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吾民吾国的心腹大患----东海客厅论马家

儒门狮子吼


 

【击马】马学马制马帮,一而三,三合一,统称马家,乃吾民吾国的心腹大患。此患不除,一起无望。盖马家政治,病根深植,毒性深埋。党主制公有制,两大病根也;马主义毛思想,两大剧毒也。如果不能将这些病根毒性彻底拔除,所谓改革,只能是浮皮潦草的小打小闹,纵然有效,非常有限,其病其毒随时都会猛烈复发,无休无止,无穷无尽,没完没了。

【击马】很多人不问东西,不问马儒,或者一味随顺马帮,只想埋头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殊不知,此患不除,大多数人都没有好日子过。贫贱则艰于谋生,苦难无边;富贵则草菅良知,后患无穷。数十年来多少中高层权贵,在对权力和财富的患得患失中熬过一辈子。很多人一辈子都没熬完,就返贫返贱家破人亡了。前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击马】陈明说“以西律中”必须退场,言之有理。但吾认为,最应该退场的是“以马律中”和“以马律西”。应该坚决彻底全部干净地退离宪位和政治领域的是马主义。这个由物本主义哲学、党本主义政治学和社会本位经济学组成的外来邪说,有什么资格占据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地位,有什么资格“律”中华文化和西方文明?早一日退场,中国人民就可以少受一日罪,中华民族就可以早一日踏上自由文明的正道。

【击马】中国历史上有四次亡天下:暴秦、五胡乱华、五代十国、马时代。又以最后一次,天下亡得最全面深刻和彻底,仁义道德礼义廉耻,人性人格人伦人权人道,一切无不扫地以尽。朝野上下,强权弱势,无不禽兽化。改开之后有所好转,大多数人也只是从禽兽进化为蛮夷而已。

【击马】有五种学术,都含有剧毒:物本位、党本位、神本位、君本位、集体本位。集体本位包括民族本位、国家本位、社会本位等。这五种学术体系中,都没有人的位置和天的位置。其中马学三本:哲学物本位、政治党本位、经济社会本位。其毒具有三重性,毒性最为剧烈,故导出来的人物最为奸恶,政治最为暴虐,制度最为恶劣,社会最为黑暗!

【击马】给中土马帮一个定义:有史以来最为反孔反儒反华反人道的、集极权主义民粹主义之大成的邪恶政权,有史以来最大的人道主义灾难制造者,继苏联之后国际上最大的麻烦制造者!邓君的改革开放,一方面有利于人民,减轻了政治的暴虐度,让吾民吾国略松了一口气;一方面亦有利于马帮,成了极权主义最重要的续命缕和延寿膏。功耶罪耶,实属难言。

【击马】所有马家人都有一个致命的道德死穴:蔽于物而不知人,更不知天,永远昧于性天,永远不能领略宇宙生命本质性的美好,永远不可能产生超越性的眼光、愿景和追求。无论贫富贵贱,它们永远无法突破不良习气和欲望的重重围困,永远无法挣脱一时权位和眼前利益的诱惑。马家人即使位高权重,富可敌国,本质上仍是物奴权奴和贱类!

【马蠢】马邦蠢人特别多。君不见,毛左蠢,马右也蠢;纯马蠢,杂马也蠢;官员蠢,民众也蠢;坏人蠢,好人也蠢;反儒派蠢,尊儒派中也有很多蠢人。很多马邦人,蠢起来无底线不封顶,什么人间蠢话都可以说出来。被马学洗过、马制熏过,天性受伤,即使读经学儒,事倍功半;即使圣贤重来,回天乏术。

【马奴】以马帮冒充国家,继而冒充祖国,是双重冒充和欺骗。爱马帮,是对人民、国家和良知的三重背叛。当然,没有正常人会爱极权主义帮派,凡示爱者,无论真爱假爱,皆非正常。假爱是别有用心另有所图,真爱是精神严重病态。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是一种病态的表现。

