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昝爱宗

昝爱宗:悲伤着悲伤,愤怒着愤怒——疫情当下回应许章润许志永的胆识和公义之举

刚看到清华大学法学院许章润教授和美好中国倡导人许志永先生的上书纳谏及直言大作,深为他们的愤怒感动,深为他们高举大义、执着爱国的行为叫好,国家有这样说真话的饱学之士,国之大幸,民之大幸,可不幸的是,说这样真话的人,却不能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一个担心被维稳被法办,一个在逃亡,无家可归。试问天下公共知识分子,有几个有他们这样的勇气、胆识?他们若不爱国,谁还有资格爱国。
一个国家,民不能说真话,危险来临,无处可逃,人人都是受害者,不仅仅是低端人口,还包括那些高端贵族。许志永先生所言甚好,当下民生多艰,对内没有免费医疗,没有十二年或大学免费教育,没有全民免费养老,对外拼命大撒币金钱外交,维稳费用超过军费,对于老百姓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呢?这样的国,连民生都顾不上,谁能爱得起来呢?
悲伤着悲伤,悲伤逆流成河;愤怒着愤怒,愤怒不公不义。这样的厉害国,若不停止罪恶,若不高举公义,若不回归真理,尊重每一个生命,迟早会被愤怒所推倒。
 

阅读更多

昝爱宗:对浙江拆十字架运动及宗教逼迫现象的观察和思考

自今年1月起开始的浙江拆基督教堂十字架运动,至今已经超过10个月。其中,4月份以后为密集拆除期,主要集中在温州地区,7、8、9月三个月为大规模的拆除期,全省至少有300间以上的教堂十字架被拆。据不完全统计,温州和金华两市及所辖区县市所拆的合法教堂十字架,分别在100个以上。一场针对基督教的宗教信仰逼迫运动在浙江“试点”近一年,被称为“浙江模式”,其特点是针对合法登记的基督教堂建筑物顶上的十字架进行强拆,政府出具的书面拆除通知上均无“十字架”字样,名义上却是“拆除违章建筑”。据笔者观察,这场震惊世界的浙江拆十字架运动,至少经过浙江省“三改一拆”领导小组、办公室的直接领导,涉及到浙江省委省政府、统战部、国土厅、建设厅、宗教局、公安厅等职能部门,甚至更高层的干预来自北京,基本上可以判断为北京推行基督教中国化的“规定动作”,并非地方政府的“自选动作”,只不过是率先从浙江开始罢了;如果浙江推行顺利,可能会在基督教人数较多的其他省份推行。

阅读更多

昝爱宗:“国家洗脑”和“政治传销”

一般的洗脑或传销并不可怕,可怕的乃是国家强制性地给国民洗脑,它以国家的名义,以国家的资源,就让人吃不消了,比如在课堂里,它要求必修马克思主义理论,必须修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以及某次党全会的报告、精神、领导讲话等等,不修就不给你及格,不给你毕业证书,哪怕你的专业知识再好也不行。这种国家洗脑才是思想自由的敌人,因为你脑子装了这些东西,思想就不能自由了,它就要先入为主了,就要左右你的判断了。明明市场经济有普世相同的自由规则,政府在法律之外不得有任何干预,他偏说社会主义特色的市场经济还要接受各种法律以外的条条框框,接受党的思想领导。它还在私营企业发展党员,给企业戴上“红帽子”,建立党支部,给企业家上党课,给职工洗脑,你敢拒绝吗?这样的“国家洗脑”与“政治传销”并无二致。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