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案件再度延审 十多支持者遭粗暴对待迫返家乡

 

 
20171229image(3).jpg (620×349)
 

20171229,多名维权人士到武汉青山区公安局表达诉求,要求当局交代秦永敏妻子赵素利的情况。(维权人士提供)

 

 

武汉异见人士秦永敏,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案件再次押后审讯,十多名支持他的维权人士,到武汉市的公安局表达诉求时被带走及迫返家乡,期间更受到警员的粗暴对待及恐吓。(黄乐涛 报道)

 

来自湖南及广西等多个地方的维权人士,周四(28日)及周五(29日)陆续抵达武汉市,准备到武汉市中级法院外围观,声援秦永敏。已被关押两年多的秦永敏,他的案件原定周五开审,因当中一些程序需要处理,所以押后聆讯。

 

其中十多名维权人士中午转到市内青山区公安局表达诉求,要求释放秦永敏及交代他的妻子赵素利的下落。但是当局不但没回应他们的诉求,更将他们抓起来,押上客货车送走。

 

在现场的湖南维权人士元女士周五对本台表示,他们一行十多人,包括赵素利的儿子陈思明,在公安局表达诉求,陈思明因为在现场拍照录影,手机被警员抢去,其后所有人被押上车辆,强行将他们押走,他们大多数都是老弱妇孺,根本难以与警员对抗,而且被车上的警员恐吓,在没有办法下,唯有听从指示,乘车返家乡。

 

元女士说︰把我们全部带上一辆大车上面,后来就开车送到那个高铁站那里,让我们全部离开。就是给我们两个选择,一个选择就是让我们统统买票离开,就回去;另外一个选择,就是把我们送去我们不想去的地方,他(警员)就说这两个选择,同行的有身体不好的,然后也遭到粗暴对待,买药或者是去上厠所的都不允许。

 

她表示,十多人之中有四人,包括她自己选择离开,并已经登上高铁,预计晚上就可以返到家乡,其馀的维权人士仍在客货车不肯离开。

 

另一名在场的广西维权人士李先生表示,他在警员威迫下唯有选择返回家乡。他指,有近60名警员押送他们离开,他批评警员态度恶劣,更对维权人士施以暴力,令他们饱受惊吓。

 

李先生说︰他们(警员)人数非常多,全是黑色制服,很凶很甚么,动手之前,把肩膀上的,胸前的那些标志,那些警察的标志,全部扯下来,然后就很粗暴用力的,推上那面包(客货)车去了,稍为有一点甚么,就要打就这样的,还有威胁,不甚么的话,就打死你,就这样说。

 

他表示,一众维权人士其实亦不想与政府对抗的,但因为秦永敏妻子赵素利失踪多年,而政府又没有给予他们答覆,在忍无可忍下,维权人士才会到公安局理论,但最后都没有结果。

 

李先生说︰我们根本就没犯罪,是吧?我们今天(周五)甚么都没有犯,都这样,是吧?赵素利已经失踪将近三年,那我们去报案,又用推,又去哪个信访部门,他们分局有个信访接待的,我们访民知道就是那个一般去那个信访的窗口,那绝对就是忽悠了,我们那么多年(表达诉求)经常被他们这种无法无天(打压)。

 

对于有多名访民被带走,本台多次致电青山区公安局希望了解情况,但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64岁的秦永敏,在70年代末期开始从事民主活动,曾多次被判入狱。20151月,秦永敏被指“接受外媒采访及写文章过多”被行政拘留,后来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案件经过多次押后处理,直至现在仍未开庭审理。

 

 

家人及公民追查赵素利下落 遭黑保安强行遣返

 

 
20171229c9706cce-84f1-4bcb-a594-1ebd578475e6.jpeg (622×466)
 

赵素利家人及公民准备前往青山公安分局(维权人士独家提供)

 

 

中国民主人士秦永敏的妻子赵素利自2015年被关押至今,下落不明,她的家人和部分支持者1229前往武汉青山公安分局追查其下落。离开公安局后,一行人突然被黑保安强行押上车,送去高铁站遣返回乡。赵素利的两个姐姐、儿子以及维权人士徐秦目前音讯全无。

 

1229原本是中国著名异议人士秦永敏案开庭的日子,但在一天前的庭前会议上,法院临时取消了开庭,不过,数十名公民此前已突破当局的稳控抵达武汉。29日上午,部分公民陪同秦永敏的妻子赵素利的两名姐姐和她的儿子前往武汉青山公安分局,查询失踪已近三年的赵素利的情况。下午一点多,一行人才离开公安局不久,就被黑保安强行带上一辆面包车,送去了武汉高铁站,把他们遣返回乡。

 

被遣返的公民之一陈思明在回到家乡后向记者描述了详细的事发经过,他告诉记者,押他们上车的黑保安没有说明这么做的原因,只是粗暴地抢夺手机,删除他们拍摄的照片,并且对徐秦和孙东生动粗:

 

“我们今天大概10点多钟到了青山分局,要求查询赵素利女士的下落,他们就一个人接待我们,在里面磨磨叽叽弄了很久。中午一点一刻的时候,我们出来,一出公安局大门口的时候就来了20多个黑衣大汉,把我们十个人塞进了一台面包车里面。赵素利的两个姐姐和她的儿子和我们强行分开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们的下落,然后把我们押去高铁。我听说徐秦大姐被他们推来推去伤了腰,还有一个叫孙东生的公民朋友被黑保安踹了一脚,这是我亲眼看见的。”

 

记者:“他们有没有说为什么要把大家押回去?”

 

陈思明:“没有。就指着我们说不准说话, 没有任何解释,没有任何理由。在押我们上车的过程中,我在偷拍,被他们发现了,把我的手机抢过去,把我拍的照片全部删掉了,才把手机还给我。”

 

截至当晚7点,其余公民都已陆续到家,但赵素利的家人以及维权人士徐秦仍然没有音讯,本台记者致电他们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记者29日多次拨打青山公安分局的电话,同样无人接听。

 

日前抵达武汉准备声援秦永敏的俞先生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公安局声称前往找人的公民涉嫌“寻衅滋事”,但没有透露更多内容:

 

“我给青山分局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警官就说是寻衅滋事。我说他们做了什么事?是不是武汉我们就不能来了?”

 

秦永敏因“接受外媒采访及写文章过多”于20151月被当局逮捕,后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至法院,他的妻子赵素利在丈夫被捕后也同遭关押。但在秦永敏被移送到看守所后,赵素利就失去了踪影,期间,家属多番寻找,都没有找到赵素利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