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马帮再搞下去,人种都会退化 --东海微言集



 

 

【魔难】当一个拥有一套歪理邪说的邪恶分子获得很多人支持拥戴的时候,浩劫就是难免的,而且不会短,几十年是远远不够的。歪理邪说一旦升为指导思想,导出政治制度,就很难改变。其人虽死,其学说和制度仍在。政策政令易改,基本制度难改,意识形态更难改。论意识形态,个体不易改,集体更难改,国家最难改。迎魔容易送魔难,此之谓也。

【名义】以革命的名义造反,以解放的名义奴役,以正义的名义造孽,以服务的名义剥削,以公仆的名义谋私,以公有的名义盗窃,以爱国主义的名义危害国家,以社会主义的名义破坏社会,以市场经济的名义搞权力经济,以人民的名义反人性反人权反人道反人民反人类!

【极权】以邪说为背景,以恶制为支柱,最大程度地剥夺人权自由并谋求控制公众与私人生活。这是吾对极权主义的定义。如何?例如,秦法家,拜上帝教,伊教,纳粹,蚂,皆邪说也。暴秦君本位君主制,长毛和伊教神本位教主制,希特勒族本位党主制,马家物本位党主制,皆恶制也。

【极权】极权主义团结是假,分裂是真。极权社会,官与官分裂,官与民分裂,民与民分裂,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分裂。同时,个体人格分裂。极权主义最容易实现四化:国家监狱化,社会原子化,环境丛林化,官民禽兽化。原子化是分裂,支离破碎,一盘散沙;禽兽化则内斗,相互投毒,自相残杀。

【史眼】反极权派有一个普遍的认知错误,误认为极权主义不得人心,不得民心。殊不知,极权主义的成功,同样符合“得民心者得天下”这条规律。其崛起、成功和维持,都离不开一定的民心民意和社会基础。注意,愚民刁民暴民贱民也是民,民德败坏到一定程度,就会成为黑暗的渊薮,必有邪恶势力借力借势趁机而起。完全不得民心的东西,根本没有崛起的机会,遑论成功和持久。

【共富】共富论要不得。这是似是而非的政治命题和民粹口号,无论作怎样的解释,都难以消除其平均主义的色彩,并在实践中制造巨大的不公正,均富无望,均贫有术,而且只能均弱势群体之贫。在经济方面,为政最重要者有三:一是为弱势群体提供基本福利保障,二是自由农工商,为之提供公正的致富渠道和公平的发展机会,三是严禁权力介入具体的商业活动,严禁官府与民争利。

【马教】看了河南三门峡卢氏县暴打致死事件的视频,不由得悲从中来。打人者丧心病狂,罪大恶极,理当严惩;挨打者可悲之极,如果不死,也该鞭笞。懦弱到宁愿被打死也不敢还一下手的地步,也是一种非人化呀。镜明厅友说得好:“被打死的这个人,是一种弱者心态,奴隶心态。如果他在这个事件中侥幸没死,也应该被处以笞刑,执法人员用鞭子打他,因为他不反抗。”能教出如此极端凶残和如此极端懦弱的两种学生,古往今来或许只有马家教育办得到。打人和挨打者的父母作为监护人也要负一定的责任,各应受到相应的惩罚。

【土狗】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被执行死刑之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没想到会轮到自己。大多数落马的马官在落马之前,往往抱有侥幸心理,往往没想到会轮到自己。这也难怪,是选择性反腐造成的。其实,只要是贪官恶吏,必有其相应报应,逃得了法律逃不了因果,逃得了人惩逃不了天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欠下巨债总是要还的,自己不还或还不完,家人子孙也要代还。这些土狗没想到的事和理多着呢。

