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郑贻春

郑贻春:共产极权信息之垄断极其破解(结论)

信息主权论是从事信息封锁与信息屏蔽的冠冕堂皇的托词,是灭绝信息自由的虚与委蛇、瞒天过海的旗号,是极权专制主义实行信息垄断的道貌岸然的幌子。现在的中国大陆有一种时兴的所谓论调,叫做“信息主权论”。 信息主权论是在国家主权论的概念上演化而来的,是信息时代国家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信息主权论认为,信息应当由国家所掌控,所管理,所决定。由国家主权论演化而来的信息主权论,也是不符合信息时代的历史进步与社会发展之需要的,是与信息平等、开放、自由以及无限等特征格格不入的,是正相反对的。

阅读更多

郑贻春:共产极权信息之垄断及其破解(下)

确立知识分子是领导阶级,不但要从根本上改变毛泽东以“臭老九”对待知识分子的蒙昧主义的卑鄙无耻之政策,而且也要全方位地修正“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的邓小平式的鼠目寸光的下流之定义。准确地说,就是要坚决地更正以往所有的共产革命之歧途,全面地扭转忽视知识分子应有作用的种种社会意识之错误,彻底地诀别一切否定知识、蔑视知识、排斥知识的反人类、反文明、反现代化的罪恶,是中国大陆社会正义转型的必不可少的题中应有之意,是解脱中华民族历史悲剧和现实悲剧的极其重要的关键的战略布局、战略思想以及战略行动。

阅读更多

郑贻春: 共产极权信息之垄断及其破解(中)

民权抗击强权的信息、极权专制日趋衰落的信息、赵家人腐败团伙全面崩溃慌不择路的信息,确实是每天都在发生着的令人鼓舞的铁板钉钉的事实。人们完全有理由、有根据地作出明确的信息预测:中国大陆正在从极权专制主义的统治之状态一点一滴地、艰难曲折地转向民主宪政的方向上来;从排斥、围剿、镇压人权,正在逐步地转入尊重人权、保护人权、捍卫人权并实现人权的目标上来。相信不久的将来,中国信息垄断封锁的壁垒就会被击碎,一个自由民主法治的中国就会降临。

阅读更多

郑贻春:共产极权信息之垄断及其破解(上)

极权专制主义统治者所矢志不渝地追求的,正是这种反人类、反文明、反现代化的蒙昧主义及其笼罩下的愚民。为此他们垄断信息,愚弄天下。 就像所谓的“大救星”实则是大灾星的毛泽东那样,宁肯我负天下人,也绝不允许天下人负我。为了争夺至高无上的皇权、为了当上 “秦始皇加马克思”(毛泽东语)的红色帝王,哪怕百业凋蔽、天下大乱,哪怕以各种名义无辜地残杀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的中国人, 由此而彰显出所谓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流氓之气势、痞子之心地、禽兽之本质。

阅读更多

郑贻春:共产极权之垄断及其破解(下)

贫穷落后的、非文明的、反人类的、野蛮的社会,都要搞令人恶心乃至使人呕吐的尸体崇拜;凡是搞尸体崇拜的人民,都是在苦难和倒霉之中垂死挣扎而不堪救药的乌合之众。共产党和共产主义革命的最高象征,就是这种低级下流的僵尸崇拜。通过这种崇拜,来达到信仰垄断、言论垄断等,以死人来辖制统治活人。

阅读更多

郑贻春:红色极权之垄断及其破解(中)

中国大陆的赵家人既得利益集团仍然唱起一以贯之的调子,宣称始终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顽固坚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立场,从思想上、理论上、代表性上、科学发展观上坚定不移地实行极权专制主义的红色意识形态之垄断,醉心于齐心协力地奠定并夯实红色江山万年长的党性基础,在闷声发大财与固步自封中再铸辉煌,在国民经济不断滑坡与向全世界大撒币中畅想中国梦,在海市蜃楼中实现赵姓家族的伟大复兴!

阅读更多

郑贻春:共产极权之垄断及其破解(上)

政治、思想、言论垄断的国家没有自由,只有透入骨髓的奴役、独裁、极权、专制,只有冷血、无情、无耻,从人类漫长的历史发展来看,从中国大陆百年来痛苦不堪的过往,尤其是中共建政六十多年来血泪滔滔的历史来看,垄断从来没有给人类、从来没有给中华民族带来过任何值得一提的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以及其他方面的利益。其所带来的,除了满目疮痍的灾难,就是无穷无尽的悲剧;除了层出不穷的痛苦,就是罄竹难书的人祸。所以,中国需要制定《反政治垄断法》、《反思想垄断法》、《反言论垄断法》等等。

阅读更多

郑贻春: 实现民主,必须首先破除笼罩在民主之上的迷雾(下)

中国和世界的大部分人祸、悲剧,基本上都根源于没有民主的极权专制主义制度。如若实行了民主制度,人祸.悲剧等就会大大地减少,乃至于彻底地予以根除。至少,民主能够保证不会给整个民族、整个社会造成什么大的全面的灾难。凡是没有民主的地方,都是不适合于人居之地。大饥荒通常因为没有民主而出现;有了民主,哪怕粮食再匮乏、再短缺,也都不至于饿死人。因为在民主制度之下,人们总会有办法解决粮食短缺的问题。但没有民主,那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那就必然形成大规模地饿死人的悲惨场景了。进而言之,极权专制主义是造成一切灾难、人祸、悲剧的罪魁祸首,实属万恶之源。为了我们自己的生活无忧无虑,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幸福快乐,为了我们以及子孙后代的生活有相应的必要之保障,我们都必须尽其所能地、坚决彻底地、无所畏惧地、大义凛然地否定、排除、消解极权专制主义的邪恶、罪恶之统治,我们都必须全力以赴地、万众一心地、意志坚定地追求民主、保卫民主、捍卫民主、实现民主。

阅读更多

郑贻春: 实现民主,必须首先破除笼罩在民主之上的迷雾(上)

中国大陆现在正从极权专制主义的统治状态逐步地、也十分艰难曲折地转向民主自由的现代文明之状态。毫无疑义,这种走向民主的运动乃是一个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史无前例的和开天辟地的社会转型过程。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重大作用、重要价值是自不待言的,是符合人类文明发展之需要的。其对中华民族的深远的历史意义和伟大的现实意义,其对世界文明和人类进步的无可估量的卓越之贡献,无论怎么估计,恐怕都不为过。然而,中国在民主转型中如此艰难而漫长,皆因民主的迷雾实在是太浓重,既是积重难返的,又是根深蒂固的,属于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正因如此,需要公民们下最大的决心,尽最大的努力,尽力地破除所有的民主迷雾,以避免重走打着民主之旗号而行极权专制主义之邪路。

阅读更多

郑贻春:共产极权信息之垄断极其破解(结论)

信息主权论是从事信息封锁与信息屏蔽的冠冕堂皇的托词,是灭绝信息自由的虚与委蛇、瞒天过海的旗号,是极权专制主义实行信息垄断的道貌岸然的幌子。现在的中国大陆有一种时兴的所谓论调,叫做“信息主权论”。 信息主权论是在国家主权论的概念上演化而来的,是信息时代国家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信息主权论认为,信息应当由国家所掌控,所管理,所决定。由国家主权论演化而来的信息主权论,也是不符合信息时代的历史进步与社会发展之需要的,是与信息平等、开放、自由以及无限等特征格格不入的,是正相反对的。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