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不要攻击法轮功――东海微言

当年轮教尚未被禁,吾曾购阅《转发轮》一书。简单翻览,以当时儒佛道并重的杂家的眼光,感觉理义粗陋,话语荒诞,遂无心細读。不过,轮教也逐渐显示出两大亮点:一是持续二十多年不屈不挠的抗争,值得钦佩;二是其视为宗旨的真善忍三字,值得重视。真善二字又特别重要。至真为诚,大善为仁。仁与诚之义大矣哉,乃儒家文化的根本和民族精神的核心。

阅读更多

余东海 : 平等差等矛盾统一,爱有差等而无局限――差等微论 

对人狠毒,对自己人特别狠毒,是邪恶之徒的共同特征。仁者爱人,爱有差等,自近及远。同样道理,不仁者害人憎人,其害其憎亦有差等,自近及远。欲判断一个人一股势力的正邪善恶,这是一个重要标准。注意,古来君子对家人门人道德要求略高,是爱切责深,非苛刻也。

阅读更多

刘路:作家老庄

老庄老了,七十三岁的老翁,一眼已眇,心脏按了六个支架,不久前又入院手术,待了二十多天。他在生命的终途,皈依了天主。我对此非常理解,因为他的心怀充实着慈悲,他的字典里没有仇恨,只有博爱。 我亏欠了老庄,我们这个尘世不配有老庄。 老庄只属于天国。

阅读更多

专访韩秀:在中国的经历,让我从未幻想中共政权能褪去红色基因

一些观察人士曾经相信,随着中国开始跟世界做生意,经济的自由化会带来政治的自由化。而另一些观察人士则从始至终都不相信中共会朝着自由化的方向发展,美籍华文作家韩秀便是其中一位。她在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时表示,她在中国的经历让她对中共政权从未抱有幻想。

阅读更多

何与怀:沉沦神州的血祭者(五)

当年,沉沦神州的无数血祭者,你们以生命作为代价,难道还不足以让你们的同胞多少有点醒悟吗?!也真难说。流光逝水,几十年过去,真是弹指一挥间!而竟然,就在这么短暂的一个历史期间里,在今天中国,大多数青年人,不要说对刘文辉、陆洪恩等等文革血祭者,对这些大义凛然、先知先觉的民族英烈,已经浑然无知了,就是对这个长达十年史无前例的中华民族大劫难,竟然也在总体认识上非常模糊甚至混乱。这是何等可悲可叹而且可怕啊。那么,荒诞真的需要再一次重演吗?!

阅读更多

何与怀:沉沦神州的血祭者(四)

到目前为止,刘文辉一案的档案仍属保密,亲属仍无法查阅此案资料,无法获知他被折磨被杀害的细节真相,也看不到那些“反动罪证”。不过,由此也可以断定,刘文辉的案情即使在今天也是极其敏感的,当局难以公布。

阅读更多

何与怀:沉沦神州的血祭者(三)

陆洪恩仅仅沉默了一下,便像濒临死亡前回光返照般,骤然精神抖擞,热血沸腾,大义凛然,无所畏惧地开口“表态”。有如冲天长啸,他开口便决绝地明言:我想活,但不愿这样行尸走肉般地活下去。“不自由,毋宁死。”文革是暴虐,是浩劫,是灾难。我不愿在暴虐、浩劫、灾难下苟且贪生!

阅读更多

何与怀:沉沦神州的血祭者(一)

陆洪恩是江涛的表姐夫。他的父亲在上海一所孤儿院长大,十七岁时为一个天主教徒所收养,所以后来他们全家都是天主教徒,陆洪恩少时就读的法国人办的徐汇中学,也是一所教会学校。陆洪恩后来考入上海国立音专,并于1941年毕业。

阅读更多

江棋生:Sora之横空出世 仅仅是大力出奇迹吗?

在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人类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目前美国走在最前沿,且一骑绝尘、遥遥领先。人家的“非常厉害”和“风景独好”,绝非鸣笛所造成的虚拟现实,而是有目共睹的不争事实。对此,你可以不服,但不能不信。

阅读更多

徐友渔:文革与内伤——读王艾小说《深渊》

就个人而言,文革把秦新强这样的人变成了精神上的畸形人,就整体而言,文革使全民族受到了巨大的精神创伤和道德损伤,这是一种内伤或暗伤,它不像文革中因为武斗或关牛棚造成的伤害那么直观和明显,初浅的观察觉察不到这种创伤,但从当今中国人中间广泛弥散的戾气、猜忌和敌意来看,中国还没有完全走出文革的阴影。

阅读更多

吴严:毛热毛粉及趋向(下)

一句话,这块古老土地终将融入世界,但这话时下更多是政治正确。今天,海权时代工业流水线生产形成的政治经济要素,开始了由空权时代互联网技术形成的政治经济要素所取代。大趋势已不可抗拒。当然,中南海都未必懂得这一点,遑论毛粉了。

阅读更多

野渡:卿卿如晤

而见字如面现在也无比的艰难。在安徒生的世界里,新装除了一人,全世界都看不见。现实世界里,情人的情书除了一人,全世界都看得见。在这个比冬天更肃杀的极端时候,我的阳光依然要挣扎着穿过高墙照亮你昏暗的牢房。 五年不见,卿卿如晤。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