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万宝:血色铁城(下部)维权的时代——第四十六章:与贪污犯同一牢 良知所长闪真情



 

第四十六章
与贪污犯同一牢 良知所长闪真情

在史海被送进看守所的病号牢房后,韩流被送进了干部牢房。所谓干部牢房就是里面关押的人在进来之前都是国家干部,这些国家干部都是因为经济问题如贪污或受贿什么的进来的,有两个是犯罪的警察,同一系统的人自然也会得到一定的照顾。牢里一共关押十一人,其中有铁城市粮食厅住深圳办事公司负责任人刘乃仁、铁城市国际经济贸易开发公司副总经理省政协委员乔本平、铁城市房地产公司经理张洪泽、铁城市高级法院民事庭法官韩平正、铁城市武警大队副大队长孙明、铁城市北郊监狱开办的企业厂长蔡俊、铁城市邮电学院副书记李海龙、铁城市物质局配套处处长张锡金、省图书馆书记梁XX、农安县反贪局监察员张首山、铁城市商业局稽查大队大队长展洪波。这十一个人都是国家干部,而且都是因涉嫌经济犯罪入狱的,其中犯罪金额最多的是乔本平,他贪污受贿达到一千多万元,几年后他成为本省第一个被判药物注射死亡的人。
在换了一个看守所后,韩流继续又坚持了两天绝食活动,在第四天开始了进食,在这里的伙食早上是大米粥和小馒头,几种不同的小咸菜。刚吃完饭早饭,就听监道上有人喊:“是谁放着这么好的伙食不吃,还绝食?”声音未落。一个着装的警察的脸出现在铁门上方的一个半尺见方的小窗口上,韩流下地走到门的近前,说道:“是我,绝食已经完事了。”那个警察看着韩流便眯起双眼大量着他说:“我好像认识你,你不是那个学潮时进来的韩流吗?”“是我。”“怎么又把你关进来了?你这是从哪里来呀?”“我进来还能什么原因,还不是政治原因,从铁西看守所转过来的。”“操,怎么把政治犯送到那个鬼地方去了?”“不仅是鬼地方,连他妈的土匪窝都不如,不分青红皂白地毒打我多次,这也是我绝食其中的一个原因。”“妈的,什么人都敢打,这里好些,谁要是动你,跟你说一声,我扒他皮。”
在这个看守所里的警察素质相对而言还是可以的,十年前第一次被关押这里的时候,很多警察对政治犯还是比较敬重的,尽量能给些方便,如今似乎还没有多大改变,这从韩流跟看守所的所长谈话也能显示出来。
韩流在和那个警察聊完天不长的时间后,监号的铁门打开了,一个警察喊韩流出来。韩流走出监号跟着警察走过一段监道来到一个门前,那个警察敲下门,听到里面有说进来声音,打开门走进屋内,屋里站着一个个头不算高身体有些发胖的人,那人看着韩流问道:“韩流,还认识我吗?”“不记得了。”“我是你十年前的办案人,我姓赵。”“你是赵凯生。”“是的。”“那是你很瘦弱,身体发胖了,冷丁就认不出来了。”“人不想运动身体好像也变得懒惰了。”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如果当年不对学生进行镇压,我也许就不会这样了,社会也不会越来越这样。”这话不仅是对民主运动正义的肯定,也是一个人的良知的体现。八九民主运动过去那么多年了,没有想到当年办案人员竟然有这样的认识,韩流敬重的看了他的一眼说道“谢谢你,能有这样的想法。”“不说这些了,在别的方面我可能做不了什么,来到这里了,我还是说了算的,在号里你可以自由活动,跟号里的人吃一样的伙食,你不用交伙食费用,那些人都是有钱的,他们每天伙食费二十元,他们吃国家的太多了,你也吃他们一些。”说到这里他笑了一下,韩流知道他后面的话是开玩笑,也没有说什么。“在这里你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一会我跟管这号的管教说一声。”韩流张嘴想说什么,所长似乎看出他想要出什么,就说道:“如果说谢谢,应该是谢谢你们的付出。如今的警察不仅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也有自己的部分。希望未来再见面的时候,不再是这里。”韩流想说句《1984年》书中的一句“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见面的”的话,但没有说出口。
临出门时所长说道:“有什么要求可以随时跟我说。”韩流回道:“蹲监坐狱在未来也许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对其它方面没有什么无所谓了,只要不出现像铁西那样虐待被押人员就行。”“在这里不会出现那里的情况。”

回到监号里,号里的人对韩流挺客气的,“赶快过啦吃饭吧。”午饭是大米饭,菜是鸡肉炖粉条。伙食是不错,他没有客气接过一个人递给他的饭和筷子吗,坐在铺板上吃了起来。那时通常普通人的工资还没有达到六百元,但这些人每月的伙食费远远超过了普通人的工资,再加上他们平时送进来的大包小裹吃的东西,每个人在监号里的费用起码超过上千元,可想而知他们在外的生活水平及其它方面的消费的程度会是怎么样的。
在干部牢号里被关押的人对他们的管理相对宽松些,他们不用整天的坐板,但他们的表情总是愁眉不展的样子,他们尽量不谈论自己的案情,只有铁城市工商局的稽查大队长展文波略多说些自己的案子,不过他所说的自己的案子是冤枉的,他平时在牢号里没有事的时候,看看古龙的武侠小说。书是家里给他送进来的,他的家里几乎每天都给他大包小裹的送温暖。被关押人的家属给牢号里关押的人送东西或存钱,在看守所里称之为送温暖。
这天晚上在展文波收到温暖后,韩流也收到了金花送来的温暖。
民主中国 | minzhuzhongguo.org