【马奴】奴隶有两种:一种知道自己是奴隶,知道自由的可贵,即使不敢追求,至少不会反对;一种不知道自由的可贵,不知道自己没有自由,不知道自己是奴隶,甚至在饱受奴役、饱经劫难之后,依然敌视自由并保持着主人公的幻觉。前一种奴隶奴在身,后一种奴隶奴在心。谁对它们好一点,关心维护一点,就会受到它们的鄙弃;谁对它们越坏,越容易获得它们的尊重,坏到毛氏的程度,还可以成为它们心目中的伟人。这种奴隶,中西奴隶社会都罕见,主要集中在马邦,是经过马学洗脑、马制熏陶、马帮诈力而培养成功的马邦特产。

【马奴】权力的任性和民众的奴性,一个愿打一个能挨,相辅相成,珠联璧合。梅工群友言:“这些年我观察思考的结果,上层的任性和下层的奴性,可以解释大多数社会现象。”换言之,马帮只能统治马邦人,只有极端拜权拜物、崇拜诈力的马邦人,才能受得了马帮的统治。换了中国人或西方人,早就忍无可忍了。

【马奴】马邦人五大特征:蠢、邪、伪、怯、贱。蠢即愚昧,是非不分,冥顽不灵。邪即不正,非正常,非正义,邪知邪见,信奉邪说歪理。伪即虚伪,假惺惺,不老实,心口不一,言行悖反,妄言妄语。怯即怯懦,畏畏缩缩,猥猥琐琐,胆小如鼠。贱即下贱,拜金拜权,唯利是图,身为物役,身为恶习邪欲所役。让中国人变成马邦人,堪称反孔崇马的最大成果。反仁必邪恶化,反义必卑怯化,反礼必下贱化,反智必愚蠢化,反信必诈伪化,崇马崇毛必物化,善者仿佛牛羊,恶者胜过豺狼。反孔崇马和马学马制造就了马邦人,马邦人又最适合马帮统治。马学马制马政马帮马官马民马路,邪成一体,恶成一团,天作之合,天衣无缝。如果没有儒家文化的复兴和正义力量的支持,马邦恶性循环,不知伊于胡底。

【马奴】无数马邦人以与狼共舞为高明,自鸣得意,自诩权变。它们为了避豺狼之害,分一杯之羹,苟同苟誉之,赞美支持之。无数人掉进狼牙,悔之晚矣。更可悲的是,很多精英掉进狼牙尚不知悔,被害惨了尚不觉悟。只要还剩一口气,就颂贼不休,辱圣不止!老而不死是为贼,此之谓也。

【贱奴】所有邪恶之徒,所有两极主义分子和暴君,都不可能站起来。要真正站起来,有赖于人格的挺立和仁性的光明。此非彼辈所能。让广大官民跪下去的人物,必是极端龌龊黑恶的东西,绝不可能站起来。蟊氏及其支持者,都是跪人和奴才,奴隶奴在身,奴才奴在心。奴在身有救,奴在心无救。身为物役,心为身役,为恶习邪欲所役,就是无可救药的贱奴。

【拜贼】盗贼得势,共业所致,其势力范围内所有人皆难逃其害。然而同中有别,德大者受害浅,缺德者受害深。认贼作父者,受害特别深。主动赞美歌颂支持帮助之,主动作嫁作伥,敌视正人君子正义力量,都是认贼作父的表现。迎神容易送神难,拜贼容易送贼难。送邪神送巨贼,不死也得脱层皮。

【马美】可以说美国文明度不高,正义性不足,非王道。但只要是正常人,就不能不承认,美国比马邦文明正义多了。人本主义和自由主义作为指导思想,比仁本主义大不足,比马列主义大有余。说自由美国野蛮邪恶,纯属恶意诬蔑。野蛮邪恶的恰恰是极权主义马邦。吾不相信那些把老婆孩子和财富送往美西的人会不明白这一点。大多数不敢说真话罢了。容不得真话不正是邪恶的特征之一吗?

