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流:兩情相许天地知

這时,只有这时你才懂得情义为什么无价?我执着太太皺皱巴巴的老手,以及为家庭而过早失去的青春年华。一下感到负疚,她這些牺牲全是为了我呀! 唉, 白髮夫妻慢步行, 一病一痛全是情。 俩心相许斜阳冋, 谁留谁去都痛心。 是呀!我先走一步她会空虚,我留下她又继续操累。這难解的题,谁是它正確的答案?

阅读更多

杨继绳:《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前言——《往事微痕》文章精选之三

《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这本书原打算名为“天堂之路”,后来我改为“墓碑”。“墓碑”有四重意思,一是为在1959年饿死的父亲立墓碑;二是为3600万饿死的中国人立墓碑;第三,为造成大饥荒的制度立下一个墓碑;第四,在写这本书写到一半时,北京宣武医院在为我体检中发现有“病变”(甲胎蛋白呈阳性),于是我加快了写作的速度,下决心把这本书写成,也算是为自己立一个墓碑。

阅读更多

袁伟时:避疫记-经受今生

这十天更恍如隔世。走出宾馆,听到的第一个消息:有五位老同学、老朋友在这几天辞世。这期间全校、全国究竟多少人死于疫情。网上陆续看到,其中有年轻有为的杰士,也有荜露蓝蒌开启某一领域的长者,绝大多数是渴求平常生活的平民百姓。跋涉人世90载,从未见过那么长久和如此猖獗的传染病;WG后也未见过权*力可以如此任性。

阅读更多

章诒和:伤今念昔,恨杀子规啼——《往事微痕》文章精选之二

她说:“我看了,心里非常难过,非常痛苦。我打电话的目的,就是要告诉你——我的父辈对不起你的父辈,我们共产党对不起民主党派。我们共产党对不起所有的受害人,对不起所有知识分子,更对不起所有的老百姓……” 一连几个「对不起」,从没听见过的「对不起」,像层层细浪拍打、湿润一颗衰老干枯的心,我呜呜地哭了。晓琳也咽声而泣。后来,我们各持话筒,默无一语,只有哭泣,哭泣。她是谁?她是林彪的大女儿,亲骨血。

阅读更多

铁流:最早批毛的女英雄冯元春——《往事微痕》文章精选之一

在血雨腥风“文化大革命”中的1971年7月1日,也就是“从重从严”“一打三反”运动中,在中共五十华诞那一天,为了壮声威,显示“伟光正”,居然用她的人头祭毛的血旗,杀于南充,死时不足40岁。有说是乱棒打死的,有说是刺刀戳死的,还说她死不倒地,慷慨激昻,大有“杀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真理光不灭,千载奠英魂!”的满腔豪情。

阅读更多

金仲兵:疫控重拳下,创业者患了生理性阳痿

如果说,人们需要的终极善意如产权(地权)问题,一直没法正大光明地提出来,那么次级善意则是可以强调、也是可以操作的,正如改开之初那样,对过去做一个总结和反思,对一些错误进行部分更正,特别是对一些错判的民营企业进行改判,对错关的企业家无罪释放并进行退赔,让企业家和潜在创业者看到真诚和善意,重收点滴的信心。

阅读更多

邓垦:《 空山诗选 》 始末

2004年6月9日晚,陈墨因“非法出版《野草》案”被抄家,6月21日又被第二次传讯。当時我和妻子正在外地照料生病住院的女儿,晚上得知此消息,我不顾家人和朋友的劝阻,当晚买到第二天的火車票匆匆赶回,方知事态严重,除陈墨以外,另有几位老友也被传讯,于是在暂時迴避中产生了澄清历史久远的《野草》只是一个“文学小菜园”而非“颠覆组织”的写作冲动,于是在酷热中有了这篇老老实实的交待。

阅读更多

【議想天開】蔡楚 | 地下詩人正在用力書寫

我个人的体会是,在那个荒唐的年代里我之所以写诗,故然有美的追求,但更根本的还是内心心理本能的冲动,一种内心情绪的宣泄方式。后来渐渐养成习惯,即使因写诗不但不能发表,反而因此而遭批斗也不悔改。我自以为,在那个物资生活罕见的贫乏,精神生活的极度空虚的年代里,写诗是一种最佳的自我安慰方式,是一种寻求找回自我求得内心平衡的途径。

阅读更多

江棋生:谦卑的推理内蕴千钧之力

中国官方行动上奉行党主,口头上宣称民主,这叫什么?这叫不老实,让人瞧不起。你老实一点,坦荡一点,放开大嘴巴说“根据中国国情,党主就比民主好;我们只搞党主,不搞民主!”,我会先夸你一句“不心虚”,然后再驳得你哑口无言。

阅读更多

胡平:骑虎难下的动态清零

从欧美与日韩最近二波疫情高峰对比,可以清楚地看出,充分有效的疫苗接种加充分的感染率(疫苗免疫+自然免疫),可以避免奥密克戎的大规模的爆发和死亡。而这两点中国都不具备。尤其是习近平以“自力更生”为借口,拒绝进口效力更高的外国疫苗,导致中国民众的免疫力格外低下,导致中国成了免疫洼地。要使中国走出疫情,回复常态,首先就要纠正中共当局——首先是习近平——的错误。

阅读更多

伍汉民:奉上帝讨习檄文

华夏宇内,无男儿乎?神州内外,无能者乎?非也。国之将亡,必出妖孽;民之遭难,必现勇者。国难唤贤者,时势造英雄。吾海内外同胞,为苍生福祉,当起讨伐之。逼其弃权,促其退位,让与贤能,以谢天下,以告上帝!檄文将毕,愤怒不息。社稷不匡,讨逆不止。

阅读更多

胡平:习近平不点名批判邓江胡

二十大的召开,标志着习近平独裁体制已经达到顶点;有人说,如今中国的事,只有坏透了才会好转。然而我们不可忘记,所谓物极必反,所谓否极泰来,都离不开人们清醒的认知和不懈的抗争。在这黑暗的时刻,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坚定我们的信念。

阅读更多

砚冰 : 读蔡楚“我的忧伤”(诗歌评论)

蔡楚,我的诗友。蔡君自名楚,而非楚人,足见对楚国之一往情深。蔡楚君从小好读《楚辞》,受屈原"神思遐想"的影响尤深。故其诗作多"太空遨游"、"星辰对话"一类情调,"美人芳草"、"怀琼握兰"一类象征。好多年前,就煞有介事地约我喝酒啃烧鸭,欢度所谓"诗人节",结果大醉,口齿不清地大背特背《离骚》,背到动人处,就变成哭腔了。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