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
别碰我们的粮食!中企大肆采购美农地 国会议员拟立法禁止
2021年7月25日 22:11
林枫

艾奥瓦州农民在大豆地里喷洒除草剂。(资料照片)


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过去十年来,中国企业通过对美国农场和大型农业企业的收购,扩大了他们在美国农业中的存在。美国国会众议院拨款委员会日前在审议对农业等相关机构的拨款法案草案时,特别纳入了禁止由中国政府部分或全部控制的公司购买美国农业用地的条款。此外,已经拥有美国农业用地的中国企业将没有资格申请联邦农业补助。法案仍有待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最终表决通过。

在美国,农业用地的定义是:面积至少为10英亩的地块,或可从农业活动中产生1000美元收入的地块。仅在2013年中国双汇集团收购美国猪肉加工巨头史密斯菲尔德(Smithfield Foods)的并购案中,中国企业就购得14.6万英亩的美国耕地。

到2020年初,中国业主在美国控制的农业用地约19.2万英亩,价值18.58亿美元。这些土地可用于耕作、放牧和林业。加拿大是持有美国农业用地最多的国家。截至2019年底,加拿大企业和个人共持有748.5万英亩美国农业用地。

中企拥有美国农地引起国会警觉

美国农业部的农业经济学家弗莱德·盖尔(Fred Gale)对美国之音表示,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拥有的美国耕地数量并不多,而且主要被史密斯菲尔德占了大头。他说:“美国农业部关于外国土地所有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大约有近20万英亩的耕地被中国投资者拥有。这是所有农田中的一个非常小的份额。与来自其他国家的投资者、加拿大和欧洲相比,这是相当小的,非常小。”



弗吉尼亚州史密斯菲尔德,一座印有


弗吉尼亚州史密斯菲尔德,一座印有 "火腿、历史和好客 "口号的水塔耸立。(2013年5月30日)


尽管这一数字仍远低于其他国家实体拥有的美国农业用地,其在美国全部8.97亿英亩农业用地中所占比例也仍显得微不足道,但中国对海外农业领域的投资增速迅猛,并引起了美国国会议员的警惕。美国农业部2018年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自2009年以来,中国在海外的农业投资增长了10倍以上。

来自华盛顿州的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丹·纽豪斯(Dan Newhouse)是禁止中国企业购买美国农业用地条款的发起人。这个月初他在审议对农业、农村发展、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等相关机构拨款法案草案的讨论中说,禁止中国人购买农田以及该土地获得美国农业部补助的资格,将是“确保美国食品供应链安全和独立的一个步骤”。

来自艾奥瓦州的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对美国之音表示,农业和粮食生产涉及美国的国家安全。他说:“我认为,美国的粮食生产对国家安全非常重要,因为你知道,就像拿破仑说的那样,军队吃饱肚子才能行军。因此,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农田没有大量被外国利益集团控制。”艾奥瓦是美国重要的农业州。

另一位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来自俄克拉荷马州的詹姆斯·兰克福德(James Lankford)也对美国之音表示,让中国控制美国的土地是一个严峻的问题。他说:“我们知道那里有私人的关系和私人的资金,这与可能由共产党政府支持的土地和来自共产党政府的资金(意义)非常不同。这是一个非常不同的情况。因此,无论是古巴政府还是中国政府,他们实际上是在购买土地,并试图能够管理和控制土地。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有关中国企业或个人是否应被允许收购美国农业用地的讨论正值美国政府和国会为抑制美国对中国的经济依赖而采取各种行动之际,特别是在一些对供应链至关重要的关键工业原料领域。现在,对中国的警惕已经从高科技领域延申到农业和粮食生产领域。

美国前副总统彭斯最近在美国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发表演讲时说,“美国不能让中国来控制我们的粮食供应。” 他还呼吁拜登政府和国会尽快终止对外国人拥有的土地的所有农业补贴。