【马西】不了解西方文明,不知道马家政治的野蛮;不理解中华文明,不知道西方文明的肤浅。西方的人本哲学和自由政治,相比马家的物本哲学和党本政治,优势明显;相比儒家的仁本道德和民本政治,又相形见绌。此理吾洞察久矣,难与世人言也,姑记于此,留待后世有识之士。

【自由】自由与文明正相关,自由是中华文明和现代西方文明的共性。只要是文明,就必有自由。王道文明也必须筑基于自由之上。政治儒家化,就是王道化,是仁义化和自由化并驾齐驱。仁政是维护自由的仁政,自由是礼法规范的自由。反自由派不配尊儒,反儒派不配追求自由。马列派双不配:既不配追求自由,更不配尊孔尊儒。无论尊孔尊儒追自由,首先都必须去马,先让自己正常化。

【自由】儒家和自由主义的自由,没有本质区别。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信息自由,迁徙自由,信仰自由,不虞恐惧、不虞匮乏的自由等等,西方人需要,中国人也需要;自由派倡导,儒家也追求。在极权社会,不追求自由的儒生不是好儒生,不是合格的儒生。当然,儒家和自由主义的自由同中有别,保障自由的制度架构有别。儒家社会,官民自由度不同,权位越高,要求越高,自由度越低。

【自由】自由的意识形态来源有二:一是儒家外王学,二是人本主义哲学和自由主义政治学。自由的制度支柱有二:一是礼制德治,二是民主法治。礼制礼法并重,官民区别对待,官员的自由边界是礼,自由度较低;民众的自由边界是法,自由度很高。礼制之下,政治高标准和社会高自由圆融统一。另外,礼制德治可以对民主法治构成覆盖性超越性优势,完全吸收其精华而超越之。

【文明】文明三要素:良好的意识形态,良好的制度形态,良好的政治团队。三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又以良好的意识形态最为重要。意识形态不良,制度和团队必然不好。儒家重名,意识形态就是最大的名。名不正则言不顺,一切不顺。意识形态邪恶,一切不可收拾。包括暴秦、洪杨、纳粹、马列、伊教等等极权主义之恶,无不根源于意识形态之邪。

【大纲】良医治病,大医治未病;智者化险为夷,仁者化险于未萌。治身如是,治家治国亦复如是。抓纲治国,治国必须抓纲。唯有抓纲,才能治国家之未病,化国险于未萌。家国天下之大纲就是意识形态。意识形态反常,政治和制度必然邪恶;意识形态杂乱,思想和社会必然混乱。杂时代的意识形态就是空前混杂的,马列孔孟,混在一起;古今中西,杂成一团。而且马列为主,等于邪恶挂帅。政治能不一团乱麻乎?国家能不病入膏肓乎?

【信仰】信仰有正邪之别。邪信不如无信仰。例如纳粹主义、马列主义、各种民粹主义集体主义,皆邪说也;伊教、洪杨、白莲教、义和团等等,皆邪教也,都是信不得的。这些信仰既害人害国害社会,也害己害家害子孙。不如无信仰者,还可能做一个正常人。

【雷锋】把雷锋当做好榜样学习的社会必是坏社会,而且是最坏的,最缺德最不祥。雷锋本身就是极端非正义、非正常、非吉祥之人,作为道德模范,有两个无法渡过的难关:一是虚伪,其言行事迹都是刻意造作起来的,经不起考证;二是邪恶,与暴君互粉互赞,以集体主义为本,以阶级斗争为纲,“对待个人主义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

【顾准】顾准是个马家学者,曾经饱受迫害。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顾准文集》、《顾准日记》陆续出版,在知识界、思想界刮起一股“顾准旋风”。其人至今受到不少自由派推崇。其实,此人中五四和马列之毒极深,思想奇蠢,反孔崇马至死坚定不移。其死前一年有文章曰:《要确立科学与民主,必须彻底批判中国的传统思想》云。

【反思】百余年来,吾族吾国遭受了最深重的劫难,就应该拥有最美好的未来。要拥有最美好的未来,就必须进行全面深刻的反思,包括文化反思、政治反思、道德反思和制度反思。唯有觉悟过去的种种错误,方能重树意识形态的中正,重立民族雄魂的健美。反思过去,开拓未来,驱除蚂,重造中华,儒家有责,人人有责!

