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王维洛




图1:拉闸限电,到底为什么?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一、拉闸限电的第一个时间点:2020年12月21日


1.1 从2020年12月中旬日开始,中国南方多省重现出现拉闸限电现象


从2020年12月中旬日开始,中国南方多省重现出现拉闸限电现象,最早涉及的是浙江省、湖南省和江西省。


浙江义乌是小商品对外贸易中心,是浙江省外贸出口的一大支柱,拉闸限电对小商品生产和出口的负面影响很大。一位义乌外贸企业人士的评论是:“马上要过春节了,国外的客户要备货,年底是出货高峰期,没想到收到了限电的通知。”义乌某服装厂企业老板向记者确认,近期的确收到了能源“双控”的相关通知,他的工厂,每天停1000多度电,目前通知的时间是到今年12月31日。


据浙江省委省政府新闻门户“浙江在线”12月14日报道,浙江省机关事务管理局近日发布通知称,从即日起至12月31日,省各有关单位办公区域在气温达到3℃以下(含3℃)时方可开启空调等取暖设备,且设置温度不得超过16℃。而浙江温州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则是从12月12日执行相同的规定。(笔者注:浙江办公楼内的气温能够达到3℃以下,说明办公楼建筑的保暖性能极差)

根据湖南省长沙市发改委官网12月14日发布的消息显示,从2020年12月8日起,全省启动限电措施。拉闸限电的理由是:湖南省最大负荷已达3093万千瓦,超过冬季历史纪录,日最大用电量6.06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4.1%,电力供应存在较大缺口。


江西省发改委决定,12月15日起,每日早晚高峰段实施可中断负荷,并启动有序用电工作。拉闸限电的理由是:受寒潮影响,江西电网统筹用电负荷,调度发受电电力均创历史新高。

一向自给有余、电力外输的陕西省也拉响电力供给不足的警报:今冬陕西全省调度口径最大发电能力除新能源外约2920万千瓦,考虑跨省区平均外送电力200万千瓦,陕西电网综合最大发电能力2720万千瓦,全省备用容量约60万千瓦,备用率2.3%,在保证省内供外送后电力供需平衡略显偏紧。


拉闸限电,给国民生活造成很大的不便,因为城市化的生活依赖于电力供应。现在都是几十层楼的公寓或者写字楼,因停电,需要爬几十层楼梯上下。家庭生活中电冰箱已经是不可缺少的设备,停电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电冰箱中的食品变质腐烂。淋浴洗澡也是十分普及的设备,洗到一半,没有热水供应,也是一个很尴尬的状况。气温达到3℃以下才能开启空调等取暖设备,且设置温度不得超过16℃,这对老人、幼儿、病患来说都是灾难(笔者注:设置温度不得超过16℃,就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特点)。


最初的拉闸限电,并没有涉及京、沪、广、深这些所谓的一线城市。


1.2 中共发改委秘书长赵辰昕表态


电力供应属于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在中国被视为大国重器,全部掌握在少数几个国有企业的手中,而这些国有电力公司和国有电网公司都属国家发改委领导,身居垄断地位,越来越回归到计划经济的一套。


2020年12月21日,国家发改委秘书长赵辰昕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回应有关湖南等地采取限电措施的现象时表示:“我国保障能源供应没有问题,电力供应总体平稳有序,居民生活用电没有受到影响。面对用电需求快速增长,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会同有关部门,采取一系列措施,保障电力供应平稳有序。后续将继续指导电力和能源企业,共同做好冬季能源保障各项工作。”


赵辰昕认为,湖南、江西等地出现电力缺口,主要原因是经济形势转好,以及今年寒冬提前;浙江不存在电力供应不足的情况,采取限制电力消费的措施,是为了促进节能减排。


似乎南方多省出现的拉闸限电现象,和市场没有关系,与国内原煤供应、国际煤炭进口、特别是人为阻止澳洲煤炭进口无关。赵辰昕说:“我们电厂的存煤天数和总量有保障,请大家放心,保障能源供应没有问题”。


