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难民日:中国走线客的希望、无奈与担忧

6月20日是世界难民日。联合国的报告显示,截至2024年5月,全球被迫流离失所总人数已增至1.2亿。过去一年来,出于政治或经济原因选择离开中国、走线偷渡进入美国的中国移民人数急剧上升。他们对未来在美国的生活怀抱希望,但也有不得不面对的担忧与无奈。

阅读更多

丹麦庇护遭拒 刘栋玲或被遣返中国,拆墙运动濒临瓦解

海外拆墙运动的负责人刘栋玲在丹麦申请政治庇护失败。由于担心会被强制遣返中国,她与儿子已转往瑞典。海外民主人士联署声援,呼吁丹麦当局重新审理刘栋玲的个案,以免她回国后遭受政治迫害。外界则关注,以打破中国网络封锁为目标的"拆墙运动"会面临瓦解的命运。

阅读更多

流离在列国间的难民:不愿返回中国

6月20日是联合国创立的"世界难民日"。近几年,因为宗教、政治信仰等原因从中国出走,以难民身份到达其他国家的中国人出现增多的趋势。他们为什么要离开祖国,去他国当难民?在寻求难民身份的过程中又遇到什么样的困难?

阅读更多

全球女权主义者声援"雪饼" 英、美、日等多个城市抗议声四起

中国女权活动家黄雪琴和劳工活跃人士王健兵上周分别被判刑五年和三年六个月,引起海外女权主义者的愤怒。她们发起全球声援行动,在英国、美国、加拿大以及日本多个城市的著名地标拉起巨型横幅、呼喊口号,希望为"雪饼"争取减刑,也希望告诉她们和亲友,她们并不孤单。

阅读更多

独立记者黄雪琴、劳权工作者王建兵遭控"煽颠"案预计6月14日宣判

原本计划在2021年9月20日前往英国求学的黄雪琴,在9月19日和朋友王建兵同时无预警失联,事后证实两人遭警方拘留。一个月后,10月27日广州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抓捕两人。2023年9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雪饼案”开庭一审,但迄今皆未宣判,等同无罪关押了将近1000天。

阅读更多

一中国男子驾船抵达台湾 福建无人机金门撒传单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一名年约六十岁的中国籍阮姓男子自称独自一人从中国某渔港出发,驾驶小型快艇直奔台湾的新北淡水渡船码头靠岸,并找路人打电话报案。海巡署表示在淡水外海6浬处全程监控掌握其动向,已将该男子逮捕送办。阮姓男子供称,他透过手机在微信上发布言论遭中国当局限制出境,因此才选择海上偷渡的方式来台“投奔自由”。

阅读更多

六四35周年祭 当局如临大敌

六四35周年当天,北京出现监控最为严厉的一天。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以及网络活跃人士的电话均无法接通。当天上午,"天安门母亲"群体在公安全程监视下,在万安公墓纪念"六四"期间遇难的亲人。

阅读更多

六四下一代 “坎坷但无悔”的真实版《美丽人生》

“六四事件”转眼35载,当年的抗争者已渐入暮年,他们的二代虽正值父执辈当时站上天安门广场的年纪,但若期待他们传承中国民主志业,恐事与愿违,因为一代六四人中,有幸“润”出国者,其二代多成了外国公民,虽认同父母的政治理念,却与中国少有连结。至于留在中国的六四二代,在“被迫集体失忆六四”下,多噤声或走避政治,仅有极少数、如来自武汉的张弘远,子承父志,接棒父亲张毅的六四精神,但也因此付出代价。

阅读更多

1989民运史上的"失踪者"

在过去的三十五年中,每当1989年六四事件纪念日前后,震颤在人们舌尖上的通常是王丹、周锋锁等学运领袖的名字。但在这些名字背后,一个数目庞大的89受难群体的遭遇却往往被人们的注意力遗漏。这个群体正在步入历史,但这三十五年来,他们经历了怎样的人生?

阅读更多

被控"煽动颠覆" 人权捍卫者、诗人王藏刑满获释

维权网指出,王藏自2005年加入独立中文笔会开始,就受到当局的威胁。他先后因参与自由文化运动签名活动,以及在《自由圣火》网站发表文章,被贵州警方监视居住6个月。2008年,王藏获得《自由圣火》写作奖。2009年,王藏启用现名以表达对藏人的支持。

阅读更多

"铮铮铁骨的艺术家" 严正学在北京逝世

黑社会和警察勾结,曾对他的发出警告,叫他当心他的儿子。后来其儿子出车祸死亡,死因至今不明。严正学的夫人也曾遭到威胁,并在一次车祸中被压断脚背,多处骨折。严正学在住院时,外界无法和他家人联络,朋友们也无法去探望。她说:“严正学是在中国大陆遭受迫害最深的艺术家,但他从未屈服过。”

阅读更多

公民记者张展应刑满出狱但音信全无

武汉疫情期间被捕并被判四年徒刑的公民记者张展应于本周一(13日)刑满出狱,多位打算前往上海女子监狱接应的志愿者被当局阻挠和警告。知情人士说,几天前,当局警告张展家人和友人,不得对外界披露任何与张展出狱有关的信息。目前,张展下落不明。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