽的抽象主义,还是赵兽的超现实主义,虽不能说他们在美学的价值领域里平分秋色,但至少是在他们各自钟情的艺术领域里各领风骚。正是艺术家们心理气质和个性秉赋的差异,正是大师们各自的真情流露和完美追求,正是在他们的引领下,难能可贵地创造出中国油画早期五彩缤纷的多元格局,奠定了各个流派早期百舸争流的局面。这完全得益于“五四”前后以及新文化运动时期自由的文化氛围和宽容的社会环境。

阅读更多

白话:全面复兴传统文化?

这次看到把“全面复兴传统文化”做为“重大国策”,给自己的感觉,实在是太隆重了,隆重得让我这个中国人有些惶恐。别的不说,一个孔夫子,他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当然应该宣传,弘扬,但他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还是就不要复兴了吧。 最后还想说一句的是,其实谁都明白:如果是因时间或时代淘汰的,不论你花多大力气去复兴它,恐怕都将事倍功半,或者干脆出力不讨好。

阅读更多

余东海:人民最大和道理最大(东海微论十六则)

曾有文章题为《多地学生跳楼警示:培养社会责任感是当务之急》。文章强调,要让孩子学会对自己负责,让孩子学会对家庭负责,让孩子学会对集体负责,让孩子学会对国家负责。说得很对,但都是正确的废话,纯属无根游谈。 责任感根源于仁性良知,学生责任感的培养,需要仁本主义文化持之以恒的启蒙、引导和教化。而马学不仅无助于致良知,反而会对良知造成根本性的遮蔽和伤害。若不能彻底去马学,培养社会责任感只能是、必然是一句空话。

阅读更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中国禁止BBC世界新闻台在华落地 美英和欧盟同声谴责

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网站在大年初一指“不允许BBC继续在中国境内落地”,变相驱逐英国广播公司(BBC)。BBC回应指对中方决定感失望,强调BBC具公信力、不偏不倚。 英国外相拉布(Dominic Rabb)在其推特账号上发文,指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对媒体和互联网自由实行了最严格的限制,这一最新举措只会损害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的声誉”。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Ned Price)在被记者问到有关情况时表示,美国“绝对谴责”中国的决定。普赖斯说,“美国呼吁中国和其他威权控制民众的国家,允许人民拥有上网的完全渠道和媒体自由。” 欧盟周六(2月13日)发表声明说,北京的做法是进一步限制“表达自由”和限制外界获取中国信息的渠道“,这既违反了中国宪法,也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