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蠢人如果无耻或不要脸,可以无敌,而一个蠢猪似的政客乃至总统抑或什么总书记如果无耻或不要脸,那就是无敌的平方,甚至立方。

半个多世纪前,近千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到处说的、写的、贴的、印的,甚至身上穿的,头上戴的,全是“最高指示”。还有单位便笺、家庭用的瓷缸、瓷盆,乃至农民戴的草帽,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目光所到之处,一定让你看到咱“伟大领袖”的“最高指示”。



由于“最高指示”大多是从“毛著”里摘录的,自然又到处都能听到“学毛著”声,弄得几亿人像着了瘣似的,个个张口就是“最高指示毛主席说”。

“毛泽东思想宣传台”上演的是《老两口学毛选》;晚上在空场子放映影片或《地道战》、或《平原游击队》、或《地雷战》、或《南征北战》前,要放映文革时期一些重要新闻幻灯片,而幻灯片前必有闪闪发光的“伟大领袖”头像,然后便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云云云云,直到许久才能看到所谓“正片”,当年大家虽也有牢骚,可又能怎样。

国家给人民一个什么样的生活,人民就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就算是国家给你的生活猪狗不如,可只要你还想活在这个世上,就得忍着!比如现在,大陆一个7080岁的农民,每月只能领到政府给的百十来块钱,可台湾农民过了六十五岁,退休金跟城市人一样。然而你能让大陆的农民年老之后都去自杀吗!

197610月,抓了“四人帮”后,过渡到1978年,几乎听不到“最高指示”了。要说改革开放第一功绩,那就是把人们从“最高指示”中解放了出来,再也没有人要求大家背诵“最高指示”或“学毛选”,而那些印有“最高指示”的器物,也很快就淡出人们视线。

今天回过头看,当年单是这个胆略,就非常了不起,我们不能不实事求是。当然,同时也能感觉到,这个国家要想有大的改变,实在太难了,难就难在要改变的东西太多。小老百姓不说,就算一言九鼎的大人物,由于种种原因,加之自身也是在这种毫无自由因子的文化中浸泡长大,很难有更大的作为——能改变一二,就已让世代受奴役的人们感恩戴德了。

然而,谁能想到,时隔半个世纪,老国王的“最高指示”不见了,“毛选”也去了它该去的地方,却又冒出个“伟大领袖第二”来。近日,微信上到处流传一幅图片:一男人坐着,一左一右,怀抱两个孩子,却还在那儿阅读《习近平关于“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论述摘编》,把无数网民都恶心到了。有网友一见此图片,即在后面跟帖:“这种画面是造神运动时期常见的。”看来,从文革过来的网民有很多已经“免疫”,一见这种图片,就知是怎么回事。



这要做“第二”的人物,真是个不知羞耻的东西。湖南女泼墨的事,难道这么快就忘了?201874日,这个“第二”的光辉形象被泼墨后,很快就起了连锁效应,他在全国多地的头像,泼的要么是墨水,要么是黃泥巴;还有,有人直接用刀子从头像的颈部割断。你说这得有多大的仇恨。于是,吓得一夜之间,各个地方赶紧把这个“第二”的画像都搬到了室内。这件事他难道一点也不知情?如果知情,还不悬崖勒马?

其实在那之前,就有黑龙江一青年在微信群发信息,说明天买个炸弹要炸“二百斤”,结果,被当地派出所拘留5日。再后来,有几个游客,跑到故宫后门即景山公园,把一个没吃完或故意留着的包子装在塑料袋里,用细线拴着,吊在公园里一颗树上。这一切,想说什么,还需要解释吗?然而这是一个不把自己撞得粉身碎骨不回头的东西,直到今天依然加紧独裁统治,继续控制新闻、言论自由,开着历史倒车。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是一块一直没有真正被自由开垦过的土地,因此只要有这种蠢猪似的“第二”,这块土地上很快就能回到那个大搞浮夸、饿死人的年代,甚至再次回到文革。你看看现在人民日报以及新华社怎么吹的,更不说各地方官员了。

新华社或人民日报继续弄虚作假,动不动有意无意地那儿继续造神。习近平在十月中旬召开的中央人大工作会议上有个讲话,于是新华社就把他讲话中的所谓或“重要”或“精彩”部分摘录出来,在网络上做成一块牌子,把那些话抄在上面:“我国全过程人民民主实现了过程民主和成果民主、程序民主和实质民主、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人民民主和国家意志相统一,是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民主,是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社会主义民主。”



你说,这得有多蠢、多坏、多恶、多无耻、多不要脸才有勇气说出这种话来。所以本人文章开篇就说,一个蠢猪似的政客如果无耻或不要脸,那就是无敌的平方,甚至立方。

前几年,就开始在全国宣传“梁家河精神”,人民日报、人民网更是不遗余力吹捧。2018620日,人民网发表新闻报道,题目叫《在梁家河感受“大学问”》,恬不知耻地说什么:“梁家河‘大学问’与延安精神一脉相承、天然贯通,是党和人民的宝贵财富。我们要深入学习研究梁家河‘大学问’,激励自己始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后来在包括知识分子在内的众多网民的质疑声中才没敢让那“大学问”风行全国。

这个“第二”登上大位一年多后,装模作样到北京庆丰包子铺吃饭,结果他走后,包子铺不仅收藏桌椅板凳,还将其就餐处划线留念,弄得跟封建时代来过皇上一样。后来也是在大家声讨声中才作罢(那时这个吃包子而后来变成人们口中“包子”的人还没有能力像今天这么彻底控制整个国家的舆论)。另外,“第二”在登上大位之前的2009年曾到过某省一块麦田,结果,大概在他当上总书记后,当地官员拍马屁,弄了一块水泥板,上面用中英文刻上“2009年习近平同志视察麦田处”。有目共睹,在他前面,不论是胡耀帮、赵紫阳、江泽民、胡锦涛,都没有出现的,在这个“第二”上任后出现了。

这说明下面的人已经吃准了:这是一个喜欢吹捧的新主子。他想做毛泽东第二,做伟大领袖第二。所以上台不久,海外就有人用PS技术让他穿上龙袍,坐上龙椅。而事实上,随着他在任时间的推移,终于看到像当年“学毛著”那样的“学习著”的情形。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如果习近平这个“包子”继续干五年甚至十年,那么国家政治完全倒回到毛泽东时代,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