艾奥瓦州的格拉斯利参议员表示,艾奥瓦州的法律已经对外国人能够拥有的土地数量加以限制。该州法律规定,非居民的外国人不能在艾奥瓦州购买农田用于耕种。他们可以购买不超过320英亩的土地来建造或用于耕种以外的目的,但他们面临的时间限制是,在修建建筑物之前,不能长时间耕种该土地。马萨诸塞州民主党籍联邦参议员、曾角逐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沃伦也表示过,美国应该通过一部类似于艾奥瓦州法律的联邦法,禁止外国人拥有美国耕地。



艾奥瓦州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在国会山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2018年12月19日)


艾奥瓦州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在国会山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2018年12月19日)


兰克福德参议员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参议院也正在制定参院版本的有关立法,禁止中国购买美国农业用地。

目前美国只有六个州有法律禁止外国人拥有耕地。这六个州除艾奥瓦州之外,分别是夏威夷州、明尼苏达州、密西西比州、北达科他州和俄克拉荷马州。

“中国拥有美国土地危害美国安全”

长期呼吁美国应禁止外国人购买美国耕地的美国农户利益倡导团体“家庭农场行动”(Family Farm Action)的总裁、前密苏里州副州长乔·马克斯韦尔(Joe Maxwell)对美国之音表示,外国人或外国实体往往以高于市场价值的价格购买农场,从而人为的推高了土地价格,使得下一代美国农民难以购得自己的土地。但外国投资者并不对他们拥有农田的当地社区进行回馈。这些土地被用来为海外的实体谋利,造成从土地上获得的财富不再被投入到美国社区。

他以中国企业收购史密斯菲尔德的案例告诉美国之音:“我要说的是,允许他们(中国人)拥有美国的农田,允许他们投资美国的农田,并人为地将土地的价格提高到高于其生产价值,这是一件坏事。正因为如此,它剥夺了年轻的新农民和难以获得资本购买土地的少数族裔农民的权利。”



在伊利诺伊州米努卡,农民丹·罗伯茨在收获期间检查他的玉米作物。(资料照片,2014年9月24日)


在伊利诺伊州米努卡,农民丹·罗伯茨在收获期间检查他的玉米作物。(资料照片,2014年9月24日)


马克斯韦尔帮助创办了“家庭农场行动”,就农田的外国所有权等问题进行游说。该组织还反对公司对土地的所有权。

2013年,中国的双汇以超过市场价31%的每股34美元价格,现金收购史密斯菲尔德,总交易额达到47亿美元,是当时最大一笔中国企业在美国的并购交易。

美国农业部经济学家盖尔指出,考虑到中国企业拥有的美国农业用地数量不高,并且主要集中在史密斯菲尔德和2017年中国化工集团收购以430亿美元收购种子及生物技术农业综合企业先正达(Syngenta)这两笔交易上,因此他并不认为中国目前在美国的农业存在构成立即的国家安全威胁。先正达虽然原本是一家瑞士公司,但其四分之一的营业额来自美国。

“大多数中国投资都集中在收购农田或其他资源非常容易和便宜的地方,而在美国收购土地往往更昂贵和更复杂。所以大多数中国人的投资集中在除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 盖尔说,“例如在俄罗斯东北部,有很多中国农民在俄罗斯种植大豆和蔬菜,很多中国投资者在印度尼西亚拥有油棕榈种植园,在老挝和柬埔寨等东南亚地区拥有林业资源或木材。”

但“家庭农场行动”的马克斯韦尔表示,随着美中关系持续恶化,让潜在的敌对外国实体在美国的中心地带拥有土地将对美国构成一个重大的安全威胁。

他说:“他们可以选择让这些田地休耕,什么都不种。有些人对我说,我们可以禁止他们把粮食带出美国。我说,他们控制着土地。在美国,产权可是很重要的。他们就会说,好啊,我们不会在你的土地上种任何东西。在你的社区不会有任何税收。我们让那条生产线闲置下来,让那里长满杂草,地价就会下跌,学校就会得到更少的税收。他们会留在那片农田上。他们有控制权。那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美国之音记者李逸华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