【颠倒】有一类人,热衷拜权拜力,惯于欺软怕硬,欺弱怕强,打死老虎,装硬骨头。置身极权高压之下,对资本义愤填膺,对美西怒不可遏,对台湾喊打喊杀。这类人还有一个不约而同的特点:谁对它们好,他们就反对谁;谁对它们坏,他们就拥戴谁。谁最会欺骗、恐吓、压榨、奴役它们,最不把它们当人看,谁就可以成为它们心目中的伟人救星。这一类人最难救治,最不可救,救之无益,不仅白费功夫,还可能被倒打一把。

【嘴炮】去年大连日本风情街开业不到一周,就在无数爱国嘴炮中停业整顿,当时有网友整理的反日战果如下:“本轮战果,骂死中国商铺1000余家,骂死日本商家4个,尼泊尔商家一家,成功赶走‘汉奸打工人员’3万余人。”而今一年过去了,闻此街已更名为“金石万巷”,即使旅游旺季,依然冷冷清清,大量店铺关门歇业。爱国嘴炮的功能大矣哉。

【公知】所谓第五纵队,并非真实存在,而是某些老左无事生非地发明的一个概念。或亦被官方利用,用于诬蔑、攻击、搞臭体制内外自由派和敢言人士,借此蒙蔽、恐吓民众,挑起民众对公共知识分子及美西的敌视仇恨。不少民众也确实如其所愿地听风是雨而落井下石。光辉一时的公知群体退出舆论场,内因是他们自身内功不足,仁爱有限,在各种打击之下恐惧了或心凉了,而无数愚民的助纣为虐正是重要外因。打倒了公知群体,弱势群体的苦难更加深化,更加难以得到关怀和救助。

【马族】人活着应该内有人格尊严,外有人权自由,否则就不是生活,只是活着。多数马邦人只是活着,畏畏缩缩战战兢兢浑浑噩噩龌龊卑贱地活着。拜权拜金而活着的弱势群体固然卑贱,为权为利而活着的特权阶级更加卑贱。很多人看不到希望,更多的人除了活着之外根本没有希望。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族类。

【击蒙】有群友言:“当救一个人,需要几十个人拍视频,为自己作证的时候,是这个社会的悲哀,也是这个时代的不幸。世道的变坏,就是从纵容弱者的坏开始的。”东海曰:虽看到了问题,却打错了板子。恰恰相反,世道的变坏是从纵容强者的坏开始的,是强权阶层、精英群体的坏,导坏了弱势群体。

【民众】极权社会和通往极权社会的前极权社会,民德民智低下是逻辑的必然,是因果逻辑、道德逻辑和历史逻辑的必然。文化人批判现实的时候,有必要注意两点:一、慎于赞美民众,不要认为一切都是上面不好,民众仿佛无辜的羔羊;二、慎于批判民众,要把批判的矛头对准上层建筑和特权阶级。

【脑残】各种不良学说和政治都会导致脑残,极权主义更会导致深度脑残。无数人德智俱残,既诈又愚,既蠢又恶,终身无法恢复。吾担心,马帮再这么搞下去,继续将马教马制坚持下去,吾族人种都会严重退化。那就不可收拾、不可救药、一切无望、万事俱休矣。

【马屁】马屁拍错了,后果很严重,有可能直接被马踢死;马屁拍对了,后患更深重,因为拍马把自己拍死、把家人拍残、把子孙拍没的马屁精,古往今来,多乎哉太多了。注意,拍马屁并不限于谄谀献媚,所有告人之密、逢君之恶、助纣之虐、作虎之伥等等恶行,都可以纳入拍马屁的范畴。

【儒眼】靠腐败发展经济,是笑话;靠邪说歪理发扬民族精神,是更大的笑话,天大的笑话。蚂学蟊思就是歪理中的歪理,邪说中的邪说,歪理邪说之最。靠它们发扬起来的,只能是精神病和神经病。它们窃据宪位,流毒无穷,泛滥成灾,是对民族精神、中华魂最大的戕害。四九以来,政治恶疾频发,社会变态无限,官民病态空前,人祸天灾层出不穷,根源就在于此。