【态度】有人劝吾稍微圆通一点,也说说党的好话,至少不要太极端。答曰: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极端不好就是极端不好。这就是中庸之道。吾人不妨被贬,吾道不能少贬,吾不能拿道理来做人情谋名利。论及理义,茧丝牛毛,精益求精;道及高处,一字不苟,寸步不让!吾若让了寸步,有损仁道尊严,难免法地动摇!非常喜欢钱穆先生这段话:“不要怕违逆了时代,不要怕少数,不要怕无凭借,不要计及权势与力量。单凭小己个人,只要道在我身,可以默默地主宰着人类命运。否世可以转泰,剥运可以转复。”

【人生】在当代儒门中,东海有三最:一、最尊敬佛道和自由主义,倡导一主三辅论,尊之为新中华三大辅统;二、最爱好自由人权,推崇仁本主义自由、王道自由不遗余力;三、最反对极权主义,批判马学马制马帮毫不留情。至今安然无恙,被厅友讥为不倒翁。实属侥天之幸,感谢天恩高厚。特自题一绝云:劫历三朝雪更风,体衰头白气犹雄。个中天意谁能会,砥柱人间要此翁。

【共勉】布林肯日前演讲中有一句话流传广泛:“如果俄罗斯停止战斗,就不会有战争;如果乌克兰停止战斗,就不会再有乌克兰。”特学舌曰:如果马帮停止极权,就不会有人民的苦难;如果我们停止抗争,就不会再有中国的新生。

【共勉】日本小说家野坂昭有一句名言:“珍惜今天,珍惜现在,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很多人从悲观的意义上来引用这句话。其实,意外不一定是坏事,也可能是好事,是希望,是自由。故这句话也可以从乐观的角度来理解。极权没有未来,未来属于自由。在艰难困苦的时候,永远不要灰心丧气,永远不要放弃对自由的向往和追求。谁知道明天和自由哪一个先来。

2022-9-25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民主中国 | minzhuzhongguo.org

余东海:吾民吾国的心腹大患----东海客厅论马家

儒门狮子吼


 

【击马】马学马制马帮,一而三,三合一,统称马家,乃吾民吾国的心腹大患。此患不除,一起无望。盖马家政治,病根深植,毒性深埋。党主制公有制,两大病根也;马主义毛思想,两大剧毒也。如果不能将这些病根毒性彻底拔除,所谓改革,只能是浮皮潦草的小打小闹,纵然有效,非常有限,其病其毒随时都会猛烈复发,无休无止,无穷无尽,没完没了。

【击马】很多人不问东西,不问马儒,或者一味随顺马帮,只想埋头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殊不知,此患不除,大多数人都没有好日子过。贫贱则艰于谋生,苦难无边;富贵则草菅良知,后患无穷。数十年来多少中高层权贵,在对权力和财富的患得患失中熬过一辈子。很多人一辈子都没熬完,就返贫返贱家破人亡了。前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击马】陈明说“以西律中”必须退场,言之有理。但吾认为,最应该退场的是“以马律中”和“以马律西”。应该坚决彻底全部干净地退离宪位和政治领域的是马主义。这个由物本主义哲学、党本主义政治学和社会本位经济学组成的外来邪说,有什么资格占据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地位,有什么资格“律”中华文化和西方文明?早一日退场,中国人民就可以少受一日罪,中华民族就可以早一日踏上自由文明的正道。

【击马】中国历史上有四次亡天下:暴秦、五胡乱华、五代十国、马时代。又以最后一次,天下亡得最全面深刻和彻底,仁义道德礼义廉耻,人性人格人伦人权人道,一切无不扫地以尽。朝野上下,强权弱势,无不禽兽化。改开之后有所好转,大多数人也只是从禽兽进化为蛮夷而已。

【击马】有五种学术,都含有剧毒:物本位、党本位、神本位、君本位、集体本位。集体本位包括民族本位、国家本位、社会本位等。这五种学术体系中,都没有人的位置和天的位置。其中马学三本:哲学物本位、政治党本位、经济社会本位。其毒具有三重性,毒性最为剧烈,故导出来的人物最为奸恶,政治最为暴虐,制度最为恶劣,社会最为黑暗!

