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铁流

铁流:最早批毛的女英雄冯元春——《往事微痕》文章精选之一

在血雨腥风“文化大革命”中的1971年7月1日,也就是“从重从严”“一打三反”运动中,在中共五十华诞那一天,为了壮声威,显示“伟光正”,居然用她的人头祭毛的血旗,杀于南充,死时不足40岁。有说是乱棒打死的,有说是刺刀戳死的,还说她死不倒地,慷慨激昻,大有“杀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真理光不灭,千载奠英魂!”的满腔豪情。

阅读更多

铁流:不要再斗了行吗?

是哦,斗去斗来斗得妻子离散,父子反目,邻里不睦,亲戚不亲,工厰停产,地不長苗,日子真惨。故以“斗”为题,谐其音写下《‘豆’歌》,表現了右派份子极大的聪明才智,也是感谢“组织”的培养教育。在那个年代,反对毛大爷抓住是要掉脑壳的。我只能谐其音鉆空子。此诗成稿已整整50年,但恶习不改,中国至今还在斗,到底谁是得利者呢?

阅读更多

铁流老人再次发声:不做核酸是不是犯法犯罪?

嘿嘿!這封信影响很大,不少朋友为我点赞疯转,听说国外的网站也刊登了。后有关部门虽然来找我勾通,但一个根本问题未回答:不做核酸不准进医院是否是政府规定?他们只苦苦一笑说:没有政府盖国徽章的红头文件。這就怪了,没有法律规定,却要我们百姓遵守,這合法吗?党和政府能干这种事情吗?

阅读更多

铁流老人就核酸封城一事致信国务院李克强总理

你主管下的政府工作,可下面好些事情并不是下面政府首脑出面,诸如封城封道,天天核酸,均是党的书记出面,这不合符現代国家的治国模式。党管党,政府管政,可现在许多地方是党把一切管完了,政府还管什么?疫期中封城封道,天天核酸,红碼黄码,拉走隔离,乱得一沓遭,老百姓怨声戴道,皆无处申诉。

阅读更多

晓明:共产主义——20世纪人类社会两大祸害之首——读铁流《悼戈尔巴乔夫》诗有感

共产主义是不可行的,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这已为包括共产党人在内的许多人所认可。过去共产党人的所有宣传,现在看来都是无稽之谈,是欺骗世人的政治说教,已经给世人留下了数不尽的笑柄。当今的世界,宪政民主下的资本主义才是发展的必然趋势,是任何力量都不可阻挡的世界潮流。世人应当猛醒,二十一世纪的世界,唯有实现宪政民主下的资本主义,才是人类的希望所在。

阅读更多

铁流每日一诗——病中问官

我的老朋友、 90高龄的老作家铁流先生常爱写诗针砭时弊,舒发爱国之激情,仍然不减当年,令我敬佩。8月4日他又写了一首《病中问官》的小诗发来给我,并托我转发到海外,以让更多的人知道当下中国仍有敢讲真话的人。

阅读更多

铁流 : 願意自费前往江苏徐州调查铁链女事件

我是一个老耄之人,1950年参加革命,長期工作战斗在农村,从剿匪,土改到农业合作化运动,从未見过闻过徐州丰县如此铁鏈女伤天害理的性奴事件。想不到七十年后的徐州地区竟不如那个时候,到底是何原因?是徐州执政者恶行,还是社会人性的退化?可全国少有此事,至少我们四川地区成都没有!

阅读更多

晓明:要“法治” 必须袪除“人治”——从老作家铁流先生两次蒙冤受难引发的联想与思考

而今铁流先生正与他的老伴在成都街子古镇安度晚年,仍是老有所为、老有所乐,开了一间名为“铁流水榭“的品茗茶楼,是人们的欢乐场所,成了街子古镇一道亮丽的名片。当地人常有到此品茶欢乐的。也常有各地的文人朋友到此聚会畅谈,舞文弄墨,吟诗作对,过着欢快的老年生活,是十分难得的。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