【本末】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经济挂帅,经济主义;以科技为立国强国之基,是科技挂帅,科技主义;所谓先军政治,一切以军事工作为先,一切以军事工作为重,是军事挂帅,军事主义……这些政治方针方向不同,同归于错,都是本末轻重倒置。其经济、科技、军事的发展有三个共同点:一发展非健康非正常,脱离民生民事,不能普惠人民;二代价特别高昂,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特别严重;三、发展非常有限,没有后劲和可持续性,严重落后并越来越落后于文明世界。意识形态才是强国之基、立国之本。意识形态高优,政治、制度才能良好,经济、科技、军事才能健康发展。马邦和小金国政治、制度、经济、科技、军事各方面的落后,道义毫无实力,形象极其败坏,皆根源于意识形态的落后。

【正名】很多人不知意识形态之关键,不明马学在宪之厉害,以为架空可也。殊不知,马学在宪,就意味着马学是主体文化、指导思想和学校第一学科。无论怎么架空虚置,都起着巨大的负面作用。孔子说名不正则一切不行,马学在宪可不是一般名不正,而是意识形态不正,不是一般不正,而是极端邪恶。只要据于宪位,就会源源不绝地散发出思想剧毒,并从根本上限制着制度改革,怎么改都是换汤不换药。邓君曾以实用主义的白猫黑猫论架空马学,虽不无成就,终究很有限。马帮中还有谁能比邓君更进一步架空之?即使更进一步架空,也是不坚不久、后患无穷的。一句话:马学在上,中国无望!

【集体】集体主义既不利于个体,更有害于集体,集体主义是个体和集体共同之大敌。集体主义与极权主义精神相通,制度配套。没有极权主义,集体主义就是通往极权的捷径;有了极权主义,集体主义就是极权的重要支柱。集体主义为野心家、阴谋家、独裁者、特权阶级所最爱,良有以也。坚持和支持集体主义,就是对极权主义最好的坚持和支持。在集体主义道路上追求个体的人权自由和集体的富强文明,纯属南辕北辙。种族主义、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社会主义都属于集体主义的范畴,都是邪说。

【民本】认为儒家是集体主义,是一个颇为持久而流行的误会。李想群友言:“人本主義,是以人為本、個體至上;民本主義,是以民為本、整體至上。前者,是個體主義思維的產物,屬於政治哲學中的右翼;後者,是整體主義思維的產物,屬於政治哲學中的左翼。”这就误会了。民本位的民,是个体性与集体性的统一,而且立足于个体,王道政治仁民、爱民、敬天保民,必须落实到个体。这与马列主义和各种集体主义将人民偶像化而架空之,具有本质区别。盖儒家民本政治建基于仁本道德,仁德作为中道之德,仁性作为人之本性,都具有个体性。

【民本】在政治上,只有民才有主义的资格,只有民主义、即民本位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对国家主义说,没有民哪有国。以此类推,对种族主义、民族主义、社会主义、国家主义、天下主义,也可以说,没有民,哪有种族、民族、社会和天下?儒家民本大义,可以破除一切集体主义谬论。

【自由】在极权社会,对自由的态度可分为三种:追求、反对、旁观。反对自由即支持极权,追求自由即反对极权,追求派和反对派针锋相对,相互敌视。旁观派貌似超脱,实则乡愿;貌似中立,实为折中。表面看,反对派最吃香,旁观派亦受欢迎,唯追求派最吃亏;事实上,三派各有各的代价,反对派、旁观派代价更重大。为什么?兹不详论,作为一个思考题留在这里吧。

【有感】在马邦,变坏很容易,做好人很难,做正人君子更难。无论贫富贵贱,强权弱势,只要守住了一定道德底线者,就很了不起;只要努力于弘儒卫道和行善辟邪者,就更了不起,更值得尊重。吾相信他们都是有一定道德根基者,是有来头者。至于什么来头,来头大小,因人而异,亦非儒家所能知,置而不论可也,留给佛家研究可也。
民主中国 | minzhuzhongguo.org