【击马】给中土马帮一个定义:有史以来最为反孔反儒反华反人道的、集极权主义民粹主义之大成的邪恶政权,有史以来最大的人道主义灾难制造者,继苏联之后国际上最大的麻烦制造者!邓君的改革开放,一方面有利于人民,减轻了政治的暴虐度,让吾民吾国略松了一口气;一方面亦有利于马帮,成了极权主义最重要的续命缕和延寿膏。功耶罪耶,实属难言。

【击马】所有马家人都有一个致命的道德死穴:蔽于物而不知人,更不知天,永远昧于性天,永远不能领略宇宙生命本质性的美好,永远不可能产生超越性的眼光、愿景和追求。无论贫富贵贱,它们永远无法突破不良习气和欲望的重重围困,永远无法挣脱一时权位和眼前利益的诱惑。马家人即使位高权重,富可敌国,本质上仍是物奴权奴和贱类!

【马蠢】马邦蠢人特别多。君不见,毛左蠢,马右也蠢;纯马蠢,杂马也蠢;官员蠢,民众也蠢;坏人蠢,好人也蠢;反儒派蠢,尊儒派中也有很多蠢人。很多马邦人,蠢起来无底线不封顶,什么人间蠢话都可以说出来。被马学洗过、马制熏过,天性受伤,即使读经学儒,事倍功半;即使圣贤重来,回天乏术。

【马奴】以马帮冒充国家,继而冒充祖国,是双重冒充和欺骗。爱马帮,是对人民、国家和良知的三重背叛。当然,没有正常人会爱极权主义帮派,凡示爱者,无论真爱假爱,皆非正常。假爱是别有用心另有所图,真爱是精神严重病态。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是一种病态的表现。

【马奴】奴隶有两种:一种知道自己是奴隶,知道自由的可贵,即使不敢追求,至少不会反对;一种不知道自由的可贵,不知道自己没有自由,不知道自己是奴隶,甚至在饱受奴役、饱经劫难之后,依然敌视自由并保持着主人公的幻觉。前一种奴隶奴在身,后一种奴隶奴在心。谁对它们好一点,关心维护一点,就会受到它们的鄙弃;谁对它们越坏,越容易获得它们的尊重,坏到毛氏的程度,还可以成为它们心目中的伟人。这种奴隶,中西奴隶社会都罕见,主要集中在马邦,是经过马学洗脑、马制熏陶、马帮诈力而培养成功的马邦特产。

【马奴】权力的任性和民众的奴性,一个愿打一个能挨,相辅相成,珠联璧合。梅工群友言:“这些年我观察思考的结果,上层的任性和下层的奴性,可以解释大多数社会现象。”换言之,马帮只能统治马邦人,只有极端拜权拜物、崇拜诈力的马邦人,才能受得了马帮的统治。换了中国人或西方人,早就忍无可忍了。

【马奴】马邦人五大特征:蠢、邪、伪、怯、贱。蠢即愚昧,是非不分,冥顽不灵。邪即不正,非正常,非正义,邪知邪见,信奉邪说歪理。伪即虚伪,假惺惺,不老实,心口不一,言行悖反,妄言妄语。怯即怯懦,畏畏缩缩,猥猥琐琐,胆小如鼠。贱即下贱,拜金拜权,唯利是图,身为物役,身为恶习邪欲所役。让中国人变成马邦人,堪称反孔崇马的最大成果。反仁必邪恶化,反义必卑怯化,反礼必下贱化,反智必愚蠢化,反信必诈伪化,崇马崇毛必物化,善者仿佛牛羊,恶者胜过豺狼。反孔崇马和马学马制造就了马邦人,马邦人又最适合马帮统治。马学马制马政马帮马官马民马路,邪成一体,恶成一团,天作之合,天衣无缝。如果没有儒家文化的复兴和正义力量的支持,马邦恶性循环,不知伊于胡底。

