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蔡咏梅

蔡咏梅:参观重开的六四纪念馆

重开的六四纪念馆也重新设计过,展览加入了反送中运动的部分,对反送中运动的介绍与六四天安门运动并行叙述,展示其传承的意义,也说明了两个运动的异同。 
展览中还有一些实物,如被香港暴警攻击而烧焦的记者现场采访所穿的反光衣。 维持了30年的维园万点烛光今年六四可能受到打压,但我们悼念六四的拳拳之心不会死。 如果今年不能在维园,那就让我们在自己身在之处,燃起一枝烛光吧。 

阅读更多

蔡咏梅:用第三只眼睛看两面中国——读潘公凯《走出毛泽东的阴影》

潘公凯这本书《走出毛泽东的阴影》则完全是名副其实的看中国的第三只眼睛。原著为英文的这本书主要是向西方读者介绍当今中国。西方一般人看到的中国是一个经济正在高速发展,日新月异的中国,但在光鲜亮丽的北上广深(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之外,中共的宣传遮羞布之下,却是一个专制腐败,高度思想言论控制,底下民众权益被牺牲,国家特工严密监视着社会异议人士的警察国家,正义得不到彰显的黑暗中国。潘要向西方人揭开的就是这个被遮掩的中国,即中国经济奇迹背后的黑暗真相。

阅读更多

蔡咏梅:厘清历史,是我辈责任——读石贝《孙天勤自白——冲天一飞为自由》

在极权制度下,整个社会是绞肉机,人人都生活在牢笼和恐惧中。尤其是在毛泽东时代,除了独裁者毛泽东一人,没有任何人有自由,没有任何人有安全感。整人者也随时可能被他人整。任何人,包括体制内的宠儿,也不敢保证哪一天不会祸从天降,家破人亡。孙天勤虽然是中共体制内备受信任和重用的骨干人物,但这不能保证他不会突然被打入地狱。而不幸的是,这样的天降大祸最后果然发生在他和他家人身上。

阅读更多

蔡咏梅:惊闻曹三强牧师被中共判刑

日前我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我的朋友曹三强牧师3月23日在中国大陆被判刑七年。震惊之余,对这位久违的朋友的回忆开始在我脑中点点滴滴涌现出来。曹三强是我认识的朋友中最为纯粹的人,一个有爱心,安贫乐道,有奉献精神的真正的基督徒,他与我们交往,总是给予我们很多帮助,但从不向我们大谈基督教的教义,而是以他的人品来感动我们。他为人朴实,行事低调,没有耀眼的光芒,但他的真诚、朴实,发自内心的善良,只要与他接触,就直觉知道这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好人。

阅读更多

蔡咏梅:新西兰中国问题专家安琳的警告

今天,不论是新西兰,还是西方其他国家,他们对中国已没有任何浪漫的想象,如果他们对极权中国献媚讨好,无视中国对全球民主的威胁,只能是出于短视的经济功利考虑。但安琳不是政客,是学者,能秉持学者求真的良知,拒绝曲学阿世,所以能挺身指出很多西方政要不敢或不愿正视的冷酷事实,讲出真话。但西方的政要能听得进这位新西兰女学者的警世之言吗?

阅读更多

蔡咏梅:周恩来姻亲马士杰之死和弟妇马顺宜的反共控诉

中共上台,不仅是城头已换大王旗,还是一场翻天覆地的社会大巨变,新政权要用一片“血污海”来刷洗所谓的“旧世界”,建立一个“一九八四”的新世界。对此懵然不知的新“解放区”的人民,根本没有想到,所谓解放的那一天也就是“忍看朋辈成新鬼”血腥清洗的那一天。共产党新贵,很多和周恩来一样,出生于所谓的剥削阶级家庭,革命专政的屠刀大杀阶级敌人之同时,也会砍向他们的家人,让他们遭受一场天人交战的惨痛心理煎熬。

阅读更多

蔡咏梅:中国左翼知识分子的悲歌——读魏时煜的《胡风:诗人理想与政治风暴》

魏时煜的《胡风:诗人理想与政治风暴》不是胡风的个人传记,而是将胡风案放在上世纪中国政治动荡时代的大背景中,去寻找以胡风为领袖的七月派文学家,这个左翼文学社群为何在他们为之奋斗的左翼“理想社会”实现,新中国“时间开始了”之后竟至全军覆没的原因,层层解剖,欲找出其悲剧命运背后不可抗拒的时代逻辑。因此《胡风》一书从中国上世纪初的社会政治大动荡写起,辛亥革命、五四运动、投身新文化运动的鲁迅、苏联十月革命对中国的冲击、中国共产党在苏联操纵下的成立、随后的国共合作大革命…直到反右运动、文化大革命。

阅读更多

蔡咏梅:为受压迫民族仗义执言——读茉莉新书《反弹的弯枝与巨无霸》

茉莉是湖南邵阳人,有刚烈豪侠,择善固执的性格,她不怕挑起争议,最爱打抱不平,常用笔为弱势者仗义执言,并自诩为“以批判为己任的作家” ,所以我称她是文字女侠。当然她所争所议的,我并非每件事都是赞同或完全赞同的。但她的批判精神,她敢爱敢恨的个性,在高牆和鸡蛋之间永远选择站在鸡蛋一边的精神,我一直深为佩服。正是因为茉莉这种追求社会公义及锄强扶弱的精神,她特别关注西藏问题,要站出来为受到压迫的藏民族说话发声,新近出版了《反弹的弯枝与巨无霸》。茉莉这本书对西藏问题的讨论很广泛,历史、政治、宗教、文学、生态等等皆有涉猎,对于想认识西藏、了解西藏的人读茉莉这本书会有很多启发。

阅读更多

蔡咏梅:布勒德湖畔的铁托行宫——从南斯拉夫解体看大中国民族主义的兴起

今天中国的现实和前南斯拉夫有很大程度的相似,都是靠著一党专政的强权和强人政治暂时维持著统一的局面,但不同的是强人铁托极力压制大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而今天的中国却有意培育大中国民族主义,任其疯狂发酵。未来红色中华帝国会不会如南斯拉夫一样有可能分崩离析?现方兴未艾的大中国民族主义会不会给东亚带来一场残酷的战争?这些都是需要我们面对的严峻问题。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