余东海:马帮再搞下去,人种都会退化 --东海微言集



 

 

【魔难】当一个拥有一套歪理邪说的邪恶分子获得很多人支持拥戴的时候,浩劫就是难免的,而且不会短,几十年是远远不够的。歪理邪说一旦升为指导思想,导出政治制度,就很难改变。其人虽死,其学说和制度仍在。政策政令易改,基本制度难改,意识形态更难改。论意识形态,个体不易改,集体更难改,国家最难改。迎魔容易送魔难,此之谓也。

【名义】以革命的名义造反,以解放的名义奴役,以正义的名义造孽,以服务的名义剥削,以公仆的名义谋私,以公有的名义盗窃,以爱国主义的名义危害国家,以社会主义的名义破坏社会,以市场经济的名义搞权力经济,以人民的名义反人性反人权反人道反人民反人类!

【极权】以邪说为背景,以恶制为支柱,最大程度地剥夺人权自由并谋求控制公众与私人生活。这是吾对极权主义的定义。如何?例如,秦法家,拜上帝教,伊教,纳粹,蚂,皆邪说也。暴秦君本位君主制,长毛和伊教神本位教主制,希特勒族本位党主制,马家物本位党主制,皆恶制也。

【极权】极权主义团结是假,分裂是真。极权社会,官与官分裂,官与民分裂,民与民分裂,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分裂。同时,个体人格分裂。极权主义最容易实现四化:国家监狱化,社会原子化,环境丛林化,官民禽兽化。原子化是分裂,支离破碎,一盘散沙;禽兽化则内斗,相互投毒,自相残杀。

【史眼】反极权派有一个普遍的认知错误,误认为极权主义不得人心,不得民心。殊不知,极权主义的成功,同样符合“得民心者得天下”这条规律。其崛起、成功和维持,都离不开一定的民心民意和社会基础。注意,愚民刁民暴民贱民也是民,民德败坏到一定程度,就会成为黑暗的渊薮,必有邪恶势力借力借势趁机而起。完全不得民心的东西,根本没有崛起的机会,遑论成功和持久。

【共富】共富论要不得。这是似是而非的政治命题和民粹口号,无论作怎样的解释,都难以消除其平均主义的色彩,并在实践中制造巨大的不公正,均富无望,均贫有术,而且只能均弱势群体之贫。在经济方面,为政最重要者有三:一是为弱势群体提供基本福利保障,二是自由农工商,为之提供公正的致富渠道和公平的发展机会,三是严禁权力介入具体的商业活动,严禁官府与民争利。

【马教】看了河南三门峡卢氏县暴打致死事件的视频,不由得悲从中来。打人者丧心病狂,罪大恶极,理当严惩;挨打者可悲之极,如果不死,也该鞭笞。懦弱到宁愿被打死也不敢还一下手的地步,也是一种非人化呀。镜明厅友说得好:“被打死的这个人,是一种弱者心态,奴隶心态。如果他在这个事件中侥幸没死,也应该被处以笞刑,执法人员用鞭子打他,因为他不反抗。”能教出如此极端凶残和如此极端懦弱的两种学生,古往今来或许只有马家教育办得到。打人和挨打者的父母作为监护人也要负一定的责任,各应受到相应的惩罚。

【土狗】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被执行死刑之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没想到会轮到自己。大多数落马的马官在落马之前,往往抱有侥幸心理,往往没想到会轮到自己。这也难怪,是选择性反腐造成的。其实,只要是贪官恶吏,必有其相应报应,逃得了法律逃不了因果,逃得了人惩逃不了天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欠下巨债总是要还的,自己不还或还不完,家人子孙也要代还。这些土狗没想到的事和理多着呢。

