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总是出现在
如此高绝的时刻
让我仰视且晕旋
双脚无力攀登
目光充满畏惧
   
   
你的微笑
挂在悬崖缝的野草梢头
而我,至多是风
抚摩却不敢停留
那考验太危险太奇绝
卑贱如我
真的需要这样的高贵吗
   
   
他们出生和他们死亡
原本没有根本的区别
只因为偶尔的恶作剧
出生才如此盛大
死亡才如此庄严
   
   
你出现的那一刻
我的世界已被粉碎
而你
在泥泞和崩溃之中
完好无损
   
   
晓波1996.12.28于我的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