1.3 2020年12月21日广州、深圳部分地区出现拉闸限电,之后北京、上海也拉闸限电


根据香港媒体报导,2020年12月21日凌晨,广东省广州、东莞、深圳、惠州等市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断电断水,路灯电力也被中断,街道一片漆黑,不少网民在社交媒体上留言表示,甚至到21日早上都没有水电可以使用。而无预兆停电也使部分地区的医院、老人院、学校宿舍受到影响。停电还导致手机网路讯号一度中断。官方在早上9时许回应,此次停电是因设备故障。


2020年12月22日,北京局部地区也拉闸停电,官方对外解释停电是“进行计划内的安全检修”,但是北京民众并不相信这个解释。同日上海部分地区也出现拉闸停电现象,停电时间长达近12小时。停电的地区多在郊区,显然与“进行计划内的安全检修”的说法矛盾。

赵辰昕说,居民生活用电没有受到影响。从拉闸停电的情况来分析,冲到干扰最严重的恰恰居民生活用电,而工商业受到的影响小,因为工商业有能力购置自身备用电源,来应付电网公司的拉闸停电。比如浙江省义乌的有外贸生意的工厂、公司就事先购置了柴油发电车,或者临时租用柴油发电装置。


1.4 2020年12月21日国务院新闻办发布《新时代的中国能源发展》白皮书


就在12月21日这一天,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了《新时代的中国能源发展》白皮书。


白皮书说:“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发展进入新时代,中国的能源发展也进入新时代。习近平主席提出“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为新时代中国能源发展指明了方向,开辟了中国特色能源发展新道路。中国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全面推进能源消费方式变革,构建多元清洁的能源供应体系,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不断深化能源体制改革,持续推进能源领域国际合作,中国能源进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


整个白皮书是四多:空话多、大话多、好话多、套话多。白皮书介绍说,习近平新时代的中国能源发展新战略就是“四个革命、一个合作”。四个革命是:推动能源消费革命,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推动能源供给革命,建立多元供应体系;推动能源技术革命,带动产业升级;推动能源体制革命,打通能源发展快车道。一个合作就是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

讲了消费、讲了供给、讲了技术革新、体制改善,就是不讲市场机制,不讲电力市场机制,不讲电力市场的供求关系,不讲打破电力市场的垄断。


白皮书提供了一些有用的数据:电力供应能力持续增强,累计发电装机容量20.1亿千瓦,2019年发电量7.5万亿千瓦时,较2012年分别增长75%、50%。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规模快速扩大,水电、风电、光伏发电累计装机容量均居世界首位。截至2019年底,在运在建核电装机容量6593万千瓦,居世界第二,在建核电装机容量世界第一。


1.5 中国不缺电,拉闸限电另有原因


从白皮书提供的数据中可以得到下面的结论:

第一,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大的电力系统,中国不缺电;

第二,中国发电能力大量过剩,发电装机发展速度超过发电量;

第三,中国发电效益很差;

第四,发电效益差的原因是垄断。


根据白皮书提供的数据:2019年中国累计发电装机容量20.1亿千瓦,较2012年增长了75%,平均年增长率约8.3%,超过GDP平均年增长率约7.0%的发展速度;

2019年发电量7.5万亿千瓦时,较2012年只增长了50%,年增长率约6%,低于GDP平均年增长率。

至2012年,中国发电装机容量过剩的情况已经存在。但是2012年至2019年,发电装机容量的发展速度远远高于发电量的增长速度,使得发电装机容量过剩更加严重。

2019年中国发电装机容量20.1亿千瓦。如果这些发电机不间断地运行,一年8760小时可以发电17.6076万亿千瓦时。但是中国2019年的发电量为7.5万亿千瓦时,发电机的利用小时数为3269小时,利用率只达42.6%。


中国火电发电机发电负荷率一般在60%至75%之间,水电发电机发电负荷率为50%(国外的一些水电站的水轮机发电负荷率也可高达70%)。因此,中国发电装机容量是超前发展,利用现有的发电装机容量,年发电量提高到10万亿千瓦时没有任何问题。中国根本就不缺电,也不应该出现拉闸限电的现象。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花了好大的气力准备了这份《新时代的中国能源发展》白皮书,没有料到,居然被淹没在一片拉闸限电的埋怨声中。


