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何清涟

何清涟:精英话语系统为何瓦解?

以自由民主宪政等普世价值为核心的精英话语系统之瓦解,并不始于今天。如果说80年代是新启蒙,90年代由自由主义学者们担纲进行再启蒙,到韩寒现象风靡大陆之时,精英话语系统已经是强弩之末(这是一个需要深入分析的话题)。从2008年到2017年,中国的公共话语空间历经了以三次事件为标志的三个阶段,精英话语系统先是受到同一阵营(主要是口头暴力革命派)的嘲弄、政府宠养网络倡优的严重羞辱,再到2017年的自我放弃,终于陷入瓦解。

阅读更多

何清涟:提出消灭私有制,缘于不了解共产党资本主义

如果要总结习与中共开朝皇帝毛泽东有何不同,那就是:毛泽东是杀鸡取蛋,消灭了私有制这只鸡,最后让全国人民吃顿饱饭都困难;习近平则会养鸡取蛋,允许私有经济存在,但这些养肥的鸡想继续江胡时期的旧章程,将蛋逐个转走后再扑腾翅膀飞走,恐怕想都甭想。因为“共产党资本主义”这一名词是有讲究的:资本主义处于从属地位,邓小平放开私营经济这条路,用来救共产党,被证明行之有效,习近平当然也不会放弃,但他会将规驯资本家的缰绳拉紧,让他们为中共服务,将赚来的银子与中共分成。

阅读更多

何清涟:革命究竟吞噬了亲儿女的什么?——电视剧《风筝》观后感

2018年新春伊始,电视剧《风筝》在中国霸屏。剧中一位智商情商均高的情报精英郑耀先, 硬是在信仰——共产党党性要求之下,成了人伦丧尽的“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为了党的事业,恋人、妻子被他置之不顾;结义兄弟、赤胆忠心的老部下,更是被他悉数以革命的名义出卖。而他本人 ,尽管牺牲了一切,包括自己的人性,终其一生,也只能活在假身份中,备受社会摧残,他奉献了一生的党对他只有利用,从来未公开承认过他是党的亲儿女。

阅读更多

何清涟:阿拉伯之春的七年之痒——西方对伊朗抗议谨慎表达背后的原因

西方媒体最不愿意提到的两件事情,一是叙利亚内战让400多万人流离失所,最后汇成淹没欧洲的巨大难民潮。二是IS乘乱而起从中渔利,成为国际上最具威胁的恐怖组织。由于“政治正确”的禁忌,西方传媒甚至不愿意将这些满地狼藉的后果与数年前的“阿拉伯之春”联系起来。但现实带来的内心担忧,却迫使西方媒体现在对伊朗的反抗活动持谨慎报道态度。中东北非四国的经验充分证明:任何国家走向现代化的过程,其制度走向都有其“路径依赖”(path dependence,新制度经济学家道格拉斯•诺斯创立的理论),这一理论的要点是:革命前社会的政治发育程度决定了社会重建过程中的政治选择。

阅读更多

何清涟:驱赶“低端人口”:秩序与人道之间的“中国结”

驱赶城市外来者,在中国这不是第一次,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这次北京的驱离行动之所以让外界备感愤怒,除了手机秒拍将被驱赶者在寒风中战栗的画面实时传导至网络世界之外,还有时势的原因:人们对中国当局的不满蕴积已久,反腐败都难以卖座,“低端人口”之说更是触动了中国人心中那根极为敏感的弦:大多数中国人都是艰难度日的社会底层,尤其是进城讨生活的农村人口,随时都可能成为当局驱赶的低端人口。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