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郑州市民勇敢拆除政府挡板 中国的天要变

郑州市民站出来了,一个、二个,更多人的人一起克服恐惧,拆除了挡板,为亡灵打开了回家的路。武汉疫情期间又何尝不是如此,当政府屏蔽言论,无数的网民站了出来,与邪恶勇敢抗争。或许郑州、武汉的抗议行动只是一簇簇小火苗,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河南洪水告诉我们,再坚固的堤坝也抵不住一个个微小的管涌,一次次连续的冲击。 历经四十年改革开放的中国人,面对习近平政权的倒行逆施,该勇敢站出来,改变中国了。

阅读更多

唐宋民:哪来的真相——郑州大水后(随笔四则)

很多时候看人“自我掌嘴”,就以为是这人不小心说错什么话,惩罚自己。其实不然。也未必就是真相。真相是,常常并非掌嘴者有什么错,或说错什么话。往往,甚至,恰恰相反,就因为说话者一点也没说错,或者说得太对了,对得让人忌讳,特别是让权势者忌讳。

阅读更多

余东海:共产主义和大同理想--东海客厅论人类未来

共产主义只是昧心人的空想。包括马恩列斯在内,马家都是昧心人,昧于性与天道,昧了天理良知,故错把现象看成本质,错把物质当作第一性,陷在物质的迷思里,一切围绕着物和产转。以无产有产分阶级和敌我,以打土豪分田地为号召,以共产为理想,无不散发着昧心人低劣伧俗的臭味。

阅读更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河南洪灾既是天灾更是人祸!

这次郑州和河南洪灾民间的不满显示民众对官方固有的低信任度并未消失。尽管官方也在总结这类经验教训,但此乃政权内在的痼疾,无法根治,这使得类似洪灾的治理危机会一次次重演。此种事情一多,总会加强民众对习近平政权的不良印象,一旦某次灾害或危机造成的损害特别大,民变或许就会发生。

阅读更多

陶业:人道主义在中国的历史困惑- 论人道主义(二)

反对极权主义,要警惕现代极权主义与中国古典极权主义秦制的结合。 反对极权主义,世界近代思想智库能提供什么启迪呢?这就是人道主义。只有人道主义才有力量与极权主义全面较量。 当中国极权主义的统治者们认同儒家回归和王道理念的时候,不得不引起人们足够的警觉。 人道主义与极权主义的决战不可避免。

阅读更多

曾建元:到臺灣海峽永久和平之路

我們的結論是,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持續現在的義和團式敵視普世價值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習近平思想,以是否愛中國共產黨來斷定是否愛國尊憲守紀,不斷在世界輿論面前出演戰狼外交的凶狠形象,不懂得反省第一代共產黨人如陳獨秀、李大釗建黨以及當年國共第一次合作擁護三民主義的初衷,則讓中國如同辛亥革命經由各省獨立、裂解帝國而達到民主轉型、還權於民,那才是中國重新統合和實現永久和平的歷史機遇的真正降臨。

阅读更多

张杰:谁是破坏“中国病毒“雕塑的黑手?

中共破坏病毒雕塑恶行同样是愚蠢的,它让自由雕塑公园名声远播,成为海外华人眼中自由民主的灯塔。海内外华人会对公园捐赠,支持公园的发展,使它成为美国重要的旅游景点。同时,中共的违法行为会让美国FBI进行调查,顺藤摸瓜发现中国领使馆的暗中勾当。

阅读更多

郑河南:吃人的党国体制--浅论中共官僚文痞的的生存逻辑

历史必定会记住2021年7月20日这一天:7 · 20河南大洪水。这是继75 · 8板桥水库大溃坝之后,在中原大地上,再次记录这可悲、可恨、可恶、可耻的一笔。郑州的大洪灾再一次证明: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不让人说话,不知什么时候,天就真的塌下来了。党媒一再说鬼话,结果神州大地,屡屡天崩地裂,几度成为了人间地狱。试问,那帮苟活在中共党国体制里的官僚文痞们,它们从武汉、郑州的巨大人祸的悲剧中,汲取到了一点什么经验教训了吗?如果不能,那么它们能够苟活下来的生存逻辑又是什么?

阅读更多

陶业:什么是人道主义?- 论人道主义(一)

长年以来,每每提起人道主义,人们以为那就是救死扶伤、人道救助或人道干涉,就是对人的苦难给与道德关注和物质纾困,是的,狭义人道主义就是这么定义。但是,今天我们纪念六四32周年,希望引起对广义人道主义的讨论,以提高对人道主义现代品质的认识。

阅读更多

余东海:良知不是知识,良知不离知识--兼论德性之知和见闻之知

当然,儒者的目的主要是修德明理,能不能服人,别人服不服,非所虑也。儒之学者行者为己,不为人也。别人心悦诚服只是德修理明的副产品。 这种副产品,在非正常、逆淘汰时代属于稀缺品。孔子时代礼崩乐坏,心悦诚服于孔子的尚有七十子;孟子时代学绝道丧,心悦诚服于孟子的就少多了。孔孟如果置身于马邦,还有几个人真能心悦诚服,殊不易言。

阅读更多

廖亦武:人終歸塵土,書終將傳世

這是一場記憶戰爭,唯有在記憶戰爭中,我們的記憶才能與全世界的記憶交匯。唯有在記憶戰爭中,中國人、四川人、北京人、台灣人、猶太人、朝鮮人、新疆、西藏和香港人的記憶才能連接成一面阻擊政治謊言的哭墻,最後奪回我們自己的歷史和未來。

阅读更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世界各地纪念刘晓波逝世四周年

7月13日是中国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4周年。“刘晓波”、“零八宪政”等字眼继续在中国成为禁语,而在《港区国安法》下的香港,仍有人继续坚持公开举办悼念活动,世界各地和网络都有悼念活动。 “刘晓波”的名字,周二在中国社交媒体一律被“和谐”,不能够讲、也不能悼念。至于在《港区国安法》下的香港,仍有一小部分人继续坚持举办悼念刘晓波的活动。

阅读更多

白话:莫言已是“天不能收,地不能埋”

末了,想了半天,还是不能免俗,容将韩愈那首《调张籍》前面几句录在这里:“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不知群儿愚,那用故谤伤。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那些叫嚷把莫言开除中国百年名作家之列者,应该读它一百遍,让自己长点记性。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