二、拉闸限电的第二个时间点:2021年1月6日至7日


2.1 2021年1月6至7日零下19.6度,无预警停电停暖,北京人冻到哭


2021年1月6日北京出现严寒天气,温度降至1966年以来最低,多个地区出现了摄氏零下17度超低温,1月7日,温度再度下降至零下19.6摄氏度。北京市气象台发出预报,未来几日,北京仍将持续出现严寒天气。


在寒流袭击中,北京海淀区、朝阳区、平谷区等地区都出现了无预警下停电。有的地区在突然停电后,一度恢复电力供应,但又接着停电。在停电的同时,供暖也中断。有朝阳区的网民在微博上说,进入2021年已经3次停电了。但是至今没有东城区和西城区居民反映出现停电的现象,可见,拉闸停电还是要看区域的。


有网友评论道:“有什么是比在煤改电之后靠电取暖的时候停电了还要悲催的事情呀!”(笔者注:用行政命令,不是用市场机制来推行煤改电,也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体现)“21世纪最冷的北京,停电停水停电梯。厉害了我的国!”


北京电力公司发布消息说,截至1月6日21时,北京电网用电负荷达到2,451万千瓦,刷新了历史纪录。国网北京电力调控中心主任白晶说,本次电网负荷大幅攀升的主要原因是受极寒天气影响,居民的采暖用电负荷集中增长。


北京电网最大负荷达到2451万千瓦,仅仅只是中国2019年发电装机容量20.1亿千瓦的1.2%。这个最大负荷不能构成无预警停电停暖的理由。北京电网具有全国最大的备用容量,应该超过陕西省的备用率2.3%。


2.2 2021年1月7日晚,上海多地区发生停电


2021年1月7日晚上海多地区也发生拉闸停电现象。晚上8点40分左右,多位网友微博爆料称,徐汇区、浦东新区出现大面积停电情况。东方网记者从上海电力公司了解到,目前徐汇区南丹路、天钥桥路、漕溪路、中山南二路、宛平南路一带多位市民反映出现停电的情况。


有报道说,由于2021年1月7日上海白天最高气温仅摄氏零下3度,居民集中使用电暖设备,令部分地区用电负荷急增。上海最高用电负荷于当晚八时半达到3339万千瓦,打破了2020年夏季用电高峰创下的3311万千瓦的记录,所以造成上海市多区出现突发停电状况。


7日8时半的最高用电负荷3339万千瓦,仅比2020年夏季用电高峰创下的3311万千瓦的记录高出0.85%。如果说夏季的高峰用电负荷3311万千瓦已经达到供电的极限,看到了风险,应该在夏季之后的时间里采取措施,增大储备电源容量,避免突发停电的风险。如果在夏季之后的时间里没有采取措施,这是玩忽职守。所以说,1月7日8时半的最高用电负荷3339万千瓦也不是造成上海多区域、长时间停电的理由。


上海最高用电负荷3339万千瓦,只是中国2019年发电装机容量20.1亿千瓦的1.7%。2021年1月7日晚上海市多区出现突发停电状况,也不是因为中国缺电造成的。


2.3 2021年1月7日江西用电负荷再创历史新高,全省供电正常


在2020年12月中下旬出现拉闸限电的江西省,在2021年1月8日传来了好消息。受新一轮寒潮天气来袭,江西省气温骤降,部分地区最低气温降至0度以下,度冬用电负荷急剧拉升。1月7日11:11和11:12,江西电网统调用电负荷和调度口径用电负荷分别达到2678.4万千瓦、2793.7万千万,均创历史新高,较上一次最高负荷分别增长5.13%、6.18% 。目前全省电力供应正常。