【马奴】无数马邦人以与狼共舞为高明,自鸣得意,自诩权变。它们为了避豺狼之害,分一杯之羹,苟同苟誉之,赞美支持之。无数人掉进狼牙,悔之晚矣。更可悲的是,很多精英掉进狼牙尚不知悔,被害惨了尚不觉悟。只要还剩一口气,就颂贼不休,辱圣不止!老而不死是为贼,此之谓也。

【贱奴】所有邪恶之徒,所有两极主义分子和暴君,都不可能站起来。要真正站起来,有赖于人格的挺立和仁性的光明。此非彼辈所能。让广大官民跪下去的人物,必是极端龌龊黑恶的东西,绝不可能站起来。蟊氏及其支持者,都是跪人和奴才,奴隶奴在身,奴才奴在心。奴在身有救,奴在心无救。身为物役,心为身役,为恶习邪欲所役,就是无可救药的贱奴。

【拜贼】盗贼得势,共业所致,其势力范围内所有人皆难逃其害。然而同中有别,德大者受害浅,缺德者受害深。认贼作父者,受害特别深。主动赞美歌颂支持帮助之,主动作嫁作伥,敌视正人君子正义力量,都是认贼作父的表现。迎神容易送神难,拜贼容易送贼难。送邪神送巨贼,不死也得脱层皮。

【马美】可以说美国文明度不高,正义性不足,非王道。但只要是正常人,就不能不承认,美国比马邦文明正义多了。人本主义和自由主义作为指导思想,比仁本主义大不足,比马列主义大有余。说自由美国野蛮邪恶,纯属恶意诬蔑。野蛮邪恶的恰恰是极权主义马邦。吾不相信那些把老婆孩子和财富送往美西的人会不明白这一点。大多数不敢说真话罢了。容不得真话不正是邪恶的特征之一吗?

【马西】不了解西方文明,不知道马家政治的野蛮;不理解中华文明,不知道西方文明的肤浅。西方的人本哲学和自由政治,相比马家的物本哲学和党本政治,优势明显;相比儒家的仁本道德和民本政治,又相形见绌。此理吾洞察久矣,难与世人言也,姑记于此,留待后世有识之士。

【自由】自由与文明正相关,自由是中华文明和现代西方文明的共性。只要是文明,就必有自由。王道文明也必须筑基于自由之上。政治儒家化,就是王道化,是仁义化和自由化并驾齐驱。仁政是维护自由的仁政,自由是礼法规范的自由。反自由派不配尊儒,反儒派不配追求自由。马列派双不配:既不配追求自由,更不配尊孔尊儒。无论尊孔尊儒追自由,首先都必须去马,先让自己正常化。

【自由】儒家和自由主义的自由,没有本质区别。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信息自由,迁徙自由,信仰自由,不虞恐惧、不虞匮乏的自由等等,西方人需要,中国人也需要;自由派倡导,儒家也追求。在极权社会,不追求自由的儒生不是好儒生,不是合格的儒生。当然,儒家和自由主义的自由同中有别,保障自由的制度架构有别。儒家社会,官民自由度不同,权位越高,要求越高,自由度越低。

【自由】自由的意识形态来源有二:一是儒家外王学,二是人本主义哲学和自由主义政治学。自由的制度支柱有二:一是礼制德治,二是民主法治。礼制礼法并重,官民区别对待,官员的自由边界是礼,自由度较低;民众的自由边界是法,自由度很高。礼制之下,政治高标准和社会高自由圆融统一。另外,礼制德治可以对民主法治构成覆盖性超越性优势,完全吸收其精华而超越之。

【文明】文明三要素:良好的意识形态,良好的制度形态,良好的政治团队。三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又以良好的意识形态最为重要。意识形态不良,制度和团队必然不好。儒家重名,意识形态就是最大的名。名不正则言不顺,一切不顺。意识形态邪恶,一切不可收拾。包括暴秦、洪杨、纳粹、马列、伊教等等极权主义之恶,无不根源于意识形态之邪。

【大纲】良医治病,大医治未病;智者化险为夷,仁者化险于未萌。治身如是,治家治国亦复如是。抓纲治国,治国必须抓纲。唯有抓纲,才能治国家之未病,化国险于未萌。家国天下之大纲就是意识形态。意识形态反常,政治和制度必然邪恶;意识形态杂乱,思想和社会必然混乱。杂时代的意识形态就是空前混杂的,马列孔孟,混在一起;古今中西,杂成一团。而且马列为主,等于邪恶挂帅。政治能不一团乱麻乎?国家能不病入膏肓乎?