【颠倒】有一类人,热衷拜权拜力,惯于欺软怕硬,欺弱怕强,打死老虎,装硬骨头。置身极权高压之下,对资本义愤填膺,对美西怒不可遏,对台湾喊打喊杀。这类人还有一个不约而同的特点:谁对它们好,他们就反对谁;谁对它们坏,他们就拥戴谁。谁最会欺骗、恐吓、压榨、奴役它们,最不把它们当人看,谁就可以成为它们心目中的伟人救星。这一类人最难救治,最不可救,救之无益,不仅白费功夫,还可能被倒打一把。

【嘴炮】去年大连日本风情街开业不到一周,就在无数爱国嘴炮中停业整顿,当时有网友整理的反日战果如下:“本轮战果,骂死中国商铺1000余家,骂死日本商家4个,尼泊尔商家一家,成功赶走‘汉奸打工人员’3万余人。”而今一年过去了,闻此街已更名为“金石万巷”,即使旅游旺季,依然冷冷清清,大量店铺关门歇业。爱国嘴炮的功能大矣哉。

【公知】所谓第五纵队,并非真实存在,而是某些老左无事生非地发明的一个概念。或亦被官方利用,用于诬蔑、攻击、搞臭体制内外自由派和敢言人士,借此蒙蔽、恐吓民众,挑起民众对公共知识分子及美西的敌视仇恨。不少民众也确实如其所愿地听风是雨而落井下石。光辉一时的公知群体退出舆论场,内因是他们自身内功不足,仁爱有限,在各种打击之下恐惧了或心凉了,而无数愚民的助纣为虐正是重要外因。打倒了公知群体,弱势群体的苦难更加深化,更加难以得到关怀和救助。

【马族】人活着应该内有人格尊严,外有人权自由,否则就不是生活,只是活着。多数马邦人只是活着,畏畏缩缩战战兢兢浑浑噩噩龌龊卑贱地活着。拜权拜金而活着的弱势群体固然卑贱,为权为利而活着的特权阶级更加卑贱。很多人看不到希望,更多的人除了活着之外根本没有希望。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族类。

【击蒙】有群友言:“当救一个人,需要几十个人拍视频,为自己作证的时候,是这个社会的悲哀,也是这个时代的不幸。世道的变坏,就是从纵容弱者的坏开始的。”东海曰:虽看到了问题,却打错了板子。恰恰相反,世道的变坏是从纵容强者的坏开始的,是强权阶层、精英群体的坏,导坏了弱势群体。

【民众】极权社会和通往极权社会的前极权社会,民德民智低下是逻辑的必然,是因果逻辑、道德逻辑和历史逻辑的必然。文化人批判现实的时候,有必要注意两点:一、慎于赞美民众,不要认为一切都是上面不好,民众仿佛无辜的羔羊;二、慎于批判民众,要把批判的矛头对准上层建筑和特权阶级。

【脑残】各种不良学说和政治都会导致脑残,极权主义更会导致深度脑残。无数人德智俱残,既诈又愚,既蠢又恶,终身无法恢复。吾担心,马帮再这么搞下去,继续将马教马制坚持下去,吾族人种都会严重退化。那就不可收拾、不可救药、一切无望、万事俱休矣。

【马屁】马屁拍错了,后果很严重,有可能直接被马踢死;马屁拍对了,后患更深重,因为拍马把自己拍死、把家人拍残、把子孙拍没的马屁精,古往今来,多乎哉太多了。注意,拍马屁并不限于谄谀献媚,所有告人之密、逢君之恶、助纣之虐、作虎之伥等等恶行,都可以纳入拍马屁的范畴。

【儒眼】靠腐败发展经济,是笑话;靠邪说歪理发扬民族精神,是更大的笑话,天大的笑话。蚂学蟊思就是歪理中的歪理,邪说中的邪说,歪理邪说之最。靠它们发扬起来的,只能是精神病和神经病。它们窃据宪位,流毒无穷,泛滥成灾,是对民族精神、中华魂最大的戕害。四九以来,政治恶疾频发,社会变态无限,官民病态空前,人祸天灾层出不穷,根源就在于此。