江西电网负荷在2021年1月7日达到历史最高,此时全省没有发生停电拉闸现象。而在20多天前,江西省发改委决定,从2020年12月15日起,每日早晚高峰段实施可中断负荷,并启动有序用电工作,拉闸限电的理由是用电负荷创历史新高。国家发改委秘书长赵辰昕也说,湖南、江西等地出现拉闸限电,是因为电力缺口,主要原因是经济形势转好,以及今年寒冬提前。2021年1月7日江西省的不停电拉闸,正好证实了,国家发改委和江西省发改委在2020年12月中下旬都没有说实话。


2.4 2021年1月5日中国通知湄公河流域国家限水20天


根据路透社2021年1月6日报导,中国已通知湄公河下游邻国,位于上游的景洪大坝排水量将从2021年1月5日至24日从每秒1904立方米降至每秒1000立方米,减少约47%。此举是为了“维护输电线路”,1月25日会逐渐恢复到正常状态,但未具体指出确切水量。


湄公河流经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越南,于越南胡志明市流入南海,湄公河的上游是中国的澜沧江。澜沧江是中国的一个大水电基地。澜沧江干流西藏段初步规划6级开发,在云南境内分15级开发,其中上游河段8级开发,下游河段7级开发。下游游河段的功果桥水电站、小湾水电站、漫湾水电站、大朝山水电站、糯扎渡水电站、景洪水电站、橄榄坝航电枢纽和勐松水电站都已经建成投产。澜沧江干流上已经建成的水电站发电装机总和为1590万千瓦,平均年发电量721.76亿千瓦时。按照澜沧江水电开发规划,澜沧江水电站的电力主要是西电东送,满足中国东部经济发达地区的用电需求,特别是广东省,其次是华中、华东地区的用电需求。按照十三五规划,云南省应该为广东省供电规模不小于2380万千瓦。如前面已经提到,中国发电装机容量过剩,云南省的西电东送改为云电外送,澜沧江水电站开始用大大低于国内电价的价格(!)向东盟国家提供电力,例如每年向泰国提供不少于300万千瓦的电力。


从前面的报道中可以看到,中国东部经济发达地区的用电负荷高峰出现在2020年12月中下旬,特别是2021年1月6日至7日。偏偏在东部经济发达地区用电高峰的时段,担任西电东送重要任务的澜沧江干流上的水电站却都下闸蓄水,减少水库大坝的下泄水量,必然也减少了发电量,甚至为了“维护输电线路”,水电站根本就不发电,或者只向东盟国家提供电力,不能西电东送。问题是,澜沧江水电站因“维护输电线路”减少发电,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根据泰国湄公河委员会的报道,泰国是在2021年1月6日才收到中国方面从1月5日至24日的限水通知。泰国湄公河委员会在2020年12月31日已经检测到湄公河水位下降。根据中方的通知,下泄水量从每秒1904立方米降至每秒1000立方米。而在自然状态下,湄公河枯水期的最小流量为每秒1250立方米。中方下泄水量每秒1000立方米,小于湄公河枯水期的最小流量,人为制造枯水期的最小流量。中方过去一向声称,“数据显示,中国修建水坝与湄公河流域旱情加重无关”。这一次,人为减少下泄水量的数据显示,中国修建水坝与湄公河流域旱情加重有直接关系。



三、结束语



在中国计划经济的年代,电力供应被老百姓称为是电老虎,权力很大,拉闸停电的事情是有发生。而且拉闸停电的次数越多,电老虎的权力就越大。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特点就是人为制造商品供应的短缺,造成百姓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恐惧和依赖。举一个例子,文革时代,买肉需要肉票,市场上卖肉的师傅权力很大,因为这一斤肉和那一斤肉的质量差别很大,大家都愿意认识和巴结卖肉的师傅。后来引入了市场机制,肉类供应丰富了,买肉也不需要肉票了,买不同的肉有不同的价钱,随便挑,大家也不需要去巴结卖肉的师傅。电能供应也是一样,引入市场机制后,电能供应也充足了,电老虎没有了,拉闸停电的现象也消失了二十多年。


为什么2020年底和2021年初,拉闸停电的现象又重新回来?这是因为中国又转回计划经济的制度,特别是在关系国计民生的电力生产和供应上,回到了计划经济的模式。




关键字: 王维洛中国拉闸限电的两个时间点