冷万宝:血色铁城(下部)维权的时代——第四十六章:与贪污犯同一牢 良知所长闪真情



 

第四十六章
与贪污犯同一牢 良知所长闪真情

在史海被送进看守所的病号牢房后,韩流被送进了干部牢房。所谓干部牢房就是里面关押的人在进来之前都是国家干部,这些国家干部都是因为经济问题如贪污或受贿什么的进来的,有两个是犯罪的警察,同一系统的人自然也会得到一定的照顾。牢里一共关押十一人,其中有铁城市粮食厅住深圳办事公司负责任人刘乃仁、铁城市国际经济贸易开发公司副总经理省政协委员乔本平、铁城市房地产公司经理张洪泽、铁城市高级法院民事庭法官韩平正、铁城市武警大队副大队长孙明、铁城市北郊监狱开办的企业厂长蔡俊、铁城市邮电学院副书记李海龙、铁城市物质局配套处处长张锡金、省图书馆书记梁XX、农安县反贪局监察员张首山、铁城市商业局稽查大队大队长展洪波。这十一个人都是国家干部,而且都是因涉嫌经济犯罪入狱的,其中犯罪金额最多的是乔本平,他贪污受贿达到一千多万元,几年后他成为本省第一个被判药物注射死亡的人。
在换了一个看守所后,韩流继续又坚持了两天绝食活动,在第四天开始了进食,在这里的伙食早上是大米粥和小馒头,几种不同的小咸菜。刚吃完饭早饭,就听监道上有人喊:“是谁放着这么好的伙食不吃,还绝食?”声音未落。一个着装的警察的脸出现在铁门上方的一个半尺见方的小窗口上,韩流下地走到门的近前,说道:“是我,绝食已经完事了。”那个警察看着韩流便眯起双眼大量着他说:“我好像认识你,你不是那个学潮时进来的韩流吗?”“是我。”“怎么又把你关进来了?你这是从哪里来呀?”“我进来还能什么原因,还不是政治原因,从铁西看守所转过来的。”“操,怎么把政治犯送到那个鬼地方去了?”“不仅是鬼地方,连他妈的土匪窝都不如,不分青红皂白地毒打我多次,这也是我绝食其中的一个原因。”“妈的,什么人都敢打,这里好些,谁要是动你,跟你说一声,我扒他皮。”
在这个看守所里的警察素质相对而言还是可以的,十年前第一次被关押这里的时候,很多警察对政治犯还是比较敬重的,尽量能给些方便,如今似乎还没有多大改变,这从韩流跟看守所的所长谈话也能显示出来。
韩流在和那个警察聊完天不长的时间后,监号的铁门打开了,一个警察喊韩流出来。韩流走出监号跟着警察走过一段监道来到一个门前,那个警察敲下门,听到里面有说进来声音,打开门走进屋内,屋里站着一个个头不算高身体有些发胖的人,那人看着韩流问道:“韩流,还认识我吗?”“不记得了。”“我是你十年前的办案人,我姓赵。”“你是赵凯生。”“是的。”“那是你很瘦弱,身体发胖了,冷丁就认不出来了。”“人不想运动身体好像也变得懒惰了。”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如果当年不对学生进行镇压,我也许就不会这样了,社会也不会越来越这样。”这话不仅是对民主运动正义的肯定,也是一个人的良知的体现。八九民主运动过去那么多年了,没有想到当年办案人员竟然有这样的认识,韩流敬重的看了他的一眼说道“谢谢你,能有这样的想法。”“不说这些了,在别的方面我可能做不了什么,来到这里了,我还是说了算的,在号里你可以自由活动,跟号里的人吃一样的伙食,你不用交伙食费用,那些人都是有钱的,他们每天伙食费二十元,他们吃国家的太多了,你也吃他们一些。”说到这里他笑了一下,韩流知道他后面的话是开玩笑,也没有说什么。“在这里你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一会我跟管这号的管教说一声。”韩流张嘴想说什么,所长似乎看出他想要出什么,就说道:“如果说谢谢,应该是谢谢你们的付出。如今的警察不仅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也有自己的部分。希望未来再见面的时候,不再是这里。”韩流想说句《1984年》书中的一句“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见面的”的话,但没有说出口。
临出门时所长说道:“有什么要求可以随时跟我说。”韩流回道:“蹲监坐狱在未来也许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对其它方面没有什么无所谓了,只要不出现像铁西那样虐待被押人员就行。”“在这里不会出现那里的情况。”

回到监号里,号里的人对韩流挺客气的,“赶快过啦吃饭吧。”午饭是大米饭,菜是鸡肉炖粉条。伙食是不错,他没有客气接过一个人递给他的饭和筷子吗,坐在铺板上吃了起来。那时通常普通人的工资还没有达到六百元,但这些人每月的伙食费远远超过了普通人的工资,再加上他们平时送进来的大包小裹吃的东西,每个人在监号里的费用起码超过上千元,可想而知他们在外的生活水平及其它方面的消费的程度会是怎么样的。
在干部牢号里被关押的人对他们的管理相对宽松些,他们不用整天的坐板,但他们的表情总是愁眉不展的样子,他们尽量不谈论自己的案情,只有铁城市工商局的稽查大队长展文波略多说些自己的案子,不过他所说的自己的案子是冤枉的,他平时在牢号里没有事的时候,看看古龙的武侠小说。书是家里给他送进来的,他的家里几乎每天都给他大包小裹的送温暖。被关押人的家属给牢号里关押的人送东西或存钱,在看守所里称之为送温暖。
这天晚上在展文波收到温暖后,韩流也收到了金花送来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