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纪念晓波去世七周年)

尽管,六四后,这句“三百年殖民化”的即兴回答,变成了中共对我进行政治迫害的典型证据;时至今日,这句话仍然不时地被爱国愤青提起,以此来批判我的“卖国主义”。然而,我不会用接受採访时的不假思索来为自己犯众怒的言论作辩解,特别是在民族主义佔据话语制高点的今日中国,我更不想收回这句话。

阅读更多

何与怀:他一生短暂,却是世间罕见的传奇(下)

而处于今天中国严酷形势下,面对习近平对内高压对外扩张的精致的高科技的新极权统治,杨小凯二十年前这个先知般的不单关系到中国人还会影响全人类命运的警告,尤其应该在每一个人耳中长鸣:中国不进行宪制改革,经济强大后会走向二战前德国、日本的道路,打台湾,而与全世界文明社会对抗。”

阅读更多

专访胡平:从一党到一人 习近平如何登上专制巅峰?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近日接受美国之音《纵深视角》专访时表示,改革开放后中国党内对政治体制改革有不同的期待,但有一点是普遍的共识,那就是毛式的个人独裁将一去不复返了。胡平说:“可是人们万万没有想到,在毛去世30多年,在邓江胡之后,居然又出了个习近平,居然又重演了毛泽东式的个人独裁。”

阅读更多

江棋生:六月感怀

现在,我还要特别致敬挺身而出、勇斗歹徒而献出宝贵生命的苏州胡友平女士。天地之间的六月,不是仅用来感怀的。星空之下的六月,更要见证国人的仗义执言,见义勇为,因义而行。

阅读更多

胡平:推荐徐友渔新著《革后余生——从牛津大学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四,完)

从1967年3月,我和友渔结识,转眼之间,就过去了57年。我们这一代人,除去离世者,其他的也步入余生。无论是言说还是行动,无论是为人还是处事,友渔都不愧为我们这代人的典范。借此书评,谨表达我对友渔崇高的敬意,以及对我们半个多世纪友谊的美好留念。

阅读更多

胡平:写在林培瑞教授退休之际(中)

因为林培瑞坚定不移地支持中国的人权事业,批评中共当局压制人权的行为,所以被中共当局视为“境外敌对势力”,名字上了黑名单,早在1996年就不准进入中国。林培瑞自己对此毫不在意,戏称“死猪不怕开水烫”。但他指出,中共的黑名单对美国的学术界会产生恶劣的影响:不少人担心自己上黑名单而不能进入中国,于是就在对中国问题的讲话和文章中自我审查;而他们这种经过自我审查后发表的言论又反过来误导了一般公众。

阅读更多

蔡咏梅:再谈起义成为敏感词——当反贼做了皇帝后

一位农民起义领袖当了皇帝,竟然比其他所有皇帝还要独裁,还要专制,还要残暴。为什么?因为他当过反贼,深知在皇权专制社会中,皇权最大,权力无边,人人都想当皇帝,都想造反取而代之。这时当上皇帝的当年反贼就会不遗余力地镇压反贼,另外则把被反贼造反过的极权独裁皇帝放上神台膜拜,而且越是专权越是独裁,他们越是仰慕不止。

阅读更多

张又普:历史人物蒋百里

1938年5月26日至6月3日,毛泽东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上发表了一系列讲演,后来他把这些讲演稿汇总在一起,编辑整理,写出了一篇文章,名字叫《论持久战》,详细地讲述了“持久战”的战略思维及作战方法。毛泽东及其秘书们是这篇文章的作者,但我想问一个问题:“持久战”这一对日作战战略思想的发明创造者是谁?

阅读更多

王建兵:辛丑人日閒坐二首

佳节羊城又一经, 天涯倦客惯浮萍; 白衣斑驳惊心泪, 旧句披离烛夜萤; 大患有身兼有我, 晓梦如醉复如醒; 难遣闲愁随柳絮, 春色无边深掩扃。

阅读更多

徐永海:我虽不能参加严正学的遗体告别,但将来在天堂里我们会再相会

严正学老弟兄2009年在我们教会受洗,多年来时常来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因此严正学的家人委托我们来按照基督教方式给严正学办葬礼。今天(29日),我在家准备明日的遗体告别、追思礼拜的有关事情,如作为教会长老我需要祷告词和准备了赞美诗,我准备了《再相会》。可是下午3点多,警察来到我家中,告诉我明天不能参加严正学老弟兄的遗体告别、追思礼拜。

阅读更多

胡平:写在林培瑞教授退休之际(上)

林培瑞戏称自己是半个洋人,或者说是“假洋鬼子”。这就是说,林培瑞在种族上、血统上是个洋人,但在精神上却非常的中国化,和真洋鬼子绝对两样,故而叫假洋鬼子,骨子里是个真中国人。我们爱和林培瑞聊天,因为他的中文太好了,我们可以用中文进行深度交谈。但林培瑞毕竟又是个洋人,他的知识储备和我们有很大不同,因此我们总能从他那里获得若干不同的信息和新鲜的刺激。想来林培瑞对和我们的交谈也有这样的感受吧。

阅读更多

专访林培瑞:六四35周年,西方离看穿中共还有相当距离

三十五年过去了,六四天安门事件至今仍然是中国的禁忌话题,很多中国年轻人也不知道曾经发生过这样的血腥镇压,天安门事件是中国政治格局的转捩点,也改变世界经济和政治气候。美国著名汉学家林培瑞说,习近平上台后抛弃韬光养晦政策,西方国家逐渐认识到中共的真实面目,但是离开看穿中共还很远。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