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沈良庆

沈良庆:读何清涟、程晓农《中国:溃而不崩》片札

中国未来是否可能发生革命以及如果发生将是何种类型革命是一回事,我们可能有条件做什么又是一回事。无论如何,我们有责任尽一切可能防止一暴到底(包括长期溃而不崩)或者发生仅仅是改朝换代的坏的革命。就此而言,我觉得何氏夫妇从自由派学者角度提出的预警是有重大现实意义的。

阅读更多

沈良庆:我的1989:从反自由化到六四大屠杀的地方性记忆

1980年代是官方主导的国家机会主义改革和民间追求民主化同床异梦的蜜月期,语焉不详的改革开放让很多人误以为官方和民间存在所谓改革共识。秦晖认为这种“共识”仅仅是需要改的共识,至于怎么改从来没有共识。撇开少数先知先觉不谈,这种说法大体准确。据赵紫阳后来披露,中共实行改革的目的原本就是为了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跟民主化诉求南辕北辙。这个致命误会,既给体制内外异议提供了一定空间,也制造了虚假希望,制约了反对派独立发展空间。对中共来讲则是既弱化了意识形态和专政手段,也导致1989年图穷匕首见,最终不得不用坦克碾碎改革迷梦。

阅读更多

沈良庆:我的1989:从反自由化到六四大屠杀的地方性记忆

1980年代是官方主导的国家机会主义改革和民间追求民主化同床异梦的蜜月期,语焉不详的改革开放让很多人误以为官方和民间存在所谓改革共识。秦晖认为这种“共识”仅仅是需要改的共识,至于怎么改从来没有共识。撇开少数先知先觉不谈,这种说法大体准确。据赵紫阳后来披露,中共实行改革的目的原本就是为了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跟民主化诉求南辕北辙。这个致命误会,既给体制内外异议提供了一定空间,也制造了虚假希望,制约了反对派独立发展空间。对中共来讲则是既弱化了意识形态和专政手段,也导致1989年图穷匕首见,最终不得不用坦克碾碎改革迷梦。

阅读更多

沈良庆:义士杜延林印象记

对杜延林来说,专业技能和工作仅仅是服务社会的谋生手段,并非生活目的。他更喜欢读书、思考、写作和交友,关注各种社会问题,希望能为中国民主转型略尽绵薄。他曾接受艾未未委托担任发课税案代理税务师;声援被判刑的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和逃进美国大使馆的山东维权人士陈光诚;围观许志永新公民运动案开庭和独立媒体人高瑜案宣判,多次被警察从围观现场强行带走。著有《围观历险记》、发课税案相关文章等文稿。屈子曰:“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其杜延林之谓欤?

阅读更多

沈良庆:从呼格吉勒图案看专政工具残酷压迫性

呼格吉勒图案即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4•09毛纺厂女厕女尸案。1996年4月9日,年仅18周岁的呼格吉勒图被警方认定为强奸杀人案凶手。6月5日,自治区高级法院二审“维持原判”,核准死刑;6月10日,距离案发仅62天,呼格被执行枪决。2005年10月23日,媒体称为“杀人恶魔”的内蒙古系列强奸、抢劫、杀人案犯罪嫌疑人赵志红落网后,主动交代第一起杀人案就是4•09女尸案。真凶落网后,中共内蒙古自治区政法委及其麾下公检法机关为了掩盖自身玩忽职守、滥杀无辜罪行,并未按照法律规定启动重审程序纠错,反而明知故犯,包庇犯罪。专政工具的不义导致正义姗姗来迟,甚至根本就没有正义。这样说并非诛心之论,案发、复核和最终开启重审程序的漫长、复杂历程说明了专政绞肉机的残酷压迫性。

阅读更多

沈良庆:新政幻灭(下篇.Ⅳ)

我的看法一直都不是基于虚无缥缈的改良,而是强调人民有反抗暴政的正当权利。革命会带来动乱是个似是而非的伪命题。毋宁说是暴政造成革命和社会秩序崩溃,革命恰恰是阿伦特所谓“建城”,是重建社会政治秩序。暴政不可持续之际,革命在短期内造成社会动荡的痛苦在所难免。这不是革命之过,而是暴政之过。否则就没有英美革命。谁敢说英美革命就没有动荡和痛苦?今日苏东波和中东地区革命亦然。

阅读更多

沈良庆:新政幻灭(下篇.Ⅲ)

习近平、王岐山把腐败问题提到亡党亡国高度,希望通过共产主义道德教育、清党整风和选择性反腐败解决新极权国家老大难问题,后者甚至像毛泽东进京赶考时推荐阅读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推荐阅读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这种危机意识不仅引发热议,有些人还从中看到“新领导值得期待”、“习李有魄力清算权贵集团的罪恶”,我却只能看到时运不济的崇祯在哀叹。清党整风或许能够制造一个路易.波拿巴那样喜剧效果的小毛泽东,但绝不可能达到民间期盼的政改和反贪腐目的。

阅读更多

沈良庆:新政幻灭(下篇•Ⅱ)

习近平在纪念宪法30周年讲话中强调依宪治国,是依一党专政之宪治一党专政之国,充其量表达了新极权国家政治愿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与法治。两者都是一党专政的代名词。中国法学界从1970年代末开始讨论“党大还是法大”的伪问题。只有经过党文化酱缸浸泡,被诏狱、廷杖打得头脑冬烘、满嘴喷粪的学者,才会讨论这种伪问题。胡锦涛上台伊始也强调依宪治国和新三民主义,甚至利用孙志刚事件废除了收容遣送条例,胡温新政最终还是以维稳体制和土地暴政为标志的十年苛政。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