【本末】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经济挂帅,经济主义;以科技为立国强国之基,是科技挂帅,科技主义;所谓先军政治,一切以军事工作为先,一切以军事工作为重,是军事挂帅,军事主义……这些政治方针方向不同,同归于错,都是本末轻重倒置。其经济、科技、军事的发展有三个共同点:一发展非健康非正常,脱离民生民事,不能普惠人民;二代价特别高昂,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特别严重;三、发展非常有限,没有后劲和可持续性,严重落后并越来越落后于文明世界。意识形态才是强国之基、立国之本。意识形态高优,政治、制度才能良好,经济、科技、军事才能健康发展。马邦和小金国政治、制度、经济、科技、军事各方面的落后,道义毫无实力,形象极其败坏,皆根源于意识形态的落后。

【正名】很多人不知意识形态之关键,不明马学在宪之厉害,以为架空可也。殊不知,马学在宪,就意味着马学是主体文化、指导思想和学校第一学科。无论怎么架空虚置,都起着巨大的负面作用。孔子说名不正则一切不行,马学在宪可不是一般名不正,而是意识形态不正,不是一般不正,而是极端邪恶。只要据于宪位,就会源源不绝地散发出思想剧毒,并从根本上限制着制度改革,怎么改都是换汤不换药。邓君曾以实用主义的白猫黑猫论架空马学,虽不无成就,终究很有限。马帮中还有谁能比邓君更进一步架空之?即使更进一步架空,也是不坚不久、后患无穷的。一句话:马学在上,中国无望!

【集体】集体主义既不利于个体,更有害于集体,集体主义是个体和集体共同之大敌。集体主义与极权主义精神相通,制度配套。没有极权主义,集体主义就是通往极权的捷径;有了极权主义,集体主义就是极权的重要支柱。集体主义为野心家、阴谋家、独裁者、特权阶级所最爱,良有以也。坚持和支持集体主义,就是对极权主义最好的坚持和支持。在集体主义道路上追求个体的人权自由和集体的富强文明,纯属南辕北辙。种族主义、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社会主义都属于集体主义的范畴,都是邪说。

【民本】认为儒家是集体主义,是一个颇为持久而流行的误会。李想群友言:“人本主義,是以人為本、個體至上;民本主義,是以民為本、整體至上。前者,是個體主義思維的產物,屬於政治哲學中的右翼;後者,是整體主義思維的產物,屬於政治哲學中的左翼。”这就误会了。民本位的民,是个体性与集体性的统一,而且立足于个体,王道政治仁民、爱民、敬天保民,必须落实到个体。这与马列主义和各种集体主义将人民偶像化而架空之,具有本质区别。盖儒家民本政治建基于仁本道德,仁德作为中道之德,仁性作为人之本性,都具有个体性。

【民本】在政治上,只有民才有主义的资格,只有民主义、即民本位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对国家主义说,没有民哪有国。以此类推,对种族主义、民族主义、社会主义、国家主义、天下主义,也可以说,没有民,哪有种族、民族、社会和天下?儒家民本大义,可以破除一切集体主义谬论。

【自由】在极权社会,对自由的态度可分为三种:追求、反对、旁观。反对自由即支持极权,追求自由即反对极权,追求派和反对派针锋相对,相互敌视。旁观派貌似超脱,实则乡愿;貌似中立,实为折中。表面看,反对派最吃香,旁观派亦受欢迎,唯追求派最吃亏;事实上,三派各有各的代价,反对派、旁观派代价更重大。为什么?兹不详论,作为一个思考题留在这里吧。

【有感】在马邦,变坏很容易,做好人很难,做正人君子更难。无论贫富贵贱,强权弱势,只要守住了一定道德底线者,就很了不起;只要努力于弘儒卫道和行善辟邪者,就更了不起,更值得尊重。吾相信他们都是有一定道德根基者,是有来头者。至于什么来头,来头大小,因人而异,亦非儒家所能知,置而不论可也,留给佛家研究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