【信仰】信仰有正邪之别。邪信不如无信仰。例如纳粹主义、马列主义、各种民粹主义集体主义,皆邪说也;伊教、洪杨、白莲教、义和团等等,皆邪教也,都是信不得的。这些信仰既害人害国害社会,也害己害家害子孙。不如无信仰者,还可能做一个正常人。

【雷锋】把雷锋当做好榜样学习的社会必是坏社会,而且是最坏的,最缺德最不祥。雷锋本身就是极端非正义、非正常、非吉祥之人,作为道德模范,有两个无法渡过的难关:一是虚伪,其言行事迹都是刻意造作起来的,经不起考证;二是邪恶,与暴君互粉互赞,以集体主义为本,以阶级斗争为纲,“对待个人主义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

【顾准】顾准是个马家学者,曾经饱受迫害。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顾准文集》、《顾准日记》陆续出版,在知识界、思想界刮起一股“顾准旋风”。其人至今受到不少自由派推崇。其实,此人中五四和马列之毒极深,思想奇蠢,反孔崇马至死坚定不移。其死前一年有文章曰:《要确立科学与民主,必须彻底批判中国的传统思想》云。

【反思】百余年来,吾族吾国遭受了最深重的劫难,就应该拥有最美好的未来。要拥有最美好的未来,就必须进行全面深刻的反思,包括文化反思、政治反思、道德反思和制度反思。唯有觉悟过去的种种错误,方能重树意识形态的中正,重立民族雄魂的健美。反思过去,开拓未来,驱除蚂,重造中华,儒家有责,人人有责!

【态度】有人劝吾稍微圆通一点,也说说党的好话,至少不要太极端。答曰: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极端不好就是极端不好。这就是中庸之道。吾人不妨被贬,吾道不能少贬,吾不能拿道理来做人情谋名利。论及理义,茧丝牛毛,精益求精;道及高处,一字不苟,寸步不让!吾若让了寸步,有损仁道尊严,难免法地动摇!非常喜欢钱穆先生这段话:“不要怕违逆了时代,不要怕少数,不要怕无凭借,不要计及权势与力量。单凭小己个人,只要道在我身,可以默默地主宰着人类命运。否世可以转泰,剥运可以转复。”

【人生】在当代儒门中,东海有三最:一、最尊敬佛道和自由主义,倡导一主三辅论,尊之为新中华三大辅统;二、最爱好自由人权,推崇仁本主义自由、王道自由不遗余力;三、最反对极权主义,批判马学马制马帮毫不留情。至今安然无恙,被厅友讥为不倒翁。实属侥天之幸,感谢天恩高厚。特自题一绝云:劫历三朝雪更风,体衰头白气犹雄。个中天意谁能会,砥柱人间要此翁。

【共勉】布林肯日前演讲中有一句话流传广泛:“如果俄罗斯停止战斗,就不会有战争;如果乌克兰停止战斗,就不会再有乌克兰。”特学舌曰:如果马帮停止极权,就不会有人民的苦难;如果我们停止抗争,就不会再有中国的新生。

【共勉】日本小说家野坂昭有一句名言:“珍惜今天,珍惜现在,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很多人从悲观的意义上来引用这句话。其实,意外不一定是坏事,也可能是好事,是希望,是自由。故这句话也可以从乐观的角度来理解。极权没有未来,未来属于自由。在艰难困苦的时候,永远不要灰心丧气,永远不要放弃对自由的向往和追求。谁知道明天和自由哪一个先来。

2022-9-25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