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吕耿松

吕耿松:中国近代有关建立君主立宪制度的理论和实践

1908年预备立宪刚起步,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相继去世,立宪的重任落到了摄政王载沣肩上。无论从资历和能力上看,载沣都无法和慈禧太后和光绪帝比。他担心改革太快会失去控制,放慢了改革的步子,尤其是迟迟不肯开国会,导致了地方立宪派四次大规模的国会请愿活动。1911年5月8日成立“皇族内阁”,不到半个月却做了三件意欲维护皇族的利益、实则自掘坟墓的决定:实行全国干路(铁路)国有政策、拒绝资政院召开临时会议的请求、与英法德美国四银行团签订湖广铁路借款合同。结果导致保路运和武昌起义的爆发,惶急无措的清廷召集资政院开临时会议,决定弛党禁,罢亲贵,下罪已诏,授袁世凯为总理大臣,并令资政院起草宪法。11月3日该院拟定宪法重大信条十九条,仿英国的君主立宪制度,但这时全国三分之二的省份已易帜,九年期成的预备立宪不久后即寿终正寝。

阅读更多

吕耿松:“寻衅滋事”成为打压维权人士的口袋罪

中共统治集团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指鹿为马,经常将上访维权人士的正常的上访申冤行为诬蔑为“寻衅滋事”加以拘留、逮捕、囚禁,而对那些真正寻衅滋事的罪犯,却予以包庇、怂恿、支持和保护,黑白混淆,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实为古今中外罕见。中国司法机关动辄以“寻衅滋事罪”来迫害维权人士和访民,而对那些在截访、征地、拆迁中真正犯下了寻衅滋事罪的罪犯却不予追究,在事实上颠倒是非,破坏了法制,在理论上蔑视、玷污、践踏了法律,亵渎了法的精神,严重践踏了公民的合法权利与基本人权。

阅读更多

吕耿松:中国版“汤姆叔叔的小屋”遭受官商勾结玷污

王东海先生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先驱,也是中国民主党的创始人之一。王东海生前居住过的杭州市上城区东太平巷12号236室,是中国民运人士的驿站。中国许多著名的民运人士,如海外民运人士王炳章、王丹、王友才,国内民运人士林牧、江棋生、李海、王金波等,都来过或住宿过。对浙江的民主运动来说,这里汇集了“四五运动”、“八九六四”、“九八组党”的骨干分子,从而使浙江成为中国民主运动最顽强的堡垒。可以自豪地说,杭州市上城区东太平巷12号236室是中国版的“汤姆叔叔的小屋”,是民主的“圣屋”,一旦民主在中国实现,这套房子就可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然而,自2008年以来,这套民主圣屋却被奸商与贪官勾结的罪恶所玷污。

阅读更多

吕耿松:从李永鑫案件看中国行政诉讼时效制度的缺陷

从世界范围的横向比较看,中国行政诉讼法的起诉期限是比较短的,法学界普遍认为三个月的起诉期限实在太短。民事诉讼中有时效中止、中断、延长的制度,而行政诉讼仅有时效延长的规定。由于这一缺陷,导致中国公民的大量民事权利在行政诉讼中得不到保护,因我国的绝大多数的行政诉讼行为都涉及到有关民事权利。中国的目前的法治状况,行政相对人在认为行政行为存在错误时,大部分人会首先采取和行政机关正面交涉、上访等方式,而以行政诉讼作为最后的救济手段。民事权利也是一种人权,它是政府和法院要保护的终极目标。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