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裴毅然

裴毅然 : 從「七不講」到秦滬輝

「七不講」中,中共最忌諱的大概要數「公民社會」、「公民權利」。也很奇怪,既然是「人民共和國」,為什么不能講「公民社會」、「公民權利」?一些老外可能一時不明白其中的彎彎繞,寰內士林卻一個個「門兒清」,當然熟諳國情。這兩項「不準講」涉及大陸國人的思想覺悟呵,只有當大多數國人還不明白「公民社會」、「公民權利」,中共政權才能「維穩」。

阅读更多

裴毅然:大陆之怪现状(一)

江胡时代一直沿用「阶级觉悟」、「提高认识」,一路整出「保先」(保持先进性)等老套思想教育运动,效果如何?王歧山这还是「选择性反腐」,就已使习近平必须考虑「影响形象」的负效了。事实再三说明,「思想制贪」不行,可欧美有效的「制度防贪」又涉及三权分立、一党专政等「万万走不得的邪路」,中南海确实「方向」难明,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囿于中共的既不改良又不「自我革命」,以致中共带着中国进入无法转身的「死胡同」,

阅读更多

裴毅然:「陈卖光」故事的背后——兼析当今中共的「知与行」

历史前进需要支付代价,总有一些难度。国家困难之日即机遇降临之时,难度即勛章。民主转型的难度即历史价值的高度、勛章的重量。推进政改,降旗易帜,这边是「中共罪人」,那头可就是「国家功臣」。历史进程中的任何个人,只能「识时务者为俊杰」,关键还是一个「知」的认识问题,无「知」当然无「行」。勇于担当的「行」,当然出自拨芜见真的「知」。

阅读更多

裴毅然:中共难学新加坡——知易行难

从哲学层面上,知行合一的难点在于知难行易,认识方面的难度高于行动方面,孙中山最后的感叹也是「知难行易」。但就中共及中国目前情况,则是知易行难,明明知道得走向民主宪政,中国不可能独立于世界之外,仅仅囿于政权来源的历史与一党专政的现实,朝野各方就这么僵着扭着,活活演出一幕尴尬至极的「知易行难」。历史一再证明,只有拆除马列主义这一意识形态「违章建筑」,名正言顺走人类共同经验的普世价值道路,中国才有出路。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